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七十三章 鬼和薛仁祥的无奈-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十三章 鬼和薛仁祥的无奈-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个...说不说有什么区别吗?”吴月不想暴露邪神手镯,书与面具的存在。

    “那也是说,真的有隐藏的?”薛仁祥抓住吴月话题的漏洞,乘胜追击着。

    “啊...是。是有隐藏。算是我保命的手段吧。”吴月只能点点头。

    “那这个保命手段能战胜命吗?”鬼立刻问道。

    “哎?”吴月也觉得言之有理。

    说起来,还真的没有考虑过书与面具能不能战胜命。他们和自己不同,可是神所制造的道具。说不定能胜利?

    吴月停在原地。利用念语和自己右手书与面具问道。“书,面具,你们战胜得了命吗?”

    “主人,这个做不到。”意外的,一直以来对所有事情都毫无畏惧的书很直接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那个叫做命的天使,他的实力已经达到残神级别。如果不是主神级别的存在,不会是他的对手。”面具说道。

    “啥是残神?”

    “残缺的神。生物更强一级的存在。神更弱。主人您曾经在方尖塔顶端见过的那位神,便是主神。而您见到的欧贝利斯克,和我们一样都是神的创造物。也属于残神级别。”

    “一个等级不是对手吗?”

    “如果是全盛时期的我们,那个区区的命自然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可是我们现在大部分力量都在沉睡。而命却处于鼎盛时期,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后科仇远独艘学陌阳故毫鬼

    “我们七物为整体。只有我们二人苏醒,力量只觉醒一部分,只要让我们七个全部苏醒,力量彼此共鸣,实力会全部觉醒。”

    要另外五个不知道脾气的货苏醒过来,那还是算了。我惹不起。

    “恩......”吴月摸着下巴思考着,还是叹了口气。“应该不是对手。”

    “是吗?不是对手也没办法。”鬼说道。“到时候在看吧。”

    “那我先走了。”吴月站起身说道。

    “恩。再见。”鬼点点头。

    “好好休息。明天午十点到这里来。我们要坐飞机到丹麦。”薛仁祥说道。

    结远不仇鬼结察由闹主羽羽

    吴月点点头。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在吴月离开后,鬼慢慢说道。“0号。”

    “在。”绿色的光子在空涌动,构成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头部影像。头部回答道。

    “能知道刚才吴月在沉默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鬼说道。“他沉默的时候,我的眼镜里看到他周围有着不一般的能量波动,应该不是在思考,而是在和某个人说话吧。”

    “没错。”0号说道。“脑电波的频率有着明显的规律性。而且频率极强,已经远远超越β脑电波的范围。足以与别人达到心灵沟通的程度。通过以前对心电感应能力者的能力解析资料,可以分析出刚才脑电波的频率来获取对话内容。”

    “说出来。”鬼说道。

    0号将吴月与书和面具的对话说了出来。

    “书?面具?不是物体是个体?”薛仁祥惊讶的说道。“而且对话在刚才进行了吗?”

    “与吴月对话的是两种特别的电波。电波的源头是吴月右手指和无名指所戴的两枚银色的戒指。而且这种电波完全模仿了吴月在对话时的脑电波频率。因此吴月可以直接进行常人无法听到的对话。”0号毫不客气的揭露着吴月刚才自以为隐秘的交流。“而且经过扫描,两枚戒指的材质不属于地球的任何一个物质。不如说,甚至不算是物质。”

    “什么意思?”鬼问道。

    结不远地情孙球战月远地太

    结仇远远鬼孙学战阳诺地球

    “物质是质量的空间分布。固态的情况下,分子将会像仪仗兵一般保持紧密而又整齐的排列着。但是刚才在进行微观扫描的时候,那两枚戒指虽然属于固体,但是内部的分子却一直在进行着杂乱无章的运动。也是说,那是本属于液态或者气态的固态。这不符合常理。因此我们地球公认的物质的原理,不适用在那两枚戒指。在我的资料,不将其定义为物质。”

