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没有烦恼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没有烦恼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韩冬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啊,今天他媳妇儿咋这么勾人呢?

    这还是开天辟地第一回啊,他得慎重对待,这丫头是不是又闯什么祸了?

    还是...

    于是,忍了半天,都吃了半饱了,最后也没忍住问道:“媳妇儿,今天啥日子?你咋这么,这么…”

    苏小晚漏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说道:“这么什么?”

    韩冬晨憋了半天,憋出了几个字。

    “你咋这么浪呢?”

    苏小晚撅着嘴说道:“那你不喜欢吗?”

    韩冬晨双眼含笑着说道:“喜欢。”

    苏小晚笑着说道:“喜欢不就行了?”

    “你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苏小晚见韩冬晨楞在那儿不说话,好像还在想。

    不由的叹气说道:“傻瓜,今天是你生日,不记得了?”

    韩冬晨这才想起来,算算日子,还真是呢。

    心里不由得美滋滋的,他的生日自己都不过,更没人记得。

    没想到苏小晚每年都记得他的生日,去年虽然因为他住校没有过成,不过,过后,苏小晚还是帮他补办了。

    今年自己能自由的出来了,苏小晚居然还给了他这么大的惊喜,心里头暖暖的,觉得有苏小晚这样的媳妇儿真好。

    苏小晚看着韩冬晨这副甜滋滋的样儿,心里也是开怀的。

    等吃过了饭,又把苏小晚提前做好的生日蛋糕拿了出来,吹蜡烛,许愿,韩冬晨都做了2次了,这次很是娴熟。

    并没有闹别扭,等吃了块蛋糕后,韩冬晨忽然有了别的心思。

    “小晚,过来,来坐我怀里,让我抱一会儿。”

    苏小晚没多想,笑呵呵的坐在了他怀中,当然也感受到了那一抹坚--硬低着她。

    苏小晚在韩冬晨的怀里,不安分的动了动。

    结果,韩冬晨竟然呼吸变的急促起来,沙哑的说道:“小妖精,别乱动...”

    苏小晚一听这声音,也老实了,在韩冬晨怀里老老实实的坐着。

    韩冬晨看苏小晚乖巧了,居然伸出了一只手,用手涂了块奶油抹在了苏小晚的脸上。

    苏小晚惊讶,靠,韩冬晨这个古板男居然学会了抹蛋糕的游戏规则了。

    以前都是她抹韩冬晨的好嘛?

    韩冬晨看苏小晚那一张惊讶的小脸,然后在苏小晚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然后,又添了一下,把他抹上的蛋糕全部吞进了口中说道:“小晚,我觉得这样吃蛋糕才美,你觉得呢?”

    可是,苏小晚不愿意啊,弄一脸奶油啊,结果,她的反抗被韩冬晨无情的镇压了。

    很快,韩冬晨就利落的脱掉了苏小晚的衣服,漏出了那诱人的身段。

    韩冬晨把奶油都涂到了重要位置,然后就欺上身去,欢快的吃了起来。

    而苏小晚被韩冬晨蹂躏的只能在哪儿,气若游丝的轻轻的**着。

    没多一会儿,这活-色-声-相-的盛宴就开始上演了。

    韩冬晨像是发现了了不得的宝贝一样了,而且,非常的喜欢这个游戏。

    在苏小晚身上不听的探索,给予之后在索取。

    这一夜韩冬晨玩儿的不亦乐乎,苏小晚也体验了一把,格外的刺激。

    两个人像那鱼儿离不开水一样的,亦如胶似漆似的疯狂了一整夜。

    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极致的欢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苏小晚难得的请假没去上课,昨夜的纵欲过度,使得苏小晚今天特别的疲倦。

    而韩冬晨则把早晨做好后就走了,晚上,还会回来给苏小晚做晚饭。

    来弥补他昨夜对苏小晚施加的暴行,是的,应该算暴行了吧,早上韩冬晨也偷偷看过,苏小晚那--个地-方已经--肿的不像样子了。

    这让他既然舒爽又心疼,每每的都劝自己,节制,节制,可是,最后,还是会把苏小晚弄出这个样子,这使他很愧疚。

    不过,这一次,苏小晚没跟韩冬晨生气,是她愿意的,她没给韩冬晨准备什么生日礼物。

    现在韩冬晨也什么都不缺,既然韩冬晨喜欢她的这个身子,那就让他开心一次好了。

    虽然,苏小晚自己也得到了实惠,可是,后果还是有点惨痛的。

    心里头不禁有点隐隐的后悔,不过,看在韩冬晨这么小心侍奉的份儿上,就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计较了。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就入了三九,天冷了,又飘起了雪花,苏小晚还是跟原先一样,上下学,闲了的时候和沈佳丹等人在校园漫步。

    或者去图书馆阅读,依靠在窗前,每个人拿着一个大厚屁股垫,沏一壶茶水,优哉游哉的。

    喝着热气腾腾的大红袍,口鼻间都是茶叶的清香还有浓郁的书香气息。

    外面下雪了,还可以赏一赏这雪色美景,每天的日子,过的悠闲又有情趣。

    最近一段时日,沈佳丹开始粘着苏小晚,发现和苏小晚在一起的时候,特别的轻松和惬意。

    她仿佛像没有烦恼似的,和苏小晚在一起这么久,从未在她口中听到过抱怨。

    也从未说过谁谁谁的坏话,这个人活的自我,真实,却又孤芳自赏。

    她好像能洞悉别人心里的一切,却把自己包裹的无懈可击。

    可是,沈佳丹很纳闷,人怎么会没有烦恼呢?

    于是,便好奇的小声的问道:“小晚,你没有烦恼吗?”

    苏小晚从窗外的美景中回过神儿来,有一些迷茫的问道:“你说什么?”

    沈佳丹坐在屁股垫上,怀里抱着个暖宝宝,和苏小晚的很像,是苏小晚送给她的。

    这在大冬天里简直是福音,两个人屁股垫下面还有一个毛毯,毛毯下面还要一个电热毯,都是苏小晚准备的。

    原因很简单,她不能受凉,对于苏小晚的大手笔没人过来找不自在。

    毛毯上还放着一个小小的矮矮的茶桌,上面还有几本书。

    两个人坐的地方理窗户非常近,这也是难得的大落地窗,能看见外面的景色。

    不过,周围没啥人,算是一块空地,没有桌椅。

    苏小晚一看就相中这里了,冷点有什么关系,她有的是方法取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