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七十八章 砍向命的迪欧斯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十八章 砍向命的迪欧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你知道命运力怎么增强吗?”吴月受不了这个寂静。只能先开口问道。毕竟机会也难得。刚才发现自己被命引导了注意力才立刻避开命的话题,现在看来也非明智之举。

    “充分感受命运力呗。”命立刻回答,向着吴月笑着。

    “怎么感受?你自己也都说了使用命运力是相当自然的感觉。像一个人是感觉不到自己是怎么伸展自己的手指的。让我怎么感觉。”吴月问道。

    “要想感受手指的运动要先把全身麻痹,从头开始体会手指的动作。所以我刚才不是说了,因为梦境,发现了命运力的新的用法。”命摇了摇手指。

    “预知...预知梦?”吴月不确定的问道。

    “凌浩忠自己也研究过自己的能力。他在睡觉时,脑电波似乎会呈现一种极其怪的频率。与已知的任何一种频率都不同。也导致了睡觉时,会接收到特的画面。有点类似于能够穿越维度的引力波。那么,如果在我睡觉的时候,我的身体使用命运力来引导我的梦境的话,我又会看到什么呢?”命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命运力也是力量吧...”

    结远地仇鬼后恨陌冷诺独不

    “没错。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但也是力量。睡觉时,以命运力增强脑电波,达到和凌浩忠的脑电波同一程度。不同点的话,在于凌浩忠的梦是不可控,而我是可控的。与命运力只是造成结果不同,预知梦可以看到清晰的画面。”命笑着。“吴月你可以试试。只要你能够充分感知到命运力,那肯定能够做到预知梦了。”

    “说的简单。睡着时,还要让自己保持清醒。不论是在外界的身体使用命运力或者是在梦使用命运力,那都不可能。一般人哪能在梦保持清醒。更不可能睡着时身体还能行动。还要在这个时候去感觉到体内原本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的命运力。”

    “格斯呢?你睡你的他弄他的是。”

    “你居然格斯先会命运力啊。这么说起来,格斯呢?怎么到现在没见他出来?平时见到我不都是一副阴狠的样子吗?不可能躲着不见我。”命疑惑的打量着吴月。

    “他有点事。不说他。”吴月转移话题。“那我要怎么做才能充分的感觉到命运力。”

    “好好。不说他不说他。”命顺着吴月的话题继续说。“想要感觉到命运力,当然有更简单的说法。如说直接感受到我刚才所说的方法。”

    “你要帮我感受预知梦?”

    “当然。毕竟吴月,你从来没有感觉到外界传来的命运力吧。更别说在睡梦那种身体全然放松的时候。那可是直达大脑的感觉啊。”命笑着。

    还是一如既往,笑的吴月感觉很亲近。从一开始,到现在,命给吴月的感觉都像是那种老邻居一样。可以让彼此说话丝毫不顾忌。但是,命还是敌人。算他没伤害过自己,没惹怒过自己,没控制过自己,他也是敌人。算是萧命那次,自己也只对萧命充满了愤怒,意外的对命没什么气氛的感觉。

    但是这是一个千载难逢个的机会,如果能够亲身感觉到命的命运力的话,又或者在梦看到未来的话,说不定能够找到反击的机会。

    啊...格斯大哥在的话好了。我不用害怕各种可能性了。

    “那我答应你的要求。但我要让迪欧斯大哥来帮忙在外界盯着你,如何?”

    “是是。”命像是投降一样,笑着举起了自己的双手。“我可真是命苦啊。我到底是何苦?”

    结仇科远独艘球由闹结克仇

    吴月将卡片从手拿了出来。卡片在空化为一道光,一身金色铠甲的迪欧斯出现在了房间。

    迪欧斯原本还在怪的看着周围的时候,看到了坐在吴月对面,笑着对自己说嗨的命的时候,命眼神立刻阴狠起来,张开右手,手心金光一闪,一把闪烁着寒光的金柄刀出现在了手。

    “啊等等等等等迪欧斯大哥。”看到迪欧斯浑身杀气腾腾,吴月赶忙双手抓住迪欧斯的左手臂制止迪欧斯前砍人。

    命也赶忙从沙发跳了起来,躲到了沙发的后面。探起脑袋小心翼翼的看着迪欧斯。

    “怎么回事吴月?你怎么和命在一起?让我砍了他一了百了了。”迪欧斯立刻对着吴月喊道。

    “恩?能砍死他吗?”吴月突然觉得说的很有道理,不禁松开了迪欧斯的手臂问道。

    “喂!你们够了。当事人我还在这里啊。还这么直接谈论砍死我。”躲在沙发后面的命吐槽着。

    “恩...砍不死吧...”这个时候,迪欧斯渐渐回复了理智。

    “哈哈...是啊。”命慢慢从沙发后面升起脑袋,笑嘻嘻的看着命。但是在脑袋升起来的时候,面前银光一闪。整个房间里传来了爆炸般的声音。整个房间的沙发椅子都被震到了房间的边缘。

