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六十五章 情绪爆发的吴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六十五章 情绪爆发的吴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恩。相当让人别扭的一场决斗。”吴月喝光了杯的橙汁,将杯子放在一旁。拿起了一支炸虾,似乎要发泄一般的用力咬着。“喂命,你在这个世界要做什么我已经不相管了,但是你们对异世界到底做了什么?那不是你们原本居住的世界吗?”

    “我什么也没做啊。毕竟异世界可是拥有着各种强的恐怖的怪物啊。”萧命摊开双手。

    “少来!那个黑色的雾气是什么鬼!”吴月猛地一拍桌子。吓得坐在一旁的张若昕筷子里面夹着的鸡块都掉了。

    “啊对不起。我稍微有些激动了。”吴月赶忙对着张若昕道歉。

    “没关系啦。姐夫没事吗?”张若昕担心的看着吴月。

    “没事没事。我先和命这家伙出去聊聊。张若昕你慢慢吃。你给我过来!”吴月右手一把掐住萧命的后颈,像是提小鸡一般,机械手臂独有的力量单手把体重约有一百四的萧命从座位提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哦......”张若昕惊愕的看着一脸无奈笑容的萧命和一脸怒气的吴月,继续吃着自己的菜。

    直接把萧命给提到厕所。一直带到单间里把萧命给扔到了单间内。然后咚的一下,双手猛地支撑在了萧命的头部两侧。吴月的脸庞逼近了萧命。

    “壁咚?”萧命笑着说道。

    “滚蛋。我才不想壁咚一个男的。”吴月张开手,一道透明的结界立刻布满了整个单间。然后吴月再次咚的一下,双手支撑在了萧命的身体两侧。“我已经受够了!知道吗?”

    “哦?”萧命疑惑的看着吴月。

    吴月深呼吸一口气。顿了顿后,猛地喊道:“我他么说我受够了听不懂吗!为什么!为什么全部都是我!为什么每次我到的地方都他吗有你们的动静!我不想和你有什么关联!我都躲到了精灵界,结果又看到你们制造的黑雾我又吓的跑回来了!要不然继续呆下去我肯定又会被牵扯进什么事了!回来后本来打算与你老死不相往来结果国家又要针对你们,又要我作为大将指挥,指挥,指挥个屁!根本是那我当炮灰来攻击你们!我还有家人还有要照顾的人!我不想参加这些说不定会让我出事的任务!二话不说退出龙组结果还是关于你们的屁事一个接一个的到我面前!龙组找我问话!我爸我叔叔找我问话!你找我问话!我朋友找我问话!好不容易龙组不和我联系了,我该说的我都说了,能给的情报我都给了,我以为我能清净点了!你又出现在我面前了!跟踪狂吗!变态吗你!为什么全部都是我!我都说了我不是正义之士不是救世主!你们要干什么那是你们的自由我想和我的家人我的亲人在一起安静的生活!你要干嘛去干嘛!毁灭世界拯救世界还是分裂国家你有能力和野心你去干去!反正我脑子没你好我也不可能看透你的计划!可是为啥你们的每一样破事除了我之外居然没一个人能解决!为啥你们的每一个破事除我以外也没人发觉!算你用了模糊魔法,把我也给模糊了啊!为什么偏偏我屁事没有!关于你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到我自己都恶心!现在我还是不得不和你们牵扯在一起!你做的事情我不去解决的话还会有更多人遇害!连精灵界的那些黑色雾气龙之君主都看不出来偏偏我身边的人能看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到底是什么人!你们故意的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回答我啊!”

