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八百三十章 阴门和阳门的真相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三十章 阴门和阳门的真相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但是阴门和阳门是上古时期,天界和冥界最古老的王所创立的魔法,其魔法的复杂程度,根本不是我们能掌控的。即使我们模仿出来,只要魔法阵中有一点微小的差错,就会是个伤人伤己的巨型炸弹。所以我们当时只是制造出了能够吸收和积聚纯洁之力和黑暗之力的魔法阵来作为第一步。如何打开次元之门作为第二步,我们再慢慢摸索。为了能够让这个魔法阵吸收更多的能量,我们以禁忌的逆转七芒星为根本制作出巨大容量的魔法阵,将阴门埋在封印了各种恶灵和僵尸的学校旧校舍里,利用它们自身拥有的阴气不断滋润着阴门。将阳门埋在了圣林学院中,让那所不会拥有社会人士尔虐我诈,只是单纯修身养性的美好地方来滋润阳门。本以为这样会相安无事,直到我们摸索出第二步怎么走。没想到还是出了意外。阴门的魔力流动,导致旧校舍地区部分性的辐射过高。阳门自身的魔力竟然会将学校里那些原本就单纯的没有杂质的学生的灵魂染白,让她们变得没有任何欲望。结果就是把吴月你又引过去了。只能说天意。”说道这里,命一脸的苦笑。“我当时想要治疗那些被阳门的魔力影响的学生,去了那些孩子们的心里,吴月你也跑到了她们心里,和你撞了个正着。最后还是把这次的事情与我联系在了一起。我真的无话可说。”

    “但是你现在却可以让你的军队到达这个世界,你的阳门和阴门,研究成功了?”雷恩问道。

    “恩。这也是个意外。原本的阴门和阳门就是两个大电池罢了。直到我们组织里的科研人员研究出了时空漩涡。”命说道。“为了能够多一条路,我亲自偷取暗影,谜影和龙组里关于时空漩涡的资料。并且将曾经的科研人员拉拢到G内,把我所知道的时空漩涡的理论告诉他们。让他们也对时空漩涡进行研究。不论能不能成功,多一点准备是没错的。我让我组织内的人员做各种奇怪的任务,一方面是为了转移龙组的视线,一方面,也是为了从那些小国手里偷取到实验所需要的材料。时空漩涡所需要的材料都是昂贵且珍惜的材料,如果购买会直接被盯上,只能这样走一个大圈子来慢慢收集材料。毕竟曾经成功过,再加上我不留余力的帮助,他们还是成功了。虽然这种时空裂缝的宽度和长度的度量单位只能用纳米来进行计量。”

    “在时空漩涡成功研究出来后,我们用了各种方法来试图扩大它的大小,至少像当初做出来的时空漩涡那样,具有一人大小。但是计算机的处理速度跟不上,能源供应也跟不上,一时间束手无策。后来当我尝试着将阴门和阳门与时空漩涡融合在一起,让它们来为这个时空漩涡供能的时候,这个时空漩涡居然扩大了一些。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另一个版本的时空之门,我们自己的阴门和阳门,一个借由科学和魔法的融合,新的魔法。诞生了。”命笑道。“经过长时间的实验,现在已经成功。足以打开一扇接纳异世界来客的大门。”

    吴月想起了谜影里的女老大和自己曾经说过的事情。她当时说谜影已经能够研究出时空漩涡。当时应该想到的,既然谜影能做出来,那G肯定也能够做出来。女老大还提醒过自己要注意这方面的事情,结果自己却因为张若昕的事情转移了注意力,没想到这点。

    想到这里,吴月感到阵阵的懊恼。如果能早点想到这点的话,就能够阻止命了。自己从没有去考虑过命到底要做什么,哪怕所有的证据都在自己面前,自己也没有去考虑过其中的关联。最后任由发展,到了现在的地步。自己即使只是深入思考一步,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只能任由命像是推理最后的侦探一样,一步一步揭开所有的谜底。

    “还有要问的吗?”说完这个,命再次笑着问道。“今天是最后一次我们好好聊天的时机了。这一次就是最后的道别。下一次见面,我们就形同陌路。是各自为了自己的立场而战的敌人。如果还有想要问的,就趁着这次的机会,尽管问吧。”

    吴月,雷恩和迪欧斯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雷恩看向命。“无论如何,我们之间只要战斗的立场了吗?”

