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七十九章 吴月,消失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十九章 吴月,消失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命说要帮我感受命运力,让我做一次预知梦。我不放心命,但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所以想让迪欧斯大哥帮忙看着命。”吴月一边将倒地的鬼和薛仁祥搬到沙发,一边说道。

    “命运力吗......”迪欧斯想了想,看着一旁的命。“你做得到?”

    “哼哼。”命扬着下巴,很得意的样子。

    “不用。别理他。”迪欧斯摇摇头。

    “整了这么大动静。结果是这个结果啊。”吴月无奈的叹了口气。“没办法。迪欧斯大哥不同意的话,算了。”

    “真没办法。”命笑着说道。“那这件事算了吧。”

    “不...我的意思是,让我来。”迪欧斯却突然说道。

    吴月和命都呆住了。

    “刚才已经了解到实力差了。我不是命的对手。那我即使留下来,也发挥不到什么作用。吴月的话,应该能对命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迪欧斯走到了吴月面前。“我来代替吴月你感受预知梦,这样可以了吧。”

    “但是这样没意义了啊。我只是想要确切感受到外来的命运力,说不定能对我以后锻炼命运力有好处。只是凭借顺其提升的很慢...”吴月突然双手一敲。恍然大悟“对了,都给忘了。书,面具,你们两个来看着我。”

    之前睡觉把他们给放左手里面了,毕竟睡觉戴着戒指不舒服,又不想放在床边,所以给放左手里,然后忘了。这都是常有的事情了。

    吴月手心出现了两枚银色的戒指。戒指化为两道银光聚集到吴月的面前,化为了书和面具的人类模样。

    “我这是何苦...”看着三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人,命再次苦笑。

    “书,面具,你们两个能等一下帮我看着命,别让他对我不利吗?”吴月问道。

    “是。”书和面具立刻单膝跪在地面,郑重其事的回应。

    吴月躺在了沙发,看着命。“那命,还做吗?”

    “做。怎么能不做。现在三个人杀气腾腾的盯着我。刀子都在我脑袋后面,我敢说不吗。”命无奈的走到了吴月的面前。书和面具站在命的两侧,迪欧斯则是站在命的背后。手再次出现了刀抵在了命的后脑勺。这种感觉的确有点黑社会老大强逼一般人做事的感觉。“话说你相信我会把命运力施加在你的梦境,让你做预知梦吗?”

    “恩...虽然你挺混蛋的。也会抠字眼。但是算抠字眼,至少你会遵守诺言。”吴月看着站在一旁的命。

    “行。冲你这句话,我会好好做的。总是你先睡吧。要好好感受我施加在你身的命运力啊。”命笑着叹口气。

    吴月对自己施加了催眠术。让自己的身体陷入了浅睡眠。

    看着吴月的呼吸逐渐变得沉稳,命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阵阵无形的波动在命的手凝聚。这种力量缓缓扩散到了吴月的身体。

    处于半睡半醒时的吴月,感觉到体内传来了某种波动。水流一般的触感让吴月身体像是漂浮在水面一般,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而这种舒畅的感觉也让吴月逐渐陷入了深睡眠的状态。

    在吴月注意到周围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了街道。

    =====================================================================

    “好了。完成。”命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沉睡的吴月,命的双眼变为了银色。“恩...脑电波也成功强化了。现在吴月应该在做着相当特别的梦境吧。”

    命走回到自己的沙发,笑着坐了下来。“那么接下来,三位有什么打算,一直等到吴月睡醒吗?”

    迪欧斯看了命一眼,没搭理他。走到了躺在沙发的鬼和薛仁祥旁边,在两人刚才被击的后颈处按了一下,原本晕迷的两人慢慢醒了过来。

    书和面具既不坐下也不动弹,这么站在吴月的身旁,像两座门神一样,面具静静的看着吴月。书则是盯着坐在对面的命。

    鬼眼睛眨了眨后,猛地从床坐了起来看着周围。在看到好端端坐在对面的命后,才松了口气。

    “这是...”薛仁祥看着周围的情况,将视线放在了迪欧斯身。不是第一次见面,薛仁祥知道迪欧斯是吴月卡片的具现化。只能希望他能解释清楚了。

    “吴月想要感受命的命运力,以此来找到打败吴月的方法。所以接受了命的提议。让自己在身体完全放松的情况下,去感受命所发出的命运力。”迪欧斯解释道。指了指一旁睡在床的吴月。“现在吴月在睡梦。去感受着命运力所产生的预知梦。”

