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982章 笑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982章 笑话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而攻击她的人呢,有的处于不忿,凭什么她一个包够她几个月的薪水?甚至一整年的薪水?这样的想法就相当于为什么她那么有钱?而自己却没有?一个道理,可能她不劳而获,或者人家有一个了不起的爹。

    也可能人家努力拼搏,遇到机遇,自此飞黄腾达,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做好自己,守住本心,平和待人,认清自己,最是重要。

    而又有的呢,则是处于习惯性的刻薄,狭义的想拆穿别人的谎言,对此不懈余力,她就好像化身为福尔摩斯,成了神探一样,但是,却干这这样挺没意思的事儿。

    因为她觉得那就是谎言,或者,她就是有意的想要诋毁别人,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恨不得把人说的一无是处,来彰显她自己的过人之处,用伤害别人来寻找快感,尤其是伤害一个比自己出色的人,觉得那是赢得胜利,只想说,这样的胜利也只有她自己沾沾自喜,在你刻薄对待他人的时候,殊不知,你的内心已被人窥见。

    还有的呢,就是墙头草,不过是出来踩一脚,反正对她也没伤害......

    这些都是社会现象,当然,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很多大众人民还处在奔小康的路上,而人家已经越过了小康生活,所以,不平衡也是有的,但是,不管出于哪一点,这样去针对一个人都是不好的。^^^百度$搜索@巫神纪+@阅读本书#最新$章节^^^

    先不说她可能不是纯心的想炫富,就算这个人纯心的,你何必跟一个内心缺乏安全感,只能用此来得到慰藉和关注的人一般计较?

    如果真真是这样炫富的人,那自身也是个可怜人,喜欢博得人们的眼球,那是因为她太缺少关注,就像一个不被宠爱的孩子,做了很多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儿,而她想要的却只是得到父母的关注。

    你拆穿她就等于伤害她,如果说,这个人不是在炫富,你这样说她可能会有些生气,但是,转头想清楚之后,就明白这个人不可交。

    一个嫉妒心太强的人,不适合当朋友,因为那样,你就要处处小心谨慎,说不上哪个举动,哪句话就触碰到了她敏感的神经,然后引发战争,这样会很累。

    好在黄月蓉虽然经历了很多挫折,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即使性子变的有些消沉,却一如既往的内心纯净,善良,看到苏小晚做的这一切,并没有觉得是让她难堪,或者是在她面前炫耀什么,来衬托她此刻的落魄。.

    她只是觉得温暖,跟苏小晚在一起永远都是舒心的,安逸的,虽然以前没见过这些,但是,对于苏小晚为她弄的这些,心里头满满的都是感动。

    对方做的越周到细致,就是越在意她这个朋友,并没有因为她现在落魄而冷落她,或者疏离她,看不起她。

    黄月蓉轻轻的把小小的咖啡杯捧在了手上,此刻心情却不平静,眼睛微红,慢慢的露出一抹苦笑说道:“真好,小晚,这里真的很好......”

    “有你的地方,总是这么舒心,还记得咱们一起读书的时候,那会儿因为你长的漂亮,我喜欢你,喜欢的不行,可是,那会儿心里头除了喜欢和高兴,没有其他的情绪。”

    “后来咱们再次相遇,却又在那个要命的时候,那时候你机智果断,带着大家逃出了生天,那会儿我真心的佩服你,和仰慕你。”

    苏小晚看着黄月蓉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苏小晚脸上在没有了笑容,把纸巾给她准备好,然后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她,默默的没有说话。

    而黄月蓉擦了擦眼泪后,则苦笑着说道:“小晚,你有没有恨过我,讨厌过我?”

    苏小晚闻言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为什么要恨你,讨厌你呢?”

    黄月蓉眼中带泪,却倔强的看着苏小晚说道:“因为卢元华啊,因为他啊,我知道他喜欢你,我知道,他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可是,我却陷的无法自拔,小晚,你是不是也讨厌我?”

    “讨厌我横刀夺爱,讨厌我......”

    苏小晚闻言又摇了摇头说道:“哪里有什么横刀夺爱?我和卢元华从始至终什么都没有过,他是个好人,一个大好人,我要是有什么私心的话,也是想他能过的幸福。”

    “所以,对于你喜欢他的事儿,我没有任何偏见,如果你们能走到一起,也是一桩佳话。”

    黄月蓉一听,边哭边哈哈大笑的说道:“一桩佳话?呵呵,那就是一个笑话,那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罢了--呜---”

    “小晚,我现在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大大的笑话,估计,现在认识我的人,都在嘲笑我了吧,嘲笑我痴心妄想,嘲笑我厚颜无耻,嘲笑我被人看不上,嘲笑我落得如此境地,呜---”

    说完之后就开始抱头痛哭,苏小晚听完这些话,心里头也特别不好受,只能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聊表安慰。

    遇到这样的事儿,可以说真的很不幸运,黄月蓉是一个俏皮可爱,喜欢八卦的,圆脸小姑娘,爱说爱笑,性子也洒脱。

    可是,如今的她面容清瘦,小圆脸变成了小尖脸,一双大眼睛无神全是落寞和委屈,身体单薄,衣服颜色陈旧,看上去倒像个暮暮老矣的老人。

    这样的她让苏小晚从心底里心疼,都说世界上最难治愈的伤,是情伤,最最痛心刻骨的伤也是情伤,跟断肠草比,也不差啥了吧。

    好好的一个人,被情感折磨成这样,诶---

    拍了拍黄月蓉的肩膀后,声音轻柔的说道:“小黄蓉,你别想太多,熟悉你的人是不会这样想你的,也不会嘲笑你,只会为你惋惜和心疼,而不熟悉你的人,说与不说又何妨,就算嘲笑你,这样的人也不必在意。”

    “你何必为了这不相干的人,暗自伤神?”

    黄月蓉一听,又继续大哭的说道:“小晚,我知道,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控制不住,我总觉得大家都在嘲笑我,出门看见的人,感觉都在嘲笑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