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八十七章 去看师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八十七章 去看师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已经...”乔培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思考着吴月说的话,说道。 “已经有将近九个月没回家了。连孩子出生的时候,你也只是和你的父母在医院见了一面。一次回去是在过年的时候,你回去一天,吃了年夜饭。你虽然和白灵说你在爸爸所在的公司当络管理员,但是早在一年前,你已经辞职。现在无业。你每一天说出去班,实际是在各地旅游,似乎在寻找...寻找什么...”

    说到这里,白灵似乎理解了什么。

    “懂了吗?”吴月问道。

    “吴月你也在寻找着解决这个现况的方法吗?那为什么是白灵,陪在你身边的是小枫或者是樱我都不怪,为什么是白灵?白灵从来没说喜欢过你啊。”乔培涵问道。

    “这个不能说。”吴月捡起了地面乔培涵扔下的白色衬衣,走到乔培涵的身后,把衣服展开。

    乔培涵顺从的穿了衣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能说。”

    “为什么单单只有我,你和白灵的记忆没有被抹去。”

    “不能说。”

    “吴月你所有的事情都记得吗?”

    “是。”

    在帮助乔培涵穿了西服外套,吴月走到乔培涵的对面,一个一个的扣了乔培涵的纽扣。算碰到乔培涵的胸部,吴月也没有任何反应。面无表情而又小心翼翼的扣着扣子。

    “那吴月,你找到了什么解决方法吗?”

    “......”面对着这个疑问,吴月没有在否决。沉默着把乔培涵最下方的纽扣扣好之后。吴月站了起身。对着乔培涵转过了身。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后脑勺。

    乔培涵伸手,但是在空又停了下来。

    “没关系。”吴月说道。

    得到吴月的允许后,乔培涵才小心翼翼的伸手,抚摸到了吴月的后脑勺。但是在触碰到吴月的头颅之前,乔培涵的手被阻挡在了外侧。吴月的后脑勺戴着一个看不见的硬硬的东西。

    “什么东西?”乔培涵疑惑的问道。

    “属于一种脑电波增幅装置。因为附加了光学迷彩,所以是看不到的。”吴月转过身,后退了两步说道。“这是五年前,国家对于时空漩涡的研究所得到的附带产物。详情对方没有告诉我。但是这个产物的结果则是,让我的脑电波突破时空的限制。能够在异次元成为一种信号。”

    “增幅脑电波?不难受吗?”

    “时常会头疼。但是在忍受范围内。其他也没什么不好。”

    “因为这个吴月才来到了这个时代吗?”乔培涵问道。

    吴月点点头。“我被命骗了。不,也不算是被骗了。他的确对我施加了命运力,但是这个命运力并不能让我做预知梦。而是将我的思想,或者说灵魂放逐到异次元。让现实世界的我成为一个只是单纯活着的植物人。而我的灵魂在异次元流浪的时候,与我的脑电波融合,进入了我的身体。”

    “这可能吗?”

    “异次元是高维。空间在那里只是一个截面。过去和未来的接轨是可能的。这也是国家接受我的提议的原因。只要成功了,能够得到难得的时间旅行的数据。”吴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么一来,我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我放弃了一切,开辟了这个没有任何危险的时代。但是我并不快乐。现在过去的我发现到了一切,只能寄希望于,他能够改变这个未来了。”

    “吴月去哪了?”乔培涵问道。

    “在他陷入沉睡的时候,我利用命运力将他的灵魂送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否则他只能永远和我活在这个未来时代,而过去他的身体将永远无法醒来。这将过去的我的时代和未来的我的时代,会成为平行宇宙,永远不会有任何相交。这个时代也不会有任何改变。为了改变现在这个状况,这是我唯一剩下的力量所能做到的事情。”吴月转过身,向着大门走去。“乔培涵,我能说的都说了。你理解吧。在这个未来,我们无法在一起。这是命运造成的结果。”

    乔培涵无力的坐在了床。“未来能改变吗?”

