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九十章 与游戏决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九十章 与游戏决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众人来到了医院旁边的小花园。 ()因为不想打扰到别的病患休息,游戏和吴月都将自己的决斗盘的虚拟化调到最低。这样怪兽召唤出来的时候,不会有那么大的声势。

    “决斗。”吴月和游戏两人同时喊道。两个巨大的骰子立刻出现在了场。

    “现在的决斗盘也改进了吗?”吴月问道。

    “与时俱进而已。”游戏微笑着说道。“那么按照吴月你的规则,生命值8000.如何?”

    “恩。”虽然先攻不抽卡也有这个规则,不过难得重温以前的规则,倒是也挺有趣的。

    在骰子停下来后,吴月的是3,游戏的是6.

    虽然没使用命运力,但是输了还是有些怪怪的。

    “那么由我先攻了。我的回合,抽牌。”游戏笑着抽出了自己的卡片。“我召唤马卡龙棉花糖(等级1,攻击力200,守备力200)守备表示。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8000,3)

    正面守备表示吗?还是有点不习惯这样啊。我还是按照自己的规则来吧。

    “被破坏能够分裂的怪兽。作为试探我的守备怪兽倒是很适合。不过可惜,游戏先生。我的卡组可不是战斗性的卡组。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卡片。“发动魔法卡,帝王的烈炫。这回合我可以用你场的怪兽来作为祭品。”

    “解放我的怪兽吗?”游戏微微惊呼着。

    “这是常有的事情。解放你场的马卡龙棉花糖,级召唤,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

    在卡片放到场的时候,吴月的场涌起一阵黑气。黑气如火焰般不断升腾涌动,化为了邪帝的模样。

    恩...好像还忘了这一位。

    看着面前的邪帝。吴月小心试探的问道。“盖乌斯先生?”

    盖乌斯只是回头看了吴月一眼,然后继续转过头看着前方的吴月。

    “想不到会遇到游戏本人。这下可有趣了。”

    吴月的耳边响起了邪帝的声音。

    “你认识游戏吗?”吴月小声说道。

    “精灵界可是无人不知。专心决斗吧。”

    “在邪帝盖乌斯进行级召唤的场合,除外场一张卡片。除外你右边的盖牌。”吴月指向游戏场左边的卡片。

    “启动盖牌,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声。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墓地的马卡龙棉花糖。接下来因为邪帝的效果,卡片被除外。马卡龙棉花糖被破坏送入墓地。”游戏立刻发动了自己的卡片。“在这瞬间,马卡龙棉花糖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被破坏送入墓地的场合,特殊召唤另外两只马卡龙棉花糖。我特殊召唤卡组的另外两只马卡龙棉花糖守备表示。”

    “结果还是这样吗。真是有够不巧。埋伏一张卡。这样我的回合结束。”(8000,3)

    “没有攻击吗。我的回合,抽牌。”游戏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了看后说道。“召唤,魔导剑士破坏者(等级4,攻击力1600,守备力1000)。魔导战士破坏者在召唤成功时可以增加一个魔力指示物。同时通过将一个魔力指示物除外,破坏场一张魔法陷阱卡。除外魔力指示物,破坏你的盖牌。”

    “启动盖牌,永久陷阱卡连击的帝王。在你的主要阶段和战斗阶段,我可以进行级召唤。”

    “帝王是通过级召唤来发挥出恐怖效果的怪兽,这可真是麻烦的卡片。不过你场只有一只怪兽,你只能召唤出另外一只简单的帝王罢了。”游戏说道。

    “游戏先生你不要立FLAG啊。现在的帝王卡组已经只需要一只级召唤的怪兽便可以将高等级的帝王级召唤了。”吴月无奈的摇头。“不过我要解放的不是我的怪兽,而是游戏先生你的怪兽。”

    “什么?”