    “也可能有别的路。我们大军到来然后全员投降,以奴隶级别的姿态和你们谈判,或者你们愿意不留余力的帮助我们。这样都不会发生战争。但是这两条路现在看来,都行不通。我们不会让自己卑躬屈膝,你们国家也不会任由我们这个危险自由成长。”命无奈的摇摇头。“我这段时间内,看过很多你们地球的科幻。说实话,其中与外星人的接触,并造成大团圆结局的,都是个体与个体的接触。而上升到国家与种族之间数量层次的接触情况下,真的,我没有见到一个有好下场的。双方共存都是某一方将对方侵略完毕后,确定对方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后才会放手,而且被侵略的人就像是奴隶一般,永远的被监视着。哪怕我们与你们外形相似,我们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哪怕我愿意和你们进行交流,等待你们谈判,我做好了愿意接受你们任何的条件,换来的”

    说道这里,命沉默了下。吴月,雷恩和迪欧斯也一时间沉默起来。

    “但是仔细想想,我能理解你们的做法。这是一个不小心,会让整个人类都为之毁灭的时机。吴月你会为了自己的种族安危做出这些行动,而与人类成为朋友的雷恩与迪欧斯你们会那么做,我也能接受。毕竟如果反过来,我在精灵界生活的好好的,你们突然出现在我们的世界,希望我们帮助你,而你们自身又拥有着我们完全不了解而又格外恐怖的实力的话,我想我们也会做出反抗的。至少,尽可能减少你们对我的威胁。”命赶忙笑道。随机又有些苦笑着说道。“经过与每一个高层在梦中的交流后,愿意与我进行友好交流的,很少。但是愿意毁灭我的,却没有。我了解过你们中国的发展史,你们是最有可能理解我们也最有实力帮助我们的国家,这也是我选择你们中国的愿意。在我展示我的实力,表明我有和你们势均力敌的能力后,那个时候再与你们进行谈判,我想彼此都能理解对方了。但是那必须要在双方展示一定自己的实力后才行。到了那时,我真的无法停手了。所以今天,我才会和你们道别。”

    一时间,四个人都沉默了。周围只有海浪和风吹动的声音。

    “没有问题了吗?”命一直低着头,看着地面忙碌爬行的蚂蚁。之前的大火下,地面上的蚂蚁居然也没有被烧死,他们采取了抱团一起牺牲外面的一部分来让内部的一部分活下来的做法。这让命很佩服。等待半晌,吴月三人也没有提问,命抬起头问道。

    “很多。我还想问命你真的不会反咬我们吗,想问命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也想问命你不怕糟糕的后果吗?”吴月摇摇头。“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问。这种提问是没有意义的。”

    “没错。我想说的多漂亮都行。只有结果能证明一切。”命微笑道。

    “阴门和阳门没事吗?”雷恩问道。

    “很好。如你们所想,阴门和阳门因为自身强大的魔力流动,无法被放在空间袋内。但是放在身边,我也担心会出现今天这样的情况。我将他们封印起来,放在了安全的地方。你们察觉不到其中魔力的流动。”命说道。

    “结果,白忙活了吗?”迪欧斯无奈的叹了口气。仰起头,看着天空。蓝紫色的天空中那皎洁的圆月像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内唯一闪烁着光芒的出口。“命,我很抱歉。”

    “哦?你不是说不会为之前的事情道歉吗?”命惊奇的问道。突然,命的眉头皱紧,立刻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了。而吴月和雷恩,也消失了。

    命看着脚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脚下出现了一摊泥潭一般黑色的液体。液体极其稀薄,而且与地面的颜色融合在一起,所以没有引起命的注意。现在就沾在自己的脚下。因为这个黑色的液体自己才无法行动。

    是黑暗魔法。刚才自己居然没发现?不过并不是迪欧斯做的,只能够使用次元魔法的他做不到这点。是吴月或者雷恩吗?

