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八百零六章 太阳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六章 太阳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手机阅读

    但是还好,天空龙为召唤物。并没有疲累的感觉。就这样一直飞,吴月也不敢停下来。这片大陆吴月实在是不敢再有什么冒犯了。爱西丝说的没错,不够重视本身就是轻视。自己太小瞧这里了。一般人早死在这了,自己没死真的是运气太好。

    一直飞到了下午五点十分。吴月明显感觉到天空开始慢慢的暗了下来,但是视野的尽头仍旧是延伸到地平线的金色长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持续的时间太久了,吴月感觉到金色长桥的光芒慢慢暗淡了下去。

    吴月注视着长桥。发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金色长桥的光芒的确在逐渐变淡。估计是随着阳光减少而随之变得暗淡的。如果到了天黑也没到地方的话,相信自己也不可能找的到属于拉神的神殿了。

    快快快啊。

    吴月趴在天空龙的背上拼命的催促天空龙飞快点。天空龙的速度已经达到地面的景物完全看不到,地面上的一切完全是一闪而过。吴月还是觉得慢。但是天空龙最多也只能达到这样的速度,

    继续飞到了二十五分的时候,吴月实在是不敢再用天空龙飞了。六点前还不能到达太阳神死亡的峡谷的话,自己就要在这个鬼地方过夜了。别闹,冥界过夜,会死人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绝壁会死人的。

    吴月收回了天空龙。身下的天空龙化为了光芒,重新聚集为卡片出现在吴月的手中。吴月将卡片收起放入左手后,身体立刻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自己视野的地平线处。就这样,不断使用瞬移进行超大距离的传送。速度不是刚才的天空龙飞行所能比拟的。

    这样的确快了很多,再加上天空龙原本就飞了数个小时。这一次,吴月只飞了将近十分钟,就看到了金色长桥的终点。金色的桥落在了一处金色的神殿内。而那座神殿,也就在吴月所看到的那条贯穿大陆的长河的顶端的山的中央。

    吴月瞬移到神殿处。

    在远处看,吴月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在瞬移到那个神殿的时候,吴月才感觉到这座神殿的巨大。

    占地几乎有上千,或者上万平米。因为实在是太辽阔了,吴月感觉不到具体的大小,神殿的每一块砖,都有三四米左右大。高度更是骇人。站在神殿内,吴月仰起头,都因为这不知道是二十米还是三十米的高度而感觉到恐惧。神殿的每一块砖都是金黄色,打磨平整的石块简直就像是真正的金块。神殿中央是一个与整个神殿同等高度的巨大神像。鹰的头,人的身体,手中握着四种权杖。除了其中一个死者苏生一模一样的权杖之外,另外三个吴月一个都看不出来是什么。雕像的头部是一个圆形的东西,而圆的外圆处,吴月看清楚,是一个眼镜蛇的雕像。缠绕在这个雕像头顶的圆形雕像周围,像是守护着这个类似于太阳的雕像。

    后仇科科独艘术陌月后由考

    神殿内四周燃烧着火把,现在天已经几乎全暗。只剩下暗蓝色。像是天空倒入了一池暗紫色的水。时间是五点四十三分。火把那昏黄的光芒将整个神殿照耀到宛如镀了一层金粉。

    “什么人!”

    在吴月出现在神殿内后,突如其来的呵斥将吴月震到耳膜发痛。吴月立刻转过头,发现自己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人。

    一个"chi luo"着上半身,下身穿着类似长裙的衣服。另一个则是穿着和动漫里的神官服一样,上半身也包裹的长袍,头顶戴着象征权利与地位的黄金眼镜蛇的头饰。而这个全身都被衣服包裹的人吴月还认识。

    那是赛特。

    在看到是吴月后,赛特皱紧了眉头。“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我...我想找拉神帮忙送我回去,就来到了这里。”吴月有些结巴的说着。

    “一般人不可能找到这里。”赛特看到了外面那座此时已经变得如虚影般暗淡的金色长桥后,似乎明白了大致情况。“是爱西丝送你过来的吗?”

    敌远远远酷敌察由月球指封

    “没有。她只是给我指了路。我自己过来的。”吴月摇摇头。“请问,不能找拉神帮忙吗?我穿越了杜厄特也不行吗?”