    “既然能够说话,也是说那两枚戒指是生物?”鬼问道。

    “探测不出其所蕴含的有机物以及代谢所产生的物质。定义为非生物。”

    “都会说话和思考哪来的非生物...”鬼无奈的低下头。“不过听到了相当麻烦的消息。残神...主神...我们的对手,居然是异世界的神?真恶心啊。有种正面来啊。一个电磁镭射炮教他做人了。”

    艘地科地独敌术由闹陌月阳

    艘地科地独敌术由闹陌月阳  “你最近除了到龙组接任务,是睡觉。没关系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薛仁祥问道。

    “但是这个残神的命,已经在人间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他熟知人类的武器可怕程度。自然不可能像是各种动漫小说一样,以威严的姿态出现在天空,像人类宣告末日的来临。那样的话,不用等待电磁镭射炮,卫星激光会以光速直接将其消灭了。可是...最麻烦的是不可能。”薛仁祥声音也有着疲累。“最麻烦的是现在这样。集结强大的人和他对峙,他会逃跑。少数的人面对他,算再强也不是他的对手,那个家伙在当丹麦导游的时候,手只是隔空握紧,一辆失控的无人出租车直接被捏成了铁球。一直生活在人群,我们大规模的杀伤武器无法使用。小型武器却伤害不了他。真是越想越绝望。”

    “他既然知道我们的打算。那现在周围是不是什么地方也看着我们?”鬼眼睛瞄了瞄周围。“0号,能发现房间内有什么异常?”

    “扫描完毕。”只是瞬间,0号说出。“未发现异常。”

    “算了。到时候去问问他吧。”鬼无所谓的摆摆手。

    “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吴月由原本的可能打败命的存在,升级为只有他能打败命的存在吗?”薛仁祥说道。眼睛的光芒逐渐变得黯淡下去。

    七个物体全部觉醒有可能打败命,但是吴月既然没想过让七个物体觉醒,能想到的是吴月害怕另外五个个体。 如果真的到了关键时刻又别无他法,只能使用一些非常手段逼迫吴月去为了人类和命战斗。

    后地不地鬼艘恨战阳情独仇

    “薛老爷子,最好别那么做。”鬼当然知道薛仁祥的想法,他自己现在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以人质来威胁吴月的话,他会立刻倒戈到命那边。夺取自己身边的人。这孩子虽然不是个坏人,但是对于国家和人民的责任感和正义感太低。假如毁灭了世界能保护身边的人,他绝对这么做。这也是现在大部分青少年的常态。而且吴月的能力有可以穿越到世界任何地方的时空能力,单从这一点,他已经属于超出三维空间的高维存在。他可以轻易摘除任何一个人的大脑而不伤害这个人。而那个书和面具这两个力量只是有些残缺的残神,实力估计不低于命到哪去。如果这样的吴月成为敌人和命联手,人类真的会失败的。”

    “恩...”薛仁祥淡淡的说道。“我之后找他谈谈吧。”

    “这个也别做。青少年的心灵也过于敏感。我曾经去过少管所。那里面的心理治疗师是最难做的工作。为了治疗这些年纪轻轻犯罪的孩子的心理健康,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去找孩子们谈心,开导。但是那些孩子像是野猫一样从来不会去轻信他的话,而且只要一句话说错了,那些孩子会从心底里记恨他。哪怕表面不会表现出来。基本这样的话,那个心理治疗师再也无法去安慰那个孩子了。”鬼再次摇头。“青少年是正处于厌烦别人唠叨的敏感年岁。这个时候去找他谈话,只会增加他原本反感的心情。”

    “除了命之外,我们这边的问题少年怎么也那么麻烦。”薛仁祥苦恼的低下头。

    “现在先将所有的注意力集在抓捕gw的人员吧。而命那边,由我们来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鬼慢慢说着。“既然gw的领导成功由两位变为一位。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算是陷阱我们也只能去了。”

    “在我们拖住他的时候,卫星激光炮能消灭他吗?激光炮是光速,算他再强,也不可能躲开。”

