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八十九章 魔界凤仙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八十九章 魔界凤仙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么我就先走了。这么长时间没见面,也该和你的可爱女仆们好好说说话了。这五年里我可是见到过不少次她们落寞的表情。”爱尔柏塔笑着对吴月摆摆手。“我去把她们叫过来,你就在这里等一下吧。”

    “好吧。麻烦你了。”吴月坐回沙发上。“对了爱尔柏塔。”

    “怎么了?”已经握住门把手的爱尔柏塔转过头好奇的看着吴月。

    “除了去我的世界,你还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情吗?”

    “等我想到了再说吧。那么你在这里等着吧。”爱尔柏塔笑着打开了大门,离开了房间。

    爱尔柏塔这么干脆的离开,吴月的表情呆了呆。最终还是瘫软在了沙发上。

    搞了半天是自己自作多情啊。之前看爱尔柏塔对自己有些特别,还以为是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原来是把自己当做男闺蜜了。啊...一想到之前自己那么扭捏,就好想死。

    “主人!”大门被推开,女仆们一个接一个的快步走入了房间。看着她们蓄势待发的表情,吴月也做好了换衣服的准备。站起身,张开了双臂。

    “好了。都过来吧。”

    爱尔柏塔站在隔壁房间的窗边,看着窗外诺大的广场。

    “姐姐,你心情很好啊。”坐在沙发上格瑞兰德看着似乎在哼歌的爱尔柏塔,有些奇怪的问道。

    “很明显吗?”爱尔柏塔转过身,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丝毫不隐藏脸上的笑意。

    “那么你最后会和吴月结婚吗?”没有了吴月在,格瑞兰德说起话来也丝毫不在隐瞒。

    “怎么会。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怎么会结婚呢。”爱尔柏塔微笑着说道。

    “哎?”普通朋友这个词汇把格瑞兰德也给惊住了。

    “我要去我的房间换衣服了。你在这里等着,等一下吴月出来后你有什么话就好好和他说吧。毕竟三天后他就要走了。”爱尔柏塔微笑着对格瑞兰德摆摆手,走出房间。

    走廊里似乎还传来爱尔柏塔有些抱怨的声音:这么轻飘飘的裙子果然不太适合我啊。

    朋友?吴月和姐姐吗?

    格瑞兰德正在承受冲击中。

    “恩...这里就是落日森林吗?”吴月摸着下巴,好奇的看着面前高耸入云的森林。

    有点像是小时候跟着老爸一同去某个植物园游玩的场景。那时候还小,个头也不过一米出头,而那些植物园的树吴月到现在也讲不出叫什么名字,但是唯一的特点就是,高。明明粗度只不过和吴月当时的身体差不多粗,但是却高到离谱,当时对于高度没什么概念,但是站在树下看着树,吴月几乎要把头部和肩部呈现直角,树高到让吴月甚至有些害怕的程度。

    而现在又是这种情况,明明现在个头已经有将近一米八了,可是面前的树,又细又长又黑,就像是一根根粗糙的柱子,让吴月感觉到了一阵阵的不舒服。树木重重叠叠,紫黑色的树冠将吴月的视野完全遮挡,吴月只能一步步向内部走着。

    冥界的森林几乎都是这样,以前住了几年本来以为习惯了,现在再次回来感觉还是相当别扭。

    吴月摸了摸面前的树。树很硬,估计重量也不轻。这么硬的树原本是连虫子都没办法寄生,但是的确有类似于蜈蚣一般带有甲壳的虫子住在其中。地面也很硬,明明是土壤,但是却有种踩实的土的感觉,没有一点蓬松感。所以这样的土壤里也没有花朵生长。但是也有虫子。

    吴月走在森林里,看着旁边土壤中钻出来一个奇形怪状到让吴月没有一丝去抓它心情的虫子,虫子在地面上爬行着,迅速消失在了森林中。

    明明这么坚硬的土地和树木却仍旧有虫子存在,所以基本上都有着一定攻击性。如果是普通人的话,一旦被虫子咬到不撕下一块肉是不会放你走的。所以吴月也没有让女仆们和爱尔柏塔跟过来,让她们帮忙收拾一下师傅的住所。

