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二十七章 胜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七章 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么弧光勇烈龙的效果,特殊召唤墓地的混沌帝龙。 ”龙之君主将卡片拿起,放在了场。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龙吟声,那拥有着天青色完美躯体的巨龙出现在了场。

    后不科科酷后球所闹考恨指

    “不会让你继续发动的。因为增殖的g的效果,我抽一张卡。然后除外墓地的帝王的烈炫,发动手的另一体天帝的特殊能力。将你场的混沌帝龙和我场的真源的帝王解放,级召唤,天帝爱忒尔(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放在场说道。“然后天帝爱忒尔的效果发动,将卡组的帝王的轰毅和真帝王领域送入墓地,特殊召唤光帝克莱斯。光帝的特殊能力发动,破坏光帝和天帝,我再从卡组抽两张卡。”

    吴月再次抽出了两张卡。

    “又将自己场空了吗?”龙之君主说道。

    “反正留在场也是个靶子。倒不如送去墓地,让我多抽一张卡较直接一点。”吴月无所谓的说道。

    孙远地不鬼艘恨接月诺学远

    “哼...”龙之君主看着自己的手牌,说道。“那么我召唤,暗龙星-椒图(等级2,调整,攻击力0,守备力2000)。发动暗龙星椒图的特殊能力,自己场没有这张卡以外的怪兽存在的场合,把手卡2张「龙星」卡送去墓地才能发动。从卡组把攻击力0和守备力0的「龙星」怪兽各1只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结束阶段除外。我舍弃手的龙星的九支和风龙星-蒲牢(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1800),特殊召唤卡组的秘龙星-神数囚牛(等级6,攻击力0,守备力2600)与地龙星-狴犴(等级6,攻击力1600,守备力0)。”

    “想再来一次格斯大哥那样的情况吗?不过可惜啊。我既然都过来挑战你了,会什么准备也不做吗?首先因为增殖的g的效果,我抽一张卡。这个效果是不进入连锁的。”吴月将一张手牌塞入墓地。“在你特殊召唤怪兽的时点,我连锁手的dd乌鸦。将你墓地的混沌帝龙从游戏除外。然后连锁dd乌鸦,启动盖牌。陷阱卡,激流葬。怪兽召唤,特殊召唤,反转召唤成功的场合,破坏场所有的怪兽。秘龙星,地龙星与暗龙星。破坏!然后处理dd乌鸦的效果,将混沌帝龙从游戏除外。很可惜啊。因为激流葬在破坏掉怪兽后,接下来会处理连锁2的dd乌鸦的效果,所以龙星的遗言效果时点被占据,无法发动被破坏而特殊召唤的效果了。”

    后不仇不鬼结察由冷我冷帆

    “时点......”龙之君主看着自己的墓地喃喃的说道。“特地将自己的怪兽破坏,说是为了抽卡。其实是为了麻痹我。而且利用时点和连锁的处理顺序来破坏我的计划。原来如此。这是你所在的世界,决斗的一种方法吗?”

    “没错。是卡时点。你们这个世界的生物对于决斗充其量是一种战斗方式,这个不行大不了换成肉搏。对于决斗的精通能力当然不如我们。我们那个世界,决斗是一种谋生手段。越好理解决斗的规则,在决斗赢得越多的胜利,所获得的好处也越多。所以有各种各样的人研究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获得决斗的胜利。龙星的效果虽然强大,但是只要针对得当也不是什么难事。如果不是你们都有命运力这种怪怪的能力,而且**战斗能力强的不像话的话,我们那个世界的职业决斗者在你们这个世界可是横着走。”吴月掐着腰,一副了不起的样子说道。“好了,通招的机会被占了,特殊召唤我有增殖的g,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继续让我抽牌吗?”

