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六十六章 看望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六章 看望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今天我没课,没什么事就过来了。 ()看你们这里的服装和道具都比较旧了。就顺便把你们这里的道服和器具都换了换。”吴月指了指旁边箱子里的竹刀和沙袋。

    “那些都是学校配备的,又不是我们自掏腰包,没必要换吧。你这还要自己破费。”樱走到箱子旁,拿起竹刀看了看。这还是相当高级的竹刀,有些类似于比赛中使用的竹刀。每一个都要花不少钱。

    “没事。反正就当是捐给学校了,你们用起来舒坦不就好了。”吴月耸耸肩。

    结不仇不酷后球陌孤结鬼故

    “恩......”樱摸着下巴满脸狐疑的看着吴月。脸蛋慢慢的凑近吴月。

    “干...干嘛?”吴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所以特地过来献殷勤?”樱直起身体,上下打量着吴月。

    “没没没。绝对没有。有这个在,我干什么你知道的。”吴月汗颜着指了指心脏。

    “那你干嘛突然出现?”樱将手中的竹刀放到箱子中,将旁边桌子上的写着今日休息的牌子拿了起来。“算了。是有话想说吗?那我把今天的活动停止好了。”

    “也没事。就是今天难得回来,就过来看看你而已。不用特地停止活动。我在一旁看看你就行了。”吴月笑着摆摆手说道。

    “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小枫有些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摸了摸脸颊。感觉好像没什么不正常的。“你又不是没看过。”

    “好好看看自己以后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啊。好好看看不行吗。”吴月笑了笑。“虽然樱你就是你,但是怎么说呢。我还是想要成为那种尽可能闭上眼睛就能想起你的地步。”

    “干嘛啊说话那么肉麻。不像你啊。”樱扭过头傲娇的说道。但是还是脸蛋通红。

    “不是啦。就是说最起码能达到不用看着你就能画出你的画像就足够了。而不只是单纯的习惯你呆在我的身边。所以好好看看你就行了。”吴月说道。“不用在意我,你继续你的社团活动就行了。”

    “别忘了你也是我的社员。老老实实一起参加。”樱拿起旁边的竹刀递到吴月面前。

    “不过我现在也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所以我不是社员。没办法参加你们的活动。”吴月笑着摇摇头,把小枫的手推了回去。看向门外。“恩,差不多社员要开始来了。我会在操场上看着你们的。加油吧。”

    吴月笑着摆摆手,走出了活动室。

    还真是没头没脑啊。不过不讨厌这样就是。

    樱拍了拍自己发红的脸蛋。开始拿起旁边吴月准备好的衣服进入更衣室换衣服。

    社团活动开始后,吴月就坐在操场边缘的草地上,看着一旁训练社员的樱。

    真的是第一次啊,像这样能够仔细的看着樱。

    换好服装的樱完全是英姿飒爽。经过锻炼的修长身材在阳光下似乎都在闪烁着光辉。吴月感觉樱穿上军装的话一定非常帅气。

    真的非常漂亮啊樱。也很帅气。如果不是有着很奇特的遭遇的话,我和樱真的能够走到一起吗?不过没有那么多如果,现在就是现在,樱在自己身边,这就行了。

    “......”樱在开始训练后,就觉得这一次的训练真的是非常不容易。

    吴月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种温和柔软的眼神让樱觉得浑身发烫。樱就算极力想要遏制发红的脸蛋也不行,浑身燥热的感觉让樱走路都有些不自在。原本要进行一个半小时的部团活动樱这次就进行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草草了事。快死打发着众人离开,樱就一把拉着吴月向一旁走去。

    拉着吴月到了角落处,樱一把将吴月推到墙上,双手狠狠的按在了吴月的头部两侧。

    结不仇仇独艘术战闹太情

    结不仇仇独艘术战闹太情  壁咚?

    壁咚?

    吴月背部紧靠着墙壁下意识的想到。怔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樱的俏脸。红红的脸蛋配上水汪汪的眼睛,恩,不错。

    艘科远科鬼孙术由孤术技月

    “少这么看着我。吴月你到底怎么了?”樱恶狠狠的看着吴月说道。漂亮的眼睛瞪得浑圆。

    “我做了什么了?我神都没做。”吴月无辜的说道。

    “少来。”樱收回自己的双手。摸了摸自己还在发红的脸颊。训练社员的时候脸蛋就开始发烫,社员看着自己都在暗暗发笑,让自己特别不自在。“你今天是怎么回事?不是应该在上课吗?干嘛还特地跑学校来?没去找小枫和乔培涵?”