    “历史会变成现在这样是必然的结果,所以时空肯定会做出什么事来阻止吴月回去改变历史。”吴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不过未来改变的话,我的记忆也会改变的。改变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吴月走到了门前,打开了大门。“乔培涵,有什么困难在和我说吧。作为惩罚,我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是作为朋友,我会帮助你解决困难的。”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会怎么样?”乔培涵立刻问道。

    “会死。”吴月转过身,拉开了自己的衣。

    乔培涵这才注意到,吴月的胸口,距离心脏只有数厘米左右的位置,有一条大概一分米,贯穿整个右胸的伤疤。除了胸口那一个危险的伤疤之外,腹部,胸口,也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

    “那是...”

    “这是三个月前,你因为赶路会议,导致空汽车速度过快差点和别的汽车撞。我帮助你,从下方撞开了你的汽车。这是那一次的惩罚,我冲撞汽车的反作用力,让我撞在了道路旁的一个雕像,雕像的尖刺刚好错开肋骨,插入了肋骨的缝隙,贯穿了我的肺叶。我用了最后的力气打了急救电话,总算是被救了回来。”

    “原来那一次突然躲开了车祸是你的原因。我因为急着赶路没有看到。对不起吴月。我又添了麻烦。”乔培涵眼泪又流了下来。

    “这是命运的结果。当然不止那一次。每一次我去见你,樱,小枫的时候,我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意外受伤。与我父母的对话也是一样。如果真的在一起了,我会死的。我还没有伟大到为了爱去死的地步。”吴月放下了衣服。“不过大可放心吧。作为命运的代替,你们的厄运我都会承受。乔培涵你大可放心恋爱。你会遇一个好男人的。”

    乔培涵立刻想起了公司蒸蒸日的情况。虽然工作的的确很累,但是爸爸也曾说,公司的运营状况甚至自己在的时候还好。这也是父亲放心在家里,将公司交给自己的一个原因。

    原来这是吴月承受了自己厄运的结果。

    “吴月我......”

    “如果你想让我因为你的话,而受到更加巨大的伤害,那么你大可继续说下去也无妨。”

    吴月的话让乔培涵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乔培涵低下了头。身体一直在颤抖着。

    “你也不用伤心。我也有了幸福的家庭和美丽的妻子不是吗?那也是我得到的补偿。还有了用不完的钱。这种一般人羡慕的生活没什么不好。”吴月耸耸肩。走出了房间。“那么,再见了。”

    一直到吴月走出这个办公室。乔培涵都没有抬起头。

    果然,吴月在走出乔培涵的公司,走在街道的时候,商店街的广告牌支撑处因为陈旧突然断裂,向着吴月砸了过来。吴月被这数十斤的巨大广告牌实打实的砸在了地面。没有了黑暗力量的吴月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普通人,可没有办法在这只有数秒的时间内反应过来并躲开。

    吴月躺在广告牌下,身体动弹不得。只能无奈的叹息。如果不是以前让机械族给我把身体的骨骼更改了的话,我真的会死吧。

    立刻,广告牌被街道巡逻的机器人搬了起来。吴月能重新从地面爬起身。

    “吴月,请去医院医。华映广告公司已经接收到广告牌坠落事件报告。之后会将赔偿金打入您的账户。您的诊费用也全权由公司接受。”机器人扫描了吴月的身份。报告着吴月现在的情况。

    “不用。”吴月抬起手,将脸的灰尘擦掉。掏出口袋里的纸巾把脸颊的血液也擦掉。这毕竟是自己去找乔培涵后导致的厄运,没必要让别人承担后果。

    “了解。请随时注意身体状况。如有状况请立刻拨打急救电话。电话是......”

    吴月没有理会机器人的例行公事。继续向前走着。

    既然惩罚已经接收,吴月放心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了自己那所小区的楼下,吴月慢慢向着自己家走去。

    打开家门,吴月看到了像条蛇一样趴在沙发,一边悠闲吃着薯片一边看着电视的白灵。

    也对,这样的生活和每天起早贪黑的公司领导人生活,肯定这样的好一点。

    白灵在看到站在玄关换着鞋子的吴月后,大致了解状况了。

    “他终于回去了?这样你终于不用再每天戴那个让你头疼的脑电波增幅装置了?”

