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646章 断绝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646章 断绝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韩父一想,这里面肯定有大事儿啊,他就是一个农民,这事儿放谁身上,谁不害怕啊。[_]suimеng.

    而苏小晚听完韩母的话,则一副像被遗弃的小狗似的,面目凄惨的说道:“爸妈,你们怎么能这样呢?怎么能不管我娘家呢,咱们可是姻亲那,有福同享有难自然要同当,同甘共苦啊。”

    韩母一听,马上开口骂道:“呸,谁和你同甘苦什么的,你少来,现在摊上事儿了,想拉俺们下水,没门。”

    苏小晚则继续装受伤的说道:“妈,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也就算了,你怎么忍心跟冬晨断绝关系?他可是您从小养到大的亲儿子啊,你怎么忍心呢?”

    “这要是大哥和三弟,您,您也这样吗?”

    韩母马上接话道:“你少装无辜,没有用,什么从小养大的儿子,呸,俺从他小的时候就不喜欢他,果然,他不是俺的亲儿子,他怎么能跟俺家老大和老三比?啥也别说,俺现在和你们没关系”

    “同志,俺跟他们没关系,俺们能走了吗?”

    韩母刚说完,苏小晚就说道:“口说无凭,你说断绝就断绝啊,除非立字据,你和爸都得签字按手印,不然,你休想撇清关系。”

    苏小晚的话一落下,那个领头的终于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了,他心里清清楚楚的明白,这韩家人他们肯定是动不成的,可是,没想到看了一出大戏,这韩冬晨的媳妇儿真不是一般人。

    第一,撇清了麻烦和包袱,他可是知道,穷亲戚打秋风有多烦人。第二,让她男人韩冬晨死心,就这样的父母,让他早点认清楚了,他也知道,韩冬晨是个军人,而且还是非常有孝心的。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拿他当枪使,一箭双雕,切,想到这里就要开口说话,可是这会儿,手里忽然多出来厚厚的一沓。

    他心里一惊,偷偷看了一眼,我去,都是钱那,这得是多少啊,他也听说了宋家有钱,不然,也不能打着抄家的主意,不过,这会儿嘛,收了人家的钱,就得给人消灾嘛,况且还是举手之劳。

    于是,把要说的话就咽回去了,他打算两不相帮,你们自己折腾,省着有人说他是共谋。

    而在苏小晚说完这话之后,韩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说道:“不行,签什么断绝书,那虽然不是俺亲儿子,但那也是俺亲外甥。”

    可是,韩母可不听他的,转身就扑向了韩父,边打边哭喊道:“你个死老头子,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外甥,外甥的,外甥有你亲儿子重要吗?俺可告诉你,你家里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孙子呢,你是想小孙子从小就低人一等,让人欺负去吗?啊?你还有心吗?啊?”

    “今天这断绝书,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你要是敢不签,俺就跟你拼命”

    苏小晚说这话的时候,二表哥宋永辉非常机灵的给苏小晚准备好了纸和笔,俩人在一起配合的非常默契。

    苏小晚没一会儿就写好了,然后,拿着那张纸对着韩母说道:“签字吧。”

    韩母喘着粗气,狠狠的看着苏小晚说道:“俺,俺,俺不会写字。”

    苏小晚恍然大悟的说道:“哦,忘记了,那,那直接画押,按手印吧。”

    韩母看都没看,主要是她根本就看不懂,所以,直接就按手印了,韩父异常的不情愿,他偷偷的看了一眼韩冬晨,看见韩冬晨那铁青的脸色后,愧疚的低下了头。

    心里头却想着,孩子,别怪俺,俺也是没法子,俺有一家老小呢,俺的孙子还那么小,俺舍不得。

    于是,狠狠心把手印按上了,按完之后,韩母赶忙说道:“现在断绝书的手印俺也按上了,俺们可以走了吧。”

    苏小晚手里拿着这张断绝书,看了看两位老人,心里头为韩冬晨不值,这是什么亲人啊,诶,韩冬晨真是够可怜的。

    而那个领头的人则点头说道:“嗯,你们走吧。”

    韩母等人听完可以走了就恨不得长八条腿快点出去,可是,苏小晚的话马上过来了,说道:“既然断绝书也签了,你们就不能懒在我家不走了,明天我就会回去,家里要少了一件东西,我就把这断绝书撕了,到时候,你们懂的”

    韩母一听,气的指着苏小晚骂道:“你,你个臭狐狸精,哼,俺们今天就走,今天就走,俺们才不会再你家呆呢,咱们已经和你们断绝关系了,哼”

    韩母等人快的消失在了宋家,整个屋子里的人,都亲眼看着这场闹剧,心里头,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韩家人根本就没一点事儿,这个养父养母可真够傻的,明眼人一看,就是苏小晚做的套,而且,这个套不是多隐蔽,这就是明晃晃的一个坑,可是,楞有眼瞎的往里跳。

    而且,就算有事儿,有韩冬晨这么个当兵的顶着呢,能有她们啥事儿,而后来大家一听,这儿子不是亲生的,就更是唏嘘不已了,也都为韩冬晨不值,怎么有这么一对不着调的爹妈。

    而韩冬晨此刻的心则哇凉哇凉的,这就是他的母亲,养育了他这么多年,同样的,也剥削了他这么多年的母亲。

    母爱谈不上,可有事儿的时候对着他是又耍泼又刷无赖的,可是,一旦遇到危险,马上就跟他撇开关系。

    韩冬晨的心被刺痛着,心里头不由得在想,不是很早之前就知道了韩母的秉性了吗?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还是会痛?

    这么多年了,麻木的心却依然被韩母刺痛着,呵呵,难道这么些年自己做的还不够好吗?

    自己把所有的津贴,大部分都邮寄回家,自己就留那一点够吃饭的,平时,从没有一点闲钱买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是部队的,他一心一意的为这个家,为了他们的生活能更好点。

    可是,这样依然交不透他们的心吗?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就被抛下吗?如果,今天是大哥,是三弟,是不是就真的会不一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