    基本上在自己出现后,女仆们一会儿看不到自己就一副泪眼汪汪的表情,这也让吴月感觉到相当的无奈。最后只能全部带着她们一同到了冥界。爱尔柏塔觉得有趣,也执意要跟着到冥界来看看。说是作为去地球之前的预演。吴月拗不过,也只能带她一起来。格瑞兰德本来也要一起来,被吴月给踹了回去。万一冥界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可能牺牲一切也只能带爱尔柏塔一个人回来。如果两个人在冥界都出了什么事,女王陛下不就绝后了吗?毕竟冥界是另外一个世界,就算你是人界的王,在另外一个世界也什么都不是。

    在来到落日森林后,吴月就一直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不过并没有魂灵所说的那种强大的威压感,只是让吴月感觉到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已。充其量也就是在某个气氛压抑的人群中罢了。

    进入森林之前,吴月就一直打量着周围。手中攥着融合的卡片防止下一秒突然出现变故,看看有没有恶魔在监视着自己,防止某一个瞬间突然有人出现偷袭自己。

    但是直到自己后方的道路也掩盖在森林中,吴月也没有发现任何恶魔,不如说甚至没有什么生物出现在自己面前。只有一些奇形怪状的虫子突然出现在脚边想要偷袭吴月,但是咬在了铠甲上没有任何用处,然后被融合了邪帝的吴月一脚踩烂。

    走在森林中,吴月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已经走了很久了,吴月也没有感觉到所谓的威严。按照魂灵所说,在刚刚进入森林的时候实际上就应该能够感觉到威严的阻拦,可是现在都走了快半小时也没反应。果然是自己不同于常人吗?

    这么看来自己也算是有资格进入这个森林里面寻找那个陨石了,要现在回去找魂灵接受任务吗?

    “格斯大哥,你觉得呢?我是继续深入吗?还是说先回去找魂灵接受委托比较好?”吴月一边向前方走着,一边在心理问道。

    “那个人总是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格斯的声音在心里面响起。下一秒,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

    “因为眼神很阴冷吧。”说到这里,吴月下意识的在脑中想起了魂灵的眼神。容貌什么的印象真的不大,就那一双眼睛吴月感觉现在随手就能用旁边的树枝在地面上画下来。打群架的时候眼睛一瞪,估计对方就投降了吧。

    “不是这个,我是在考虑找到你的原因。哈迪斯大人身边的强者不计其数,仅仅因为你是人类就找到你帮忙,总觉得不太对。他所给出的条件,基本上就算是极位恶魔也不会轻易拒绝。”格斯沉思着。

    “应该是希望利用我的瞬间移动的能力吧。假如我在找到森林中的陨石的东西的话,我用瞬间移动直接到他的宅邸中。这样也防止有别的恶魔会抢夺。而且之后就算有恶魔出现想要抢夺的话,也不是找我的麻烦。”吴月想了想后说道。

    “应该吧。”格斯也点点头。

    “格斯大哥,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我会是各个恶魔的对手吗?我的能力加上书,面具的能力。”吴月问道。毕竟也许会有自己看到那个东西觉得不错,想占为己有的想法。

    “这么说吧。大部分的极位恶魔虽然没有三幻魔那么强,但是基本上也相差无几。你想想有几十个拉比艾尔向你冲过来的情景吧。外加上这些极位恶魔所拥有的上百眷属与无穷无尽的军队。”格斯不客气的说道。

    “算了。当我没说。”吴月也懒得想那个场景。别说几十个,就算是单打独斗吴月都没有自信能够胜利拉比艾尔。自己现在就算学会了城镇级魔法,对于那些精神力不弱于自己的恶魔来说,这些城镇级魔法充其量也就是让他们头晕一点的情况罢了。就算有书与面具的帮助,自己充其量也就对得上四五个吧。几十个的话...放弃。

    吴月也收心,老老实实向着森林内部走去。如果能够现在拿到的话,之后就可以直接到魂灵那里去领报酬了。之后就是魂灵自己的事情,和我没关系。

    吴月也不知道陨石到底落在什么地方,落日森林本身又占地面积非常大。进了森林后吴月已经走了快一个小时了,也找不到目的地。

    不如说...吴月已经有种迷路的感觉了。

    在第三次看到面前那个被掰断的树枝后,吴月放弃了继续前进。靠在树旁边休息一会。

    “一直以为我这个人还是个记忆力比较好的人。”吴月靠在树上有些疲累的喘了口气。“不过关键时刻,记忆力什么的果然没什么用啊。毕竟眼睛有时候也会骗人。”

