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与游戏的决斗-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与游戏的决斗-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不愧是黑魔术师少女啊,算是特效调到最低,该有的动作还是会有。而且和用决斗盘召唤出来的黑魔术少女不同,这张卡片给人的感觉更像一个真人。这是所谓的魂卡特权啊。我的魂卡明明是格斯大哥,但是最近基本都没怎么出场啊格斯大哥。

    不过另一个游戏走的话,黑魔术少女和黑魔术师的灵魂应该都跟随法老王回到了冥界才对。应该没在卡片里。不过据说这个世界只有一张黑魔术少女,应该是单卡特权吧。

    “次元魔法的另外一个效果,破坏场一只怪兽。破坏你场的太阳神的翼神龙。”游戏的话将吴月拉回了现实。

    看着场那类似于棺材一般的物体冲出的光芒,吴月启动了另外一张盖牌。

    光芒击了太阳神,场顿时被爆炸的烟尘取代。烟尘淹没了吴月和游戏的场地。

    在烟尘缓缓消散后,太阳神的翼神龙如愿消失了。但是吴月的生命值却恢复到了8000.

    “?”游戏疑惑的看着吴月。

    “连锁你的次元魔法。我启动了盖牌。”吴月看着自己一旁立起来的卡片。“是速攻魔法神秘华锅。我解放了太阳神,恢复攻击力数值的生命。”

    “哦...解放逃脱吗?真可惜。”

    “还有更可惜的。”吴月笑道。

    在游戏疑惑的看着吴月的同时,吴月手腕的决斗盘的墓地处,突然冲出了炽热的火焰巨浪。火焰不断从墓地涌出,在空逐渐聚集,化为了一只大鸟的形态。

    “我发动了墓地太阳神之翼神龙-不死鸟(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的效果。这张卡在墓地存在,太阳神之翼神龙从场送去墓地的场合才能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吴月看着空如凤凰一般,不断扇动着火焰翅膀在空飞舞的巨大的不死鸟。“不死鸟不会受到其他卡片的效果影响。在结束阶段时会送入墓地。不过同时,也会将太阳神之翼神龙再次特殊召唤。”

    “那么太阳神在送入墓地的时候,不死鸟会再次召唤。结束时不死鸟身的火焰熄灭,还会重新展现出太阳神的姿态。原来如此,名副其实的不死鸟啊。不能一回合内解决掉太阳神和不死鸟的话,会无限复活。而且不死鸟还不会受到效果影响,这么一来只能通过战斗破坏。”游戏赞叹的点点头。“虽然神的力量减弱,但是变得更加灵活了。”

    “游戏先生你的手牌减少了两张,这样沉默魔术师的攻击力下降了1000.没办法和不死鸟同归于尽。”

    “不过,也有别的方法是了。”游戏笑着说道。“黑魔术少女的攻击力会增加墓地黑魔术师的数量乘以300点。所以黑魔术少女的攻击力增加到2300点。战斗,黑魔术少女,攻击不死鸟。”

    “不死鸟的攻击力更高啊?”吴月立刻喊道。

    在黒魔术少女举起手的魔杖,魔杖顶端聚集起黑色的能量时,游戏将一张手牌放入了墓地。黑魔术少女的旁边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穿着与黑魔术少女有几分类似的褐色皮肤魔法少女。

    “我发动手牌幻想之见习魔导师的效果,这张卡自己的魔法师族暗属性怪兽和对方怪兽战斗时,将手的这张卡送入墓地。那只怪兽的攻击力和守备力升2000点。”游戏指着自己场的黑魔术少女喊道。“这么一来,黑魔术少女的攻击力增加到4300点。”

    褐色皮肤的魔法少女也举起了手的魔杖,与黑魔术少女的魔杖靠在了一起。魔杖同时聚集起了超出刚才数倍的黑色能量球。黑魔术少女的攻击力也在同时不断增加。

    两位少女同时挥动了手的魔杖,巨大的黑色球体飞向了不死鸟,将空的不死鸟身体贯穿出了一个空洞,火焰的不死鸟化为了火雨,消散在了空。

    “接下来,攻击力变为2500点的沉默魔法师,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吴月承受了这次的直接攻击。立刻将一张手牌放在了场。

