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七十七章 和命独处一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十七章 和命独处一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nonono。 这点我也和吴月一样,我们两个,只能算是三维生命体。但是拥有通过四维的能力罢了。”命笑道。看着吴月。“对吧。吴月。”

    “真的吗?”鬼看着吴月。“吴月的能力,果然不止是瞬间移动?”

    “恩...对不起。因为不想惹到麻烦,所以隐瞒了。”吴月点点头。“我只是能突破空间的限制而已。但是不可能像电影里的四维空间生物一样,将三维的一切细节都看在眼里。在我眼的世界,和你们眼的世界一样。是真的。”

    “但是同时也表明我们这个三维空间的任何地方对你们来说都形同虚设。”鬼问道。“这么强的力量你到底是如何得到的?不可能是自然产生吧。”

    “是。是神给我的。”吴月说道。“通过了巨神兵所守卫的方尖塔,作为酬谢。神给了我这个能力。”

    结地仇地酷后学接阳月察最

    结地仇地酷后学接阳月察最  “不会影响到我的利益的问题。”

    “神?”鬼疑惑的问道。“不是指概念,而是指,具体的神?”

    “恩。是这个。”吴月抬起手,手出现了一张卡片。是陷阱卡,神之警告。“是这个人。”

    “哎~~”命发出微微的惊呼声。

    “命,你的能力是怎么回事?是你自己的吗?”鬼立刻接受了吴月所说出的话,看着命。

    结地远仇酷艘术战月羽诺察

    “......”命微微低下了眼帘。突然抬起头,笑着。双手的食指交错在一起,摆了一个x的形状。“这个问题,超出回答的权限了。”

    “为什么?”鬼追问。

    后科地仇独艘恨战孤鬼主

    “因为我在害怕。害怕的理由也不能说。说出来的话,我完了。”命仍旧在微笑着。但是吴月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那是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不能说。”

    “这又是为什么?”

    “也不能说。”

    “你是谁?”

    艘仇地科鬼艘学战孤地酷通

    “不能说。”

    “你的四维空间能打开给我们看看吗?”

    “不能。”

    “为什么杀不死你?”

    “不能说。”

    与之前那种相当随意的态度不同。对于鬼接下来的一连串提问,命完全是保持着微笑进行了全盘的拒绝。

    “你能回答什么?”鬼最后提出了问题。

    “不会影响到我的利益的问题。”

    “如?”

    “这个要自己猜。”

    孙仇地不鬼艘球所冷敌最封

    命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反转,让鬼有些疑惑。一直在一旁安静倾听的薛仁祥突然说道。“也罢。既然命不愿意说,那不必勉强。不是同一类人,我们的威慑也不存在任何意义。”

    薛仁祥将旁边桌子的另一张房卡递给了吴月。“这是隔壁房间的房卡。吴月,命似乎只对你保持着相当特的感情。和他一起到隔壁房间好好聊聊吧。我们在这里的话,不论问什么,相信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答案。”

    孙不仇仇独后球由冷艘战

    “不怕我跑了?”命问道。

    孙不仇仇独后球由冷艘战  “如?”

    “你和吴月一样,拥有着瞬移。在找到杀死你的方法之前,只有让地球本身暂时充当你的牢狱。”薛仁祥也接受了命所说的话。从鬼之前说出和命相处的情况来看,命自身也有着瞬移的能力。那么所谓的抓捕没有意义了。

    后地不科方艘学所闹后术结

    “那可真是豪华的牢狱。”命从沙发站了起来。“走吧吴月。身为老军人气氛压抑是正常的。找个能放松的地方吧。”

    “好。”吴月点点头。

    后不科远情孙学陌冷故科方

    “还有,在东边的这间。”鬼指了指东边的墙壁。那面墙壁是挂着电视的墙壁。“你们两个能直接穿过去吗?”

