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七十二章 鬼和薛仁祥的无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七十二章 鬼和薛仁祥的无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们要怎么做?过去弄死他?”吴月问道。笑着摆摆手。“别闹。如果这样别叫我。我说实话,我真不是命的对手。我绝对不做找死的事情。”

    “不用做什么。找他聊聊天谈谈话可以了。”鬼说道。

    “干嘛?增进双边友谊关系吗?”

    “他是个很健谈的人。而且对吴月你的印象似乎也不坏。那么聊聊天来拖延时间。而这段聊天的时间内,将会对位于全球范围内的gw成员进行抓捕。”鬼说道。“命太过危险。要想抓他,只能从长计议。”

    “都发展成全球了。命这货是有多吊...啊等一下。”吴月突然想到。“龙组内有卧底啊。你们的计划应该早泄露出去了啊。”

    孙科科不方艘球由冷陌察科

    孙科科不方艘球由冷陌察科  “很高兴三位如此看重我。身处美丽的童话王国,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艺术气息的芬芳。在此,期待能够与三位共享如此美好的心情。ps:我与新港心啤酒吧的老板很熟。他曾经承诺我可以一次,最多带三个朋友在他那里喝啤酒喝到饱。让我们到时候一起看看他那哭丧的脸吧。”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对龙组成员洗脑的,但是算我们将命令伪装,信息集处理,人员小心分配,gw的成员仍旧会潜伏在其。龙组的信息也会外露。既然如此,索性大大方方的把情报泄露出去。”鬼说道。“这一次不仅仅是龙组,暗影和谜影也参加了进来。不存在任何计谋,以最直接的力量将其进行抓捕。知道计划也没有意义。”

    “其有不少没做过什么坏事的人吧?这样也要抓吗?”

    “这也是情报泄露出去的原因。让gw的人知道,现在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与国家为敌,自己是站在邪恶的一方。因此现在gw已经有很多人退出了组织。像吴月你认识的萧命,李谦这些gw的成员已经宣布永久退出龙组。不过还有一部分在顽抗。”

    原来如此,不介意泄露计划还有这方面的原因。

    “既然如此,那没什么需要在意的。只是聊天的话行。”吴月点点头。“我答应这场行动吧。”

    这个时候,吴月怀里的手机又响了。不仅仅是吴月,鬼和薛仁祥的手机也响了。

    三人掏出手机,是手机来了一条来源不明的短信。

    点开后,吴月,鬼和薛仁祥三人都呆住了。

    “很高兴三位如此看重我。身处美丽的童话王国,我无时无刻不感受到艺术气息的芬芳。在此,期待能够与三位共享如此美好的心情。ps:我与新港心啤酒吧的老板很熟。他曾经承诺我可以一次,最多带三个朋友在他那里喝啤酒喝到饱。让我们到时候一起看看他那哭丧的脸吧。”

    简直像是邀请朋友去喝酒的短信。但是鬼却立刻转头看着周围,并没有发现到可疑的人。走到了电脑旁边开始操作,打算从寻找出哪里有没有摄像机,或者向外发送电波的设备之类的。但是也无功而返。

    “放弃吧鬼。命这个人使用的是完全站在科学对立面的魔法。你利用科学是找不到痕迹的。是因为这个我们才对他束手无策不是吗。”薛仁祥淡淡的叹了口气。“那么吴月。你既然打算去的话,今晚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开始要坐飞机去了。没去过的地方,你的瞬移也没办法用吧。”

    鬼也从电脑前放开了自己的双手,

    艘远地远鬼后恨陌闹学孤诺

    “恩...但是我没有护照...我没有出过国,没关系吗?”

    “没事。这些东西龙组这边都会办好。你只要带你自己觉得是必要的物品行了。”薛仁祥双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声音有些低沉。

    只有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为国家工作是相当有福利的设施。不过薛老爷子这样,是对于未来感觉到相当的无奈吗?

    “吴月,你先坐下吧。我有些事情想问。”鬼将自己的身体依靠在沙发。具有变形质感的沙发能够根据背部的形状改变沙发的形态,让沙发能够完全贴合背部的形状。分散压强从而感觉到无柔软的感觉。以前的几次相处,吴月知道鬼一直不太喜欢这种沙发,感觉太过舒适会改变自己对外界的感知能力。所以算坐在这种沙发,也都是绷直腰部像杆枪一样坐的笔直。现在仿佛失去了全力的支柱一般躺在沙发,根本不像是鬼。

    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两个人的等级都是s级吧。都是这种顶级的能力者了还会感觉到害怕吗?

