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三十一章 神殿销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一章 神殿销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什么不好。 ”哈迪斯淡淡说道。语气有些沉闷。“哪怕是我过来劝阻,你也不打算留下来吗?”

    “一开始说了啊。留下来的话说不定会被牵扯进什么事。而且这个世界不存在我的家人。不论地球会发生什么,地球终究是我的母星。那哈迪斯大人,关于我刚才的那个问题,你知道流动在这整个大地的黑暗气息吗?”吴月问道。

    “知道。”哈迪斯转过身,看着刚才迪欧斯所打开的那个魔法阵。刚才迪欧斯所打开的那个空间魔法阵虽然消退了,但是却有一部分残留在了空。整个紫色的空间像是时间暂停一般,魔法阵定格在了空。周围的空间也没有任何一丝晃动。

    似乎不打算再继续回答我这个问题啊。那换一个吧。

    “哈迪斯大人?”哈迪斯不说话了整个空间的气氛反而更紧张了。吴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我要回去的话,你会和我战斗来阻止我吗?”

    “你认为你能胜过我吗?”哈迪斯问道。

    “绝对不能。”吴月拼命的摇头。

    后不科地方结察陌阳独通太

    “是吗。那好。”哈迪斯似乎嘴角微微扬了些。松开右手的手杖。手杖自动的漂浮在一旁。哈迪斯左手腕黑色的气息凝聚,化为了一个决斗盘。“既然如此,作为最后的饯别,来决斗一场吧。我们曾经进行过各种游戏的胜负,但是唯独没有进行过决斗。也算是了却一桩心愿。”

    特的是,哈迪斯手腕的决斗盘不像是这个世界的决斗盘一样有五个怪兽区域。而像是吴月的决斗盘一样,是一个整体连接的区域。这让吴月有些怪。

    “是黑暗游戏?”吴月问道。如果是黑暗游戏我绝对不会接受。

    “不是。只是普通的决斗而已。要接受吗?”

    结地地仇酷敌察由闹结羽仇

    在你面前我真的是没办法说个不字啊。这是所谓位者的威严?气势?

    “我知道了。顺便问一句,输掉的话我会怎么样?”吴月还是紧张的问道。

    孙仇远科独敌术陌冷孤最封

    “你在害怕我利用这场决斗把你除掉吗?”哈迪斯轻笑道。

    “不不不不不,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吴月赶忙抬起自己的左手,右手出现了一个决斗盘。吴月将决斗盘戴在了手腕。“那决斗吧。”

    “大可放心。既然你执意要回去,我不会阻拦你。这场决斗也只是我单纯的想要决斗而已。胜利或者失败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哈迪斯说道。

    “是。我会尽我所能和你战斗。”吴月打开了决斗盘。

    “既然要决斗了,我也先回去好了。吴月你会需要我的力量的。”哈迪斯化为一道光,回到了吴月的卡组。

    “那要麻烦你了,迪欧斯大哥。决斗!”吴月喊道。声音确认,决斗盘立刻亮起来。决斗盘开始自动洗切卡组。

    哈迪斯的面前黑色的气息一阵凝聚。黑色的气息凝结成一张张卡片。自动组合为一个卡组。卡组在空自动洗切,然后飞入了哈迪斯左手腕决斗盘的卡组位置。

    吴月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骰子飞速旋转着。

    孙科远远酷艘恨战冷战孤独

    “哈迪斯大人,那么......”

    “不用。你来选择先后攻可以了。既然是我来挑战你的,这种程度的让步也是必然的。”哈迪斯说道。

    “啊...”吴月有些愕然的点点头。面前旋转的骰子缓缓消失。“那么由我先攻了。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哈迪斯也慢慢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片。

    “我发动魔法卡,增援。”吴月立刻将卡片插入决斗盘说道。“从卡组将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然后召唤天帝从骑。发动天帝从骑的特殊能力,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把「天帝从骑 爱迪娅」以外的1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特殊召唤,冥帝从骑哀多斯(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发动冥帝从骑的特殊能力,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增加一次级召唤的机会。我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将手的帝王的轰毅送入墓地,从卡组抽两张卡。除外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三张帝王的深怨向你展示。我直接拿一张加入手牌,可以吗?”

