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272章 热情的班干部们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272章 热情的班干部们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简介:轻松搞笑却又别有感动的捉鬼生活。

    我不是判官,判不来刑罚轻重;

    我不是阎罗,书不得死生长短;

    可我有鬼目,看得出是非曲直。

    一双朦胧鬼目,一身阴阳绝术,

    我本不欲看向黑暗,可黑暗却逐至我眼前。

    第一章生而克父

    哥们儿我第一次进大学的那天,天热的几乎要把人烤化了,也怪我自己懒,硬是拖拖拉拉地到了大中午才赶到学校,但中午也是许多人刚到的时候,虽然太阳跟不要钱儿似地散发着它自以为很慈祥的光芒,虽然我等小学子和家长们被晒的蔫不拉几恨不得立即奔进宿舍或奔回家,但是,程序还是要一个个走完的。

    当时我除了录取通知书以及一些相关资料外什么东西都没带,顶着人到老年了还依旧热情澎湃、特立独行的太阳,汗流浃背地正在一群学长学姐跟前走程序,刚排到领饭卡那一队里,忽然我的肩被人拍了一下,转头看去,我去,露脐儿短袖超短裙,波浪卷发黑眼线,这是......难道哥们儿我衰气已褪?难道哥们儿我已经帅到第一天进校门就有美女搭讪?难道哥们儿我的大学生活从第一天开始就丰富多彩起来?果然,老师说的都是对的,记得高中的时候每一个老师都澎湃着青春的热血,不遗余力地向我们宣传着大学生活是多么的自由,是多么的多彩,我一开始还有些盼望,到了后来感觉他们说的都千篇一律跟从网上抄重的一样,我也就不信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师们真的是用心良苦啊,怪不得不允许我们谈恋爱,原来是让我们到大学谈更多的恋爱,我心中忽然想起教过我的所有老师,感动的几乎热泪盈眶。

    “你好,学弟,我是经济金融学院大二的学生,给你看我的学生证。”美女从胸前的小帖兜里拿出一个深蓝色的小本本,翻到贴着证件照的那张,我一看,果然是高我一级的学姐,名叫王瑶。

    我压抑住心中的波涛汹涌,努力使自己的眼神不要乱瞄,扯出一个礼貌的笑容,问道:“学姐啊,有什么事儿吗?”

    王瑶笑了笑,说:“没什么,你一进校门我就看见你了,不过你好像忘记走一个程序。”

    看吧看吧,果然是来找我搭讪的,一进校门就注意到我了,看来今天穿的新衣服果然把我给衬托帅了。

    我装作诧异地问道:“什么程序啊?”

    “学弟,你还没领被褥。”王瑶一直保持着礼貌而亲切的笑容,只看她的脸到还没什么,关键不要往身上瞄,不然根本收不回视线,我就只觉得那小腰,那大腿,一个劲儿地给我放电。

    被褥这个问题在我爸妈今天因为比我起得还晚所以不打算送我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不给我收拾行李,塞给我几千块钱让我去学校买,但我进来转了好大一会儿也没发现哪里卖被褥,所以准备领了饭卡再去打听打听,现在听王瑶这么一说,这妞果然是从我一进校门就观察我呢,看来有戏。我问了句:“我没找着,学姐你知道在哪不?”

    王瑶撩了撩头发,小腰儿露的更多了,“我知道,你先领饭卡,一会儿我带你去。”

    一听这话我只觉得这小妞儿敞亮啊,知道我不清楚地方,就要带我去,这是不是想跟我继续发展点什么呢?我忽然想起曾经有上过大学的邻居说,大学外面往往宾馆林立,鸳鸯们夜夜去互诉衷肠,看来哥们儿我以后的大学生活肯定少不得与宾馆老板从陌生到相熟这一条,嘿嘿嘿。

    领完饭卡,王瑶带着我先去领了军训的衣帽还有鞋,

    她告诉我一般军训的时候因为这鞋鞋底太硬,所以学生们一般会给鞋里垫上那种虽便宜但挺厚的卫生巾,她建议我也买几包。我来个大擦,你们肯定不知道当她给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是怎样的心情,反正身上跟过电一样,感觉脚都有些软了,大老爷们儿的第一次听女生跟我提起卫生巾这种私密的东西,我实在是很难不去乱想。

    我就那样软着脚跟飘似地跟她去买了两包据她说是最厚实的护舒宝,然后飘着听她温柔的话语。

    “学弟,咱们学校的被褥千篇一律,长得也不怎么好看,我知道外面有一家买被褥的,是咱们学校创业的学长自己在卖,花样也多,质量也不错,不如我带你过去先看看?”王瑶帮我提着装卫生巾的带子,娇笑着说道。

    我心神一荡漾,立时说道:“那就去看看,如果不错身为学弟的肯定要支持一下学长创业不是。”

    她拍拍我的肩,说道:“好学弟。”

