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八百零一章 与马哈德的决斗-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一章 与马哈德的决斗-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么一来,手牌又增加到四张了,坑爹。

    “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看了下自己的手牌后,马哈德只能结束回合。≮6000,3≯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卡片。将墓地的卡片拿出。“除外墓地的冥帝从骑,发动效果,可以特殊召唤墓地的天帝从骑守备表示。天帝从骑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特殊召唤另外一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我特殊召唤另外一只冥帝从骑。冥帝从骑的效果发动,增加一次级召唤的机会。除外墓地真帝王领域,真源的帝王在场守备表示召唤。解放真源的帝王,第二体光帝,在场召唤。光帝的效果发动,破坏我场的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我抽两张卡。”

    吴月又抽出自己两张卡片。看了看后,将除外区的卡片拿出。

    “天帝从骑送入墓地。我将除外的真帝王领域加入手牌。然后发动真帝王领域。发动真帝王领域的效果,将手一只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等级下降2.我选择手等级8的第二体天帝等级下降2,变为6.因为冥帝从骑的效果,我可以再次增加一次级召唤的机会。解放光帝克莱斯,级召唤,天帝埃忒耳。发动天帝埃忒耳的效果,卡组的进击的帝王和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将卡组第三体光帝克莱斯特殊召唤。光帝的效果发动,破坏光帝和真帝王领域。我再次抽两张卡。”吴月又抽出了两张卡,手牌增加到了5张。“战斗。天帝埃忒耳,攻击太阳神的翼神龙。”

    “太阳神的攻击力更高。”马哈德说道。

    “在这瞬间,将手的欧尼斯特≮等级4,攻击力1100,守备力1900≯送入墓地。”吴月将一张卡片塞入墓地说道。“我的光属性怪兽在进行战斗的伤害阶段时,这张卡送入墓地,我的怪兽攻击力升被攻击对象怪兽攻击力数值的攻击力。所以天帝埃忒耳攻击力增加太阳神6600点攻击力的数值,到达9400点。击破,太阳神。”

    天帝手放出的光束击穿了太阳神的身体。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的太阳神全身不断出现龟裂,最后化为碎片消失在场。马哈德生命值下降2800点,剩余3200点。

    好,这样一来生命值差不多。他的手牌下回合增加到4张,也不算很多,可以着手平局阶段了。

    “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3800,3≯

    “我的回合,抽牌。”马哈德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着后说道。“埋伏一张卡。发动魔法卡,终结之始。墓地有七张以的暗属性怪兽存在的场合,除外其的五张。从卡组抽三张卡。”

    切...这样手牌增加到5张。

    “舍弃所有手牌。发动速攻魔法,连续魔法。”在这时,马哈德将自己剩下的手牌送入墓地,发动了魔法卡。“在我发动通常魔法的时候这张卡可以发动。舍弃所有手牌,这张卡的效果变成那张通常魔法的效果。因此连续魔法的效果变为终末之始的效果。直接复制效果而不支付cost,所以我抽六张卡。”

    后不地科独结术战冷太不

    结远地仇方孙术所冷科故孤

    马哈德再次抽出了自己的六张手牌。而且还有两张盖牌。

    如果马哈德不是执意为了召唤出三幻神的话,感觉会非常麻烦啊。自己还是太小瞧别人了。

    “启动盖牌,陷阱卡来自异次元的召唤。”

    啊!!!禁卡啊那张卡!可恶我也好想用那张卡。这下好了,从游戏除外的倒是全部都回来了。

    吴月在心里面非常想吐槽,但是表面也只能让自己保持冷静。

    “支付一半的生命,将除外的怪兽尽可能特殊召唤。结束阶段特殊召唤的怪兽从游戏除外。我特殊召唤从游戏除外的两张黑魔术师,幻象之见习魔导师,黑幻想之魔术师,黒魔术少女特殊召唤。”

    马哈德的生命值变为1600点。但是同时,在空出现的巨大漩涡,五只怪兽从漩涡落到了场。

    “战斗。黑魔术师,攻击天帝。”

