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九十二章 无限大的生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九十二章 无限大的生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魂灵也没有着急,继续看着自己的场上。“那么发动异虫女王的特殊能力。1回合1次,可以把自己场上存在的1只名字带有「异虫」的爬虫类族怪兽解放,解放怪兽的等级以下的1只名字带有「异虫」的爬虫类族怪兽从自己卡组特殊召唤。我解放异虫女王,将卡组中第二只格鲁斯异虫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接下来伊洛金的效果继续。将自身转为背面守备表示。军神概布效果将伊洛金化为攻击表示,格鲁斯攻击力上升300点。因此将格鲁斯的攻击力再次变为无限大。发动魔法卡,神秘中华锅。解放格鲁斯,我回复攻击力无限大的数值。”

    看着魂灵的生命值不断飙升,化为一个横躺的8,吴月手心已经都是汗液。现在手中没有无限连锁的条件,短时间内无法击败魂灵。虽然魂灵现在只有一张手牌,但是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又会继续这个无限连锁。毕竟这只要一张卡就能够将条件集齐,实在是太危险了。

    吴月现在想把邪神手镯带上,有它在自己也能冷静一点。但是周围数以百计的魂灵的手下看着,吴月无法有多余的动作。现在吴月是非常痛恨自己太小看魂灵了。

    “我这回合还没有召唤怪兽。”魂灵将自己最后一张手牌放在场上。“召唤不知火的隐者(等级4,攻击力500,守备力0)。”

    “什么?不知火?”看到多出来的怪兽吴月呆了呆。这不是异虫卡组吗?居然还外挂不知火。而且好死不死偏偏是不知火的隐者,这在自己那个世界可是主流打法。超恶心的,难道在这个冥界也要出现了吗?

    “不知火的隐者的效果发动,把自己场上1只不死族怪兽解放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只守备力0的不死族调整特殊召唤。解放不知火的隐者,特殊召唤卡组中的齐唱僵尸(等级3,攻击力1300,守备力0)。齐唱僵尸的特殊能力发动,以场上1只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只不死族怪兽送去墓地,作为对象的怪兽的等级上升1星。这个效果的发动后,直到回合结束时不死族以外的自己怪兽不能攻击。我选择军神概布,等级上升1,将卡组中的马头鬼(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800)送入墓地。等级3的齐唱僵尸和等级5的弹射龟同调,同调召唤,PSY骨架王Ω(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200)。”

    连骨架王都有。大哥你这卡组好标准啊。

    吴月现在感觉已经无力吐槽。这种标准配置是地球常有的打法。看来魂灵平时是个钻研决斗的人。

    “墓地中的马头鬼除外,特殊召唤齐唱僵尸。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效果发动,军神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然后等级3的齐唱僵尸,等级1的等级偷窃成和等级6的军神概布同调,同调召唤,魔王超龙天蝇王(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这么一来,我的回合结束。”(无限大,0)

    啊...无限大的生命,回收马头鬼的骨架王和能够恢复生命值且无法破坏的魔王超龙,我现在好想打GG。等级偷窃虫现在也被禁了,看到它使用等级偷窃虫让我好羡慕啊。要不然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帝王销手。

    想归想,吴月还是慢慢抽出了卡片。“我的回合,抽牌。”

    看着自己的四张手牌。吴月叹了口气。

    手中没有帝王,也没有帝王的魔法陷阱卡。该怎么做呢。

    吴月思考着自己的手牌。

    “在你的准备阶段,发动骨架王的特殊能力。除外的马头鬼回到墓地。”也不论吴月怎么思考,魂灵继续着自己的行动。

    “也只能这么做了。”吴月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发动魔法卡,强欲而谦虚之壶,从自己卡组上面把3张卡翻开,从那之中选1张加入手卡,剩下的卡回到卡组。但是这张卡发动的回合我不能特殊召唤。”

    “......”魂灵只是淡淡的看着吴月。

    吴月翻开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

    愚蠢的埋葬,强欲而贪欲之壶,帝王的烈璇。

    “我选择强欲而贪欲之壶加入手牌。然后发动。从自己卡组上面把10张卡里侧表示除外才能发动。自己从卡组抽2张。”吴月也将自己小半个卡组抽出,放入除外区,然后抽出两张卡。看到自己抽到的两张卡片后,吴月心理也松了口气。

    还好,卡组还没有背叛我。

    从一开始,吴月就试着利用命运力来抽卡。但是在吴月使用命运力的瞬间,魂灵的身上也传来了命运力,这让吴月抽到的卡片都与自己想要的所违背。后来吴月也索性放弃命运力的使用。现在吴月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运气在进行战斗。极位恶魔作为最高位恶魔,具有命运力这一点吴月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没想到魂灵实力会那么强,完全制约了自己命运力的使用。这个世界的人不像自己那个世界的人一样喜欢钻研决斗,为什么会有这么标准配置的卡组。

    不过吴月也想不出答案。只能一步步来做。

    “我发动速攻魔法,帝王的烈璇。这回合可以用你的怪兽来进行上级召唤。”

    “连锁帝王的烈璇。发动骨架王的特殊能力,1回合1次,自己·对方的主要阶段才能发动。对方手卡随机选1张,那张卡和表侧表示的这张卡直到下次的自己准备阶段表侧表示除外。”

    “是吗?那么你来选择一下看看吧。”吴月将手牌洗过后,背面展示给魂灵。

    “最左边那张。”

    吴月将卡片拿起,向魂灵展示过后放入了除外区。

    还好是死者苏生被除外,如果是邪帝被除外了那我的烈炫也白用了。

    “那么我的回合继续。解放魔王超龙。上级召唤邪帝盖乌斯。邪帝的特殊能力发动,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除外一张卡,除外你的未来融合。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7000,1)

