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九十五章 獏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十五章 獏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精灵界那里获得的...对啊。 我们这里视若珍宝的宝石在精灵界也许不值钱。游戏,你在精灵界没有拿到些什么吗?”城之内立刻兴致勃勃的看着游戏说道。

    结不不仇情孙学由阳情方鬼

    “没有啦...”游戏无奈的摇摇头。“光是在精灵界活下来很艰难了。怎么可能会有办法得到宝石。我们旅行的地方是地界除了人界以外的地方。有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和动物,精灵界的野兽地球的野兽强太多了。很辛苦的。”

    看来城之内很想要宝石啊。虽然自己送他一颗也不是不行,但是这样的话总觉得会把现在自己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得很僵...还是算了。

    “我基本没怎么出过人界和冥界里的安全地带。当然不一样。”吴月笑着摸着后脑勺。“那麻烦你了木马先生。这个猫眼石能够卖到适合我居住的价钱吗?”

    “大概能卖到几百万日元吧。吴月你的住宿我会安排,所以只是吃喝,这个足够了。”木马看着手的猫眼石说道。

    艘仇仇仇情后察所冷战接羽

    艘仇仇仇情后察所冷战接羽

    “幸好周围没人,要不然你这样说话小心别人会以为你是二。再加你是决斗王,被狗仔队听到的话你明天会头条吧。”獏良嘴角的幅度不断扬,呈现着夸张的邪性笑容。“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呢。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但是你又哪次听过,邪恶被完全消灭了。”

    “恩。那麻烦你了木马。”吴月向着木马点点头。“那大家一起去玩玩吧。”

    后仇远远酷艘术战阳考封学

    =============================================================

    吴月跟着众人玩了各个地方,吴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没心没肺,明明现在地球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在这边还能吃的那么开心玩的那么开心。

    命既然敢放手将自己放逐到异次元,那说明他的计划已经差不多要完成。自己这个最大妨碍继续存在很麻烦了。

    正因为如此,吴月才没有打算去精灵界。按照十代所说,运已经集结好了军队。假如自己回去被发现的话,自己这个扔到异次元都死不掉的人出现的话,不能保证运不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举措。虽不知道运是如何集结军队,但是小心一点不是坏事。自己再厉害也不可能是魔法军队的对手。

    孙仇不远鬼后察由月科察诺

    大家一起玩了一天,吴月总觉得有种忘掉了什么的感觉。总觉得什么重要线索被自己遗漏了。

    至于今天为什么只来了这么点人,吴月也问了。因为游戏他们才刚回来。所以杏子龙崎他们还没有调出时间回来。毕竟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的事业发展。所以一时间也不可能说休假休假。城之内是职业决斗者,工作不是强制性的。听到游戏回来推掉所有应酬过来了。本田现在是自己家工厂的老板,稍微请假一下当然不是难事。

    这样,一直到了晚。吴月睡在酒店里的床,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回到了自己家。游星和十代则是也睡在隔壁的房间。自己没有身份证,没办法居住别的酒店。游星也一样,十代则是家距离这里较远,也一起住在酒店了。

    游戏的家距离这里不远,坐公交车半小时到家。

    站在公交车站,游戏等待公交车的到来。现在时间也挺晚,站牌这里只有游戏一个人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等公交。

    “呦游戏。好久不见啊。”

    游戏在等待公交车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让游戏立刻转过了身。

    “獏良?你已经没事了吗?”在看到身后,从黑暗的小巷里慢慢走出来的那个人时,游戏惊喜的说道。

    但是下一秒,游戏的表情僵住了,赶忙后退了一步,和这个貘良了保持着距离。

    “不对,你不是獏良。”

    从小巷里走出来的,正是獏良。那一头银色的长发和纤细的身材,加白皙的皮肤和精美的五官,无疑是一位让人心动的美少年。

    但是伴随着这个美少年慢慢从小巷里走出,可以看到这个原本应该潮气蓬勃的美少年却穿着一身叛逆的黑色风衣,在游戏印象,貘良了很喜欢穿符合自己温和气质的白色衣服才对。而且那漂亮的脸,因为良好的教养而温柔又礼貌的笑容此时荡然无存,挂着相当邪魅的笑容。嘴角扬,眼角微眯闪烁着让人无法直视的凶性目光。这个神情游戏再熟悉不过了。

