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七百一十章 究极暴风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一十章 究极暴风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信心大增。看着自己的手牌说道。“我召唤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天帝从骑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

    孙不不地鬼后术战月酷所技

    。从卡组把「天帝从骑 爱迪娅」以外的1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支付1000分的生命,启动盖牌,陷阱卡。技能抽取。”青眼少女突然打开了盖牌说道。“连锁技能抽取,发动第二张盖牌,陷阱卡暴君的威压。解放青眼白龙。只要暴君的威压在场存在,场

    表侧表示存在的原本持有者是自己的怪兽不受这张卡以外的陷阱卡的效果影响。因为技能抽取的效果,天帝从骑爱迪娅的效果无效。”

    看着因为身体突然的脱力而半蹲在了卡片的天帝从骑,吴月呆了半晌。半天才意识到严重性。

    还能这样!这样不只有我的怪兽不能发动效果了吗?而且陷阱卡也对它无效。只剩下魔法卡了?我说她怎么不叠放,原来是为了这个。

    看着剩下的手牌,吴月心里隐隐松口气。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埋伏三张卡,发动装备魔法卡,月镜盾。装备给天帝从骑爱迪娅。战斗!天帝从骑爱迪娅,攻击青眼亚白龙!月镜盾的特殊能力发动,装备怪兽的攻击

    力·守备力只在伤害计算时变成进行战斗的对方怪兽的攻击力和守备力之内较高方的数值+100。所以月镜盾的攻击力变为3100点。”

    天帝从骑爱迪娅手的光柱冲破了青眼亚白龙的身体。青眼少女的生命值下降100点,降低到7900点。

    “这么一来,我的回合结束。”(8000,1)

    “我的回合,抽牌。”青眼少女抽出了卡片。“埋伏一张卡。发动魔法卡,削命的宝牌。”

    恩...果然很一般啊。这样的话这回合被封印了特殊召唤吗?白龙卡组不能特殊召唤还能做什么。

    “第五回合的准备阶段丢弃所有手牌,将手牌增加到五张。”青眼少女抽出了五张卡。

    “啊啊啊啊啊!”吴月惊讶的说不出话。根本是赖皮啊!动漫效果的削命宝牌!亏你还是青眼少女,给我用OCG效果啊!

    “有什么异议?”看着吴月一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的表情,青眼少女有些疑惑。

    “......没事...”吴月捂着脸无奈的说到。对于另一个世界的人讲述OCG效果?别开玩笑了。这个世界的人都能够跳到场直接把自己召唤,用个动漫效果很正常。倒不如说动漫效果才是原本的效

    果,只是效果太强所以ocg才把它的大部分效果给封印了。要不然像这样瞬间补充手牌的卡很破坏决斗平衡。

    吴月虽然这么说服自己,但是看着大肆抽牌的青眼少女,还是觉得阵阵的不公平。

    “那么我的回合继续。”青眼少女看着自己的手牌说道。“发动场地魔法,光之灵堂。发动魔法卡,暗之量产工厂。将墓地两只通常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墓地的两只青眼白龙加入我的手牌。

    ”将手的两张青眼白龙展示给吴月看过之后,青眼少女将卡片加入手牌。

    “舍弃一张青眼白龙,发动盖牌,魔法卡,死者转生。将墓地的青色眼睛的贤士加入手牌。召唤,青色眼睛的贤士。发动青色眼睛的贤士的效果,这张卡召唤成功时才能发动。从卡组把「青色眼

    结科远科鬼孙球战冷独诺最

    睛的贤士」以外的1只光属性·1星调整加入手卡。我将我自身,青色眼睛的少女加入手牌。”青眼少女将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卡图的卡片展示给吴月之后,加入了手牌。

    “光之灵堂的第一个特殊能力发动,自己在通常召唤外加只有1次,自己主要阶段可以把1只光属性·1星调整召唤。我将我自己,青色眼睛的少女在场攻击表示召唤。”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后,怪

    兽并没有出现,而是青色眼睛的少女走到了场地央。

    果然这种才像是精灵世界啊。我将我自己召唤过来。话说直接攻击怎么搞?她冲过来给我来一巴掌吗?

