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八百零三章 冥界城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三章 冥界城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不反对请问,要付出什么?”吴月对阿图姆相当直接的话只能表示苦笑。没做过好事没做过坏事,但是将人送入黑暗,这从本质来说也和好人无缘了。现在知道死后真的会进入冥界,心里还真有点慌。

    “你有三条道路进行选择。”阿图姆淡淡的说道。“第一,在冥界进行赎罪。将你生前的罪恶全部赎清之后,可以答应你的请求。”

    “赎罪是指什么?”

    “穿越杜厄特大陆,前往西方尽头的山谷。如果你能穿越这片大陆找到奥西里斯。那么你的罪行便赎清。”

    “听着像是RPG通关游戏的惯有套路啊。”吴月额头上冒着冷汗说道。“一般情况下,路况不会很简单吧。”

    “杜厄特便是人间大陆的翻版。只不过,这片大陆上生存的不是人,而是恶魔。被他们抓到,你将万劫不复。永远的生存在这个冥界。”阿图姆嘴角上扬。

    “我还活着啊为什么要经过这种类似于试炼一样的道路。第二条路呢?”吴月赶忙摇头。

    “舍弃一切。忘却你的罪赎和过去,来达到净化灵魂的地步。这么一来,也可以满足你的愿望。”

    “舍弃所有记忆,指重新投胎吗?”

    “没错。”

    “我的国家现在正在受到来自异世界怪物的威胁,我回去是帮忙的。我还转世为婴儿?等我长大世界估计都灭亡了。”吴月立刻喊道。“第三条路呢?”

    “接受冥界的规则,势必是付出什么来得到什么。而这些付出对于生者来说都是致命的。”阿图姆淡淡的说道。“不想走前两条路的话,就只能选择第三条路。自己寻找回去的方法。”

    “自己寻找?”吴月奇怪的问道。“在这个生存着各种亡魂和恶魔冥界吗?”

    “只要你能找到奥西里斯,亲自劝诫他的话,如果他答应你,便可以满足自己的愿望。”

    吴月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这第三条路和第一条路似乎差不多。不过第三条路指的是不按照正常方法,利用自己的能力找到回去的路。与按照正常试炼行走那个叫做杜厄特的道路还是有不同。

    吴月身体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王座的左侧,在阿图姆眼神移到吴月身上的时候,吴月又回到了原地。

    “无礼之徒!”赛特立刻向着吴月冲了过去。对着吴月伸出自己的右手。猛地握紧。

    吴月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传来了挤压感。

    吴月立刻消失在原地,出现在了赛特的身后。离开了赛特的视野后,吴月感觉到心脏恢复了很多。

    “冷静冷静。”吴月赶忙说道。“我只是想要试试看我的力量在冥界有没有用。下意识的到了我想去的地方。没有冒犯法老王的意思。”

    “这是你擅自接近王的理由吗?”赛特立刻转过身,抓住吴月的衣领,把吴月揪到了自己面前。“未经允许接近王,是死罪。阿努比斯!”

    随着赛特的呼喊,之前消失的那个狼头人身的怪物又出现在了大厅内。

    哎哎哎?

    我刚才出现在王座一侧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就是单纯的随便找了个位置瞬移查看我的能力在冥界能不能用而已。没想到会惹来这么麻烦的事情。话说这个时候阿图姆不是应该出声阻止吗?居然还在一旁看着。难道说阿图姆也觉得我刚才是冒犯他该死吗?

    真不愧是法老王啊。

    “投降投降。我知道错了。我要怎么赔罪?我可不是为了死才来冥界的啊。”吴月赶忙张开双手喊道。

    “既然来到冥界,就先按照冥界的规矩来吧。”

    “可是刚才法老王不是说不用了吗?”

    “刚才的死罪就足以让你接受惩罚了。”赛特单手将吴月抬了起来,扔到了空中。

    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石板。吴月发现自己的身体被那个石板吸了过去。呈大字形躺在了石板上。

    “动不了怎么回事?”吴月身体想要立刻从石板上站起身。但是双手双脚像是被钉死在了石板上,根本无法动弹。连头部都无法扭动。

    “阿努比斯。开始。”赛特对着一旁的胡狼人喊道。

    胡狼人将手中的天平放在了地面上。而此时,天平的右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枚雪白的羽毛。干净而无物的左盘在等待着什么物体放上去。

    “喂喂喂,书,面具。你们不在吗?”