    “在我场没有卡片,我受到战斗伤害时,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我召唤,冥府之使者,格斯(等级7,攻击力2700,守备力2500)。”在吴月场旋转起来的黑**法阵,穿着黑色甲胄的战士从魔法阵出现。而同时,黑色战士的旁边还出现了另外一位白色铠甲的战士。“格斯因为自身的效果特殊召唤的场合,在场特殊召唤一只和伤害同样攻击力守备力的格斯衍生物。因此格斯衍生物的攻击力和守备力是2500.”

    “还能这样召唤怪兽吗...那么埋伏三张卡。回合结束。”(7500,0)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卡片后,说道。“除外墓地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的三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向你展示。游戏先生你选择一张吧。”

    吴月向游戏展示的是帝王的深怨,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烈炫。

    “真源的帝王吧。”游戏想了想后说道。

    “那么真源的帝王加入手牌。其余的卡片回到卡组。然后除外墓地的冥帝从骑,发动效果特殊召唤墓地的天帝从骑。天帝从骑的效果发动,将卡组另外一体冥帝从骑。冥帝从骑的效果发动,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增加一次级召唤的机会。解放冥帝从骑,天帝从骑和格斯衍生物...”

    “哦...”游戏惊的睁大了眼睛。

    “出来吧!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

    吴月背后的地面开裂,蓝色的巨人慢慢从地面的裂缝出现。

    “第三位神。”游戏微笑着看着那天青色的巨人。“吴月,这个巨神兵的效果又是什么?”

    “解放我场两只怪兽,破坏你场所有怪兽。拥有不错的效果抗性,不会成为卡片的效果对象。这两个了。特殊召唤的话也会在结束阶段送入墓地。不过现在是级召唤。因此不用在意最后的这个效果。”吴月说道。

    “三神唯一拥有效果抗性的怪兽吗?不愧是当初海马使用过的怪兽。”游戏仰起头,看着站在吴月后方那巨大的天青色石人。“那接下来,吴月你怎么做?”

    “战斗。首先发动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的效果,将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然后。”吴月指向了游戏场的沉默魔法师。“战斗。冥府之使者格斯,攻击你场的沉默魔术师。”

    有沉默魔术师在,他一回合可以无效一次我的盖牌。先解决它为好。

    “启动盖牌,陷阱卡永远之魂。”游戏立刻启动了盖牌。游戏的场地立起来一个巨大的石板,石板刻画着黑**术师的画像。“发动永远之魂的第一个效果。一回合一次,特殊召唤墓地的黑**术师。重新回来吧。黑**术师。”

    石板的画发出了光芒,黑**术师的画像慢慢脱离石板,化为了黑**术师跳到了场地。

    永远之魂吗?为了提防他的盖牌才没有怎么召唤怪兽来破坏盖牌,现在看来反而是坏招。不过还好有欧贝利斯克在。虽然是ocG化的欧贝利斯克,但是拥有抗性在,魔法筒也奈何不了他,不是圣防应该没什么问题。

    “战斗继续!冥府之使者格斯,攻击沉默魔术师。”

    “启动另外一张盖牌。”游戏发动了另外一张盖牌。“速攻魔法。黑爆裂破魔导。场有黑魔术师和黒魔术少女存在的场合才能发动,破坏你场所有的卡片。”

    游戏场的黑魔术少女和黑魔术师的法杖并在了一起。黑色的能量不断在法杖顶端闪耀。

    “破坏所有...不取对象的话,巨神兵也...”吴月无奈的说着。

    “没错。不会成为效果对象,那么不取对象的破坏无法防御了。”游戏指着巨神兵喊道。“吧黒魔术少女,黑**术师。”

    巨大的黑色球体蔓延到了吴月的场地。吴月场的巨神兵和格斯在黑色球体直接化为了碎片。

    “奥西里斯,欧贝利斯克加太阳神的三个形态,一共五张神之卡没有在游戏先生你场站过一回合的。”吴月无奈的说着。“游戏先生是游戏先生啊。”

