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综合类型 > 阴阳道典 > 第1134章 可有异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134章 可有异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预想中的雷霆之怒并未出现,衍岭皇只是一言不发的默默看着李初一,神色有些严厉却又不太像生气,这让群臣们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刚刚激动起来的皇子皇女们则像是一盆冷水端在了头上似的,隐隐的感觉不妙。

    默然,衍岭皇脸色一松,嘴角流出一抹由心的微笑。

    头顶的冷水顿时扣下,皇子皇女们的心冷得像冰。

    李初一早就知道结果会是这样,所以自始至终眼神都没有丝毫退缩。唯一让他不满的是仰着脖子太累了,老皇子怕人看不见他坐的恁高,他站在宝座台下脖子都快仰折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意,衍岭皇一脸微笑的冲他招了招手。

    “孩子,上来。”

    此言一出,人人色变。

    龙椅周围岂容他人置身,整个大衍也不过沐方礼等三人有此资格。李初一一来就被衍岭皇招到身边,这是变向的向他们传达太子之位的归属吗?

    而李初一再次显露了他的不拘一格,或者说是粗蛮无礼才对。闻言他一动没动,任身后的小猴子催疯了也恍若不闻,一双眼睛里渐渐溢满了讥讽,嘴角则挂上了惯有的惫赖笑容。

    “干嘛?想给我来个父子重逢抱头痛哭啊?拉倒吧,你丢的起这人,我可丢不起!”

    衍岭皇哑然失笑,手点着李初一眼睛望向了沐方礼。

    “天师,这孩子恁的淘气。”

    言语间不无讨好之意,可沐方礼根本不领情,闻言皮笑肉不笑的哼哼了一声,而后满脸自豪的看着李初一:“我看挺好!”

    噗哧。

    李初一笑出声来,暗暗朝沐方礼挑了挑眉头。

    沐老头不愧是沐老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敢不给衍岭皇面子,李初一瞧得甚是快意。

    衍岭皇也不着恼,微微一笑便算揭过了。深深的看了小胖子一眼,而后看向殿中群臣,刚有点暖意的笑脸再次充满威严。

    “今天传诸位爱卿过来,主要有两件事。一呢便是朕的大皇子李初一,这孩子年幼与我失散,近些日子才刚刚回来,有些爱卿可能还不认识他,所以朕便定了今天这个日子让他与你们见一见,免得日后相逢不识生出误会。”

    “臣等拜见大皇子殿下!”

    衍岭皇的弦外之音哪个听不懂,满朝文武顿时跪了一地,位列前排的皇子皇女也俯身行礼,而镇西王宇文太浩则轻轻的点了点头。

    镇定归镇定,可小胖子哪见过这阵仗,一时间有些傻眼,不知该按着戏文里演的那样喊声“平身”好,还是就这么放着不管算了。

    好在衍岭皇没让他为难,待礼毕后直接淡声道:“都起来吧。”

    看着乌压压的人群再次起身,小胖子暗暗抹了把冷汗。天算地算,他唯独没算到会在这种地方出糗。

    顿了顿,衍岭皇继续道:“至于第二件事呢,想必有些爱卿已经猜到了。没错,就是太子之位!”

    众人心头一震,衍岭皇也坐的更直了,威严的脸上隐隐透着一股兴奋。

    “朕知道,众爱卿都很奇怪朕为何一直不立太子,甚至大皇子之位也一直无属,朕今天可以告诉你们,并非朕的其他皇儿不优秀,而是朕一直在等一个人,那人便是朕的皇儿李初一!这孩子命苦,刚出生没多久便与朕失散了,这些年来一直杳无音讯,朕每每想到他会吃多少苦受多少罪,朕的心就痛如刀绞!有些人跟我说他死了,根本不可能找得回来,可是朕不信!他是朕的儿子,是朕的血脉,是大衍皇朝最正统的皇子,他不可能枉死!朕一直坚信他还活着!”

    此言一出,皇子皇女的脸色都不好看了,“最正统”三个字榔头一样的锤在了他们心上,让他们极不舒服。

    衍岭皇没看他们,也根本不在乎他们,继续用略带激动的威严声音朗声道:“果然,朕的坚持没有错,他果然还活着,而且今天还站到了这里!诸位爱卿,你们能想象朕得知他真的还活着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激动吗?”

    说到这里,衍岭皇脸色一黯,有些歉然的看着李初一。

    “朕知道外面一直有很多流言蜚语,这孩子听到后信以为真,因此对朕有很多的误会,这些朕都知道,但朕不怪他。因为朕的失责导致他流落在外,因为朕的无能才让他时至今日才返回了家门,这孩子说的没错,这么多年来朕没有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他怨朕也是应该的,是理所当然的。不光朕,整个大衍都该亏欠他,尤其是监察司!呵呵,谁能想到朕引以为豪的监察司竟然如此无能,这么多年来都毫无建树,最后还是让这孩子自己找回来的,文国师,你该当何罪!”