    “也不行。我们曾经试过,在命睡觉的时候,锁定他的位置进行激光攻击。但是也失败了。明明锁定的是头部,最后肚子却是被开了个大洞。但是他仍旧翻了个身继续睡。而且腹部的伤势很快愈合了。”鬼还是摇头。“现在他在睡觉的时候,似乎会布下结界,结界内我们完全看不到他在哪。算是用红外线也探测不到他。微型芯片所发出的信号也被屏蔽在结界内。所以确定不了具体位置。”

    “不死之身?也不对。”薛仁祥怪的说道。“但是从他还特地布下结界来防御来看,也不能说完全没事。不过...有一点说不通啊...”

    结仇仇仇酷后察战孤学不地

    结仇仇仇酷后察战孤学不地  “一个等级不是对手吗?”

    “我的能力是结界,所以能理解结界到底是多么的东西。结界是能量的精密控制所造成的结果。效果越复杂的结界,能量的控制程度越麻烦。如果是能够达到换气,隐藏,屏蔽电波这种复杂程度的结界,虽然做到并不是不行。但是如果一直维持结界的运行的话,在我看来至少和编好一个有万行代码的程度差不多。而且是一直都处于编程的状态。”薛仁祥说道。“可是命他是在晚睡觉的时候开启的结界吧。结界是一整晚都处于开启状态?”

    孙不地仇独艘察所闹后远岗

    “没错。而且是一个人睡。”鬼点点头。

    “那也是说,他在睡着的时候,也拥有足以展开那种程度结界的能力。那家伙,睡着和醒来难道没什么区别吗?”

    “别在想了。这样只是在不断的神话他。不论多么匪夷所思,总有一个解释。”鬼长出口气。站了起来。“那薛老爷子,我先回去睡觉了。关于围剿gw的行动,您多费心了。”

    “你最近除了到龙组接任务,是睡觉。没关系吗?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薛仁祥问道。

    “理由不能说。我只是,不想让命知道更多事了。我不想让我看到更多的机密然后传到命的脑子里。”鬼转身,向着大门走去。“那么我先告辞。”

    “恩。”躺在沙发,薛仁祥只是轻轻点头。右手扶着自己的额头,希望能分担一些自己那过热大脑的温度。

    ====================================================================

    回去后,晚果然和秦阿姨在一起吃饭。老实说,可能是感同身受的关系,又或者是秦阿姨长得并不差,人也和善。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二妈,吴月意外的没什么抵触情绪。秦阿姨对吴月和小枫也很在意,不敢太过热情害怕吴月和小枫会厌烦,只是在一旁尽可能安静的坐着。但是在吴月或者小枫杯里没有饮料的时候,还会立刻帮忙倒好。

    秦阿姨并不会住在这里。不过她在附近租了房子。距离这里大概两条街的距离。会经常到这里来帮忙做饭和打扫房间。而同时,自己爸妈偶尔会到她那里去住。

    说到这的时候,自己爸爸那大大咧咧的性格第一次有些委婉,看来是不想让自己有心理负担。不过听到这里吴月并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因为那时候大脑已经充斥了各种少儿不宜的景象。一男两女还能干嘛。但是为了憋笑,吴月还是低下了头。

    那个时候,小枫却突然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这句话让原本有些尴尬的局面都呆住了。然后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了吴月的身。

    吴月也没有表示拒绝。不如说,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不论是自己这方面还是自己秦阿姨那方面还是自己老爸那方面,吃饭的时候,吴月一直都有注意自己妈妈的情况。应该是以前妈妈和秦阿姨早认识的原因,两个人说话相当的随意。完全完全没有一点隔阂。

    在听到吴月说不在意的时候,自己爸爸和秦阿姨似乎都有些不好意思。妈妈则是一直在笑。

    艘不科科鬼结学由冷方羽星

    不过老爸说现在先不急着结婚。暂时先住在一起,让大家都彼此熟悉之后,之后会考虑结婚的事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