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六十一章 张若昕的担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一章 张若昕的担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是吴月也不确定命是不是真的就会答应那些事情。誓言终究是誓言,这个世界发誓跟喝水一样。精灵界的神明威严之下誓言如枷锁,而这个世界有没有神还很难说。只是简单的誓言真的能够阻拦命的脚步...吴月也不确定。可是命也不像是出尔反尔的人。吴月也只能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

    “也就是说...学校再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事情了?”美萱萱颤抖着问道。“学校...终于能够安定下来了吗?”

    冰灵看着周围,紫黑色的瞳孔周围那有着星河一般光晕的瞳环闪烁着淡淡的光芒。之后,冰灵闭上眼睛重新睁开,眼睛恢复了正常。“虽然只有一点,但是学院的能量波动下降了。白天的时候学院的能量波动还呈现着缓慢上升的趋势,现在不仅回到了之前的程度还降低了。这样下去很快学院的能量波动就会恢复正常。看来学院果然没事了。”

    结科远地情敌恨战阳指指陌

    “太好了!!!!!!!”暮云,美萱萱,薛优璇,韩芸溪惊喜的抱在了一起。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担心的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因为这个能量的事情,她们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平日里说话做事都小心翼翼,担心事情不要败露。因为心中有芥蒂,平日待人处事都下意识的保持距离。从而导致自己与自己的朋友关系逐渐变得冷漠。不过现在好了,担心的事情终于解决,所有人不用再担心那些睡觉都会在意说出多余话语的事情,不用再担心自己的某一句话可能会造成恐慌。说到底她们都是些十七八岁的孩子,心理压力太大已经极度压迫了她们的神经。

    “那么新学校的事情...还要继续吗?”校长走到吴月旁边问道。

    “继续吧。说到底图书馆只是一个方面的可能性。不能保证这里不会残留什么别的东西。”吴月想了想后说道。“尽可能换到一个比较清净的地方为好。”

    “也好。”校长也赞同。

    “看你的样子似乎有些劳累啊。”冰沂蒙走到吴月面前,微微俯下身,自下而上观察着吴月的面貌。“之前的行为对你来说那么劳累吗?”

    这妮子直觉还真准。

    吴月嘴角抽搐。“还好。毕竟要运送那么大的楼。还是挺累的。已经不早了,既然事情都没事了,都回去休息吧。”

    “再见。”大家也不再挽留,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么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现在已经是十点多了,虽然对于吴月来说还很早,但是对这个学院的学生来说已经相当于晚睡。大家都很困倦,现在既然已经确定没事,也就不再继续留下。

    众人慢慢离开,吴月则大步向着陨石坑走过去。

    现在陨石坑周围一圈站着将近三十个全副武装类似于特种兵服装的女性。而陨石坑附近则是有着七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观察着前方的陨石坑。

    看到吴月走进,女警下意识的握住了腰间的手枪。

    “别激动,我就是过来看看。”吴月赶忙笑道。“我只是来看看有没有造成什么危险。”

    “让他过来吧。”站在陨石坑旁边的白衣人员对着警卫说道。

    绷直身体的警卫这才让开身体,让吴月走过去。

    走入陨石坑后,吴月一眼就看到砸在陨石坑中央,仍旧完好无损的那块岩石。周围地面的岩石都被砸的四分五裂,到处都是碎石,这个源头居然一丝裂纹都没有。自己当时到底是把它弄得有多硬啊。

    “吴同学。”刚才说话让吴月过来的那个女人从陨石坑中走出来说道。

    啊...就算是现在我仍旧不习惯同学这个中规中矩的称呼啊。

    “是。”吴月还是老老实实站直身体回应。

    “我只是再确认一边。那里的陨石就是你制造出来的?”女人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问道。

    “恩。”吴月点点头。“请问,有什么问题?”

    “没有。只是以防万一再问一下而已。”女人也不在管吴月,再次走到陨石坑中央。

    “那有造成什么危害吗?”吴月赶忙追上去问道。

    “除了其中的一块碎石砸中了张小姐房间的玻璃之外,并没有造成损伤。”女人淡淡的回应道。

    砸中玻璃?这里距离学生宿舍可是有上千米之远,碎石块居然飞的这么远吗?

    “我很抱歉。她没事吗?”吴月歉意的低下头。

    “只是砸中客厅的落地窗,并没有伤到在卧室的她,而且她似乎因为陨石的碎片还感觉到非常荣幸。不过你下次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行为。陨石这种处于天灾原本就不是人力能够控制,尤其是你这种特殊的陨石。没有出现意外已经很好了。”女人再次推了推眼镜。视线落在了吴月的身上。“话说回来,这块石头是你做的,你是怎么做的?”

    说到这里,其余几个女人的视线也在同时从陨石中央落在了吴月的身上。

    “怎么做?就是将石头压缩在一起。”吴月努力回想着当时的感觉。“大概是感觉到石头内分子的排列顺序吧,然后操控着他们慢慢挤压在一起。”

    “石头的分子排列紧密,但是也的确存在缝隙。不过如果挤压到一定程度却会超过自身的承受极限。看你所制造出的那个陨石来看,你知道那个极限?”

    “不算知道,但是有这种感觉。”吴月思考了一下后,摇摇头。

    孙不不仇鬼敌恨接冷秘球通

    “是吗?”女人再次看向吴月制造出来的那块陨石。“你能搬动那个陨石到我们的实验室吗?”