    吴月无奈的看着周围。原本以为就算走累了,大不了原路返回。反正周围的景象就算差不多,地面上的道路也是有区别的。而且也有脚印和自己一路留下的痕迹,天空中那轮黑色的太阳也在表明着方向。树冠在茂密,还是能够看到一部分的太阳。

    但是在最终三次看到留下的痕迹后,吴月不得不接受了迷路的现实。很抱歉,以前看不起那些就算带着指南针也会在森林中迷路的人真是非常抱歉。

    “只是迷路而已,不用这么快就自我厌恶吧。”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苦笑着。“而且你算是第一次进入这种茂盛的森林,没有经验会迷路也正常。”

    “就算是这么说...还是感觉相当的受打击。”吴月仰起头,看着上方高高的树冠。树的高度都几乎有四五米,有的甚至有六七米,仰起头看着它们,感觉下一秒都会倒塌似的。茂密的树冠之间,只能看到零零碎碎的天空。

    虽然吴月也想过飞,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进入森林后,黑暗力量总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别说是飞行了,就算是融合,随着吴月一点点的深入森林,吴月与邪帝的融合也在一点点瓦解。现在吴月完全就是自己的**,与邪帝的融合早就解除。吴月也想过继续融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融合总是失败。卡片的光芒在笼罩身体的一瞬间破碎,重新就化为卡片。这里树那么茂密,没办法骑车,所以现在吴月完全是靠一双腿走到现在。又累又烦又丧气。

    吴月也能理解为什么直到现在也没有恶魔从天空飞过去来查看情况。这根本飞不动。

    “那么,要不要找找书或者面具问问路?”格斯看着吴月一脸沮丧的表情,笑着说道。“按照魂灵所说,这个森林就算是极位恶魔也无法轻易靠近的话,那么森林深处的东西至少也是神一般的级别。搞不好又是某个邪神的杰作。它们既然作为邪神直接创造出来的生物,应该会有些感应。”

    “对哦。”吴月双手一敲恍然大悟的说道。抬起了自己的右手,看着食指中指上的两枚戒指问道。“书,面具,你们两个知道这里的情况吗?”

    “是!”*2

    这次书和面具同时回答道。

    情绪意外的很高昂啊。难不成又是他们口中我这个邪神的所作所为吗?说起来之前在人界里的那个圣杯好像也是这个情况。也是从天上化为陨石降落的,有什么联系吗?

    “你们知道森林中到底有什么吗?”吴月问道。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份久违的威严,是属于神的威严。”书说道。

    “我的威严?”吴月指了指自己。该不会什么事情都能和自己扯上关系。

    “不是。”

    面具的一句话让吴月满脸通红。好吧,自己又意识过剩了。

    “那么你们就先给我指路吧。我实在是不想在自己绕圈子了。”吴月无奈的说道。

    “是。”书和面具齐声回道。这时,吴月手指上的银色戒指慢慢化为了银色的液体,从吴月的手指上滑落,滴落在地面上化为两摊类似水银一般的液体。

    液体慢慢凝聚,扩大,在吴月面前化为了两个人性。只不过一个人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一个人手中抱着散发着异样气息的紫色的书。

    “吴月。”面具走到了吴月的面前,转过身蹲了下来。让自己的背部对着吴月。“你累了,我来背你。”

    “不了不了。我还能走!”吴月赶忙从地面上跳了起来摆手。“我只是不想都圈子而已,能自己走。好了,走吧走吧。你们赶紧带路。”

    有格斯大哥在旁边看着,实在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丢人的一幕。“是。”书和面具齐齐应声。格斯也重新回到了吴月的身体中。

    有书和面具带路,吴月明显走的轻快了很多。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书做了什么,吴月感觉原本有些疲累的身体也慢慢变得轻盈起来。

    但是还是走了几乎半小时才到达目的地。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