    “解放你场两只马卡龙棉花糖,魔导战士破坏者。级召唤,太阳神之翼神龙,球体型(等级10,攻击力?守备力?)。召唤到你的场。接下来因为魔导战士破坏者的效果,连击的帝王被破坏。”

    游戏场的三张卡片化为了光,涌入了空。在空慢慢汇聚为一个金色的球体。球体漂浮在空,如太阳一般闪烁着熠熠光辉。

    不仅仅是游戏,一旁观战的城之内和木马。包括此时在公园里静养的老人,戏耍的小孩,都惊讶的看着空那闪耀着神圣光芒的球体。

    “太阳神,球体型?”游戏没有理解现在的状况。

    “我们那里的神之卡除了巨神兵和天空龙是单卡之外,太阳神是三张卡。分别为不死鸟,球体型和太阳神三种。太阳神球体型可以通过将对手场三只怪兽作为祭品,来级召唤在对手的场地。这张卡不能攻击,不会被成为效果对象。然后这张卡会在召唤出来的下个回合的结束阶段,回到持有者的场地。”吴月说道。“如果游戏先生你不解决这颗太阳神的蛋的话,在我的回合结束,他会回到我的场地。同时,太阳神球体型可以解放,从手牌,卡组,墓地,无视召唤条件特殊召唤太阳神之翼神龙,并且太阳神的攻击力和守备力变为4000.好了游戏先生,召唤太阳神吧。不是我这种单纯的卡片,我想要真正看看充满神之力量的完美太阳神。”

    “......”游戏微微沉默了下。有些寂寞的微笑着。“对不起吴月,真正的神之卡没办法在一般的决斗使用出来。所以神之卡被我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并不在我的卡组里。让你失望了。”

    “是这样吗...说的也是啊。真的很抱歉。”吴月摸着后脑勺哈哈笑道。这个世界里神之卡不论是使用的人还是被攻击的人都会受到巨大伤害。格斯大哥都因为使用了神之卡到现在也没办法醒过来,游戏先生平时没有把神之卡加入卡组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还是有点失望。

    “那我使用神之卡没问题吗?”吴月指着自己不安的说道。

    “吴月你既然使用神之卡到现在也没有问题,应该是没事。”游戏想了想,也是苦笑的摇摇头。“说不定吴月你在过去也可能是古埃及的一员啊。”

    “是吗?”吴月想了想。“可是正派人员里大概没有我的份,我只有可能是反派了。”

    “那可真是有趣。”游戏笑了笑。“那么决斗继续,可以吗?”

    “恩。”

    “接下来继续是我的回合。恩...虽然是我的回合,但是我也没办法召唤怪兽了。回合结束吧。”游戏苦恼的说道。(8000,3)

    感觉游戏还真的是打的毫无紧张感啊。本来还以为会是更麻烦的对手。不过动漫里决斗的毕竟是法老王,那是王,肯定霸气十足。游戏性格较软,不会那么咄咄逼人也很正常。

    但是不制造点紧张感有点没意思啊。难得和决斗王决斗,那我也稍微用点招数,让游戏先生惊讶一下。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立刻抽出了卡片,看了看后说道。“发动场地魔法,真帝王领域。发动真帝王领域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可以在我的主要阶段,将手一只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等级下降2.我将手的天帝爱忒耳(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等级下降2,8星的天帝变为6.接下来以邪帝作为祭品,级召唤天帝埃忒耳。发动天帝埃忒耳的特殊能力,级召唤成功的场合,将卡组两张帝王的魔法陷阱卡送入墓地,将卡组一只攻击力2400以,守备力1000的怪兽进行特殊召唤。我将卡组真源的帝王,泛神的帝王送入墓地,特殊召唤卡组的光帝(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光帝的特殊能力发动,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破坏场最多两张卡。然后被破坏卡片的控制者可以抽出破坏卡片数量的卡片。我选择我场的真帝王领域破坏。我抽一张卡。”

    “一瞬间召唤出了两只高等级怪兽吗?不过有球体型在场,无法作为攻击对象的他,你没办法攻击。那么召唤出来,是为了别的打算吗?”游戏问道。

    “如游戏先生所说,我也没指望攻击。”吴月指着自己场的两只怪兽说道。“接下来将等级6的邪帝和等级6的天帝叠放,超量召唤,永远的淑女贝阿特丽切(等级6,攻击力2500,守备力2800)。”