    艘科远科鬼后恨战孤秘仇封

    “原来如此。既然不是对手,亲身体会这个力量来找到切入点吗。”鬼看着吴月点点头。

    “这么一来,胜算大了一些。”薛仁祥心里松了口气。不论吴月能不能找到可能性,既然吴月有这份心,那对龙组来说是强心剂。现在能和命战斗的,也只有吴月这个人了。

    “那个......”一直在一旁被冷落的命突然问道。“说起来我还没问。亲身体会到对手的命运力的确是最好了解对方的方法。但是吴月为什么会认为,只是这一次体验,吴月拥有战胜我的方法呢?”

    “谁知道呢。自己猜吧。”迪欧斯毫不介意的摆摆手。走到一旁的冰箱旁,拿出了里面的啤酒。 “看来吴月还拥有着我不知道的底牌啊...”命手指不断的敲着自己的太阳穴。突然从怀里掏出了手机,似乎在查看着什么资料。

    众人也不说话,只是这么沉默的坐着。

    “原来如此。”命恍然大悟的长出口气。“没想到吴月还有这种能力。居然有对频率诡异的感知能力。这么一来的话,亲身体会到我的命运力的话,的确能够确切了解我的实力。如果对命运力仔细分析的话,吴月的命运力甚至能够直接增长到我的程度。或者以。唉...我居然会漏掉这么重要的情报。失算了。失算了啊我个白痴!!!”

    “你...”正在喝着啤酒的迪欧斯呆住了。啤酒从嘴角落到了脖子内。

    “你为什么会知道?”鬼皱紧了眉头。“这个情报没有进行任何记录。而且不是吴月身边的人,是不会知道这个情报的。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推理出来的。”命将手机翻了过来。面是一行一行的字。是吴月的情报。从出生日期,到每月每日与什么人做了什么,都有大致的记录。“说起来我还真忽略了。吴月的左手为什么能够存储东西?拥有次元能力是能够做到,但是吴月的这个能力明显是获得次元能力之前得到的。因为和吴月的次元能力相同,导致我没有在意。现在看来,圣林学院的一个女生的能力是右手的圣剑。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人,我忽略了。吴月曾经和圣林学院的女生在剑道大会有过接触,但是那时候我正在暗征集Gw的队员,我也忽略了。可是这三个忽略的地点结合起来,可以看出,吴月获得了和那个女孩的圣剑相应的能力。手掌内的空间并不是次元能力,而是和那个女生一样,通过解析能力的魔力频率来获得相同的能力。”

    “只是这样?能力是这么简单可以复制的吗?”薛仁祥问道。

    “对你们来说,火和冰的能力是相反的存在。分子振动加快,减速,来达成高温和冰冻的程度。但是对我们来说,火和冰却是相同的能力,只是魔力的控制来达成的不同结果罢了。”命笑着说道。“只要自身对魔力有着独特的操控力和魔力波动有着鬼神一般的感应能力,要做到这个是完全可以的。但是...前提是对魔力波动能够确切的感知到。这和让你们人类去分辨出声波的起伏高低没什么区别。你能听出声音的抑扬顿挫,但是你却听不出这个抑扬顿挫,声音的高度到底是多高,还是多低。这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可是吴月能做到。这导致我对这方面的察觉慢了半拍。”

    也是说...

    鬼察觉到了问题所在。立刻走到了吴月的沙发旁,转身对着命。

    “没错。只要吴月醒来后,这一次的经历将会让他突飞猛进,要打败我,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命咬着自己的大拇指的指甲。“可恶。失算了,也太不公平了。我千辛万苦才获得的这身力量,吴月一个人类居然只是凭借一个接一个的经历能够与我匹敌,或者超越我。到底是什么人。书,面具,请问你们知道吴月是什么人吗?”