    “不必。既然穿越了杜厄特大陆,并且找到了太阳神殿。那么仁慈的拉神会愿意听你的愿望。”另外一位男人说道。有着相当结实的肌肉和近乎于蛇一般冰冷的眼神,但是却意外的很好说话。

    “不准有冒犯行为。假如再出现之前那样冒犯的举动。我会杀掉你。不会给你任何机会。”赛特眉头慢慢松开。“不要问任何问题,不要说任何费话。安静站在一旁,等待拉神的复活就行。”

    看到吴月认真答应,塞特和另外一位男人似乎也对吴月失去了兴趣。转身,站在了雕像的正前方,同时单膝跪在了地面上,低着头颅。

    吴月赶忙也跑到塞特后面不远处,学着样子跪了下来。

    “多尔瓦,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塞特会在这里?”吴月再次于心理问道。

    “在神话中,太阳神死后,除了众神偶尔会帮忙护送船的航行之外,会有两位随从一直在船上,守护在拉的身旁,保护船的航行。就是塞特和迈罕这两人。”多尔瓦慢慢说道。“而且太阳神会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名字。朝日为阿顿,白天为拉,夜晚则为阿图姆。”

    恩?阿图姆?

    “等等。这个不就是...不就是法老王吗?另一个游戏。”

    “没错。现在看来这个冥界是动漫与神话混合的情况。神官是这些神将自己的名讳赐予了他们。他们死后,继承了这些神的力量,名字以及职责。因此塞特才会在这里,负责夜晚的时候,作为太阳神的贴身护卫守护它在冥界水域的航行。但是法老王既然已经在冥界的话,那就说明,法老王占据着阿图姆这个名字,却不愿意承担太阳神的责任。”

    “什么意思啊?”

    “乱套了。神话不能全做为参考。没猜错的话,太阳神出现在这里的姿态就是你面前这个雕像的姿态,亦或者是山羊头的样子。阿图姆则作为一个全新的神,生活在这个冥界里。”

    “神马情况啊这个。”

    “我也不清楚。就当成是动漫中的神官在冥界也拥有了属于自己名字该有的力量感和职责。顺便说一句。爱西丝在神话中是奥西里斯的妻子。”

    “有点乱了。别说了。奥西里斯神的妻子会去服饰法老王吗?不过也大致了解那些恶魔为什么会害怕那个光了。就算不是真正的妻子,神话结合的话,自然就拥有相应的身份与力量。”吴月努力让自己去理解状况。

    这个时候,巨大的存在感突然从头顶上方传来。吴月知道,太阳神,降临了。

    那是真正的神所传来的压力,他此时就存在于上方。即使不看,那无与伦比的压力让吴月的心脏疯狂的跳动,明明有着如春天一般温暖的光芒,吴月却感觉到背脊不断的发烫。光芒像是太阳落下来,雪白的光芒充斥在了神殿的每一个角落,利剑般刺破了整个神殿每一个角落的黑暗。暗黄的地面被照耀成了亮金色。吴月眼睛只是微微斜视,就被这光芒照耀到一阵晕眩。眼睛处不断的有五颜六色的光晕随着视线的聚集处而不断转动着。刺眼的白光从上方射下,吴月看到自己的影子像是在恐惧,在自己的脚下缩成了一团。

    但是很快,那团光芒就收拢到了上方。吴月感觉到前方有某个东西落了下来。周围再次陷入了暗黄色。从强光又到了暗光,吴月一时间有种整个世界都熄灭的感觉。

    吴月听到前方两人站起来的声音才抬起头。

    出现在视野面前的,是一条船。一条类似于游轮一般,巨大而又华丽的船。船头是一个鹰的雕像,不知是白金还是银一样的金属制品覆盖在了船头的龙骨部位和船身,负责航行时劈开海面。船的两侧居然还有类似于翅膀的横向的帆,像是鹰的翅膀。船是木制,但是却是雪白的颜色。船体两侧虽有白帆,但是船上却没有帆,只有一个游轮一般,巨大的船舱,以及宽敞的甲板。

    难怪神殿会那么大,原来船都这么大。高度有十米吗?