    吴月在心里吐槽着。

    话说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有危险了啊我自己。

    “手的第二张青眼亚白龙的特殊能力发动,展示手的青眼白龙,青眼亚白龙在场攻击表示特殊召唤。”

    “接下来是发动青眼亚白龙的效果破坏我的天帝从骑吗?有月镜盾在你也没办法以战斗破坏他。那么我也不能任由你破坏。在这瞬间,启动盖牌。陷阱卡,连击的帝王!对方的主要阶段或者战斗阶段,我把怪兽级召唤。

    解放天帝从骑,级召唤。光帝!克莱斯!(等级8,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光帝克莱斯的效果发动!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破坏场两张卡!”

    “因为技能抽取的效果,光帝的效果无效。”青眼少女不慌不忙的说道。

    “但是发动可不会无效。”吴月笑道,打开了另一张盖牌。“连锁光帝的特殊能力,启动盖牌,速攻魔法神秘华锅!解放光帝,我回复2400分的生命!”伴随着吴月生命值的回复,吴月笑道。“

    这么一来,光帝是在场发动,在墓地启动效果。技能抽取可抽不到墓地。因为光帝的效果,破坏你的暴君的威压,和我场帝王的连击,我们各自抽一张卡。”

    “哦...”坐在一旁的龙之君主发出了淡淡的呼声。

    “接着,连锁光帝的抽卡效果。我启动盖牌!陷阱卡裁决的天秤。对方场的卡数量自己的手卡·场的卡合计数量多的场合才能发动。自己从卡组抽出那个相差的数量。你场有5张卡,而我只

    有两张卡。所以可以发动。连锁裁决的天秤!我舍弃手的增殖的G。将手的这张卡舍弃,这回合你每次进行特殊召唤,我可以抽一张卡。那么接下来开始处理连锁效果。裁决的天秤效果。你场5张

    卡,我场手牌加起来只有一张。所以我抽四张。接下来光帝克莱斯的效果,我们再次一人抽一张。”吴月立刻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

    青眼少女抽出了自己的一张手牌。手牌达到了4张,其一张是青眼白龙。

    还好手牌不错,能够最大限度的利用卡片破坏暴君的威压。连锁效果也处理的刚刚好而没有浪费什么卡。她没有事先发动青色眼睛的少女效果也算是随了我的意。唯一麻烦的是青眼亚白龙的特殊

    召唤没有连锁点,要不然因为增殖的G的效果我还可以多抽一张卡。

    吴月看着自己的五张手牌。

    这么一来,没有了暴君的威压,技能抽取的效果会扩散到全场。青色眼睛的少女特殊召唤青眼白龙的能力也随之无效了。哪怕有1星调整怪兽在,你特殊召唤我也会继续抽卡。接下来会怎么做呢

    ?

    结远仇地情后恨由冷远故孤

    “发动光之灵堂的效果,一回合一次,以自己场1只表侧表示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从手卡·卡组把1只通常怪兽送去墓地。作为对象的怪兽的攻击力·守备力直到回合结束时升送去墓地的怪兽的

    等级×100。我将卡组的第三只青眼白龙送入墓地,选择我自身攻击力升800点。”

    “但是因为技能抽取的效果,你自身的效果会无效话。明明这样还选择升攻击力...你手有速攻魔法吗?”吴月额头流下了冷汗。这样的话虽然能够在抽一张卡,但是场也多了两只攻击力

    3000的怪兽,有些危险。

    “不,没有。”青眼少女很直接的说道。“青眼亚白龙在场和墓地当做青眼白龙使用。发动魔法卡,龙之镜。除外墓地的两只青眼白龙,场的青眼亚白龙。融合召唤!真青眼究极龙(等级12,

    攻击力4500,守备力3800)。”

    青眼少女的墓地冲出两道炫目的光芒,场的青眼亚白龙也化为了一道光,冲入了空,与另外两道光芒在空化为了一面巨大的光之漩涡。

    突然间,伴随着几乎震破耳膜的巨大龙吟,巨大的龙从光芒的漩涡冲出,落在了场。

    “青眼究极龙吗?但是因为增殖的G的效果,我抽一张卡。”吴月捂着还在隐隐作痛的耳朵喃喃着,慢慢抽出了一张卡片。青眼究极龙的三个脑袋看着站在对面的吴月,那宛若蓝宝石一般的美丽眼睛,