    但是书和面具没有应声。面具仍旧静静的守护着吴月,书则是盯着命。对命的问话没有任何搭理。

    “不搭理我啊。”命苦笑着。“不过还好,发觉到这件事情是在现在。吴月真的很危险啊。而你们这个叫做书和面具的存在,实力也不低啊。”

    对于命的搭话,书和面具仍旧没有任何反应。

    “不被人回应的话只有我一个人说话很尴尬啊。”命看向了鬼和薛仁祥。“实际关于之前你们的问题,我为什么让Gw的人都投降,你们想知道是什么吗?”

    后不仇不鬼后恨所月由恨独

    “为什么?”鬼皱紧了眉头。一直站在吴月的面前,手半握着,保持着随时可以挥拳的姿势。鬼知道真的打起来,自己派不什么用场。但是好歹能拖延点时间。

    后不仇不鬼后恨所月由恨独  “什么时候醒来吗?我答应吴月,会让他确切感受到命运力,让他做预知梦。我也不会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我答应他让他醒过来了吗?”命对于迪欧斯的提问呆了呆。微笑着。“他不会醒了。”

    “啊有人回我了。太好了有人回答我了。我这个人很怕寂寞的。没人陪我说话我真的快要死了。”鬼回答命的提问,命立刻泪眼朦胧的喊道。“咳咳。那么我要回答了。”

    结仇科远独敌恨由孤敌技封

    坐在一旁的薛仁祥握在一起的双手的手心,淡淡绿色的光芒悄悄凝聚着。

    命微微笑了起来。那如春风一般,让人起不了任何疑心,充满了亲和力的笑容。说出了让鬼和薛仁祥如坠冰窖的话。

    结科仇不鬼结学所闹孤术帆

    “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一刹那,命的嘴角扬起来。雪白的羽毛飞舞在整个房间,淡淡的银色光芒倾洒在整个房间内,也照耀在了目瞪口呆的鬼和薛仁祥的脸。书和面具两个人都看向了命。迪欧斯握紧了手的刀刃。

    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在了命背后,那突然展开的,四对雪白色的羽翼。每一扇羽翼,都有着充盈的羽毛。每一片羽毛,都流动着淡淡的银色光泽。房间里流动的银色光芒,都是由这六扇羽翼所放出的光芒映照。每一扇羽翼都像是艺术品一般,柔和,华美,神圣。

    “那么各位,这段时间的相处很愉快。”命站起身,微笑道。“鬼,薛仁祥,要遵守约定啊。”

    “吴月什么时候会醒来?”迪欧斯立刻问道。

    “什么时候醒来吗?我答应吴月,会让他确切感受到命运力,让他做预知梦。我也不会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但我答应他让他醒过来了吗?”命对于迪欧斯的提问呆了呆。微笑着。“他不会醒了。”

    所有人的视线立刻集在了沉睡的吴月身。

    “动手。”

    在命那不知道是对说,充满了命令意味的话语下,在所有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吴月竟然被扯进了沙发。消失了。

    “吴月!”

    迪欧斯立刻跑到沙发,双手惊慌的拍着沙发。沙发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的伤痕和划损。但是吴月刚才明显像是被某个无形的力量扯到了背部一样,被扯进了沙发内。现在看来,不是沙发,而是陷入了某个空间。

    没有!为什么没有!如果是事先设置好的空间陷阱的话,应该哪里有痕迹才对的。为什么什么痕迹都没有。

    “你做了什么?”迪欧斯立刻转头,看着慢慢梳理着自己背后翅膀羽毛的命。

    “我?我什么都没做哦。”命疑惑的转过头。“你旁边那两位书,面具,实力可不下于我哦。虽然不一定能战胜我,但是我要突破他们去伤害吴月是不可能的。”

    “书,面具,吴月怎么了?”迪欧斯立刻对书和面具问道。

    “主人被带进了异空间。”面具淡淡的说道。“在主人还在精灵界的时候,哈迪斯借决斗的机会,为主人的身体下了锁链。刚才的确不是命做了什么,而是精灵界的哈迪斯扯动了锁链,将吴月拉到了异空间。现在哈迪斯应该已经将手的锁链扔到了异空间内。断绝了最后与吴月的那一丝联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