    后远不科方结术由冷故情陌

    “......”龙之君主思考着吴月刚才所说的话。微微叹了口气。“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5800,1)

    “看来是无计可施啊。在你的结束阶段,除外墓地的帝王的烈炫。将墓地真源的帝王在场守备表示召唤。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立刻抽出自己的手牌说道。看了看后,将墓地的卡片拿了起来。“发动墓地帝王的冻气的特殊能力,除外帝王的冻气和真帝王领域,破坏你左边的盖牌。”

    “启动盖牌,陷阱卡,龙魂之幻泉。以自己墓地1只怪兽为对象才能把这张卡发动。那只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墓地的地龙星-狴犴。接下来龙魂之幻泉破坏,地龙星狴犴破坏。狴犴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被战斗,效果破坏送入墓地时,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卡组狴犴以外的龙星怪兽。特殊召唤卡组的炎龙星-狻猊(等级4,攻击力1900,守备力0)。然后墓地的光龙星螭吻的效果也发动了。自己场的龙星怪兽被战斗,效果破坏送入墓地时,这张卡从墓地特殊召唤。光龙星从墓地特殊召唤,接下来炎龙星从卡组特殊召唤。”龙之君主指向自己场的怪兽说道。“发动炎龙星狻猊的特殊能力,一回合一次,对方的主要阶段以及战斗阶段才能发动。只用自己场的「龙星」怪兽为同调素材作同调召唤。将等级1的光龙星螭吻和等级4的炎龙星狻猊同调,同调召唤,源龙星望天吼(等级5,攻击力0,守备力2800)守备表示。望天吼的特殊能力发动,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将卡组的龙星的辉迹加入手牌。”

    龙之君主将卡片展示给吴月后,加入了自己的手牌。

    切...效果被反利用了吗?果然不是那么简单能打败这货。但是...还有胜算。

    “除外墓地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的两张帝王的深怨和帝王的烈炫。你选择一张加入我的手牌。”吴月将三张卡片从墓地拿出,展示给龙之君主。

    “...帝王的烈炫。”龙之君主慢慢说道。

    “那么其余两张回到卡组。发动,帝王的烈炫。这回合级召唤,我可以用你的怪兽来召唤。除外墓地的冥帝厄瑞波斯,特殊召唤墓地的天帝爱忒尔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的天帝爱忒尔的效果也发动了。将卡组的冥帝厄瑞波斯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特殊召唤的冥帝厄瑞波斯效果发动,这回合我可以增加一次级召唤的机会。”

    结仇仇科酷敌恨所闹独羽陌

    艘科科不独结球所孤孤月早

    “三只怪兽...打算召唤欧贝利斯克了吗?”龙之君主问道。

    “不。我不打算再过多的依赖神的力量。我的卡组才是我最得力的伙伴。我要相信他们。”吴月指向龙之君主。“帝王的烈炫的特殊能力发动,我将你场的源龙星望天吼解放。”

    “但是望天吼在从场离开的场合,我可以再次特殊召唤一只龙星。”

    “没错。所以我召唤的是这只。”吴月将卡片放在了决斗盘。“级召唤,虚无魔人(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200)。因为虚无魔人的效果,我们双方都不能进行特殊召唤。这么一来,望天吼的遗言效果也无效了。”

    后仇仇仇独艘学陌闹太陌

    “这是你的对策吗?”

    “说的没错。”吴月将场的卡片拿了起来。“解放天帝从骑和真源的帝王,级召唤。冥帝厄瑞波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的效果,将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冥帝的效果,将卡组的连击的帝王和第二张真源的帝王送入墓地。将你场最后的那张盖牌回到卡组。”

    “连锁你的天帝从骑,启动盖牌,陷阱卡和睦的使者。”龙之君主打开了盖牌。“这回合我不会受到战斗伤害。”

    “......堂堂的龙之君主还会加防御性的卡片啊。真是稀。”吴月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场没有卡片你还有手牌。将你左边的手牌回到卡组吧。”

    结仇仇不酷后恨陌孤技早战

    结仇仇不酷后恨陌孤技早战  “不。我不打算再过多的依赖神的力量。我的卡组才是我最得力的伙伴。我要相信他们。”吴月指向龙之君主。“帝王的烈炫的特殊能力发动,我将你场的源龙星望天吼解放。”

    龙之君主将卡片拿了起来,放回卡组。

    看着自己余下的四张手牌。吴月抬起头,看着龙之君主。“不会给你下个回合的。魔法卡,卡片移。卡组最方五张卡按我喜欢的位置改变,然后我增加一次级召唤的机会。”

    将卡组方的卡片拿起来看了看后,吴月这么直接放回去。

    “不改变顺序。然后发动泛神的帝王,将手的第三张帝王的烈炫送入墓地,从卡组抽两张卡。除外墓地帝王的轰毅。场所有的怪兽变为炎属性。解放冥帝厄瑞波斯。级召唤,爆炎帝泰斯塔螺丝(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爆炎帝可以通过将一只级召唤的怪兽解放来做级召唤。级召唤成功时,把对方手卡确认并丢弃1张。丢弃的卡是怪兽卡的场合,给与对方基本分那只怪兽的等级×200的数值的伤害。你只有最后一张手牌。不管是什么都要丢掉。来吧,给我看看你的手牌。”

    结科仇不独艘术由冷恨陌所

    龙之君主将最后一张手牌转了过来。是怪兽卡,渊眼白龙(等级10,攻击力?守备力?)