    “我去见过她们了。但是你也是我的家人不是吗?”吴月苦笑着。“这次过来实际上也是为了给你个东西。”

    “是什么?”樱没好气的看着吴月。

    吴月抬起右手,右手的手心中凭空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小盒。

    “戒指?”樱看着吴月手中的戒指盒问道。

    “呃...你知道?”吴月还想着给一个惊喜,结果被一语道破让吴月有些被呛住了。

    “恩...前一段时间乔培涵可是打电话给我诉苦了一个小时。说你要和她分手啊。虽然后半小时基本就是在炫耀戒指。”樱摊开双手。“既然乔培涵那里已经有戒指了,我想之后为了公平你应该也会将戒指给我们吧。小枫那里已经有了?”

    诉苦啊...果然乔培涵还是会觉得不舒服吗?

    “是......”全部都被挑明了吴月有种难以言喻的挫败感。

    “那我就收下了。结婚戒指虽然有点早,但是就先帮你保管吧。”樱从吴月手中拿过戒指,打开看了看。“还蛮漂亮的。应该花了不少钱吧。”

    “还好。”吴月有些奇怪的看着樱。“樱你不开心吗?”就反应而言,樱的反应与乔培涵和小枫的反应比起来真的是天差地别啊。

    “是很高兴。如果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拿到这个的话我应该会非常兴奋。不过现在有了心理准备,而且在你今天突然没头没脑的出现我就大致猜到了你的目的。所以倒也是能控制住心情。”樱有些无奈的笑。“不过最起码也表明我在你心里很有位置,我很高兴。”

    “但是你表情太平淡了,没有感觉到什么啊。”吴月抓了抓后脑勺。“本来是怕你知道她们两个都有了而你没有不想要你感觉到不平衡才拿出来的。但是的确如你所说,果然还是求婚的时候拿出来比较好吧。”说着吴月便伸出了手。“现在还是我保管比较好?”

    “哼哼,既然都拿过来了,你觉得我还会让你拿回去吗?”樱后退了两步笑道。

    你也这样啊。亏你刚才还说的那么平淡。

    吴月无奈的笑道。“那樱你就收着吧。如果之后我到了需要的时候会偷偷拿回去的。所以你自己可要藏好了。”

    “当然。这可是战争。”樱将戒指放在自己的怀里。“这次来就这个事情?”

    “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事情。”吴月搔了搔脸颊。

    “就知道。说说吧。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我视情况考虑要不要原谅你。”樱笑着看向吴月。

    “不是。我真的什么都没做。”吴月赶忙摆手。“实际上,今晚夏叔要到我家去。”

    “夏叔?夏枫的父亲?”樱问道。

    “是。”吴月苦笑着点点头。“今晚貌似是去提亲...提亲应该还不至于,不过结亲家是肯定的吧。”

    “......”樱双手环抱着看了看吴月。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完完全全的看了吴月一遍后。“难道从一开始你那好像天塌下来的样子就是因为这个?”

    “啊哈哈...这么明显吗?”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的表情这么明显?天塌下来?表情这么难看?

    “这种事情你从一开始不是就应该考虑了吗?一脚踏三船怎么可能会平安无事。”樱歪着头问道。

    “就是因为从一开始就考虑了我才知道这种事情的后果啊。”吴月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既然夏叔会来,我想最坏的情况下会知道你和乔培涵的事情。这对于父亲可不是好事。到最后应该会变成你们的父母完全不同意我的情况吧。我真的不想变成那种情况。”

    樱想了想后,笑道。“放心吧。应该还不至于变成修罗场。毕竟哪有父亲为自己女儿提亲的。我想应该只是过去把关系挑明罢了。小枫早就让你爸妈接受了不是吗?我想今晚只是吃吃饭增进一下感情。”

    “哦~~好像也是。”吴月赞同的点点头。自己把事情想的太悲观了。的确是这样,今晚应该还不至于出事。毕竟自己和小枫还比较年轻,的确没必要现在提亲。

    后地地地情敌学接闹科学早

    这样的话就放心了。

    “现在可不是放心的时候。”看着吴月松了口气的样子,樱无奈的笑了笑。“这件事不也表明未来你早晚会遇到的危机吗?”