    吴月站在船前,仰起头看着巨大的船,感觉自己还没有船上的一块木板宽。

    赛特和迈罕跳上了甲板,几乎十米的高度只是轻轻一跃就跳上。吴月则是直接瞬移到了甲板上。

    结仇不远独孙术由阳通科由

    不能说话不能说话。再废话可是会被踢下船的。一定别废话。

    吴月在心底里万千叮嘱自己,忍住了心理那涌起的千万的疑问。

    塞特和迈罕站在船头的两侧,各自盯着船的左面和右面。这个时候,船闪烁起暗淡的昏黄色金光,慢慢从地面上漂浮起来。飞向了神殿的外侧。落在了吴月之前看到的那条长河上。

    雪白的船泛着淡淡的暗黄色光芒,在漆黑的河面上倒影着柔和的金光,像是一个夜晚下的儿童手里提着的灯笼。

    没有风,没有帆,也没有浆,船却开始慢慢向前滑动。船头的白鹰不断斩破水面,将分割为两半的水浪顺着船体两侧滑向船的后方。

    船感觉并不快,至少吴月没有感觉到什么强劲的风。可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吴月就发现那座太阳神殿已经变成一个小点了。

    吴月就这么趴在船边,无聊的看着不断航行的水面。太阳神的船在此,当然不会有任何恶魔敢造次。放眼望去,只有一望无际的荒原和夜晚下倒映着夜空群星的漆黑河流。以及站在船头两侧,像是两位门神,紧盯着周围的两位神官。

    这场经历真是太毁三观了。回去后我估计也要信教。中国本源教派是道教吧,回去后信道教好了。

    吴月现在的世界观正在不断刷新中。

    “吴月,最好别这么悠闲。学着那两位点。”多尔瓦提醒着。“按照神话,接下来可就是太阳神的儿女,妻子,帮助太阳神与冥界的恶魔进行战斗的场合了。就算他们不来帮忙,塞特和迈罕也同样会聚集全部的注意力和敌人战斗。你这个局外者这么悠闲万一从船上摔下去,你最好别指望到时候有人救你。”

    “那我能怎么办?”吴月盘腿坐在那,手肘一边靠着船边一边拄着腮帮子。“像他们俩一样当门神吗?这趟船可是要航行十二小时啊。我又不是神,像他们那样保持十二小时的战斗姿态想想我就头疼。而且这艘船上还暖洋洋的,就像大中午晒太阳一样让我总想睡觉。怎么可能提得起精神和他们一样进行战斗准备。”

    “你还真是随意。”多尔瓦也无奈了。“不过你也就这点时间最悠闲了。之后你也睡不着了。趁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下吧。这趟战斗会进行十二场。一小时一次。你后来就别想着睡了。”

    后远仇地情结术由孤闹封星

    后远仇地情结术由孤闹封星赛特和迈罕跳上了甲板,几乎十米的高度只是轻轻一跃就跳上。吴月则是直接瞬移到了甲板上。

    “一小时也足够睡了。”吴月微微打了一个哈欠。转过身,后背靠在船边。慢慢闭上了眼睛。

    这里夜晚有点冷,但是坐在船上,不知道为什么,全身总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像是初春下的阳光。这里没有光污染,天空很大,很圆。吴月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天是圆的。星星就像是河流中的水滴,几乎布满了天空的每一个角落。在埃及,据说人死后,会化为繁星守护着自己挚爱的人。吴月看着天空中的繁星,感受着脸上轻缓的凉风,身体暖洋洋的,周围没有多余的声音,只有太阳船航行在冥河上,劈开河流的水声。而这种不大不小而又极富有规律的声音则更像是催眠曲,让劳累了一天惊吓了一天也烦躁了一天的吴月,疲倦一下子就涌上来。

    在塞特偶然间转过头看着坐在船头的吴月时,发现吴月已经靠在船的边缘,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歪着头睡着了。轻重有序的呼吸声表明已经进入了梦想。睡的一点防备也没有。在冥界这个充满了危险的地方,就算是有诸神守护的王城里,那些被接纳,初入此地的灵魂哪怕在自己的房间里也不敢这么随意的睡着。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溜进来的危险的恶魔就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你的身边,吞噬你的心脏和灵魂。

    塞特没有理会吴月,转过了头,注视着河面,平原。夜晚下,被黑暗笼罩的地面与水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那些喜好黑暗的恶魔,妄图摧毁带来光明的太阳神。这是自己的职责,必须要努力做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