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重生之萌娘军嫂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死不毁志(3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二十五章 死不毁志(3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韩冬晨则缓缓的张口说道:“我知道,上次打针的事,违背了你的意愿,可是,我不能看着你病情加重,我…”

    还没等说完,苏小晚站起身就要走,韩冬晨连忙又给拽住了,有点急躁的吼道:“苏小晚,你要干什么?我不明白,我哪里做错了,不管我是作为一名军人,还是你的丈夫,还是从别的角度,出发,我那样做,是最合理的,最有效的,也是损失最小的,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苏小晚看着眼前这个急躁的,有些痛苦的人,没有了往日的沉稳和淡定从容,就像一个被惹毛了的小伙子,不甘心的追问为什么。

    苏小晚定定的看了韩冬晨十五秒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因为你违反了我的意愿。”

    韩冬晨楞了一下,说道:“什么?”

    苏小晚看韩冬晨这个态度,就不想和他继续讨论了,在还没转身的时候,就被韩冬晨双手扣住了肩膀。

    韩冬晨眼神危险的看着苏小晚,说道:“你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你都发烧的要出肺炎了,还跟我讲什么意愿,你…”

    苏小晚此刻也非常生气,因为,韩冬晨的这个动作,有让苏小晚感觉到身体被控制,于是冷漠的,眼中充满怒火的说道:“你放开我。”

    韩冬晨定定的看着苏小晚,他看到苏小晚眼里的怒火,浑身上下都发出的愤怒情绪。

    他赶紧把手松开,举了起来,退了一步。

    苏小晚觉得安全了之后,对着韩冬晨认真又严肃的说道:“即使我要死了,你也不能违反我的意愿。”

    韩冬晨没见过这样的苏小晚,他不明白苏小晚为什么有这样的坚持,不过,就刚刚的那个瞬间,他好像抓住了点什么。

    可是,却消失不见了。

    不过,对于这个谈不通的问题,韩冬晨打算,放一放,先说下另一个问题。

    于是开口说道:“小晚,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得在想想,我不太理解,我们先放下,我想跟你说另外一个事情,你先坐。”

    苏小晚看了看韩冬晨后,坐在了离他稍远一点的地方。

    说道:“好,你说吧。”

    韩冬晨看着苏小晚的动作,心里就有点抽疼,忽然间觉得,两个人不仅仅是身体的距离远了,连心的距离似乎都远了。

    于是,情绪有些低落的说道:“这第二个事情是关于,阮珊珊的,我想你可能对她有些误会,她…”

    还没等说完,就被苏小晚叫停了,苏小晚觉得挺悲哀的,自己的丈夫,居然要做和事老,为别的女人说话。

    所以,苏小晚打断了韩冬晨说道:“停,我对阮珊珊没有任何误会,我和她不熟,你可以放心了。”

    还没等苏小晚动作,韩冬晨马上说道:“我知道,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她其实挺可怜的,她从小就跟她妈妈一起生活,她…”

    听到这里,苏小晚彻底怒了,猛的站起身来,怒吼的说道:“韩冬晨,你有完没完?她可怜不可怜关我什么事?你可怜她,你去找她吧,真可笑,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多了去了,我还无父无母呢。”

    韩冬晨也忽然间觉得,这事闹大了,事情怎么会反弹成这样了。

    试图解释道:“小晚,没,我没那意思,我只是…”

    苏小晚马上愤怒的说道:“你只是什么?你今天把她领回来什么意思?认认门是吗?以后好登堂入室?”

    韩冬晨听到这里,脸就黑了,严肃的对着苏小晚说道:“苏小晚,你别乱说,我和她没什么的,这话要是传出去,她还怎么做人,我一个大男人还有家不在乎,她一个没结婚的姑娘…”

    还没等说完,苏小晚气的就把手上的水杯一下子,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翠响。

    韩冬晨愣愣的看着苏小晚,从没想过她的脾气会这么大。

    而且,他还真没见过,谁家女人敢摔杯子给男人看的。

    脸瞬间就黑了,而此时的苏小晚气的,胸都快炸了,指着韩冬晨颤抖的说道:“你一个大男人有家不在乎,那你有在乎过,我这个,你家里的女人吗?她阮珊珊的名声重要,我苏小晚的名声就不重要了是吧?”

    苏小晚吼完,忽然觉得很没意思,心情也很不好,眼泪在眼圈直转悠,苏小晚用左手摸着额头,在地上来回渡步了几下后。

    对着韩冬晨哽咽的说道:“好,好,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了,我要好好想想,你爱怎么着,怎么着吧,别来找我,我不想和你说话。”

    说完,苏小晚就回到了卧室,蒙着被子就开哭。

    韩冬晨则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苏小晚为什么发那么大的脾气,他只是想跟苏小晚说下阮珊珊的事情,怎么就有这么大的反弹?

    一向乖巧、温柔的苏小晚居然向他摔杯子,还没谁敢这么干过。

    韩冬晨一时也不知道怎么是好,尤其是看到苏小晚那委屈的都快哭了的样子,他心都跟着揪揪着,可他不明白为什么?

    还有,先前苏小晚说的,她的意愿,韩冬晨也不太明白。

    在韩冬晨接受的教育里,几乎都是无条件服从上级指挥,无条件的完成上级的命令。

    所有的事情都是以最快的速度,最好的时机,用最少的代价,获得最终的胜利。

    在部队这里,个人意愿不是那么重要,都是被淡化的。

    所以,在苏小晚生病的时候,韩冬晨选择了最快,最有效,损失最少的,让阮珊珊给扎了针。

    而且,破天荒的他还试图说服苏小晚,连哄带商量的,他也尽力了。

    他不能明白苏小晚所说的‘死也不能违反她的意愿’,这样的事情。

    难道就像他们军人一样,誓死保卫祖国,这样的意愿吗?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韩冬晨想不明白,于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痛苦无助当中。

    苏小晚在被窝里哭了一场又一场,越想越揪心。

    为什么一切都好好的,可自打那个叫阮珊珊的出现,就变了呢?

    (未完待续。)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