    艘科远远酷孙球由月敌术科

    那是在古埃及大肆破坏,甚至打败了三幻神,最后败在了光之创造神手下的,大邪神索克附身在獏良身的笑容。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活着?”游戏惊讶的说道。

    “幸好周围没人,要不然你这样说话小心别人会以为你是二。再加你是决斗王,被狗仔队听到的话你明天会头条吧。”獏良嘴角的幅度不断扬,呈现着夸张的邪性笑容。“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呢。自古以来邪不胜正,但是你又哪次听过,邪恶被完全消灭了。”

    獏良慢慢走到了游戏的面前,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到了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在游戏只有一米六多的身高面前,有着绝对性的身高差距。

    后科不科鬼敌察陌月不酷

    獏良慢慢凑近游戏,手指指向了游戏的心脏。用那冰冷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道。

    “只要你们人类还拥有着黑暗的思想,我永远,不会被消灭。”

    “獏良呢?他怎么样了?”游戏一把拍开了獏良的手。立刻退后,问道。

    “他?他很好。只不过累了一天,睡着了。我趁机出来溜达会,这不过分吧。”獏良转过身,向着远方走去。一边向前走去,一边对着游戏摆摆手。“这次是过来打声招呼。放心吧。现在我成不了什么气候。只是一个卑微的灵魂罢了。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

    獏良拐进了下一个小巷。消失在了游戏面前。

    “喂等等!”游戏立刻追了去,跑到了那个小巷口。

    但是此时,那个小巷里只有一片黑漆漆的空间,獏良是否在里面走着,已经看不到了。算追去也不能保证能否追到。

    而且算追到了,自己又能做到什么?

    “可恶!”游戏猛地锤向旁边的墙壁,让自己冷静下来。

    既然说獏良没事,那应该还没有什么恶性结果。现在还是先让自己冷静一下,为下次和獏良的见面做准备吧。下次见到獏良后,一定要代替另一个我,将这最后一点的黑暗完全消灭。当务之急是仔细想想,想想索克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又能够做到什么。

    游戏靠在站牌旁。静静思考着。这时候,公交车慢慢开到了游戏的面前。司机打开了车门。

    游戏微笑着对司机摇摇头。司机关车门,驱车离开。

    结科科仇方敌球陌闹结主技

    游戏靠在站牌又想了一会儿后,似乎下定了决心。转身离开了公交车站。慢慢向前走去。

    走在黑暗小巷内的貘良了,在穿过小巷,沿着街边道路向前行走的时候,嘴角再次扬了一下。

    “一段时间不见,实力又有所变动。”獏良停下脚步,仰起头,向着右侧街边的楼梯看去。

    在阶梯,吴月坐在那里拄着腮帮子笑盈盈的看着獏良。一双银色的眼睛在黑暗的空间下,似乎在流动着光泽。

    “我倒是忘了还有你这一步。”吴月看着獏良笑道。“而且你说我实力变动,你变得也不小啊。与第一次见面时,你的实力简直一个天一个地下啊。要不然我也不会大老远的能够感觉到你的存在跑过来了。说起来,神明是吸收人类的信仰与善意来获得力量,而邪神,则是吸收人类的邪念与贪念来生存。算你现在变得有多衰弱,你也是曾经击杀了三幻神的存在。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被消灭。”

    “先来第一步奉承我啊。我可受不起。”獏良走到了墙边,靠着墙壁笑道。“怎么?要消灭我吗?”

    艘不地不酷敌球由闹主远方

    艘不地不酷敌球由闹主远方

    怨念......

    “没兴趣。我又不是正义之士,没必要多管闲事。獏良呢?”

    “他现在为了成为职业决斗者,每天很辛苦的参加决斗训练和资料收集。累了一天,现在已经睡着了。”獏良笑着摊开双手。“人类这玩意真是麻烦啊,为了能够获得那可笑的名气和财富,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说自己不想说的话,看自己不想看的人。我还真是不能理解。”

    “人类有情欲才会做这些东西。你要是有感情的话你也能理解为什么。那你呢?想要借助獏良的身体来获得自己原本的力量吗?”