    却散发着潮海一般的无尽力量。吴月只是抬起头看了一眼青眼究极龙,觉得仿佛在与狮子对视,恐惧瞬间蔓延到了全身。

    敌不科仇独后球由阳方仇阳

    这是真正的龙,拥有最强攻击力的青眼白龙的融合体,那几乎可以和神媲美的白龙吗?真是和虚拟影像不同,感觉皮肤都快被这种压力撕裂了。

    吴月收回了捂着耳朵的双手,摸着自己满是鸡皮疙瘩的手臂。

    但是因为技能抽取的效果,真青眼究极龙具有连续攻击的效果也被无效了。这样的话还没有什么危险。

    “发动魔法卡,究极暴风弹!”青眼少女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场融合召唤的青眼究极龙具有在这回合的战斗阶段攻击三次的能力。而且攻击的场合,你不能发动任何的效果。战斗!”青眼少

    女指向吴月!“攻击!青眼究极龙!究极暴风弹!”

    青眼究极龙的三个头颅口开始聚集起巨大的光芒。瞬间!三个头颅同时喷射出耀眼的白色光柱,三道光柱自而下铺天盖地的冲向了吴月。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硝烟弥漫了场,将吴月掩盖在了其。只能听到吴月的生命值不断下降的声音,以及一个怪兽化为碎片的爆裂声。

    硝烟缓缓散去,吴月站在原地。生命值还在下降,在下降到1400后,停止下降。

    “虽然攻击时不能发动效果,但是效果处理时能够发动。”吴月将决斗盘方的卡片拿了起来。“因为我场没有卡片,我受到了战斗伤害。冥府之使者格斯,从手特殊召唤。但是因为技能抽取的

    效果,我无法发动特殊召唤衍生物的效果。所以只能挡下一次攻击。”

    展示给青色眼睛的少女后,吴月将卡片放入了墓地。

    吴月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差点输掉的恐惧感让吴月内心极度紧张,额头的冷汗一直没有停下过。如果不是恰巧因为神秘华锅的效果回复了生命值,在刚才的攻击直接输掉了。

    “真是对不起格斯大哥,总是这种场合要你帮忙。”吴月在心里面道歉着。

    “没关系。将注意力集在决斗。小心些。”格斯提醒着。

    “知道了。”吴月点点头。盯着对面的青色眼睛的少女。

    “真是顽强。”青色眼睛的少女看着自己的手牌说道。“那么我自身发动攻击!”

    青眼少女右手发出了一道光柱,击吴月,吴月的生命值立刻下降800点。剩余600点。

    吴月抬起手,挡住迎面而来的这一击。果然,由真实的生物发动的攻击也不是虚假的。吴月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棍子一样,疼痛传遍了全身。

    “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青眼少女淡淡的说道。(7000,2)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着剩余的六张卡片沉思。在有技能抽取存在的场,自己手的卡片基本和通常怪兽无异。必须要找出对策才行。可是要怎么做?现在的手牌

    后科地地鬼孙学接孤冷察秘

    根本找不到任何办法。唯一的办法是寄托给未来。可是我没有使用命运力,在龙之君主那双眼睛面前使用命运力,总有种作弊的感觉。算胜利了也担心龙之君主会无视这场对决。

    “人类。”

    在吴月还在纠结自己剩下的六张手牌时,龙之君主突然说道。

    “是!”大脑正在思考连锁的吴月想也没想抬起了头说道。疑惑的看着龙之君主。

    “与我们战斗不需要隐藏。放水是最轻视对手的行为。”龙之君主那淡青色的眼睛刺着吴月的眼睛。“我能从你身感觉到你在隐藏实力。拿出你所有的力量。”

    力量?

    孙科仇仇酷后球由孤酷我

    吴月看着自己的左手。又看着手剩下的6张卡片后。微微叹了口气后,将卡片放到右手。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手心凭空出现了一个连着三枚戒指的古怪手镯。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