    “怎么?还不欢迎过去的我来做客吗?不过的确不用再戴这个坑人的玩意是个好事。托他的福我现在都有点神经衰弱了。”吴月换好了鞋子,摘掉了后脑勺处那透明的耳机,放在了鞋柜。耳机在离开头颅的时候,显现出了它那月光一般清冷的银白色。吴月走到了摇篮旁,看着摇篮里睁大着黑黑的眼睛,小小的手和小小的脚不断拍动床单的小婴儿。吴月用手指点了点婴儿的脸。“宝宝,爸爸回来了。不喊一声爸爸吗?”

    但是宝宝只是抓住了自己爸爸的手指,哈哈笑着。

    “过去的你看多的话,会让我想起很多。会让我有种抢走你的罪恶感。你现在突然变回来还真有点不习惯。”白灵拿起了装着薯片的袋子。“吃不吃?”

    “是我追求你的。你没必要有负罪感。”吴月微笑着抚摸着自己女儿柔软的小手。“不吃了。我去洗个澡。”

    “既然你回来了,那我等一下做饭吧。你想吃点什么?”

    “不用。我等一下去我老师那里。这段时间都是在忙脑电波增幅装置的研究,都没怎么去,房间估计都落灰了。我过去整理一下。”吴月走进了洗手间。脱掉了沾有自己血迹的衣服扔到垃圾桶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右腰侧。右边腰侧的下方有一个小洞,洞口的血迹已经凝固了。

    刚才掉下来的广告牌的钢筋插进了腰部,要不是现在身体恢复能力较强,单单是这个小洞的流血足以让我住院了。以前的话,这个伤会疼到我满地打滚吧。现在都已经习惯这种痛楚,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在经过白灵身边的时候,白灵闻到了吴月身的血腥味。拿着薯片的手顿了顿,白灵又把薯片放到了袋子里。

    “吴月,我周帮忙打扫了。”

    “你啊...那么远,这一段时间天气还有点冷,亏你还跑过去。”吴月摸了摸伤口,伤口差不多愈合了。吴月也放心去洗漱。“那我去看看好。午我在外面吃。”

    “......”白灵想了想,从电视下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盒酒。“那么酒我放在茶几了,等一下别忘了带过去。”

    “好。”

    将身的血迹洗净换好衣服后,吴月带乔培涵准备的酒出了家门。

    在路,吴月特意让出租车掉了下头。到了附近的一所大学。吴月去了下大学里的图书馆。

    站在图书馆的门口,吴月看到了在图书馆里,认真看着手书的小枫,樱。

    小枫和樱的成绩都属于等,在考大学时,都选择了同一所学校。乔培涵是另外一所工商管理学院。自己和白灵是一所大学。

    经过了五年,樱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与美和子阿姨长得愈发相像,披散在背后的长发让人看起来更加温柔,越来越有种大和抚子的感觉。小枫却剪了短发,而且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了五年前那种贤惠温柔的感觉,而是更加冰冷。看起来很难亲近。

    五年的时间都改变了很多。幸好过去的我没有看到小枫和樱,否则事情很难办了。

    看了两人一眼,吴月也转身离开了图书馆。再次坐出租车。

    最后,吴月到了目的地,目的地是一片小山。山长满了茂盛的橡树。仰起头,可以看到山间有一条石头制成的阶梯,一直延伸到山顶。

    吴月顺着山间铺好的楼梯向着山顶走去。

    随着吴月越来越靠近山顶,一座坐落在山顶的小木屋逐渐出现在了吴月的视野。那是和冥界里,吴月,格斯和雷恩还有师父一起居住的房屋一模一样的木屋。连木屋前的庭院,当初大家一次吃饭的石桌石椅,都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在庭院的一侧。有三个鼓起的土堆。土堆前插着石碑。

    那是三座坟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