    “差不多。我也不想一辈子和我的宿主去感受这个无聊的世界。他深爱这个世界,我没兴趣。我早晚会离开这里。”

    “又要毁灭世界?”

    “毁灭?”听到吴月的话,獏良呆了呆,随即脸充满了讥讽的笑意。“嘿嘿嘿,吴月啊,可怜的人类啊,你也活了有二十多年了,受过高等教育,也看了很多书,听了很多事,难不成思想还保持在正义战胜邪恶的幼儿阶段吗。”

    “你什么意思?”总感觉被嘲讽了,但是吴月又觉得哪里不对。

    “邪神也是神。懂吗。”獏良脸的笑意收敛了起来。化为了一如既往的冷酷表情。“吴月啊,你认为自古以来,各种神话里,邪神危害人间,真神保护人间。这种斗争长达了百年千年万年,却始终没有一个尽头。你觉得是为什么?”

    “你的意思是...邪神的存在是必要的一环?”

    “神借由人类的信仰而生。有人信仰善良,有人信仰救赎,自然也有人信仰憎恶,有人信仰愤怒。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必须要有邪恶,才能对出正义的存在。正如天底下都是神,也不存在神了。”獏良仰起头。似乎在回想着什么。“我永远不会被消灭,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在这具身体里也不会醒来。当然现在醒来了也没什么意义。只不过借助这身体存活的百年时间再看看这个世界罢了。百年的时间不足以让我获得原本的力量。在这具身体灭亡后,我将重归大地,陷入沉睡。直至人间邪恶纵横弥漫,我来吸收人心的那些邪恶重新苏醒,代替人类承受那份罪恶。而人类心灵重归起点,最后再由那些神消灭因为吸收邪恶而苏醒的我,周而复始。”

    “感觉很混蛋啊。”吴月惊讶的说道。

    “这是阴阳相生的原理。神借由人类的信仰而生,为人间播撒福音。邪神则借由人类的邪恶而生,吸收人心灵的黑暗,让人类不会因安乐产生的邪念而得以灭亡。这是我们邪神的使命。要不然,毁灭了世界,毁灭了之后呢?我一个人生活在废墟吗?”獏良无奈的笑着。“也没什么混蛋的。我现在难得没有因为吸收的邪念而丧失理智,能够清晰的思考,感觉很好。”

    “也是...”獏良说的太有道理,让吴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大可放心吧。我想要再次危害世间还需要至少千年的时间,早着呢。这次是想好好看看世界罢了。”獏良说道。“说说你吧。你为什么又来到这个世界了?”

    “在那之前,我有最后一个问题要问。”

    “说吧。”獏良淡淡说道。

    “你说过我是邪神,因为彼此力量的共鸣你才苏醒的。我不问我这个邪神到底是什么神了,这个邪神要怎么唤醒他?需要像你这样集齐七神器才能苏醒吗?”

    “......”獏良看了吴月一眼,淡淡的笑着。“谁知道呢。”

    “不是。我是真的不知道。”獏良摇摇头。“当初的七神器是借由生人活祭来炼制的神器。其蕴含了被祭祀的人的怨恨,所以集合七神器,借由七神器的力量加其蕴含的怨念,才能够唤醒我。而现在,七神器其的怨念已经荡然无存,哪怕再次找到七神器,将其放入石板,也无法再召唤出任何神了。所以要想唤醒你体内的邪神,只能用另一种方法来集齐相当数量的怨念。”

    怨念......

    “不过倒是有一些线索。”獏良似乎想起了什么,慢慢说道。“如果知道那个邪神的名字,也许会有助于召唤他。”

    “知道名字行了吗?”吴月想起了法老王。“说起来阿图姆为了封印你是以自己的名字为代价。名字这么重要?”

    “名字是刻印,也是规则。自从远古时期神将名字赋予各个存在的时候,已经赋予了规则。当你正确完整的念出一个人的名字时,与他产生了联系。在冥界,如果忘记自己名字,将无法轮回往生。而记住各个神明的名字,甚至有助于满足你在冥界里的地位和要求。”獏良慢慢说道。“当然,为了不让自己处于弱势,一般情况下邪神的名字是不被记录的。我这个只能算例外吧。如果你没办法知道那个邪神名字的话,你也可以试试学习埃及里面的那一套。活人炼金的方法,说不定可以唤醒邪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