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八十四章 乔培涵的愤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八十四章 乔培涵的愤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可以。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是我要先知道,你告诉我的那个情报有没有价值。防止你套话。”吴月讨价还价的说道。乔培涵这个小恶魔,从以前开始喜欢忽悠自己,不小心一点很容易被她给套路了。以前算了,现在为了未来的我好,还是不要露出把柄较好。

    “可以啊。我先说。”乔培涵随意的耸耸肩。慢慢向后躺去,这样睡在了办公桌。头顶对着吴月。右手枕在脑后,左手微微在空画着圈。像是睡前呓语一样。“那是在五年前的一天。”

    “有具体时间吗?”吴月立刻掏出手机,向翻着日历。

    “忘了。五年前的事情我记不了具体时间。但是周几我知道。不过真要说的话,是在吴月你带着你师父的墓回到这个世界后,过不了多久的事情。对了,那一段时间好像还是龙组与暗影,谜影联合起来,打算剿灭Gw的时候。”乔培涵想了想,左手的手指还是在空摇了摇。表示否定。

    也是说,是自己和命这次对峙的事情。

    “是在这里,违和起来了。我的记忆,那一天是周三。我还在课,你在圣林学院学。晚到了你和我打电话汇报情况的时间。你一如既往的打了电话,但是这一次你没有汇报什么。你和我说,你想一个人静静。不想再汇报情况了。”乔培涵一边说着,左手一边转着自己的头发。“我嘛,那个时候在电话里向你发了脾气。你平时不和我见面算了,电话都懒得打,我当时很生气。然后你突然转移到了我的面前。那时候在看到你的一刹那,我知道出事了。”

    倾听的吴月,放在膝盖的双手下意识的握紧了。

    “你看起来还是和往常一眼,但是那个眼神,像是对什么东西死心了。我知道我说错话了。在我道歉之前,你已经慢慢双膝跪在了地,向我深深低头。对着我说,‘乔培涵,感谢你曾经向我表白,感谢你喜欢我这个混蛋,感谢你这么久陪在我身边忍受我的任性,感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我无以回报。如果未来你有难了,我会帮助你。在不死掉的基础,哪怕是砍断我的双手双脚,我也会帮助你。但是现在,我们分手吧。’。”

    一刹那,吴月的心都揪紧了。

    “好了,这个是线索。”乔培涵放开了自己的头发,在桌子翘起的二郎腿丝毫没有形象的晃着右脚只用脚趾勾着的黑色高跟鞋。“如果没发生什么事的话,我不认为吴月你会说出这种话。但是我没有记忆。在那之后是平静的生活,之后再也没有任何怪的事情。连命和运都不见了。那个消失的记忆只有吴月你知道。你那像是什么东西燃烧完毕一样的眼神,让我知道不可能挽留你了。后来,我从小枫和樱那里听到了,你在和我分手的第二天,也分别和小枫,樱分手了。而在那之后,我曾经有过几次想要使用能力去找你,但是我用不出能力。我去问了樱和小枫能力的事情,她们却告诉我人怎么可能会使用冰和风呢?又不是小说。我也知道,出事了。从那之后,这个状况维持到了今天。算我去找你,你也对我避而不见,或者对我冷眼相见。”

    吴月猜不到什么事情。也不是猜不到,但是吴月不想去相信。现在吴月大脑只有一片空白,额头的冷汗不断的往下流动。

    “这是我的线索了。吴月你觉得有价值吗?”乔培涵保持着躺在桌的姿势说道。语气依旧如常,刚才的回忆似乎没给她造成任何影响。吴月坐在沙发,沙发有点低,也很软,让吴月只能看到乔培涵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发顶,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是乔培涵轻轻抬起手,背对着吴月擦了擦眼角。吴月对这个状况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让自己不去看乔培涵。

    吴月也大致了解了现在的局势。

    这样的话,知道大致的时间了。至少可以肯定是在自己这次和命相遇后不久发生的事情。如果这次能回去的话,必须要把命和运全部解决了。我绝对不要现在这个无聊到爆的未来。

    “很有价值。”吴月点点头。“那么作为回报。你希望我回答你什么问题?”