    “在这瞬间,发动幻想之见习魔导师的特殊能力。解放场的这张卡,黑魔术师的攻击力增加2000点。增加到4500点。”

    随着黑魔术师的法杖放出的光芒,在一旁的幻象之见习魔导师也调到了黑魔术师的旁边,一同甩动自己的法杖,发出了魔法攻击。在两个魔法的合力下,天帝被击碎。吴月的生命值下降1700点,剩余2100点。

    “战斗,另外一只黑魔术师,攻击玩家。”

    “启动盖牌,陷阱卡,精确防御。对方发动攻击宣言时,特殊召唤墓地一只等级4以下的怪兽。我特殊召唤墓地的冥帝从骑守备表示。”吴月立刻启动了盖牌。冥帝从骑单膝跪地出现在场。“精确防御特殊召唤的怪兽在这回合不会被破坏。”

    “不会被破坏吗...”面对这个情况。马哈德看了看自己的手牌。

    魔法师族的话,到底要怎么做?次元魔法可也破坏不了他。

    “速攻魔法。光与暗的洗礼。解放黑魔术师,从卡组特殊召唤,混沌之黑魔术师≮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600≯。”

    得...立flag了。

    “特殊召唤的混沌之黑魔术师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将墓地一张魔法卡加入手牌。我选择墓地的速攻魔法黑魔术的继承。然后发动。除外墓地的封印的黄金柜和连续魔法,选择卡组记述有黑魔术师的一张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马哈德将卡组抽出,从选出一张卡后,将卡组插回原位。将手牌展示给吴月。“我选择速攻魔法,毁灭咒,死亡终极咒。”

    这张卡有技术有黑魔术师吗?不是混沌黑魔术师专用的吗?

    吴月打开了自己左眼的决斗眼睛,查看着这张卡的资料。

    第二条效果。魔法与陷阱区域这张卡被破坏效果破坏的场合发动,从卡组把一只黑混沌之魔术师或者混沌之黑魔术师无视召唤条件特殊召唤。

    原来那个仪式怪兽是为了这个场合用的啊。开什么玩笑,太无耻了。真不愧是作者亲儿子卡组。

    吴月无奈的关掉眼镜。

    “发动,毁灭咒,死亡终极咒。自己场有八星以的魔法师族存在的场合才能发动,将场一张卡里侧表示除外。”马哈德指向吴月场的怪兽。“我选择你场的冥帝从骑,从游戏除外。”

    原本是为了下回合能够进行两次级召唤,才没有选择天帝从骑来召唤出卡组第三张冥帝从骑。现在看来,是自掘坟墓了。

    “因为我发动了魔法卡,所以黑幻想之魔术师效果发动。从墓地特殊召唤黑魔术师。战斗!黑魔术少女,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因为墓地有一只黑魔术师,所以黑魔术少女的攻击力增加300点。”马哈德再次指向吴月。

    “在战斗阶段,这张卡可以从手牌特殊召唤。守备表示召唤,妖形杵≮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1300≯”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放到场。同时,生命值增加1000点。增加到3100点。“利用自身效果特殊召唤的妖形杵可以增加我1000分的生命值。”

    敌地远科情敌术由月恨孙岗

    “居然还有...黑魔术少女,继续攻击妖型杵。”马哈德命令着。

    在黑魔术少女的黑色爆裂将妖型杵炸为碎片后,黑幻想之魔术师也举起了自己的法杖。

    “黑幻想之魔术师,攻击玩家。”

    “发动墓地真源的帝王效果。除外墓地真帝王领域,真源的帝王守备表示召唤。”吴月立刻拿出墓地的卡片。“真源帝王的攻击力是1000,守备力是2400.”