    在平时明明随叫随到的书和面具此时在吴月的呼唤下,却没有任何回应。

    看来真的要出事了。现在这个状况摆明了是要出事啊。

    “盖乌斯先生。”

    一道黑雾立刻从吴月的腰间涌出,在吴月旁边凝聚,化为了身穿西服的邪帝人类的样子。

    “哦”看到出现在吴月旁边的邪帝,阿图姆也微微惊奇了下。

    “精灵界掌控六大元素之一帝王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爱西丝微笑着。“吴月真的是不得了的人物啊。好了,住手吧赛特。”

    “难道要原谅这个无礼之徒吗?”赛特立刻反问爱西丝。

    “从一开始就无法对吴月进行试炼啊。”爱西丝看着一旁的胡狼人。挥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胡狼人微微点头过后,慢慢的和天平一同化为虚影消失。“假如可以试炼的话,刚才玛特的羽毛放在审判天平上的时候就已经将吴月的心脏拿出来。活人是无法进行审判的。你也该承认这个事实了吧。王就是不想做无用功,刚才才没有让你进行试炼。”

    也就是说我不用死了?太好了。

    但是赛特却非常不爽的咂嘴。

    “好了,生者。自己选择吧。”赛特重新看向吴月。“既然无法试炼灵魂,那么你也不被冥界的规则束缚。自己选择接下来要达成自己目的的方法吧。”

    “请问,法老王。我选择了第三条路的话,是不是就是指我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在冥界观望?”吴月问道。

    “你既然已经来到冥界。那么已经无法再利用冥界之门回到现世。冥界的任何地方你都可以去。”法老王手拄着自己的脸颊淡淡的说着。“假如你能在各种恶魔的捕食之下活着的话。”

    也是冥界就是地狱。怎么可能随随便便闲逛。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方法。其实有点好奇当初阿图姆是怎么出去救游戏的。但是这个问出来了真的会被处死的。绝对会处死的。还是闭嘴吧。冥界还是别人说了算。别作死了。

    “我打算选择第三条路。”吴月仔细思考过后,坚定的说道。“我想走走所谓的杜厄特,但是并不打算将杜厄特完全作为后路。我不一定去找奥西里斯,说不定也会去找拉神。”

    “好。那你退下吧。”阿图姆面无表情,从始至终,对吴月的到来阿图姆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在例行公事。吴月也自讨没趣,老老实实的向着阿图姆鞠躬。毕竟别人是法老王,该有的礼节还是有的。

    吴月在抬起头,打算转身离开这个大殿的时候,眼睛瞄到了漂浮在阿图姆旁边的神之卡。

    恩

    “对了,法老王大人。”吴月笑道。“可以的话,那三张神之卡可以借给我吗?也许在冥界我有用得到的地方。”

    毕竟在冥界这个不知道会出现啥令人头疼的生物。有神之卡来让自己狐假虎威一下也挺好。

    说着的时候,吴月的左手腕上闪过一道银光。一个决斗盘出现在了吴月的手腕上。

    法老王看了吴月一眼,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抬起右手随意的一甩。漂浮在空中的三张神之卡突然飞到了吴月的面前。

    法老王也没有再继续理会吴月,转身向着大殿一侧的出口走去。不过那个出口并不是这个大殿王座正对面那个通往外界的巨大出口,而是在大殿右侧,更类似于休息用的寝宫。

    “这就算给我了吗?”吴月奇怪的看着面前漂浮在空中的神之卡。将卡片拿到手中。“这可是神之卡啊。要获得的话,不是应该应该更麻烦一点吗?”

    “既然你在之前的决斗中,使用了神之卡而没有受到惩罚。那么说明你有资格。”一直在一旁看着一切的马哈德说道。“只是我不明白,你到底是谁。除了七神器的负责人之外,凡人是不可使用神之卡的。”

    “刚才那本书上不是说明了我的身份吗?”吴月奇怪的问道。

    “凡人不可多问生死之书的事情。回答问题即可。”赛特在一旁皱着眉头。

    “切。”吴月无奈的摇头。“主要事情我也不太清楚啊。不过之前有人说我是邪神。似乎是这个原因。”

    “邪神?”爱西丝掩嘴轻笑。“吴月,你今年有二十岁吧。会相信别人说你是邪神吗?”