    命和吴月对视了一眼。

    艘地远远鬼后恨接闹秘主星

    “我可以。”吴月点点头。

    “当然没问题。”命说道。

    吴月和命两个人向着鬼所指的墙壁走去。在两个人距离墙壁只有一米左右的时候,两人面前的墙壁突然各自出现一个符合自己高度的空缺。从空缺处可以看到对面房间的客厅。墙壁出现两个巨大的洞。刚好将电视的两侧各挖去了一部分。但是特的是,洞口的截面处,却是一片光芒的截面。并不是墙壁内侧本来应该拥有各种的内线和钢筋混凝土。而电视的截面处,也不是各种电线,和墙壁的界面一样,属于圆滑的光芒界面。光芒和吴月在时空裂缝里看到的一样,属于一片并不刺眼也不黯淡的雪白色。

    鬼拿起了旁边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艘仇科远独后学接冷主闹由

    当然,只剩下三分之一面积的电视却理所当然的打开了。电视里的人物因为电视屏幕只剩下一小部分的缘故,身体残缺不全。像是被剪刀剪出圆形残缺的照片。

    “真是冲击我的人生观。”薛仁祥眼睛瞪得浑圆。

    “那我们先过去了。”吴月说道。和命一起从面前的空洞走到了对面。两人站在对面的客厅里后,墙的空洞消失了。墙壁和电视都恢复了原状。但是吴月和命此时正站在对面的房间。

    “这种能力...这种将一个生命体瞬间提高到了高维生命体地步的能力,居然是赐予的...”鬼双手捂着自己的脸。瞳孔不断的抖动。“那个神,是真正的四维空间生物吗?”

    “神这种东西,本来用来统称科学之外的概念不是吗?”薛仁祥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们有可能战胜吗?这种和我们所理解的科学,丝毫不接边的生物。”鬼立刻放开自己的双手。“不论敌人有多强的力量,体力,防御力,我们都有自信战胜。但是现在这个,已经是次元的差距了吗?”

    “那只是特例。从那个蛙人来看的话,还是我们这边的武力更强一点。”

    “一个足够了。也难怪命会这么在意吴月。从目前来看,吴月的确是唯一能够对抗命的人。希望吴月能做点什么。”鬼想起了当初攻击命的情景。哪怕没有尽全力。那也绝对不是普通的一击,但是命却完全不为所动。实力差而言,估计大炮轰向命都没事。龙组里面没人是这个命的对手。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同样怪的吴月了。

    而在隔壁的房间

    在吴月和命两个人到了隔壁房间后,命的肩膀垮了下来。相当放松的长出口气。

    “你又不薛老爷子和鬼弱,干嘛要那么在意他们俩?”吴月看着一旁正在挺着肚子,伸着懒腰的命。

    “我不太擅长应付那种较严肃的人啊。”命放下了双手,笑着说道。抬起头看了看周围。“恩...意外的没装窃听器和监视器啊。”

    “你看得到?”吴月问道。

    “我们的眼睛可是能看到灵魂的。灵魂在这个世界,似乎被定性为一种未知的能量。吴月你也多多研究你的眼睛吧。研究得当的话,这个世界你可以看到很多东西哦。各种电波,射线,微波,五彩斑斓的和彩虹一样。看起来可是非常漂亮。”命低下了头看着吴月,那双漂亮的黑色瞳孔现在是明亮的银白色。

    “我还真不知道这些电波有颜色。不过我不太喜欢能量附着在眼睛的感觉。因为总会看到很多不想看到的东西。”吴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将能量附着在眼睛,真的能看到很多。但是看的太多了。有一次在街道用,吴月想试试看能不能练个透视啥的。结果看到了在路边一脸阴霾,浑身鲜血的鬼魂。从那之后,吴月不敢随便乱用了。

    “吴月你难得有一身的能力,不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吗?不可惜?”命惊讶的问道。

    “不知道怎么研究。没个方向也只是白费力气。”吴月摇摇头。坐到了一旁的沙发。

    “要我教你吗?”命也坐到了吴月的对面。双手架在沙发两边的扶手,翘起了二郎腿。

    艘仇地仇酷敌球接冷学艘技

    “不用。”吴月头躺在沙发的顶端。让自己尽量放松一点。

    “我说,你干嘛那么紧张啊。咱俩是过来聊天的又不是过来相亲的。要不我变个美女给你解解闷。”命看着相当疲累的吴月,苦笑着。

    “不用。”

    “......”命苦恼的歪着头。“我个人自我感觉还是相当健谈的。可是你这么不配合,我也头疼。”

    “最好疼死。”

    “不用这么毒舌吧。”命汗颜着。“来问我些问题吧。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重要的内容。”

    “那你说你到底是个啥玩意?”

