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又到动漫世界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八十八章 又到动漫世界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走到了木屋里,不一会儿从木屋里拿出了四个小碗放在庭院里的石桌。 将带来的白酒开封,分别倒好在四个碗。拿起一个托盘,端好四碗酒走到了坟墓旁。小心的把每一碗酒放在了坟墓的石碑前。

    石碑没有名字,没有照片,没有出生日期和陨落日期。只是一块修理整齐的石碑罢了。

    “人类真的是一种容易自我欺骗的生物啊。明明只是土堆,里面什么都没有。我居然也会这么怀念,也会这么感动。”吴月自嘲的笑了笑。端起手的酒分别与放在墓碑前的三碗酒碰了一下后,坐在了正央的坟墓前,将碗的酒一饮而尽。

    咳咳咳...

    因为一口喝干了一碗白酒,烈酒的味道从喉咙窜到了鼻腔,让吴月止不住的咳嗽起来。

    “果然没办法像你们一样喝的那么爽快。我锻炼了身体,让自己成为了和雷恩大哥一样的肌肉男。也向杰出的音乐老师学习音乐,现在老师都夸我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不过我知道不师父你。我努力学习,让自己也像格斯大哥一样有渊博的知识。但是这个喝酒,我是真的没天赋啊。”吴月将碗放在了地面,这么睡在了冰凉的青石地板。看着方被橡树的枝叶包裹在央的天空。“哈哈说这些也没用啊。所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都带走了,也包括你们。不知道我死了后,能不能拜托阎罗王让我去你们的世界呢?你们的冥界和我们的冥界不一样啊。出国都需要护照呢,不知道死到别的次元会不会需要什么证件。”

    拜托你了过去的我。我把我现在仅剩的命运力,也给你了。希望这个能够帮忙改变我们的未来。我拯救了世界,但是我却拯救不了我自己。早知道会这样,我管这个狗屎的未来去死。我带着我身边人逃离这个世界好了。

    “身为男人,不会喝酒怎么行。”

    在吴月躺在地面还在因为嗓子眼一阵火辣而难受的时候,身后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

    吴月转过头,看到了站在后方的薛仁祥。时隔五年,薛仁祥苍老了很多。

    吴月立刻抬起手擦掉了眼角的眼泪,站起身,对着薛仁祥微微鞠躬。

    “薛先生,好久不见。”

    “先生啊。我还是更习惯你以前薛老爷子的称呼。”薛仁祥笑了笑,但是看着仍旧躬身鞠躬的吴月,薛仁祥也淡淡的摇摇头。“还有杯子吗?让我也和你师傅师兄他们喝点酒吧。”

    “有。”

    在吴月从房间里找出一个新的杯子,洗干净后,端起酒为薛仁祥倒了一杯。两人这样坐在墓碑前,碰了一下杯后,同时喝了一口。

    刚才喝了一口吴月稍微习惯点了,吴月也没有失态。但是也因为酒气一股子窜让吴月脑袋一阵发晕。而薛仁祥则是直接一口,将杯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薛先生,鬼,现在怎么样了。”吴月将碗放下,问道。

    “挺好。现在已经习惯了义肢。生活恢复了正常。”薛仁祥放下了杯子。“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师父吧。你的师兄雷恩和格斯倒是有过几次见面。”

    “这只是土堆和石碑而已。里面并没有任何师父之物。对我来说,真正的墓碑是这个木屋。那里面藏着在冥界里三年的回忆。”吴月盘起双腿,扭过头看着身后的木屋。

    “人是这样喜欢缅怀的生物。对不起啊,又喝了你们一杯酒。”薛仁祥道歉着。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这次只喝了一半。“吴月,这次是你第一次在睡觉洗澡之外,没有戴脑电波增幅仪。发生了什么事吗?”

    “你们已经通过这个增幅器的微波联络,得到相应的数据不是吗?”吴月从怀里拿出了那个耳机,放在了薛仁祥的面前。“我已经不需要这个了。还给你们。”

    “是因为得到了数据才会更怪,我这次来找你,是来问清楚事情。”薛仁祥又喝了一口酒。“吴月,你见到,过去的你了?”

