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772章 心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772章 心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王秀枝闻言,抬起头面带悲伤的说道:“小晚妹子,能有啥办法呢?我这命苦,我这辈子都没有指望了,呜----”

    哭了一会儿后,王秀枝又看着刘妮说道:“刘嫂子,刚才那个是姓郝的那老匹夫吧,是不是他?”

    苏小晚一听王秀枝这称呼,心里头就跟着翻了一跟头,这样的称呼,这样的恨意,怎么会是夫妻该有的,在苏小晚来看,仇人还差不多。。 。

    而且,王秀枝手臂上的伤她也看见了,只是,说出来未免太伤人,可是,宋永美居然大咧咧的就给说出来了,这让苏小晚很生气,因此才有那么一眼的警告。

    而这会儿王秀枝的眼泪就没断过,看着刘妮自嘲的笑了一声说道:“刘嫂子,你也不用满我,肯定是他了,呵呵,我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清楚楚的,你们这么多人来我家,他能不来看看才怪了,哈哈”

    这话一出,苏小晚又惊了,马上说道:“王嫂子,这,这可能是巧合吧,他还在部队呢,怎么可能说回来就回来?再说,她监视你干什么?”

    王秀枝转头看着苏小晚说道:“小晚妹子,我没有你福气好,嫁了一个疼你的男人,也没有刘嫂子和爱芬的福气好,最起码男人还多少能知冷知热,可是,我呢,我呢?”

    王秀枝神‘色’非常‘激’动的说完后,又一脸自嘲的说道:“呵呵,他怎么就不能回来了?这院子里有他的眼线呢,我家院子里有个风吹草动,他那是一清二楚”

    “何况你们这么多人过来,怎么可能满的过他呀”

    苏小晚不太懂了,马上问道:“王嫂子,这,这郝副政委没事儿她监视你干什么?你”

    苏小晚刚问完,王秀枝就跟要发疯了似的坐了起来吼道:“我怎么知道啊?我怎么知道,呜----他就是一个疯子,疯子,他有病”

    “呜---小晚妹子,他有病啊,呜---”

    说完之后,就开始疯狂的脱衣裳,只见她一用力外套一脱,苏小晚等人瞬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秀枝就穿了一件外套,里面什么都没穿,可是外套一落地,那身上深深浅浅的‘抽’痕就历历在目,新伤旧伤叠加起来,都快没有好地方了。

    尤其是‘女’‘性’特殊的部位,更是重灾区,王秀枝此刻也不怕丢人了,她受的委屈,虐待太多,她现在憋的都要发狂了。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在也忍受不住的揭开了伤疤,这些连刘妮都不知道,她一直以为王秀枝最多是挨几下打,下不了炕以为是郝副政委在炕上给折腾的。

    可是,这会儿看见王秀枝光着身子,这身上全是‘抽’痕,还有嘞痕,有的细细一条,有的宽宽的一大片,不由得都倒吸一口冷气。

    天哪,这也太触目惊心了-----

    而王秀枝则哈哈大笑的说道:“哈哈---你们看看,你们看看,这是人过的日子吗?这是人该过的日子吗?”

    “他开心了打我,他不开心了也打我,他要是在外面听见了一点风声,夜里就折腾的我要死要活的。”

    “往死了折腾我啊,我被他‘弄’的恨不得去死,他自己完事儿之后,身边有什么都往那里塞,他根本就不是人,不是人”

    “我过的这是什么鬼日子,这根本就不是人该过的日子,呜----有的时候,我恨不得杀了他,杀了他,呜-----”

    “我还有什么指望啊,我没有指望了,我一直觉得我忍忍就过去了,可是,我根本就忍不到头,他每次折腾完我之后,都跟我道歉,恨不得跪下来跟我道歉。”

    “可是没过多久,他还会打我,变本加厉的打我,非说我在外头养了汉子,而且,按个的说,说的我好像水‘性’杨‘花’的"biao zi"一样,还说的有模有样的,我怎么解释他都不会听-----呜----这日子没法过了,没法过了。”

    “我以前还期盼着,要是能有个孩子,我也就认命了,可是,可是,他连孩子都生不了了,他连个孩子都不能给我,而且,他连孩子这个词儿都听不了,一听见回来还打我,呜----”

    王秀枝发疯的说出了这一切,大家都听的傻了,还是刘妮眼疾手快的,上前把衣服给她罩上,把人哄进了被窝里盖着。

    这时候苏小晚也缓过神儿来了说道:“王嫂子,那你,那你有没有找过,找过部队?难道这样部队不管吗?”

    王秀枝一脸颓废的说道:“找过啊,怎么没找过,张嫂子还给我验过身,可是就算这样,上头也只是劝着,说着,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我每找一次,回来后都会受到更加残酷的暴力,他打的我都不敢去找了,我都不知道这些年是咋过来的,这两年算是好一点了,可是,我这心越发的愤怒,越发的不能自控,我恨不得拿刀把他杀了”

    “可是,理智一次次的告诫我,不能那样做,可是,小晚妹子,刘嫂子,我快要崩溃了,我快要受不了了,我真不知道,我今后还能不能控制住自己,呜----”

    “有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宁愿下半辈子在牢狱里呆着,都比在这儿不人不鬼的活着好。”

    苏小晚等人就这样静静的听着,估计是王秀枝有太多的苦没出诉,这回终于找到了倾诉对象,所以,一说就停不下来。

    而大家在听完这些之后,也更是心难平静,都跟着掉下了眼泪,都觉得王秀枝太可怜了。

    大家陪着王秀枝哭了一会儿之后,苏小晚擦了擦眼泪,哽咽又气愤的说道:“王嫂子,那部队就不管管吗?就让你这样受委屈,还受了这么多年?”

    王秀枝此刻也有点‘精’神恍惚了,估计是太伤心,不过,听完苏小晚的话则说道:“呵,小晚妹子,你是不是傻了?咱们这是军婚,军婚啊”

    “管,他们能怎么管?最多就是谈话,受处分,那也得我娘家来闹,来护着我啊,可是,我的娘家只会伸手管我要钱”

    “姓郝的只要给我娘家钱,他们恨不得把我送给他糟蹋,我不是没有求助过,可是,没有用,给点钱就全打发了,我娘家没人管我,就算我在如何,终究是势单力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