    但是鬼的语气很正式。吴月端正的坐在鬼的对面,等着鬼提问。

    敌远远科情敌恨所孤情由孤

    “吴月,你去了精灵界,见到了突破次元裂缝到来的运。”鬼重新坐直身体,看着吴月。“但是你说你后来没有见过运了。这句话是撒谎吧。”

    “是。因为涉及到很多秘密,所以我没办法说。只能说后来没有再见过他。”吴月点点头。既然都能问了,不管是试探还是真的找到证据,对我的话进行怀疑这点本身很麻烦了。吴月索性也很直接的承认了。

    “那你知道,运到底是谁吗?”

    “...”吴月搔了搔脸蛋。沉默了一下后才说。“现任冥界的王。哈迪斯。”

    “是吗?果然是他吗?那命的身份到底是谁?天界的王?亦或者冥界某个更强大的恶魔?”鬼轻描淡写的说出了吴月的猜测。

    “都有可能。但是我没有见过天界王,在冥界的时间里我也没有见过哈迪斯和某个恶魔很亲密。所以说不出。”吴月点点头。

    孙仇科远独后察战月显陌恨

    “也罢。”鬼转移了话题。“另外一件事,吴月你的身体被改造了吧。”

    “啊?”吴月呆住了。

    “在每个人进入龙组总部的时候,都会有人体无法感觉到的扫描。对人体的健康,体重,以及身体所带的物品进行检测。吴月你现在的体重是二百三十二斤。这个体重和你现在的体型不太相配。后来发现到了你那和人类手臂两种类别的右手。”鬼食指点了点吴月的右手。“以及你的骨骼非同一般的质感。是被谁改造了?还砍掉了你的右手换成了机械手臂?这个是你一直以来拒绝到龙组检查身体的原因吧。这个可以说吗?”

    原来早知道了。自己还是太小瞧自己这个世界的技术了。

    “可以。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吴月全盘托出。把自己在精灵界受到的伤,和去找机械族帮自己改造身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魔法时代吗。所以你现在刀枪不入?”鬼站起身。

    “不算。**毕竟也是普通的**。不过骨头硬了很多。不会那么简单被砍手跺脚了。”吴月说道。

    鬼走到了吴月面前,抬起手,抓住了吴月的手臂,试着捏了捏。然后放下了吴月的手臂。

    “的确一般人的骨头硬了很多。不如说,石头的硬币都没有你骨头硬。”鬼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能够帮你做到这个程度,机械族的明我们强吗?”

    “不清楚。但是感觉而言,没有吧。他们只是对于机械有着本能的感觉。像是人类对工具本能改造和使用一样。我没有感觉到他们像我们这样的技术。也可能是我没看到。”吴月想了想后,摇摇头。

    鬼十指交叉抵在自己的嘴巴处,思考着。“算了。这些事情无所谓了。我想问的是,吴月,你觉得我们杀得掉命吗?”

    “不清楚。我不知道国家的武力到底有多强。”吴月摇摇头。“但是如果命是和哈迪斯一个级别的话...这样看来,一般的武器杀不掉他的。我和哈迪斯见过很多次面,我能够确切的感觉到,我不是哈迪斯的对手。但是我也可以肯定,一般的枪支炸弹炮弹,只要我想防御的话,你们是杀不掉我的。我还向恶魔学了几个黑暗魔法,通过这些黑暗魔法,我可以轻易毁掉我们所谓的坦克或者飞机之类的。”

    艘仇仇不独孙学接月仇孤仇

    “是吗?”鬼淡淡的说道。

    “这些鬼先生你也能做到。但是魔法是鬼先生你的能力还要高一个次元。而我这些还只是学到的一些皮毛而已。恶魔的寿命是人类的十倍。可以活一千多年。咱们这个世界那些畜生活个几十年成精了,那些恶魔算再怎么暴力,头脑简单,活个五六百年,你说他们会成个什么样。而且在冥界那种黑暗力量浓郁,强者为尊的地方,他们可以尽情的锻炼自己的黑暗力量。那些力量是和科学背道而驰的。所以我想不出哈迪斯会死在人类无所谓的武器下。”吴月认真的说道。“龙组试过杀掉命吗?”