    “恩...总之先说说你到底是谁吧?”乔培涵的脚动作大了点,让高跟鞋落在了地面。乔培涵直起身,捡起地面的高跟鞋慢慢套在了脚。

    “我是吴月。不过是五年前的吴月。也是刚刚从精灵界把师父的墓带回来那时候的吴月。”

    乔培涵有手指勾着高跟鞋鞋跟的手顿住了,乔培涵放下手,直起半身。从刚才开始,乔培涵一直都是这样背对着吴月。

    “是吗?那真是玄幻。不过吴月,你能先转过身吗?我头发有点乱了,我补补妆。”

    吴月转动沙发,背对着乔培涵。坐在沙发无聊的盘起了右腿。

    话说回来,既然问题已经问到了。我也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吧。等一下等乔培涵问好问题后,我也直接撤退了。还是别浪费时间,要赶紧寻找回去的方法。

    在吴月专心想事情的时候,一双冰凉的手慢慢抚摸到了吴月的颈部。

    “......”吴月身体一僵。“乔培涵,你要干嘛?”

    “恩...不错啊脸蛋好红,身体也很僵硬。这么处男的表现和现在的你可不一样。看来你没说谎。如果是这个时代的吴月的话,我这么做你首先会打开我的双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会脸红脖子粗的僵硬在原地。”乔培涵笑着收回了自己的双手,后退了一步。吴月让沙发再次转了一圈,看着面前坐在办公桌对着自己微笑的乔培涵。现在乔培涵坐在办公桌,纤细的大腿因为挤压在桌面而呈现出迷人的扁平状,将窄裙撑的完全露出了腿型。

    吴月慢慢移开了眼神。看着吴月移开眼神,乔培涵眼神笑的更戏谑了。

    “说吧。想问什么?”

    “不错不错。这种纯情的感觉真是好久没有了。”乔培涵看着吴月现在的样子饶有兴趣的说道。

    “别逗我了。有什么事情赶紧问吧?”吴月叹了口气。不管是过去还是未来,自己似乎摆脱不掉被乔培涵逗弄的命运。

    “问完了你好赶紧走是吗。”乔培涵微微歪着头。“吴月啊。如果是现在的你的话,我应该还是你女朋友吧。你看看我现在,我对于我现在的身体还是很有自信的。你不想多看看,或者打算抚摸一下吗?”

    说着,乔培涵双手还摸了摸自己那现在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垫的丰满的胸部。

    “我知道。但是现在这个时代,我已经是有家室的男人。我不想让未来的我为难。”吴月抬无奈的低下头。抬起手制止乔培涵继续的逗弄。“总之麻烦你饶了我吧。你赶紧问,问完我好赶紧离开。”

    看着吴月低着头的样子,乔培涵的眉头皱了起来。眼神开始充盈起明显的怒气。

    “你又这样...又这样!你干嘛总是束手束脚的,像个男人一样想干什么干什么不行了。我又不会拒绝你。”乔培涵突然怒喊着。

    “哎?”被乔培涵突然如其来的怒吼让吴月吓了一跳,吴月抬起头惊讶的看着乔培涵。认识乔培涵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发脾气。

    乔培涵从办公桌下来,一下子拨开吴月抬起的手,立刻走到了吴月的面前双手猛地掐住了吴月的脖子。

    “乔培涵...你干嘛?”脖子传来的力道不是假的,如果任由乔培涵继续下去,她也许真的会掐死自己。吴月双手下意识的握住了乔培涵的双手腕。

    但是吴月想了想,还是把右手收了回来。只用左手捏住乔培涵纤细的手腕想把乔培涵的手拉开。

    “哈哈...说起来吴月你的右手是机械手臂啊。当初为了救爱尔柏塔结果被敌人给砍掉了让机械族给你换成机械的了。如果这个机械手臂发力的话会直接捏碎我的手腕吧。吴月你还真是温柔啊。”乔培涵一边说着,双手的手掌一边不断用力。颈动脉被深深掐住吴月呼吸不来,眼前已经出现金星了,现在根本用不力,吴月也不敢用力,只凭左手随意的力道拉不开乔培涵那用尽全力的手腕。