    “见过了。”吴月淡淡的说道。

    “那他呢?”薛仁祥立刻激动的问道。

    “回去了。”

    “回去了?”薛仁祥惊讶的问道。“脑电波与思维融合,应该只能呆在这个世界才对。到底是怎么回去的?想要回去除非重新打开时空,或者让思维穿越时空,只是单纯的脑电波增强是达不到这个程度才对。”

    “谁知道呢。在我睡一觉醒来后,他回去了。”吴月又拿起了地面的脑电波增幅仪,用手指随意的转着这个价值亿的东西。

    “吴月,一直以来都没机会问。”这样保持了一段沉默后,薛仁祥问道。“那一次在丹麦的酒店,你被拉进了异次元后,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当你回到地球后,已经...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再问你了。”

    “我?我去了动漫世界。”吴月把玩着手的增幅器,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游戏王里的动漫世界。在那里我见到了海马,城之内,游戏,游星,还有十代。还要到了签名。”

    “没有迪欧斯的帮助,你能够回来,是他们的帮助?”薛仁祥对于吴月的遭遇并不新。薛仁祥和鬼,是除了吴月,乔培涵和白灵之外,最后两位记忆得以保存的人。也是他们两个的帮助,才让吴月那巨大到诡异的财产得以安然保存在银行而没有被调查和没收。

    “游星所拥有的红龙力量,是一种跨越次元的特力量。是他的帮忙我才能够回来。我在动漫世界里,和游戏打了一场,见到了游星和十代。借助十代的精灵之力,游星的红龙之力和游戏的神之卡,我又见到了法老王。游戏帮我说辞,法老王答应帮忙。才能够重新打开连接地球的大门。我迫不及待的回来,想着能够借助凭借我那特别的力量所感觉到的命运力,去打败命和运,让他们别再找那么多的事情。”吴月说道这里,眼神慢慢冰冷了起来。将手的增幅器扔到了薛仁祥的怀。从地面站了起来。“如果早知道回来会变成这样,我干脆那样一个人呆在那个动漫世界多好。”

    “吴月你拯救了世界不是吗?”薛仁祥坐在地,扭头看着后方的吴月。

    “那又怎么样?又有谁知道这个举动。要不是为了稍微补偿我,你,鬼,连白灵和乔培涵,又怎么可能会保留着记忆。”吴月往回走,坐在了一旁的石凳。“现在这样多好。世界太平了,我有媳妇和孩子了。多好。可是我的世界只有这么大了。我连父母我都不能见。我刚才顺道远远去看了一下樱和小枫,去公司里看了一下我爸我妈,我在坐车过来的路居然又发生了车祸。我现在都懒得躲了。这日子算什么。要不是我有媳妇和孩子,我甚至都觉得这样死了算了。”

    薛仁祥扭过了头,看着面前干净的石碑,又喝了一下杯的酒。

    “所以你才想着能够改变未来?说不定未来会变得这个更糟。”薛仁祥叹了口气,放下酒。“也罢。改变得了吗?历史是具有修正性的,吴月这么快回去无法看到更多的未来,我想应该也是历史的修正性导致的结果。”

    “不知道。我能做的都做了。听天由命吧。”吴月趴在了石桌,将自己的脸埋在了自己的臂弯。

    ===================================================================

    睡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吴月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意识。周围没有床的触感,像漂浮在空。眼睛也睁不开。

    在一片黑暗,眼睛像是挂着秤砣一样,无法睁开,只能简单的张开一些小缝。但是这样隐隐约约的视线,吴月却看到了前方似乎有一个发光的身影。但是这个光只有轮廓,在这个黑暗的世界,反而让这个光影看起来是一个黑色的影子。

    那个身影对着自己伸出了右手。右手的手心,有一个小小的球在散发着光芒、

    谁?