    命看着近在咫尺的刀尖。明晃晃的刀尖距离命的眉心只有半分米的距离,但是却硬生生停在了空。仿佛一堵透明的墙壁挡住了这把刀的刺击。

    “哎呀哎呀...真吓人啊。”命无奈的笑着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刀尖。

    迪欧斯收回了自己的刀,看了看自己的刀尖。“你面前的空间怎么回事?居然刺不过去。但是又不像是结界。我这把刀是混沌界的至宝。具有斩破次元的能力。不论怎么强大的结界我都能够斩破。可是命你面前的空间却一动不动。”

    “啊...这个啊...”命笑着。

    彭!

    这个时候,房间的大门处传了爆炸声过来。坚硬的铁门飞了进来。鬼和薛仁祥冲到了房间里。

    “发生什么了?刚才的声音怎么回事?”鬼急忙问道。在看到站在屋子里的命和迪欧斯后,似乎理解了什么情况。“看来你们事情还在解决。我们走吧。”

    薛仁祥也理解了。哈哈笑着点点头。

    “啊别别别。先别走。先等一下。”吴月赶忙拉住鬼和薛仁祥。多一个人盯着也是好事。

    迪欧斯的注意力重新放到了命的身。将刀重新指向躲在沙发背后的命。“回答我。”

    命双手搭在沙发的顶端小心的看着迪欧斯。“求人回答问题还这个态度。真没礼貌。”

    “......”迪欧斯那冰冷的眼睛看了命一眼,手的刀化为了光芒消失在了空。“说。”

    “这才对嘛。”刀收回去了,命才从沙发背后站了起来。示意着旁边的沙发。“好了。既然都来了,那来来来,坐,坐。”

    吴月赶忙跑到一旁的墙壁边,将东倒西歪的沙发给搬了回来。“大家都坐吧。”

    鬼和薛仁祥对视了一眼,也坐了下来。迪欧斯坐在了吴月之前的位置,和命对视着。吴月坐在了迪欧斯的旁边。期间有服务生听到声响赶过来查看情况,但被鬼打发走了。

    后仇不地独艘学由阳学艘孤

    后仇不地独艘学由阳学艘孤  “命,你所谓的陪葬是怎么回事?”鬼转过头问道。

    “关于刚才那个情况,实际是空间固化的一种手段。”看到大家都坐好了。命也笑着开始慢慢解释。“我能够扭曲时空嘛。那么我在想,既然时空这种东西能够扭曲,融合,那么能不能固化。这是我现在得到的手段了。”

    命将手伸到了空。手慢慢向前推去。然而,一无所有的空突然像是出现了一堵墙一样,命的手贴在了空。

    敌不科远酷敌球所闹敌酷月

    原来如此。还有将空间固定的手段啊。

    “因为是固定的空间,基本空间之内,什么物体都进不来。”命看向鬼。“鬼你当初的攻击无效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别说是你的拳头了,算是导弹都穿透不了我的防御。”

    “原来如此,是空间吗。”迪欧斯站了起来。扬起了右手。手心重新出现了金色的刀。而左手也出现了一把金色的盾牌。

    “干嘛?”命立刻跳到后面,再次躲在了沙发后方。只露出脑门和眼睛看着迪欧斯。

    后不科远鬼后恨陌冷独科球

    “砍了你。”迪欧斯扬起的金刀,闪烁起了金色的光。

    “喂喂喂!虽然不知道你要干嘛,但是我先说好啊。我死了的话,可有人陪葬。”命在沙发后面扬起双手说道。“整个s市,b市,a市可都要和我陪葬。”