    “你要做什么?”命不悦的问道。

    “命,听你说了那么多。我很同情你的遭遇,我也理解你的做法,认可你的计划。但是命,你说了那么多,你也没有说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借到了这个世界的力量,将神杀掉之后的事情。”迪欧斯站起身慢慢说道。“命,你打算成为新世界的神吧。”

    命仰起头看着迪欧斯,淡淡的笑着。原本被黑色的液体沾在地面上的脚又慢慢抬了起来。黑色的液体在命的脚离开后就化为一团雾气消失了。命也站起身,向前走了一步。来到迪欧斯的面前,看着迪欧斯的双眼。

    “神是维持世界转动的规则。所以只要神存在,就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一切。要改变原先的规则,就必须有新的神代替旧的神。我要让新的世界不再存在歧视。我只能那么做。这是我长久以来的追求。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改变我的想法。哪怕弑神!”

    命一字一句的说道。眉宇间毫无犹豫的深色。同时命也注意到了,周围黑色的雾气,在缓缓的流动。

    “黑暗游戏。你打算和我单挑吗?”命微笑着看着迪欧斯。

    “命。我刚才说了,我理解你同情你认可你,但是,我不赞同你。”迪欧斯扬起双手,手中的盾牌和剑化为了光芒消失。迪欧斯张开十指,像是要展示着自己手中没有任何东西。然后,迪欧斯伸出了四根手指。“命,你觉得,混沌界的存在是为了什么?精灵界分为四个世界。四个世界为天界,地界,冥界和精灵界,当然地界大多数是人,也可称之为人界。人有三魂。天魂地魂人魂。死后天魂入天界,洗去灵魂一生所经历的过往凡尘。地魂入冥府,接受一辈子所早就的0因果报应。人魂入土地,徘徊于墓地,在肉体完全死亡后进入新的肉体,与新的天魂地魂重聚,化为新的灵魂。天地冥三个世界运作让整个精灵界长久不息。那么,混沌界的存在是为了什么?他不洗涤灵魂,不惩罚灵魂,也不孕育灵魂,它是为了什么?”

    “作为守护这种秩序的警卫吗?”命想到了这个答案,额头上微微滴下了冷汗。

    “命。对不起。”迪欧斯抬起自己的左手,手腕上光芒凝聚,化为了决斗盘的形态。“因为我要杀了你。”

    “杀了我”迪欧斯毫不隐瞒的话语,承认了命的答案。让命愣了好一会儿。最后,命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向着后方走去。“真的好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上一次听到还是三百年前,嗯或者四百年前吧,太久我都忘了多少年了。我和弟弟偷肉店里的肉,逃跑的时候被老板追杀时听到的。只不过当时的他说的只是威胁,而迪欧斯你,却是接下来的行动。怎么?用武力杀不了我,就打算用黑暗游戏葬送我吗?或者说,你觉得你是我的对手吗?迪欧斯。如果你让雷恩和吴月留下,共同对抗我还有可能,只有迪欧斯你一个人,我不认为我是那么简单就会被解决掉的人。”

    “让吴月走,是因为我知道,他下不了手。他的存在只会碍手碍脚。”迪欧斯抬起手,手中出现了一个卡组。插入了决斗盘。“命,你对吴月的分寸把握的很好。你虽然一次次试图让吴月离开你的计划,但是你又从来没有逼过吴月。造成一切都是吴月自找的假象。让吴月无法对你恨得起来。实际上,你也没有逼过任何人,哪怕你站在所有人的对立面。这也是我现在才动手的原因。就连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你只是想要帮助和自己一样遭遇的人,如果我是你,我也会那么做。”

    “那不好吗?协助我吧。”命走到距离迪欧斯约三米远的地方,转过身,看着迪欧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