    “吼......”被喷的满脸口水,萧命只是惊讶的看了看吴月。微微发出惊叹声。

    孙科远不独后恨由冷艘术秘

    “哈啊...哈啊...”一下子把心里面能想到的话全说出来,吴月因为短暂缺氧开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右手撑在旁边的墙,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

    “还真是相当多的问题啊。”萧命苦笑着。但还是走到吴月面前,右手按在了吴月的肩膀。

    在吴月转过头注意着自己的目光下,萧命的全身像是被水银包裹一般,银色的能量覆盖全身。能量体积升高,局部收缩,从原本的萧命缓缓化为了另外一个身体。那是一个一头银发,有着温和笑容的17,8岁左右的青年。与吴月所认识的邱逍完全不同,这个应该是命原本的样貌了。

    “不过追根究底的话,答案只有一个。”萧命温和的声音像是祭祀在对祈祷的人进行安慰一样,柔软,温暖,沁人心脾。“我们是同类。所以才会一直都联系在一起。”

    敌远仇远方艘恨所冷酷鬼不

    “你没利用萧命?”吴月问道。

    “我一开始不是说了。他好得很。只是因为被龙组的人拉去问来问去问了一天累的睡着了。我从来没说我是萧命啊。只是借用了下他的样貌而已。”命收回了自己的手,耸耸肩。

    “好好好。不管你是谁都无所谓。我的心声是刚才那些话。”吴月向后依靠在门板。“还有什么不理解的问吧。我说过我根本不想牵扯进麻烦的事。这是最根本的理想。我不是那种有伟大抱负的人呢,是个想混吃等死顺便抱个儿子,让我爸妈享受天伦之乐的俗人。”

    “实际很多伟人都是被逼伟人的那条道路...算了。”命原本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吴月那已经疲累的眼神,也立刻收口。“那么吴月,要不要走一条全新的路?”

    “看来你早考虑过了。如何?”命微笑着。

    “不可能的。倒不是觉得你会亏待我。”吴月叹了口气。打开了厕所的大门。“而是你已经走到末日了。和你在一起我会受到牵连。”

    “哦?怎么说?”命怪的看着吴月。

    “国家既然敢搞你,你绝对活不下去。别小瞧国。自国从诞生到现在的五千年历史,还没有那个惹国家生气还能够逍遥法外的。在牛气的人或者生物都给打回去了。更别说是现在这个全球化时代。”吴月看了一眼命收回了眼神。“不想死的话,还是最好收敛一点。”

    “虽然我想听你的劝,但我也不是那种被别人攻击了会隐忍的主。”命耸耸肩。

    “随你。”吴月走前一步,突然又停了下来。“精灵界的那个黑雾,到底是什么?”

    “这个真的不是我做的。”命苦笑着摇摇头。“那是运做的,应该是某种黑暗力量的具现化吧。和光的可塑性不同,暗有着多样性,算和他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我也不敢说完全了解他的能力。如果你有机会碰到他,自己问问他吧。”

    “那也是说,你承认是你们搞的鬼了?”

    “嗯哼~~”命笑着耸肩。

    “别再来找我了。看到你烦。”吴月收回眼神,向着洗手间外走去。

    “哎呀真是。”命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向着外面走去。“结果,算是无功而返吗?也不算无功而返吧。”

    回到了张若昕所吃饭的房间,一桌子,二十几道菜,她居然已经将一大半的菜都吃完了。盘子里只剩下一些汤汁。

    而现在,张若昕还在慢慢夹着一盘炸鱿鱼。虽然吃的很优雅,但是速度很快。在吴月来的时候,张若昕把露在嘴唇外的鱿鱼脚慢慢用细嫩的舌头勾进了嘴里。

    “回来了?谈好了吗?”张若昕端起了炸鱿鱼的盘子递到了吴月的面前。“味道很好的。吃点东西降降火吧。要不然你火气还是太大。你看你头发都竖起来了。”

    吴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拿起旁边的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也没感觉有多好吃。只有鱿鱼特有的韧性,炸之后的脆感和淡淡的咸味而已。不过张若昕会觉得好吃好了。

    “命呢?”

    “不知道。回去了吧。”吴月坐回到椅子。“我把我所有的想法告诉他后,和他说别再来找我了。他要是还不知好歹的过来我真的要发火了。”

    “如果命是女人的话,你们俩现在的情况不像是命拼命的追求你,而你拼命的和他拉开距离吗?不过对我来说,男男的情况更养眼啊。如果萧命更帅一点好了。”张若昕笑道。

    “这可真不好笑。”吴月坐在椅子靠在椅背。双手枕在脑后,翘起二郎腿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吴月哥?”