    吴月将卡组的三张卡片展示给哈迪斯,说道。

    “那么选择其一张加入手牌,另外两张回到卡组。发动帝王的深怨。展示手的光帝克莱丝(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将卡组的帝王的烈旋加入手牌。埋伏一张卡。解放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级召唤,光与暗之龙(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500)。回合结束。”(8000,3)

    伴随着嘹亮的龙吟,光与暗之龙从卡片所放射的光芒飞到了场。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哈迪斯慢慢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哈迪斯的卡组是魔轰神吧。麻烦在于大量特招。虽然这时候还没有抽到虚无魔人,不过有光与暗之龙在场,无效怪兽效果也能够大幅度的阻拦哈迪斯的脚步。好了,攻过来吧。

    “解放你场的光明与黑暗之龙,特殊召唤手的海龟坏兽加美西耶勒(等级8,攻击力2200,守备力3000)。”

    “啥?坏兽?”吴月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只看到一个巨大的脚将自己场的光与暗之龙踩为了碎片,出现在了自己的场。

    好大...

    吴月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方的那个巨大的怪兽。有五六米高吧,或者更高,抬起头看着它感觉好吓人。估计我的卡组除了巨人斗士和欧贝里斯克之外,没有能和他媲美的怪兽了。

    “坏兽?哈迪斯大人您的牌组不是魔轰神吗?”吴月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惊讶的看着哈迪斯。

    “那只是考虑到了撒旦卡组的可能性而所选择的卡组而已。”哈迪斯说道。“对于精灵界的生物来说,本身并不具备特定的卡组。真要说的话,唯一确定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本命卡吧。其余的卡片都是幻化出来的。我只要想的话,我的卡组也可以是帝王卡组。”

    “还能这样...”吴月呆呆的说道。“以往碰见的对手一直都是一个卡组,所以真没考虑过这个。”

    “毕竟冥界不像是地球,卡片并非利用物质而所制造出来器具,而是力量的一种凝聚物。”哈迪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食指伸出,指尖黑色的气息凝聚,化为了一张卡片。卡片转向了吴月。

    那张卡片是冥界的魔王哈迪斯。卡图狰狞的外貌和现在面前哈迪斯的外貌完全不同,虽然脸孔一样,但是在看到哈迪斯真实面目后,吴月完全无法将面前的哈迪斯和卡图的哈迪斯联系到一起。而且服装也不一样,面前的哈迪斯的服装看起来要更加的华贵一些,而不是恐怖。

    卡片很快化为了黑色的烟雾消失在了空。哈迪斯说道。“毕竟冥界没有卫星,也没有虚拟成像系统。所以普通人的决斗盘是利用魔法晶石所制造出的粗糙成像而已。而像我现在决斗的怪兽形象,则完全是我力量的幻化体。这也是能够开启黑暗游戏的基础。自身越强,那么能够幻化出的卡片也越强。实力不够,也只能幻化出一些弱小的卡片。地界贩卖的卡片只是纸片而已。用那种纸片所进行的决斗只是一种游戏,而不能成为决斗。这也是本体越强,除了战斗实力外决斗实力很强的原因。卡片实力本身也是重要的实力。”

    “知道了。”吴月点点头。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在地球生活惯了,还真没考虑过这个世界的卡片是怎么出现的。地界的人类那里也有卖卡的,不过的确决斗影像不是那么逼真。”

    “所以我的卡组并非固有化。按照你的词汇来定义的话,应该是卡堆。”哈迪斯说道。

    “我的卡组也是卡堆啊。只是偶尔有一些帝王而已。”吴月笑道。

    “那么回合继续。发动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将卡组的变形壶放入墓地。”哈迪斯说道。

    变形壶?也算是魔轰神能用到的卡片,不过现在看来,卡组应该不是魔轰神了吧。

    “魔法卡,过浅的墓穴。双方选择一只墓地的怪兽在场里侧守备表示召唤。我选择变形壶(等级2,攻击力700,守备力600)。”哈迪斯将卡片抽出,盖在了场。

    “我选择天帝从骑爱迪娅里侧守备表示召唤。”吴月也将卡片拿出,盖在场。

    “然后召唤,数学家(等级3,攻击力1500,守备力500)。发动数学家的效果,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从卡组把一只四星以下的怪兽送去墓地。我选择四星的神殿守卫者(等级4,攻击力1100,守备力1900)送入墓地。”

    神殿守卫者和变形壶吗?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明了了。怎么办?要等他召唤神殿守卫者吗?可是接下来如果直接使用效果将变形壶翻转过来手的天帝也成了废卡...