    “在我看来能够接连召唤神之卡的吴月才更要强一点。”游戏恭维道。

    能被武藤游戏夸奖,不管是不是真的,还是挺开心。不过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当然的,当初面对拥有无限抗性的神之卡,游戏都能够在一回合内接连打败,更别说这弱的和白卡一样的神之卡了。不过明明是较普通的魔法师卡组,打到现在却没有造成什么伤害,真麻烦。

    现在是七张手牌,但是却有点卡手啊。还有几张不能用,早知道先不发动从骑的效果了,结果现在无法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帝王和额外还真的有点冲突,这样结束的话,对方场三只怪兽,自己场没点怪兽心里没底啊。

    反正最后一张盖牌是光与暗的洗礼。恩...稍微冒点险吧。

    “......”吴月看着剩余的手牌,想了想后说道。“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舍弃手真源的帝王,从卡组抽两张卡。游戏先生你要无效吗?”

    “不会。你继续好。”游戏摇摇头。

    “那么泛神的帝王效果,抽两张卡。除外墓地的连击的帝王。特殊召唤墓地的真源的帝王。接下来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的光帝克莱斯。”

    “光帝可以破坏卡片,现在永远之魂被破坏的话我的场地会被破坏了。那可不行。发动沉默魔法师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魔法卡的发动无效。死者苏生的效果无效。”游戏说道。

    “终于发动效果了吗?那么发动魔法卡,一对一。舍弃手的怪兽卡冥帝从骑,将卡组一只一星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卡组的成长的鳞茎(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特殊召唤。召唤,僵尸带菌者。接下来,将三只怪兽解放...”

    “又是三只怪兽?还有神?但是已经召唤过怪兽,没办法在级召唤了。”游戏怪的问道。

    “没了。召唤的是别的。这张卡是解放三只怪兽才能够特殊召唤的卡片。解放三只怪兽,特殊召唤,命运英雄,血魔d(等级8,攻击力1900,守备力600)。”

    在吴月面前涌出在地面的血池,血魔d慢慢从血池慢慢浮现起来。

    “血魔吗?吴月你的卡组真是有各种强大的卡片啊。”游戏笑道。

    “为了应对各种状况而已。”吴月说道。“血魔在场的时候,对方场所有怪兽效果无效化。而且一回合一次,可以吸收对方场一只怪兽。很可惜,黑魔术师有石板保护着。发动血魔的效果,吸收黑魔术少女。增加黑魔术攻击力一半的伤害。”

    血魔背后的蝙蝠翼伸出了数道血色的线,线缠绕住了黒魔术少女。猛地将黑魔术少女吸收到了翅膀内。血魔的攻击力升到了2900点。

    “发动墓地僵尸带菌者(等级2,攻击力400,守备力200)的效果,将一张手牌放到卡组最方,这张卡从墓地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5200,0)

    “这张下回合的抽牌又封锁了,又是一个怪的操作。我的回合,抽牌。”游戏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了看后说道。“一回合一次。发动永远之魂的效果。选择卡组的千把刀或者黑魔导一张加入手牌。”

    盖牌是安全地带,在你选择千把刀后,可以浪费你这次机会了。无效效果不被战斗破坏的血魔在场有保障了。魔法师族最麻烦的是怪兽效果。无效了你没戏唱了。

    “我选择黑魔导。”游戏将卡组抽出,将其的卡片抽出,展示给吴月看后,加入了自己的手牌。

    发现到我的算盘了吗。

    “发动魔法卡,黑魔导。在场有黑魔术师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发动。破坏你场所有的魔法陷阱卡。破坏你的盖牌。”游戏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

    场的黑魔术师举起了魔杖,魔杖的顶端发出了一个黑色的球体。球体击碎了吴月的盖牌。吴月的卡片立起来后,化为了碎片。

    “安全地带吗?如果选择了千把刀浪费了。看来我的直觉还是没有退步。”游戏看到吴月的盖牌,庆幸的笑道。

    切......这一次的决斗基本没抽到好用的帝王,果然帝王还是加的少了吗?我的卡堆帝王平时挺好用,怎么面对游戏这么废柴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