    “我一开始也这个反应。直到后来有两个几乎无所不能的人对我百依百顺之后。我也相信了。”吴月笑着摊开双手。“不过这两个百依百顺的人这次却没有出现在我面前。看来我被抛弃了。”

    “那两个人是谁?”夏达问道。

    “确切的说,并不是人。而是一本书,和一个面具。只不过他们拥有自我意识,而且能够化成人形罢了。”吴月问道。“请问能想到统治这样的道具的邪神是什么邪神吗?”

    “邪神也是神。神留在世间的信息都是很少的。能知道神的消息的,也只有神了。况且在冥界,邪神很多。每一个邪神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力量。无法凭借这微笑的信息确定是谁。”爱西丝摇摇头。“那吴月,你要神之卡打算做什么?在冥界大闹一场吗?”

    “不是。用来狐假虎威的。冥界是各个法老王存在的地方吧。我想权贵一定不少。必要的时候用来当一下通行证。要不然就是有恶魔袭击我的时候,用来当盾牌。”吴月笑道。

    “那么请你多多加油。”爱西丝仍旧是一脸笑意的表达着祝福。但是这种表情看起来和法老王的表情一样,似乎只是一种固定表情。不存在什么意义。

    这里的人都怎么回事?都不怎么欢迎我的样子。

    “请问,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吗?”吴月实在是憋不住了。“怎么来到这里之后,总有种被排挤的感觉?”

    “那么你想怎么样?鲜花锦簇,夹道欢迎吗?”赛特讥讽的笑着。“你毁掉了王留给王弟的机会。这么一来,王永远不会再遇到王弟。哪怕王弟寿终正寝,王弟也只会在日本的冥界获得轮回,而无法到达这里与王相见。”

    王弟?是指游戏?怎么阿图姆和游戏还成了兄弟了?

    “那有什么我能补偿的吗?”吴月问道。

    “谁知道呢。也许你在冥界会碰到贵人,也许在未来你真的唤醒了邪神,然后找到帮助王与王弟见面的机会吧。”这次是爱西丝笑道。“好了,闲聊到此为止。吴月你为了你的世界,抓紧时间找到回去的方法吧。早点回去的话也能够早一点拯救你的世界。”

    “好吧。那真是打扰各位了。”吴月向着众人鞠躬过后,向着大殿外走去。

    大殿外的阳光格外强烈,就像是真正的沙漠中的阳光,刺眼到一点都看不出来这里居然还是冥界。吴月展开了一对黑色的能量翅膀。扇动翅膀飞入了空中。

    从空中俯瞰。吴月才注意到。自己现在居然在古代埃及的王国中。就和动漫中看到的,像是中国古代城池,利用高大的围墙将整个城镇包围起来。小小的平瓦房。城镇中到处可见动漫中那样,裸露着上半身的褐色皮肤精壮男人和穿着白色粗陋亚麻服装的女人。吴月这样穿着黑色运动服的男人简直就是个异类。

    城镇大到无法想象。吴月在空中,一眼望去居然一时间没望到边。而王城则是这个巨大城池中央建造的巨大王宫。在阳光的照射下,精心修理的土黄色砖瓦闪耀着炫目的金色。

    居然真的是古埃及啊。这里不是冥界吗?为什么是埃及?不是现代所谓的埃及阿拉伯共和国。还是古代埃及?冥界和埃及有关系吗?

    “按照古埃及的传说,冥界实际上就是人间埃及的翻版。他们称呼这片冥界大陆为杜厄特。”多尔瓦的声音突然在吴月心中响起。

    “死者在这里像居民一样生活。真不知道冥界到底存在意义为何。”吴月苦笑着。收起了自己的翅膀。消失在空中,出现在了宫殿外的城镇中。

    第一件事,先打听打听消息吧。那些神官那个样子我实在是不认为他们能给我什么有用信息。就是不知道这里用什么东西来作为货币。能用钱的话我也好贿赂贿赂路人给点消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