    文老当即跪下,语气沉重的道:“臣知罪,是臣无能,臣愿领任何责罚,还请吾皇赐罪!”

    李初一冷眼旁观,看到这里不得不给自己的便宜皇爹竖个大拇指。

    弄权的脏,当皇帝的果然最脏。前面三真两假说了一大箩筐,以一个皇帝的身份亲口承认自己的错误,连小胖子都有点触动了,结果到最后随手一甩把锅甩给了监察司,老皇帝这移花接木的本事还真是登峰造极,堪称“道法自然”了。

    文老和衍岭皇的关系李初一当然清楚,老皇帝真能赐罪下去才怪了呢。老东西就是给衍岭皇打打圆场兜兜底的,老皇帝杀谁也不会杀他!

    再说了,就算真赐了个重罪又能如何?关哪儿?监察司的黑牢?

    拜托,整个监察司都是人家自己的地盘儿,黑牢跟他后院似的,他进去那不叫坐牢,那叫放假!

    果不其然,衍岭皇也就是那么一说,不疼不痒的“严厉斥责”了几句,让文老往旁边一跪便算揭过了。

    而后,衍岭皇又用那种真情流露的眼神望了过来。

    “孩子受了不少苦,所幸总算是平安回来了。朕留给他的东西也没有白留,大皇子之位便是朕给他的第一份补偿!”

    “朕知道,忽然立他为大皇子,很多人心里都有意见。可是朕不在乎,因为这本就是他应得的!他是朕的第一个儿子,如果能够从小接受朕的抚育,他现在不会比任何一位皇子皇女差!所以你们不要以为朕是糊涂,是一时激动,要知道于情于理你们都该喊他一声皇兄,你们明白吗?”

    “儿臣明白!”

    冷冽的眼神扫向其他儿女,皇子皇女们赶忙躬身应是,可心里面他们又同时冒出一个早就有的疑惑。

    之前就听说李初一是衍岭皇和已故的滢后沐雪灵所生,今日又得衍岭皇亲口证实,那就是说李初一的寿龄至少在五百以上,可观其面目气色分明一个十**的青年人,他怎么一点老相都没有呢?

    李初一不知道他们的心思,知道也不会告诉他们。要是他们知道了真相,不当场吓死也得吓懵。

    待皇子皇女们起身,衍岭皇轻轻吸了口长气。

    “今日初一进宫见朕,朕索性便将众爱卿全都召了过来,趁此机会议一议太子之事。国不可一日无君,我辈便是修士也难言祸兮旦福,所以太子之选极其重要,非绝代之姿者不可选。既然初一已经是大皇子,那便有了争嫡的资格,而据朕了解他在太虚宫举办的卧龙之会上力压群雄,是绝代榜上的唯一一人!当然了,太虚宫乃乱臣贼子,与其勾结者也尽是蛮夷和妖族。但吾儿能让他们都低头,承认他是绝代天骄,这已经足以证明他的能力。所以朕属意于他,欲将其立为大衍太子,不知诸爱卿可有异议?”

    殿中默然。

    不是默认,而是不知该如何回答。

    来之前,所有人都感觉衍岭皇今天会把这个尘封已久的话题摆出来,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直接。

    说是问他们意见,可这哪是问他们,这根本就是通知一声!

    李初一也没想到这么快,他以为今天过来就是见个面聊两句,回头找个机会私下里谈好条件后再说太子之事。现在可好,海无风的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老皇帝就把他给抬起来了,小胖子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想开口拒绝又感觉不合适,只能朝沐方礼狂打眼色。

    结果差点没气死,沐方礼一百个赞同衍岭皇的意见,见李初一挤眉弄眼的还以为他开心,自己也笑容满面的眨了眨眼,小胖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无奈,只能扭头望向宇文太浩。

    回头一瞧却见宇文太浩也有点眼神飘忽,似乎没料到自己的皇兄竟然这么直接,也有些不知所措。

    见李初一望来,他这才定了定心神,向着李初一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他稍安勿躁。

    不这么办也没其他法子,衍岭皇亲自说出口了,李初一要是一口回绝他自己会怎么样暂且不说,海无风的活路可就彻底被堵死了。

    瞧见宇文太浩的眼色,李初一彻底无奈了。连宇文太浩都不敢帮他开口,大殿里已经彻底没人能够帮他了。

    紧着眉头,李初一暗暗思索,想找一个委婉的说辞先回绝老皇帝。条件没谈定之前,他不可能就这么应下。

    正纠结着,人群里却有一人上前一步,抱拳拱手行完礼,而后朗声道:“启禀父皇,儿臣有话想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