    两只怪兽冲入空化为了彼此融合的光束,在光束的漩涡,一身雪白长裙的贝阿特丽切缓缓落在了吴月的面前。

    “贝阿特里切,神曲引导旅人的淑女吗?想不到这位也会成为卡片。真是美丽。”游戏看着漂浮在空,如天使一般圣洁的少女赞叹着。

    我还以为游戏先生会较在意超量召唤这个方式。

    “球体型太阳神虽然麻烦,但是在此之前也是极好的盾牌。这么一来,为了攻击吴月你不得不使用出增加资源的卡片也如我所料。”游戏笑道。“启动盖牌,陷阱卡黑魔族复活之棺。对方召唤,特殊召唤怪兽的场合,可以将那只怪兽和自己场的怪兽来作为祭品,从墓地或者卡组特殊召唤一只暗属性的魔法师族怪兽。因为是作为coSt,所以翼神龙球体型无法成为效果对象的效果也不使用了。”

    地面涌起了一只黑色的十字棺材。棺材从央打开,贝阿特里切和空的翼神龙球体型正在化为光束被棺材吸进去。

    “可恶...原版卡啊。”真卡可是只能用魔法师族怪兽才能作为祭品,真是有够赖的。“那么连锁你的黑魔族复活之棺的效果,发动贝阿特丽切的效果,将这张卡一个超量素材的效果除去,将卡组一张卡片送入墓地。”吴月将卡片抽出,看了看后将一张卡片抽出放入了墓地。

    “那么翼神龙球体型和贝阿特里切作为祭品,出来吧,黑魔术师(等级7,攻击力2500,守备力2100)。”

    在重新闭合的棺材再次打开时,一位身穿黑色法袍的魔法师挥舞着魔杖从棺材跳到场。

    “黑魔术师吗?想不到这里还会遇到这张卡。”吴月有些头疼。这可和一般卡片,这是魂卡啊。真正充满了灵魂的卡。不知道能不能直接破坏。试试看。

    “发动墓地泛神的帝王的第二个效果,将墓地泛神的帝王从游戏除外,将卡组三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展示给你,你从选择一张加入。我选择卡组三张帝王的深怨。你选择一张加入手牌。”

    “选一张?”游戏怪的看着吴月手举起来的三张一模一样的卡片。

    “咳咳...其实都一模一样。那么我自己随便选择一张了。”吴月将其一张加入手牌,另外两张插入了卡组。“发动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将卡组一只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送入墓地。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爱迪娅效果发动。这张卡被送入墓地的场合,将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舍弃手帝王的深怨,发动泛神的帝王,从卡组抽两张卡。”

    看了看抽到的两张卡后,吴月无奈的搔了搔脸蛋。

    抽到的两张卡片其之一是真实之名。平时是可以用啦,但是现在面前这个人可是游戏啊。这张卡的原版。这张卡可不能用啊。

    吴月无奈的将卡片合拢,看着剩余的三张卡。真实之名算是废了。另外两张卡...偏偏这个时候还抽到了翼神龙。这不卡手了吗?早知道不加这几张神之卡了。不使用命运力怎么打的这么憋屈啊。但是面对游戏先生使用命运力又像是作弊,有点心里过意不去。

    恩...也不是召唤不出来翼神龙。但是o化的翼神龙是个废柴啊。怎么用啊。让我生命值变100吗?开玩笑,我不是决斗王算生命值变100也不能开挂啊。翼神龙还是先......

    “也是说,吴月你现在有什么不能使用的卡片吗?”看到吴月表情逐渐变得有些为难,当初在和乔培涵见面的时候,游戏从乔培涵那里听到了自己这个世界很多的事情。也知道了自己这个世界是别人眼的动漫世界,自己这个世界的很多故事也被他们世界的人做成了卡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