    “乔培涵...快...快住手。我呼吸不来了...”吴月右手深深的握住了沙发的扶手,那金属制的扶手都因为吴月手指的用力而出现了凹陷。但是吴月也不敢用力去推开乔培涵,这里到处都是家具,如果乔培涵撞什么会受伤。

    “不错。不错啊吴月。你现在都快窒息了还想着不伤害我。不错。是这样我才爱着你啊。”乔培涵现在已经双腿岔开坐在了吴月的大腿,双手拼命的掐紧吴月。“如果是未来的你,你是属于白灵的,我没有资格这么做。但是现在的你,是五年前的你,是还属于我的你。我作为女朋友当然有权利这么做。没关系吴月,只是窒息的假死而已。抢救及时的话按照现在的科学技术是可以把你救活的。你既然当初让我心死过一次,你现在死一次也算是补偿我了。没事,过后我会补偿你的。你拿鞭子抽我都不会反抗的,放心吧。”

    “对...对不起...我错了。”吴月感觉眼前开始慢慢黑下去了。但是那仅存的思考能力让吴月知道,乔培涵现在是在报复自己当初和她分手的事情。

    吴月的脸因为缺氧已经变成紫红色了,冷汗布满了额头,瞳孔慢慢涣散,失去了聚焦。

    但是突然,脖子传来的压力消失了。吴月本能的大口大口呼吸着。结果呼吸的太快胸口一阵疼痛,吴月又猛地咳嗽了起来。吴月只能一边像是哮喘一样困难的呼吸一边猛烈的咳嗽着。

    在吴月咳嗽着的时候,一双柔软的手轻轻抚摸着吴月的胸口帮助吴月顺气。

    好不容易慢慢能够喘气了。吴月躺在了沙发长出口气。心底踏实了下来。

    “如何?好受吗?”乔培涵双手扶着吴月的双颊,微笑着说道。

    现在乔培涵双腿跨坐在吴月的大腿,这岔开的大腿让吴月只要随眼一瞄能够看到水晶黑丝裤袜下包裹的黑色**内裤。而且大腿也能够感受到乔培涵臀部的柔软。现在这个姿势真的不太好。

    “不好受。差点死了。”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脖颈。“话说乔培涵吗,你能先...”

    但是吴月话还没说完,乔培涵的双手再次摸到了吴月的脖颈。

    “你再说。”乔培涵微笑着。吴月把后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刚才那种感受我在被分手的时候也感受过哦。像是窒息一样,心脏一阵阵的扭曲。说起来吴月你之前那次心灵牵绊发作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吧?”乔培涵看着吴月老老实实闭嘴,满意的点点头。

    “是。心脏像是爆开一样被一阵阵的酸楚淹没。”吴月点头。

    “说起来后来心灵牵绊你也没找樱解开。但是既然你能够和白灵做的话,说明还是解开了。到底怎么回事?吴月你能给我解释下吗?”乔培涵抚摸着吴月脖颈的双手再次抚摸到了吴月的脸。

    “应该是书帮我解除的。或者我自己也可以解除。我在冥界的时候学过一些恶魔专用的黑暗魔法。其一个是可以通过吞噬血液来吃掉对方的魔法。我也可以吃掉自己身被下的魔法。现在心灵牵绊对我不是什么难事。”吴月说道。

    “原来如此。”乔培涵点点头。“那吴月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为了能够找到打败命的方法,我,薛仁祥和鬼一同到了丹麦去找命见面了。”吴月简短的将具体的事情解释一下。

    “是那一天发布任务后的第三天啊。”乔培涵想起了那个时候,点点头。“但是你既然到了这里,那应该是被骗了吧。”

    “应该是吧...刚才快死了都没醒。这很明显不是做梦。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吴月无奈的说道。

    “好啦。我刚才是有点过分了,我道歉。”乔培涵微微将身体向着凑近。“我让你摸摸胸部作为道歉好不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