    吴月想要去看看那个人是谁,但是却睁不开眼。想要去握住那只手,身体却像是灌了铅又扔入了海洋,四肢抬不起来,却又找不到着力点。这么不自由的飘在空。

    然而那个小小的球像是具有意识一般,慢慢漂浮起来,晃晃悠悠的飞到了吴月的面前。宛若一只小小的萤火虫飞舞在眼前。不过这个萤火虫的光却是白色。

    这个时候,吴月感觉双手慢慢能够抬起来了。吴月沉重的举起了右手,缓缓向着面前这个白色的小球抓去。

    “这是我仅剩的命运之力。希望能够帮助到你。”

    黑影的声音像是在水底,隐隐约约,轰轰隆隆,但是却意外的听得很清晰。声音很熟悉。连那个只有轮廓的高瘦黑影也很熟悉。但是吴月却没办法把那个身影和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人联系起来。

    吴月的手经过不断的努力,终于握住了那个白色的球体。但是在握住的瞬间,白色的小球消失了。面前那个黑影也在同时化为了光芒的碎片,破碎在了这个黑暗的空间。

    “一切都拜托你了...过去的我...”

    在黑影融入黑暗之前,吴月的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了那仍旧熟悉的声音。这个时候,困意一瞬间侵略了大脑。面前这个隐隐约约的景色,也让吴月最后一点神智融入了黑暗。

    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吴月总觉得有人在呼唤自己。但是身体的酸软让吴月根本不想睁开眼。

    然而这种呼唤声却一直在持续。让吴月感觉越来越烦躁。

    “啊啊啊啊啊!吵死了!谁啊!让不让人睡觉了!”

    吴月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喊着。

    然而映入眼帘的,并不是迪欧斯,命,书,面具,鬼,薛仁祥或者乔培涵和白灵的任何一个脸庞。是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人的脸孔。

    人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脸相看起来很随和,是那种走在街道有困难绝对选择的求助对象。但是特的是,这个少年却有着一个特的发型,散落在额前那经过随意修剪的黑色长发,还有着数簇红色与金色的头发隐藏在其。有点杀马特少年的感觉。

    和动漫的海星发型不太一样啊。这个发型看起来还是挺帅的。

    恩?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为什么是这个人?

    “游戏先生?”吴月立刻向着后方躲去。惊的看着面前的人。

    面前的少年看到吴月站起身,微笑着说道。“太好了,你醒了。这个在精灵界方法还是挺有用的。不过我们没有见过面,吴月你居然会认识我啊。”

    “毕竟游戏你的头发是这么具有标志性。”一旁的金发青年勾住了游戏的脖子哈哈笑道。

    城之内?旁边那个个头看起来只有一米六,明显城之内矮了一个头。人站在那里总是一种笑盈盈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个女孩子一样温柔的人,真的是游戏?他不是到精灵界旅行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吴月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正睡在一个病床。不是自己那个世界用了自洁净材料,整个房间雪白的像是画世界一样的病房,而是有些许的黄色污渍,普通的砖瓦购置的病房。房间内除了游戏和城之内外,还有另一个个头游戏还小一点的男孩。木马。海马的弟弟。

    我...我缕缕情况...我应该在我的地球正在睡觉才对,为什么我一醒过来,会来到这个世界?睡个觉还会次元旅行吗?虽然睡个觉时空旅行这点已经够特了,但是那说到底是思想的旅行,这身体也跟着转移了。迪欧斯大哥呢?没有帮忙看着我吗?

    吴月捂着自己的头让自己去理解状况。吴月立刻掏出自己的卡组查看着。果然,混沌战士的卡片并不在卡组。那表情迪欧斯现在还在地球。回头把备用的混沌战士卡片填到卡组吧。

    “吴月,你醒了好。你被车撞了真亏你能够安然无恙。”木马走到吴月床边好的看着吴月。

    “对了,我都忘了问了。”城之内立刻走到了吴月的面前。“刚才扫描你的身体帮你检查伤势。你的身体内,骨骼居然不是人类的骨骼,是金属哎。还有你的右手,也是机械手臂,好厉害啊。吴月你是机器人吗?”

    “不是。只是利用手术在我的骨骼外层附加一层合金而已。防止我的身体像我的右手一样再被砍下来一次。”吴月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