    “黑幻想之魔术师,取消攻击。混沌之黑魔术师,攻击真源的帝王。”

    混沌黑魔术师挥舞着手的法杖,黑色的能量淹没了吴月场的真源帝王。真源帝王并没有化为碎片,而是身体逐渐扭曲,消失在场。

    “混沌之黑魔术师的效果发动,这张卡战斗破坏对方怪兽送入墓地的场合,那只怪兽从游戏除外。真源的帝王从游戏除外。最后,黑魔术师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吴月将卡片放到了除外区。这么一来,墓地的真源帝王也没有了,剩余的冥帝从骑也没有了。无法再从墓地特殊召唤怪兽。看下回合的抽卡了。用点命运力吧。

    黑魔术师的攻击砸到了身,吴月的生命值不断下降,剩余600点。

    “结束战斗阶段。将黑魔术少女和黑幻想之魔术师解放,级召唤,第三张黑魔术师。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3,1600≯马哈德说道。吴月总算是松了口气。总算是把所有的攻击都给熬下来了。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到抽到的卡片后,心理放松了一些。“发动魔法卡,升阶魔法,七皇之剑。在我以通常抽卡的方式抽到这张卡时,将额外卡组一张no101到107的怪兽特殊召唤,并以这只怪兽为素材超量召唤。”吴月将卡组的卡片拿出放到场。“我特殊召唤,no107银河眼时空龙≮阶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然后以银河眼时空龙作为超量素材,超量召唤,混沌no107,超银河眼时空龙≮阶级9,攻击力4500,守备力3000≯。”

    “居然只是一张魔法卡可以召唤攻击力高达4500点的怪兽?另一个世界的决斗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在一旁观战的马利克惊讶的说道。

    不过也是这样,现在决斗花样越来越多了。没有以前只是融合和祭品的那种乐趣。算了,现在不是想这种事的时候。

    “发动超银河眼时空龙的效果。一回合一次,除外这张卡一个超量素材,这张卡以外,场所有卡片直到回合结束时无效,而且这回合,对方不能把场的卡的效果效果。”吴月指着自己场金色的时空龙喊道。

    “启动盖牌,陷阱卡,势不可挡。”马哈德立刻发动了自己的盖牌。“自己场有七星以的级召唤怪兽表侧表示存在才能发动,陷阱卡或者怪兽效果发动无效并破坏。超银河眼时空龙,效果无效,并破坏。”

    站在马哈德场的黑魔术师立刻对着空的金色巨龙挥舞起手的魔杖,伴随着魔杖发出的黑色球体,金色巨龙被球体贯穿,炸为了碎片。

    艘科仇远情敌察战孤羽星察

    “真是可惜。也罢。”吴月将墓地的卡片拿出。“除外墓地的妖型杵和光帝克莱斯。特殊召唤,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1000≯。”

    吴月墓地的光帝和妖型杵跳出,站在了吴月的场。怪兽背后出现了一个漩涡,两只怪兽慢慢被吸入其,让漩涡化为了黑白色的漩涡。一位身穿金色铠甲的战士从漩涡跳了出来,站在了吴月场。

    “战斗!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攻击黑魔术少女。”

    伴随着吴月的命令,混沌战士冲向了黑魔术少女,一刀刺穿了黑魔术少女的身体。马哈德的生命值下降了700.剩余900点。

    “混沌战士在战斗破坏对方怪兽的场合,可以再次进行一次攻击。”吴月指向黑魔术师。“战斗!混沌战士,攻击黑魔术师。”

    一刀刺穿黒魔术少女的混沌战士又是一个跳跃,自而下一个倒八切将黑魔术师砍为了两半。马哈德的生命值再次下降500,剩余400点。

    “发动魔法卡,级抽卡。解放混沌战士,从卡组抽两张卡。”吴月慢慢抽出了自己的两张牌。“埋伏一张卡。埋伏一只怪兽。回合结束。”

    “在你的结束阶段,我启动盖牌。陷阱卡永远之魂。发动永远之魂的第一个效果。特殊召唤墓地的黑魔术师。然后是我的回合,抽牌。”马哈德立刻抽出了自己的牌。“在我的第二次准备阶段,从游戏除外的魂之解放回到我的手牌。然后发动,魂之解放。双方墓地合计最多五张卡除外。我选择我墓地的太阳神之翼神龙,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和奥西里斯的天空龙。”

    除外了三幻神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