    “以后会说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那你让我问什么?”吴月抬起了头。

    “我自己哪能够说啊。”命笑着耸耸肩。“反正时间还很多。而且我们也难得有这样的时间来好好聊聊。吴月你也不笨。问一些我能回答的问题吧。”

    吴月考虑一下后。说道。“那说说命运力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所以说,吴月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是个我可以回答但是又很重要的问题。”命微笑着。“很可惜。这个我能回答,但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这个命运力,和你们国传统的道一样。属于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存在。吴月你自己,也知道命运力的那种感觉吧。他像是你在说话一样。发声时,两侧的声带拉紧,声门裂变窄,气管和肺冲出的气流冲击声带,引起振动发声。而同时喉内肌肉的支配来让声门裂受到有规律的控制,这是我们现在的语言了。单单是发声这个动作,是肺,脑,肌肉,气流之间的协调控制达成的。可是你说话的时候有感觉到这么麻烦吗。”

    “恩...也是。”吴月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命运力在掌控了之后,的确像是呼吸一样自然。它是这样复杂又简单的东西。但是如此,我才不知道该如何扩大这个力量。”

    “你的命运力不是一直在增强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变成这样了。我知道论命运力我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才不想和你为敌。”吴月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如果知道怎么增强我的命运力,我也不会对你这么束手无策。”

    “你不是赢了我几次吗?”

    “别问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打赢你的。”吴月捂着自己的额头。

    “哼...果然吗。那吴月你想过命运力的用法没有?”命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嘴角微微扬着。“单纯拿来用来赌博不觉得可惜吗?”

    “怎么说?”吴月来了兴趣。“命运力不是掌控命运的一种力量吗?”

    “命运?你觉得命运是啥?”命手拄着自己的下巴微笑着。

    后仇地科鬼艘学战孤艘早敌

    “......未来?”吴月想来想去,反而想不出怎么解释这个司空见惯的词汇了。疑惑的说着。

    “差不多吧。毕竟命运力的结果是未来按照着自己的计划在演奏。”命笑着。“但是不觉得怪吗?未来是多变的。每时每刻,自己的想法改变,都有可能会造成不同的未来。但是多边形的未来,却因为一种摸不清道不明的力量而成为定局,这不怪吗?”

    “在国很多说法,未来是确定的。”吴月慢慢说道。

    “国民间,的确有不少人异事预测到未来的事情。不过我见过不少这种人,可惜我见到的都是所谓的江湖骗子。”命一边笑着,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不过托这个的福,我听到了不少有趣的故事哦。”

    “国民间不缺人异事。不过那只对没什么力量的凡人。对你来说,应该和平常小事差不多吧。”吴月问道。

    “我觉得有趣的,是故事对于未来的说法。人类,通过媒介,利用星象,甚至单单是所谓的掐指,铜钱都能来用来占卜自己的未来。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占卜得到的。”命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当初试过用命运力来掐指。但是你们国所谓的掐指一算是和星象连接起来的。单纯用命运力来掐指算命没用。星星我试着看过,也学习过你们的占星术,那是我为数不多,觉得束手无策的学问。不如说,你们国古代术法,我是一个都没学会。所以利用媒介来使用命运力的方法算是失败了。”

    “都失传了。别说你,国人会的都很少。”

    “所以说只能求自己了。暗影的老大不能够用梦境来查看未来吗?我试着学习了下。发现了对命运力新的用法。”

    “......”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跟着我一起说话,我很尴尬的。”看着吴月突然不说话了。命苦笑着。

    “我不想被你引导话题。”吴月扭开了头。

    “怎么跟个寡妇似的看谁都想偷自己。警戒心这么强。”命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无奈的摇头。“不想知道算了。”

    命也不说话了,躺在沙发打开电视,开始无聊的换着台。结果房间气氛又陷入了尴尬局面。命说的真没错,真有点相亲的尴尬感觉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