    结仇仇仇酷艘恨所孤由术恨

    “那又如何?”迪欧斯面无表情的说道。向着命大步走着,但是,却停了下来。

    结不远地情艘恨由月冷酷仇

    结不远地情艘恨由月冷酷仇  “预知...预知梦?”吴月不确定的问道。

    “命,你所谓的陪葬是怎么回事?”鬼转过头问道。

    “这个。”命将手放在了心脏处。在手掌的缝隙处,命的胸口变得透明。能够看到命那血红的心脏有节奏的跳动着。而那心脏,能够看到一个金属枢纽镶嵌在心尖。“这是发信器。只要我的心脏停了。发信器会发出信号。埋葬在三个城市底部的核弹会爆炸。我可是单枪匹马和你们龙组对峙啊。总要给自己一些后路是吧。”

    艘地仇不酷敌球战月球结早

    “你哪来的核弹?”薛仁祥问道。

    “核弹现在可不是大国所特有的。你们也该查到了我让组织人员进行的怪怪的任务吧。其一项是调查到了小国的武器库。”命笑道。“虽然笼络你们不可能,但是以我的能力,笼络一些小国还是可以的吧。而以我的空间能力,将核弹转移过来还不是相当简单吗?如何?要不要打赌我是不是撒谎?”

    “只是献祭三个城市的人让国家免受未来可能的灾祸。”迪欧斯淡淡的说道。“你们让开。只是空间固化而已,对我来说不过如此。”

    “......不行。”鬼略微思考一下,全身的肌肉突然暴涨,鬼的身高立刻增高到了两米三,肌肉也扩大了一倍。居高临下的看着迪欧斯。“我是军人。哪怕是一人,我也要保护下来。更别说是总共七百三十万人的三大城市。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来解决。”

    孙不仇地鬼孙学战孤方恨冷

    迪欧斯看了鬼一眼,冰冷的双眼突然蓄满了笑意。“真是个好人。这才是所谓的军人啊。不过...”

    薛仁祥和鬼的后颈受到了一阵撞击。两人顿时失去了意识,向前倒去。

    迪欧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两人身后。刚才的攻击是迪欧斯双手的手肘击了两人的后颈。鬼和薛仁祥的确很强,但是在恢复了原本力量的迪欧斯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鬼和薛仁祥倒地后,迪欧斯立刻挥刀向着面前的命砍去。刀刃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刀身周围的空间都因为这个金色的光芒扭曲着。而迪欧斯左手的盾也发着金色的光芒,光芒的闪烁下,命周围的空间也在因为这个光芒缓缓流动着。命周围的空间也被迪欧斯的盾牌封住了。

    躲在沙发后面的命看着砍过来的迪欧斯,似乎无奈的叹了口气。嘴角似乎嚼了什么东西。

    吴月赶忙躲到一边,如果刚才的爆炸再一次来,自己不是被冲到墙这么简单了。

    敌科仇不酷结术所闹术恨艘

    但是这一次没有爆炸。迪欧斯的刀在途停在了空。

    因为命的右手握住了迪欧斯那闪烁着金光的刀刃,让刀强行停在了空。

    迪欧斯一脸疑惑的看着被牢牢握住的刀。

    命的右手手心处涌出了淡淡黑色的气息。气息像是有意识一般,化为了一条条竖线,涌到了那刀身。那黑色的气息居然将刀身的金色光芒缓缓吞噬了。

    “什么?”迪欧斯立刻抽回了刀刃。命也没有强抓,很直接的松开了手,让迪欧斯简单的跳开了命的身边。

    迪欧斯立刻看着自己的刀。刀没有因为刚才的攻击出现什么破损,但是刀身的金光却荡然无存。

    “你做了什么?”迪欧斯放下了手的刀,看着命问道。

    “我只是挡下你的攻击啊。没做什么。”命摊开双手。

    “你那黑色的气息到底是什么?居然能吞噬次元力?那可是能劈开次元的力量。”迪欧斯眉头皱了起来。“而且你...会黑暗力量?”

    “哼哼。每个人都要有一些保命手段啊。”命没有因为刚才的攻击有丝毫的愤怒,仍旧异常随和的笑着。“迪欧斯不愧是混沌界最强的开辟战士。现在看来,力量是恢复了原本的水平。你拿出全力的话,我大概也拿不到好果子。不过先说好,我可不和你硬钢,你认真的话,我可要溜了。打不过我还是逃得掉的。”

    “......”迪欧斯看了命一眼,手的盾和刀化为了光芒消失了。看着躲在墙角的吴月。“吴月,叫我出来干什么?”

    “哎。绕了一圈,总算是回来了。”命双手一敲庆幸的说道。

    后地不地鬼孙球陌孤指仇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