    然后我就跟她去了校门外,在一个小摊跟前买了一整套被褥枕头什么的,花了我四百八十。

    当我一个人抱着被褥军训服,提着护舒宝往宿舍楼走时,我忽然想起当年张无忌他妈临死前告诫他的话: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妈蛋,等哥们儿我他大爷的付完钱,那女人接了个电话直接就把我给撂那了。

    上一秒我还在规划着以后该用哪个档次的房间互诉衷肠呢,他爷的下一秒就被撂了。唉,这第一天来学校就遇上这伤感情的事情,会不会对我柔软的心灵造成不可磨灭阴影?她肯定跟那个卖货的老板有勾结,我这才想起有人说过大学里的学生会在新生来的那几天赚的盆满钵满,原来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凭啥人家不认识你就来跟你搭讪讨好的,还不是为了兜里那点票子。

    我郁闷地抱着一大堆东西艰难地走着,走到宿舍楼下时,放在被褥上的军训服掉到了地上,我正愁怎么去捡呢,忽然远处一道人影从我眼前滑落。

    “嘭!”

    豆腐脑锅被扔了?辣椒油放的真多啊。

    “啊!死人啦!啊!”一个男生的吼声惊醒了我,我才发现我手上的被褥全掉到了地上,心不停地猛跳着,身上出了一身冷汗,双腿僵直,口干舌燥,双臂软了吧唧的,手连攥起来的劲都没有。

    死人了,有人跳楼了,脸着地。

    这是我第一见人自杀,血混着红红白白的东西溅到了离尸体不远处的小花坛里栽种的冬青树上,远远看着冬青树跟开花结果了一样。

    关键是我还看见那尸体落地后曾抽搐了一下,.不知道是所有跳楼的人都会抽搐,还是那哥们儿自己抽搐,但我肯定的是,他不是当场死亡的。至于为什么,容我好好给你们说说。

    我姓宫,名重阳,一九九零年阴历九月初九辰中生人,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我出生在一年中阳气最旺的一天,八字为庚午丙戌甲子戊辰,命宫为寅,年柱七杀,月柱食神,日柱日元,时柱偏财,八字过弱,喜水,路旁土命,骨重二两,也就是个天生的穷苦命,是个标准的七杀人,幼年家贫,我为家中长子,父母正直善良,虽然都是坑孩高手,不过有一点有些不同,我这种辰中生人往往天生克父,且克性极大,往往出生不久就会克死亲父,而我的克性更是大于其他人,在即将出生时就差点克死我爸,但我爹的命可不是那么好克的,至于他的命为什么不好克,这还多亏了一个人。

    当年我妈刚有反应要生我时,我爸忽然高烧不退,意识模糊,当时家里穷的住在别人的两间土坯房中,我们家也算是我们村最穷的人家。据我妈说一九九零年农历九月初九凌晨两点左右,她忽然从梦中惊醒,腹中一阵接一阵的泛疼,而我已经在她肚子里待了九个月零二十三天,她觉得可能是要生了,便赶紧去摇我爸,这不要不要紧,一摇她才惊觉我爸身上极热,她忍着腹痛艰难地爬起来, .uukshu.co 一挨我爸的额头,她心几乎都要凉了,因为当时我爸额头滚烫,任她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妈急了,这个在当时上过高中,在农村里文化水平算是挺高的的女人从来不是个软弱的,她强撑着穿好衣服鞋子,给我爸敷了一条凉手巾,然后在黑暗里托着肚子走了一条街道,到了我爷爷奶奶家,她刚一敲门,我奶奶就跟有感应似地猛地醒了过来,然后叫醒了我爷爷开了门,我妈说清事情原委,我爷爷立即赶到我大伯家叫醒了我大伯一家,而后,我大伯开着他拉土的翻斗车立即将我爸送到镇上的医院,而我妈则在几乎站不住的情况下被我大妈陪同我爷爷奶奶放在架子车上拉到了镇上医院。

    我爸到镇上以后医生说医疗条件不够也检查不出什么,必须送往县里的大医院,我大伯脚就没停立即拉着我爸奔赴县里的大医院,而我妈则在镇上医院生我。

    随着时间不断奔走,县医院里的我爸可把医生愁坏了,因为他只是发热不醒,却检查不出任何病因,只是要是继续烧下去生命肯定会受到威胁。把我大伯急的不停地抽烟,而我爸的生命却在我即将出生的那段时间不停地流逝着。

    凌晨五点,我大伯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毫无睡意,他唯一的亲弟弟几乎被医生判了死刑,他想起我爷爷奶奶还有正在生产的我妈,脑子里一片空白,要是我爸死了,爷爷奶奶不说有多伤心,就光说我妈和我肯定是最苦的,他实在不忍心让我还没出生就没了爸,但他也不是医生,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就在我大伯心几乎凉了的时候,有一个人来到他身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