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女生频道 > 布衣锦华 > 第一七一五章 善意的谎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七一五章 善意的谎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是时间久了,遇到的事情多了,总还是忘了的,若不是一时遇到了那位大和尚,宁淏也不会说想起来这件事。

    那大和尚说是出去云游,一直见不到便罢了,宁淏也是意外居然遇到了,似乎是专门过来找他的,也或者是其他的,那和尚就突然的出现在他的小院子里,连身边的小沙弥都是熟悉的样子。

    “大师是有什么事情与我说吗?”宁淏从前不曾见过这个人,但是却莫名熟悉。

    “付出一切,得到了,可觉得值得?”大和尚说了这么一句话。

    宁淏一直不懂,那和尚也却不再多解释了,只说了一句命不可违,华锦这个女子现在所有经历的一切都是她必须得承担的,也是那一天,宁淏知道了这和尚是什么人,也想起了之前那四个字的箴言。

    其后宁淏也犹豫过要不要告诉华锦,可思虑许久之后,还是没有忍心,他到底是知道华锦的性子的,本就是不甘心服从天命或者被人支配人生的,哪怕因此受苦,撞南墙不回头,她也从来坚持自己。

    如果知道了她便是这般挣扎也抵不过天命二字,又该多么难过呢。

    可惜的是,到底今日还是因为秦尚任,不得不去接受和知道,宁淏其实也不大知道那大和尚到底在说什么,只是把他说的话与华锦都说了,华锦一直低着头盯着自己手里的杯子的动作,在听到宁淏说什么之后,也突然的好似僵硬了一下,之后才低低的笑着“代价,有趣啊,真是有趣!”

    宁淏看着华锦“小六,你是知道什么吗?”

    华锦深深的看着宁淏,那眼神里面都是让人看不清楚的复杂,即使一向觉得自己对华锦是最了解的宁淏也完全分辨不出来这一个眼神里面到底蕴藏了什么,只是那里面有许多许多,有爱,有心疼,也有疑惑不解,太多太多,太复杂。

    “人有时候强大,有时候又渺小,在之前的很多年的时间里,我从来觉得自己在和命运对抗,因为他给了我太多的痛苦和悲哀,可是我就是要过得好,就是要笑得开心,活的积极,就是要告诉给我那么多痛苦的命运,哪怕这个世界给了我一百分的痛楚,我也在这痛苦和伤痕累累上开出一朵花,这生命我也一样要活的精彩。”

    “我以为我对抗的是命运,但其实到了最后,其实都是我的倔强,连我的成功都是命运,上天的玩笑。”华锦笑着说道。

    “小六,别哭!”看着说话的时候华锦的泪水,宁淏拿着帕子给她擦干。

    “我哪有哭!”明明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华锦却还在逞强。

    宁淏把人抱在怀里“华小六,你还想让我怎么心疼呢?”

    倔强,逞强,固执,任性,这个女子简直有着这个世界上所有难以改变的坏毛病,又聪明,又伶俐,但是又强势的根本不知道哪怕撒娇服软一点,所以痛的时候也不哭,一个人去面对一切,可是他会心疼的啊,每一滴泪水都好似针扎进他的心脏一样的,点点滴滴的痛着。

    华锦靠在宁淏的身上,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说什么,那长久时间里,岁月悠长的梦境,许多许多的前世今生,他们的真相,所有的一切,还有那大和尚说的,她必须去承担的现在的一切,所有的所有,她不能说,虽然她从来觉得自己的委屈和任性,从来都是理所应当的。

    “想让你更心疼,特别的心疼,宁淏,我是不是很坏?”华锦抬头,眼眶红红的看着宁淏。

    宁淏低着头,吻了吻她的眼睛“如果我可以代替你所有的疼痛,那是我的荣幸,小六,你是很坏,连欺骗我一点,给我一个假象都不愿意!”

    明知道他会猜测,会不安,可是却从来连假象和谎言也不说,让他清楚明白的知道,在他之前,小六一定也曾深深的爱过一个人,那个人在她的心中走过,烙下深刻的烙印,若是那个人存在该有多好,他总可以去比一比,总可以去看看,可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是隔着一个世界的距离,分离在两个世界里的两个人,爱着同样的一个女人。

    他为此痛苦,为此担忧,有时候也想过,如果华锦一直隐瞒着,是不是他会舒服一点,也许会吧,可是他深爱的这个女子呀,明知道会痛苦,却总是一再的提醒着另一个人的存在,即使他们都知道,即使存在,也已经只是存在过而已。

    可也是如此吧,这么多年来,这样的不安和忐忑如影随形,反而让他知道,这个女子在他的身边,是他的爱人,也会是他的妻子,此生此世,如果是这样,便继续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听着宁淏这么说,华锦的手抓住男人的衣袖“本来我想说对不起,可是我其实没有觉得这是对不起你,既然不真诚,也没有必要说了吧!”

    “小六,没有关系,其实你很好,命运也好,什么都好,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在你身边,所以不要担心,也不要觉得这命运有什么不好,我们在一起,一切都在一起!”宁淏安慰的拍着华锦的背后。

    “嗯!”好一会儿时间,宁淏只听着华锦低低的答应了一声,闭着眼睛靠在他的怀里,看着那之前热气腾腾的奶茶已经是冷了,便悄悄的拿走。

    “师兄,错的人不是我,所以我不会说对不起!”宁淏把杯子放下的时候,华锦又说道。

    宁淏楞了一下“嗯,不困吗,休息一下吧!”

    “没有什么好睡的,时辰不早了,师兄去忙吧,我晚上也还有些事情要做的!”华锦看着外面一片洋洋洒洒的大雪,一片片不过一会儿工夫便已经是把这个世界掩埋了一片雪色中,赶着宁淏离开。

    “事情就是多也要注意休息,有什么事情,能让别人做的就不要自己去,今日刘太妃和誉王那里,我知道的时候都一身的冷汗,你素来是有本事的,但是总也得护着自己!”絮絮叨叨的又说了华锦好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