    “没关系没关系。现在说实话很头疼这种情况。但是如果是在未来的话,我想应该就不会担心了。”吴月笑着摆摆手。现在因为命还有运的事情已经焦头烂额,老实说再出现别的事情真的是非常头疼。但是未来的话这些事情应该都解决了吧,那个时候自己会做好挨揍的准备去和父母们说清楚的。

    “你倒是相当看得开啊。”樱微微眯着眼睛略带怀疑的看着吴月。“只要你别总是那么被动的话应该还不至于会这么头疼。这就是你男生要考虑的问题,我可帮不了你。”

    “被动啊...”吴月想了想后,也是无语的点点头。的确,从一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事情自己似乎都是处于被动地位,遇到的危机也是,在一起的人也是,自己基本都是处于接受的一方,完全就是一副得过且过的样子。就连现在面对问题基本上也是处于不被骚扰就不去解决的状态。

    没办法,安稳日子过多了,真的不是那种会喜欢主动找事情的主。

    后不地地方敌学由冷秘方主

    “本来吴月你也不是那种会主动出击的人。现在这种情况都是你自找的。也没办法。”看着吴月苦笑的表情,樱也只能摇头。“也罢。反正吴月你现在也变强了,只要强到不怕别人找麻烦自然也没必要给自己找多余的事。那么吴月你不是说要到精灵界吗?准备的怎么样了?”

    “今天想了很多。最终觉得移民不是个好主意。所以NG。”吴月摇摇头。

    孙仇远科方敌球由孤接指科

    “果然最终还是这样。”樱无奈的笑了笑。“还有事情吗?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要走了。公交晚点还要再等二十分钟。我可不想等那么久。”

    “恩,还有最后一件事。”吴月说道。“这次回去后迪欧斯大哥会把我在异界的女仆带过来。”

    “原本三个人就够你呛的了,你还要增加二十个啊。不怕涝死。”樱眯着眼看着吴月笑道。不过有点皮笑肉不笑,看的吴月也是心惊肉跳。

    “本来就是我应该承担的责任,而且她们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别的人能够依赖。”吴月苦笑着。“她们是女仆,而且把我当主人一样尊敬。不会对你造成困扰。所以到时候希望你别生气。”

    “不会。我不讨厌懂事的人。就像小枫和乔培涵一样,我也很喜欢她们。”樱笑了笑。扯了扯自己的道服。“既然没事了,我去换衣服了。”

    “恩。那我等一下送你到公交车站吧。”

    “......”樱上下打量了下吴月。“看来有点危机不是坏事啊。至少让你开窍了不少。”

    “我对我以往的迟钝诚心的道歉。”吴月双手合十。

    “恩。我原谅你。”

    ===========================================

    吴月站在家门口咽了下口水。手握着门把手死活不想转。

    为什么进自家都要那么紧张啊。

    虽然樱说的没错,今天应该还不至于到修罗场的地步,但是心里还是紧张的要死。一开始说要想好好思考一下就让乔培涵与小枫先回来了。自己在路上磨磨蹭蹭也没办法,就算不愿意还是慢慢到了自家门口。

    但是该承担的还是要承担。吴月咬了咬牙还是进入了房间。

    换过鞋进入客厅,客厅空空如也。

    叔叔没来啊。

    “吴月,你回来了啊。”声音从二楼传了过来,吴月抬起头,一大团被褥长着一双修长的腿正小心的从楼梯上下来。不是,是小枫抱着被褥正在下楼。

    结仇不地情孙察接冷吉后孙

    吴月赶忙走上楼梯,从小枫手中接过一部分被褥。被褥还有些阳光的味道,应该是白天在二楼的阳台上晒着的。不过被褥有三床,小枫抱着这些根本看不清前方,只能一个一个台阶的下,那不安全。吴月抱下一些让两个人都能容易一些下楼。

    “叔叔呢?没来吗?”吴月一边走下楼梯,一边问着。

    “早就走了。”小枫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