    “在你的卡片送入墓地的这瞬间,启动盖牌,速攻魔法帝王的烈旋。接下来帝王的烈旋送入墓地。除外墓地帝王的烈旋,发动手天帝埃忒尔的效果。解放你场盖放表示的变形壶和我场盖放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级召唤天帝埃忒尔(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发动天帝埃忒尔和天帝从骑爱迪娅的效果,爱迪娅的效果,将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天帝埃忒尔的效果,将卡组的真帝王领域和真源的帝王送入墓地。特殊召唤卡组的另外一只光帝克莱丝。特殊召唤的光帝可莱丝的效果也发动了。破坏光帝克莱丝和数学家。我们各自抽一张卡。数学家只有被战斗破坏才有抽卡效果。所以只抽一张吧。”吴月抽出了自己的卡片。

    “抽牌。”哈迪斯也只是淡淡的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了看后,说道。“发动魔法卡,灵魂补充。特殊召唤墓地的变形壶和神殿守卫者。然后失去2000分的生命。”

    又来?

    “然后发动魔法卡,日全食之书。双方场所有怪兽变为里侧守备表示。这个回合的结束阶段时对方场里侧守备表示存在的怪兽全部变成表侧守备表示,对方从卡组抽出那个数量的卡。” 哈迪斯再次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场的怪兽脚下的卡片顿时翻转过来,怪兽都变为了卡片。

    结不不不方艘恨战月所封由

    结不不不方艘恨战月所封由  “那只是考虑到了撒旦卡组的可能性而所选择的卡组而已。”哈迪斯说道。“对于精灵界的生物来说,本身并不具备特定的卡组。真要说的话,唯一确定的也是和自己一样的本命卡吧。其余的卡片都是幻化出来的。我只要想的话,我的卡组也可以是帝王卡组。”

    “然后发动魔法卡,太阳之书。将我场的变形壶转为正面表示。”

    还好神殿守卫者也翻过去了。不过哈迪斯的手牌只有一张了。我不会让你补充手牌的。话说现在这种决斗根本不像是宏大的和冥界之王的战斗,倒不如说更像是和地球里那些经过各种决斗而让卡组变为恐怖猥琐卡堆的决斗者啊,用谨慎而又完全的打法和自己战斗。哈迪斯果然是和运有什么关系吗?要不然在冥界和那些只知道用各种力量来决斗的二货决斗者决斗,怎么可能会增强自己的决斗实力。

    “舍弃手的效果遮蒙士。无效变形壶的效果。”吴月立刻将卡片塞入墓地说道。

    “连锁效果遮蒙士。速攻魔法,月之书。将变形壶再次变为里侧守备表示。因为变为背面表示,效果遮蒙者的效果无效。变形壶的效果继续处理。”哈迪斯场的变形壶再次翻了过去,变为了卡片。出现在吴月场的效果遮蒙士在场飞了一圈,找不到变形壶,无奈的化为光芒消失在了场。“接下来变形壶的翻转效果。我们双方舍弃所有手牌,抽五张卡。”说着,哈迪斯抽出了自己的五张牌。

    后仇仇不酷敌球陌阳由考帆

    “可恶...”吴月无奈的将卡片合拢,放入墓地,也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片。

    后仇仇不酷敌球陌阳由考帆  “没什么不好。”哈迪斯淡淡说道。语气有些沉闷。“哪怕是我过来劝阻,你也不打算留下来吗?”

    “埋伏五张卡。回合结束。”哈迪斯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全部插入了决斗盘。结束了回合。(6000,0)

    五张牌,坑神啊...为什么不像次和撒旦一样无敌的销手来和我战斗了。这样打的话我根本无从下手啊。

    吴月无奈的指着自己场的卡片说道。“在你的结束阶段,我场的三只怪兽变为正面守备表示。我抽三张卡。然后是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了四张卡。

    结远仇仇鬼结察接孤诺闹最

    “在你的准备阶段。启动盖牌,陷阱卡沙漠之光。”哈迪斯再次发动了盖牌。“我场所有的怪兽变为正面表示。这瞬间,变形壶的效果发动,双方舍弃所有手牌。抽五张卡。因为神殿守卫者在场,你无法抽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