    “我的回合,抽牌。”魂灵立刻抽出了自己的卡片。指向场上说道。“骨架王的效果,在我的准备阶段回到场上。你的卡片也回到手牌中。”

    在场上转动的魔法阵中,骨架王从魔法阵中浮起。吴月也将卡片从除外区加入手牌。

    “接下来除外墓地中的马头鬼,特殊召唤齐唱僵尸。”魂灵将卡片从墓地中拿出放在场上。

    “在这瞬间,启动盖牌,陷阱卡暗黑上级召唤。自己·对方的主要阶段以及战斗阶段,以自己墓地1只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加入手卡。那之后,可以从手卡把1只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表侧攻击表示上级召唤。”吴月将墓地中的卡片拿出,将其中的卡片展示给魂灵。“我选择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

    “连锁你的暗黑上级召唤,发动骨架王的特殊能力。与你右边的那张手牌一同除外。”魂灵立刻将卡片放入除外区说道。

    吴月被除外的手牌这次是强制转移。

    吴月也将手牌放入除外区后,将墓地中的卡片加入手牌。“之后处理暗黑上级召唤的效果,将怨邪帝加入手牌。暗黑上级召唤的第二个效果,将邪帝盖乌斯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斯。怨邪帝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除外场上一张卡。我除外你的齐唱僵尸。因为除外的是暗属性怪兽,你的手卡·卡组·额外卡组·墓地把同名卡全部除外。给予你1000分的伤害。而且解放的怪兽是暗属性,所以我可以将除外的卡片选择两张。你的拟似空间也除外。”

    “卡组中还有两张齐唱僵尸,与拟似空间一同除外。”魂灵将卡组抽出,将其中的两张卡拿出,与场上的卡一同放在除外区。

    “那么我的回合结束。”在将卡片放在除外区后,看着自己最后的一张手牌,魂灵只能选择结束回合。(1,无限大)

    “我的回合,抽牌。”看着现在的两张手牌,吴月思考着能够做出来的操作。在没有命运力的现在,手牌有些卡。所有的操作必须要谨慎。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一回杀。但是有机会。对方因为无限大的生命值而有恃无恐,那么自己只要积攒到需要的手牌就没问题。对方手牌不够,自己现在是机会。

    吴月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将怨邪帝转为守备表示。墓地中的冥帝从骑效果发动,除外冥帝从骑,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天帝从骑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的天帝从骑效果也发动,将卡组中的第二只冥帝从骑在场上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然后发动魔法卡,光之援军。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然后将卡组中的一张光道怪兽加入手牌。”吴月拿起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看了看后,放入墓地。将卡组抽出,从中选择一张卡加入手牌。“我选择光道暗杀者莱登(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光帝克莱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守备表示。连锁死者苏生。发动墓地中的真源帝王。除外墓地中帝王的烈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光帝特殊召唤。光帝的效果,破坏天帝从骑和真源的帝王。我抽两张卡。”

    再次抽出两张卡后,吴月将除外区的一张卡片拿起。“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的效果发动,将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发动。将泛神的帝王与手中的第二张真源的帝王送入墓地。抽两张卡。抽牌。”

    看了看抽到的卡片后,吴月将卡片从墓地中抽出。“接下来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三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向你展示,你选择一张加入我的手牌。我的卡片是帝王的深怨,真源的帝王与帝王的开岩。你选择一张加入手牌。”

    魂灵想了想后,说道。“真源的帝王。”

    “那么其余两张卡片回到卡组。发动魔法卡,帝王的深怨。将卡组中的帝王的开岩加入手牌。接下来发动。”吴月没有一丝犹豫的进行着说书。趁着现在对方没有反击的手段,先把所有能做的准备先做好。“因为冥帝从骑的效果,我这回合有多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我召唤卡片炮击士(等级3,攻击力400,守备力400)。卡片炮击士的效果,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攻击力上升1500点。冥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第二只光帝克莱斯。光帝克莱斯的效果,破坏利用死者苏生特殊召唤的光帝与卡片炮击士。抽两张卡。卡片炮击士的效果,这张卡被破坏送去墓地时,抽一张卡。因此我抽三张卡。因为帝王的开岩的效果,将卡组中的另外一张天帝埃忒尔加入手牌。”

    吴月不客气的抽出三张卡片。加上帝王开岩从卡组中检索的卡片,手牌增加到了四张。吴月心里也稍微放松了点。但是这么一想,这又是再给自己立FLAG,吴月赶忙摇摇头。把心里面那种余裕的心态给收回去。

    “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6000,4)

    “我的回合,抽牌。在我的准备阶段。骨架王与你的手牌一同回归。”魂灵将卡片从除外区拿回。吴月也将卡片拿出。

    “在你的骨架王回归的同事,我也发动我的两张盖牌,陷阱卡真源的帝王与速攻魔法帝王的烈旋。将墓地中的连击的帝王与帝王的深怨一同回到卡组,我抽一张卡。”吴月同时也发动了盖牌,抽出一张卡。手牌再次变为六张。

    吴月的手中也有天帝,这么一来就可以将我的骨架王作为祭品了吗?

    看着吴月的手牌,魂灵想了想后说道。“发动骨架王的特殊能力,与你的一张手牌一同除外。”

    “不会再让你的骨架王逃掉。发动墓地陷阱。技能突破。除外技能突破,选择你的骨架王。骨架王的效果直到回合结束无效。”吴月立刻将墓地中的一张卡抽出,向魂灵展示过后放入了除外区。

    “那么我埋伏一张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