    “恩。”

    “你不吐槽我叫你哥啊。”

    “你本来我小啊。况且我觉得我现在和你之间的关系。除了兄妹之外的感觉,我也想不到了。”吴月慢慢晃着椅子。

    “也是。如果我有个哥的话,大概是这种感觉吧。真的是把我放在手心里宠。什么都听我的。”张若昕把吃完的盘子放在一盘。拿起了新的一盘猪肉粉丝。想拿起叉子卷着。但是粉丝都在叉子滑掉了,又换成筷子慢慢卷。“那吴月哥。我现在想玩决斗了,你能陪我玩吗?”

    “可以。”

    “那我要赶紧吃完了。”张若昕加快了吃粉丝的速度。吸粉丝吸得不亦悦乎。

    看着她那只是有些鼓起来的肚子,吴月真的很在意东西到底是消失到哪里了。

    最后在点的二十几道菜只剩下鱼汤里的鱼和有些肥腻的酱肘子,张若昕总算是满足的摸着自己的胃站了起来。

    和张若昕走在外面,吴月盯着有些鼓的张若昕的肚子,有些在意。“张若昕,平时我给你做饭的时候,那些饭量和现在差的很多啊。你吃过后晚很饿吗?”

    后远地远独孙球接冷故鬼我

    “对我来说吃多吃少其实都没什么关系。现在这个算是十六分饱吧。姐夫你以前给我做的,算是六分饱。我的胃可以撑的很大,所以多吃少吃都没什么区别。只是早一点饿或者晚一点的饿的区别罢了。我晚睡觉都很早啊。所以姐夫你做的食量也算是刚刚好。”

    “啊...都已经特地帮你稍微多加了分量了还是只有六分饱吗。”吴月下打量着张若昕。“真亏你身材还保持的那么好。”

    “因为学校的日常课程里面有瑜伽啊。那可对减肥很有好处哦。”说道瑜伽,张若昕捂着嘴巴笑。“不行,说到这个想起姐夫你瑜伽课时那种快死的样子。想起来想笑。”

    “别拿我的老腰和你们这些腰软的都能折起来放入行李箱的女人相。我能把课程坚持完已经很不容易了。”吴月苦笑着说道。指了指旁边的空地说道。“那里行吗?”

    “好。”张若昕看着自己左手腕,吴月从左手拿出来的决斗盘,和用吴月的卡片组成的卡组。“总之先打一盘吧。算是继承一次在阿尔忒弥斯岛屿的复仇战。”

    “是是。复仇战。咱俩一开始也没结仇啊。”吴月将卡组插入决斗盘。

    “一次算是勉强打个平手吧。经过这么久,姐夫你虽然变强了,我可也没有变弱。”张若昕将卡组插入决斗盘说道。

    ““决斗!””

    随着场地两个骰子的旋转,停下后,吴月的是3,张若昕的是5.

    “那么我后攻了。”张若昕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看了看后。说道。“说起来张若昕,你为什么突然想要决斗呢?”

    “因为我赢不了姐夫你吧。看你那么失落,想着让你赢一盘稍微打打气。”张若昕慢慢看着自己的手牌。头也不抬的说道。

    结远不不鬼孙术所阳情帆诺

    “现在一般的决斗算赢了也没什么感觉。”吴月将卡片放在决斗盘。“埋伏一张怪兽。然后埋伏一张卡。发动场地魔法,试胆竞速。支付1000分的生命。抽一张卡。回合结束。”(7000,4)

    “我的回合,抽牌。”张若昕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卡片后,立刻指着吴月场说道。“发动试胆竞速的效果,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抽一张卡。”

    再次抽出一张卡后,张若昕放在了场。“召唤,风魔女-玻璃铃(等级4,攻击力1500,守备力1500)。发动玻璃铃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风魔女-玻璃铃」以外的1只「风魔女」怪兽加入手卡。这个效果的发动后,直到回合结束时自己不是风属性怪兽不能特殊召唤。我选择风魔女-雪玲(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然后发动疾行机人,竹蜻蜓电子人(等级3,攻击力600,守备力1200)的特殊能力。自己场有风属性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