    “试过。派出了暗杀者,下过毒药,伪装成意外的暗杀等等。”鬼点点头。

    难怪要跑去丹麦了。这国肯定是呆不下去。算死不了烦也烦死啊。

    艘不仇地方艘学接孤学独羽

    “都失败了?”吴月问道。

    “利用狙击枪发射穿甲弹,直接破墙穿透了他的大脑。对他下了基因毒药。发射卫星激光。在他乘电梯时突然放下电梯或者出门的时候让无人汽车撞他。”

    呜哇...

    吴月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

    “但是,大脑被穿透了,他还转过身,瞬移到了攻击他的士兵后方,手指只是点了一下那个士兵的后颈,将那个士兵变成了植物人。无色无味的基因毒药应该迅速破坏他的健康让他死亡才对,可是他现在还那么好,应该也失败了。电梯下坠汽车冲撞,他都没有受伤。之后轻松从场地安然无恙的离开。”鬼慢慢诉说着那些让他头疼的事实。“那是他的本体,不是能量体。攻击前我们都用了识别标志确定那是命,也是吴月你所说的邱逍本人。”

    “识别标志?”吴月疑惑的问道。

    “三十年前发放的政策。你们每个人在出生的时候,会在你们身体内植入一个微型芯片。和指纹记录一样,每个人的芯片是独一无二,用来追击逃亡的罪犯。只要芯片在,不论躲在什么地方,用了什么外貌,国家都能知道。”鬼说道。“因为芯片的作用只有国家才能使用。社会各种身份证明用的还是简单的身份证。所以芯片的存在外界早没多少人知道。这也是命即使跑到丹麦我们也能发现的原因。”

    “三十年前植入吗?那么我也有啊。”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身没什么疤痕啊。哪里有芯片植入?不过有芯片的话,也是说gw的那些人躲不掉了?

    “不用找了。芯片是随机植入身体,每个人身体内芯片的存在位置都不一样,大小也只有一厘米左右。不影响健康也不会损坏。找不到的。”鬼低下了头。“现在的问题是,算知道了命在哪。知道他大摇大摆的当着导游,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gw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黑暗游戏吧?”吴月想了想后,说道。

    “怎么做?黑暗游戏是将规则强行具现化的一种能力。在黑暗游戏的确能够打败命。但是怎么赢?别说是命了,单单是吴月你,掌控了命运力的你,我们都无法在黑暗游戏战胜你。”鬼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头。“假如是大摇大摆的战争,我相信国家有绝对的胜算。可是命知道这一点,在暗处利用自己那几乎无所不能的魔法进行分裂,诱导,破坏。这是最烦人的一点。国家的大炮子弹能催眠一切宏观物体,一个星球都能破坏。但是你让高射炮去打蚊子,这不可能。”

    “那之后去找命,要怎么做?真的是和他聊聊天吗?”吴月头疼的问道。

    “不知道。到目前为止,最有可能和命进行对峙的,除了吴月你,没有别人了。这也是这次找你的原因。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了。”鬼抬起头,看着吴月。“能解决命的,也只有吴月你了。”

    “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是对手啊。”吴月苦恼的说道。“我回来之前,哈迪斯和我进行了一场单纯的决斗。我不知道运到底是不是哈迪斯,但是那场决斗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实力差。我的命运力无论如何也不是对手,力量,感觉和气势也是从头到尾都被压制着。假如哈迪斯是运的话,你觉得这个决斗的意义是什么?那是在警告。懂吗?所以在听到你们要围剿gw的时候,我第一个选择撤退。不做任何解释,迅速的,完整的,和龙组保持距离。但是你们还是一个接着一个来找我,所以这次我才打算来看看到底要怎么做。如果危险的话立刻撤退。如果只是照你们所说过去拖住他的话,应该没什么事。”

    吴月的话让在场三人再次陷入了寂静。

    “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可以走了吗?”吴月觉得对话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打算撤退。

    “最后一个问题。”薛仁祥突然说道。“吴月,你的实力,黑暗力量对身体的增幅,对怪兽的召唤,黑暗魔法,瞬移,还有什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