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心中苦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四十九章 心中苦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韩冬晨不管苏小晚断断续续的话,他手上没停着.

    然后,又凑到苏小晚的小嘴上就是一顿深吻。

    还有她身上的敏感部位都亲了一遍后,看着苏小晚已经瘫软在了他怀里,满意了,这样子的苏小晚最乖了。

    然后坏笑着冷声说道:“小晚,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好?嗯?要是惩罚轻了,你下次肯定不长记性,嗯,行吧,我看那个姿势不错,来,为夫好好的满---足一下你。。。…”

    苏小晚一听,连忙说道:“不,嗯—啊,别—啊—别—嗯...…不要......”

    苏小晚本是想态度坚决的拒绝的,可是,从她口中说出的话,却媚的,酥麻的到人骨头里去了。

    韩冬晨本来对苏小晚就没有什么抵抗力,这声音一出,就更不能自已了。

    没一会儿,整个房间就活-色-生-香,交织着彼此的**声,演奏了一曲跌宕起伏的华美乐章。

    ※

    关家,此时屋内气氛有些凝重,一家五口人都凑到了一起,只有关妈妈在低声哭泣。

    此刻,关妈妈一双漂亮的眼睛已经红肿不已,也不知道是哭了多久。

    关妈妈旁边坐着一个面相白净斯文的一个中年大叔,那长相和关桐有六七分的相似,这也是关桐的父亲。

    此刻,正在慢声细语的哄着关妈妈道:“小慧,别哭了,这不是找着了吗?是好事儿啊。”

    关妈妈心里也清楚,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这么多年了啊,这都二十多年了,她才见到亲人,可是,却相见不能相认。

    于是哭泣着说道:“宏哥,我知道,我都懂,可是,这心里头难受啊,呜—二十多年了,我才见到亲人,却相见不敢相认啊,呜—宏哥,我这心里头痛啊,呜—”

    “那宋永辉是我嫡嫡亲的侄子呀,呜—都长这么大了,呜—也不知道爸爸他们在哪儿呢,过的好不好,呜—”

    关爸爸,赶忙又给关妈妈顺气,又是哄道:“小慧,放心吧,会好的,你看,几个孩子这不是都挺好的,而且各个都有出息。”

    “小慧,离团聚的日子不远了......”

    关爸爸还在劝说关妈妈,这时候,小关蓉端了一杯温水过来说道:“妈妈,你都哭了这么久了,先喝点水润润喉吧。”

    “妈妈,你别再伤心了,这不是找到小晚姐姐她们了吗?真好,我说怎么见到小晚姐姐就觉得亲切呢,原来,她真是我姐姐,妈妈,真好。”

    关桐见自家妹妹开口后,他妈妈也哭声渐小了,也开口道:“妈,别哭了,找到亲人是件高兴的事儿,虽然不能相认,不过,有空的时候,儿子就请她们过来看您好吗?”

    关妈妈一听,也不哭了,大眼睛看着关桐说道:“真的吗?对,对啊,以后,以后,你就请她们总过来坐坐,妈给你们做好吃的,做好吃的,呜—”

    说完这话又落泪了,不过,这次比以前好点,落泪了自己赶忙就给擦干了。

    等关妈妈不流泪了之后,关蓉又给关妈妈弄水洗漱。

    而关爸爸早就接到关桐的眼神暗示了,于是,爷俩就走出了院子。

    等到了厢房儿子的卧室后,看着大儿子把门关严实了,才问道:“怎么回事儿?说说看。”

    关桐也没隐瞒直接说道:“爸,小晚表妹可能跟唐家人对上了。”

    “什么?”

    关爸爸惊讶的说出口。

    关桐倒是镇定的又说了一遍:“小晚表妹可能跟唐家的人对上了。”

    关爸爸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说道:“怎么回事儿,你给我重头讲。”

    关桐也表情严肃的说道:“根据儿子的调查,应该是唐国仁的私生女叫阮珊珊的军医,相中了小晚表妹的夫婿,韩冬晨,为此,小晚表妹当众把那个叫阮珊珊的给打了,还把对方一顿羞辱...…”

    “这事儿过后,唐家发动关系,把表妹夫韩冬晨的任务取缔了一次,之后就在没有动作了。”

    “不过,小晚表妹好像很重视唐国仁的事儿,特地像我打听了这事儿,我给她推荐了立华,并且把唐家的消息和人脉关系给了她一份…...”

    关爸爸听到这儿,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说道:“这么说,你一早就知道她们的身份了?”

    关桐镇定的点头说道:“是的,一开始还不确定,后来,查了她的来历还有见到了她二表哥宋永辉就确定了,因为,宋永辉跟大舅舅长的很像。”

    “自那次在医院,妈妈见到了小晚表妹后,就总是念叨她,可是,我还没想好怎么跟妈说,小妹就把人带家里来了。”

    关爸爸,闻言,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嗯,我知道了,诶,这恩恩怨怨这么些年了,老一辈人该去世的也去了,可这恩怨总是要算一算的,好了,别让你妈知道这些事儿。”

    关桐点头称是,这件事也就到此处,平息了下来。

    ※

    苏小晚原本想第二天就去找关桐他们了解情况的,可是,昨天晚上被韩冬晨这匹饿狼,蹂--躏了一整夜的身子,实在是吃不消。

    苏小晚躺在床上,用被子把头蒙的严严实实的,韩冬晨简直就是个魔鬼啊,她在也不想见到他了。

    呜—自己不就是没把这事儿告诉他吗?自己那不是忘记了嘛,可是他到好,呜—折--磨了她一个晚上。

    早晨醒来的时候,身体就跟碾压过似的,下面红--肿不--堪,身上青紫交错,身上半分力气也无。

    此时的苏小晚简直要多柔弱有多柔弱,稍稍一动,身体下方就会流出一股液体。

    呜—这个该死的韩冬晨,大清早的啊,大清早的她还没睡醒,就又被他狠狠的要了一次。

    这韩冬晨啊,他么的简直不是人啊,呜—

    是谁他么说的,男人这方面越强悍,女人越“幸”福的?

    他么的咋不说,幸福过后的狼狈呢?啊?

    等韩冬晨进卧室的时候,就看见苏小晚把自己包成一个茧子似的,不由得好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