    结科仇不独艘术由冷恨陌所  “看来是我赢了啊。龙之君主也不怎么样啊。”吴月看着半跪在地面的龙之君主。虽然胜利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镯,吴月心里面并没有什么感觉。

    “哼。因为送入墓地的是怪兽卡,接受等级乘以200,2000分的伤害吧!”

    爆炎帝对准龙之君主伸出了双手。双手猛地合拢,一瞬间,巨大的岩浆柱拔地而起。金黄色的岩浆将龙之君主冲到了空,撞在了顶端的黑暗游戏结界。

    岩浆柱消失后,龙之君主从空掉了下来。勉强在空转了一个圈,以半蹲的姿势落在了地面。

    “因为解放的是炎属性的怪兽。所以爆炎帝的追加效果,你再受到1000分的伤害。”

    好不容易落在地面的龙之君主周身猛地窜起一阵火浪,炽热的高温让站在远处的吴月也感觉到了阵阵的热意。

    龙之君主的额头因为痛楚而流下了阵阵的冷汗。但是龙之君主也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火焰的灼烧过去。

    龙之君主的生命值下降了3000点,剩余2800点。

    “魔法卡,神秘华锅。解放我场的虚无魔人,我恢复2400点的生命。除外墓地连击的帝王,真源的帝王在场守备表示召唤。然后最后一张卡。”吴月将最后一张手牌插入了决斗盘。“魔法卡,怪兽之门。解放我场的真源的帝王。直到可以通常召唤的怪兽出现为止把自己卡组翻开,那只怪兽特殊召唤。那以外的翻开的卡全部送去墓地。”吴月拿出了自己卡组最方的卡片。展示给了龙之君主。

    “是怪兽卡。破灭龙甘多拉x(等级8,攻击力0,守备力0)。在场特殊召唤。在这瞬间,发动破坏龙甘多拉x的效果。这张卡从手卡的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这张卡以外的场的怪兽全部破坏,给与对方破坏的怪兽之内攻击力最高的怪兽的攻击力数值的伤害。因此,爆炎帝,破坏。然后,接受爆炎帝攻击力2800点的伤害吧!破坏龙甘多拉x!”

    黑色的魔龙身无处不在的血红色宝珠闪烁起耀眼的血色光芒。刹那间,无数的血色光线充斥在了整个黑暗游戏的空间。

    光芒吴月听到了生命值不断下降,和最后归0的声音。

    当一切都消失后,龙之君主半跪在地面。旁边的生命值变为了0.

    “看来是我赢了啊。龙之君主也不怎么样啊。”吴月看着半跪在地面的龙之君主。虽然胜利了,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镯,吴月心里面并没有什么感觉。

    “咳咳...我输了。”龙之君主慢慢从地面站起身,脸色苍白,似乎因为刚才的决斗而受了不小的内伤。

    “早知道会赢......也罢。没有所谓的早知道了。”吴月抬起手,流动在周围的黑色雾气慢慢消散。展现出了漫天的龙。

    哦...真亏书和面具会坚持那么久还没有杀生。

    白龙,黑色,金色的龙,红色的龙,各种各样不知道有多少条龙,飞舞在空,庞大的体积和数量几乎将整个天空都遮蔽。那威风凛凛君临天下的气势仿佛要将吴月众人撕为碎片。但是面对着如此数量的龙,书和面具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仿佛天空多如牛毛杀气腾腾的龙不是生物,而是一朵朵值得欣赏的云彩。

    “辛苦了。回来吧。”吴月笑着招招手。还停留在空的书和面具立刻化为了两道银光,回到了吴月的手。化为了两枚戒指。

    “很可惜啊龙之君主,看来我的左手还是要在我的手臂好好长着。”吴月慢慢从地面漂浮起来,看着龙之君主笑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