    “可以。”吴月点点头。现在已经很晚,大型机械一时间不太容易直接带到这里。更别说自己面前的这个陨石是自己特质的,重量可是有上百斤。一般人根本搬不动。的确需要自己帮忙。

    “那么就麻烦你了。说起来你的能力是召唤和瞬间移动是吧。”女人看了看远处。“那么直接就把这个放到实验楼一楼就可以了,一楼什么地方都行,我们之后会自己处理。地板砸裂也不用在意,我们之后会翻新。实验楼知道在哪吧。”

    “知道。”吴月点点头。走到陨石旁边,向着其余的白衣女性点点头。将手放在了陨石上。下一秒,吴月和这个不论怎么挖都纹丝不动的岩石消失在了原地。没有丝毫空气涟漪,就好像凭空被人抹去了一般。

    “不论怎么看,异能这种存在简直就像是神嘲笑人类的科学而特意创造出来的笑话啊。”女人无奈的摇摇头。在自己手中的档案中记录下刚才的情况。

    但是同时,吴月再次出现在女人面前。“已经放在了一楼的大厅中。这样就可以了吗?”

    “恩。那里平时也只有我们,不用担心。”女人点点头。

    “恩?怎么了?”察觉到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吴月有些疑惑。

    女人现在观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好像是在观看一件物品一样。那种单纯的观赏的眼神让吴月一阵阵的不自在。

    “没事。”女人像是掩饰心中的想法一样用食指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我只是处于好奇问一下。回答与否都在于你自己。”

    “可以。请问吧。”吴月疑惑的问道。

    “你...会自卑吗?”

    “什...什么?”吴月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句话什么意思。“自卑是指...主观感情上的那种感觉?”

    “没错。”女人很直接的点点头。

    “没有吧。”吴月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我不太明白我为什么要自卑...哦是指能力的事情吗?”

    “没错。实际上自卑的人大多数都是因为自己无法合群而已。很明显,你的能力让你很直接的与人类这个物种划分出了层次。从某一方面来说,现在的你已经不算是人类了。你应该有一定的自觉才对。”女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似乎是完全不在意这句话会不会打击到吴月。

    孙不科科方敌察由孤科恨秘

    “我知道。应该是因为身边有和我一样的人存在吧。”吴月点点头。“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各种小心翼翼,的确是很害怕暴露。不过现在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还好。”

    “结果还是抱团吗?不,这是必然的。好好珍惜你的那些朋友吧。”女人说完,便转身离开。

    干嘛啊说话没头没脑的。科学家还真是思维方式与一般人不同。

    看到众人都离开了,只剩下一些警卫继续站在陨石坑周围。吴月也无奈的耸耸肩,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吴月转移到自己房间时,赫然发现张若昕居然就趴在自己客厅的沙发上玩着游戏机。

    “我说怎么回来后看不到你,原来你早就到我这来了。都这么晚了怎么不回去睡觉?”吴月无奈的说道。

    “我担心啊。”张若昕扔掉了手中的游戏机,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自己那短裙在自己的这个动作下露出来的白色蕾丝边内裤。

    “担心什么?图书馆都被我给扔了。”吴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可乐,坐在张若昕对面喝着。

    “就是因为这个我才担心啊。姐夫你之后打算做什么?”张若昕大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吴月。

    啊......

    吴月恍然大悟。

    说起来自己到这个学校来就是为了这个能量的事情,现在既然都解决了。那么自己也没有继续留下来的理由。命既然发誓不会再对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出手,那这个学校应该也不会有事了。新学校有校长操办,能量的事情有韩芸溪操办。自己已经没必要存在。

    那自己之后,应该就是会去异界了吧。因为未来有可能会发生什么大事。而自己不想牵扯到其中。

    吴月回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博士所说的话。

    到了精灵界的话,自己也是个异类。就算能够躲避这个世界的灾难,真的能够在那个世界好好生活吗?而且自己不可能一个人过去,但是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过去...

    吴月手放在了自己额头上,感觉有些头疼。

    艘远地不酷结术由冷孙秘孤

    艘远地不酷结术由冷孙秘孤  “也好。”校长也赞同。

    这个问题一直刻意不去想,觉得总还有时间。现在看来果然是个难题啊。

    “姐夫?”

    敌远科不鬼敌恨战月考冷情

    吴月放开手,迎面对上了一双大眼睛。张若昕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吴月面前,脸部靠近吴月几乎要贴在吴月脸上。

    “姐夫你还没回答我啊。你接下来想好干什么了吗?”张若昕问道。

    “没想好。”吴月叹了口气。“不知道接下来学校还会不会有事。先继续留一段时间观察观察再说。”

    “真的不会突然离开吗?”张若昕蹲在了吴月的面前,自下而上一双漂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吴月。

    “不会不会。”吴月赶忙摇头。“放心吧,离开的时候肯定会好好打招呼。不吭不响的离开那太没礼貌。”

    “......”张若昕眼睛眯了起来。突然站起身。“我要睡在这里。”

    “行。随便你吧。”吴月拄着腮帮子无所谓的说道。反正睡在哪都是这妮子的自由。她的女仆应该知道她会在这里,所以不用担心。

    “姐夫你要和我睡。”张若昕指着吴月命令着。

    “你就那么害怕我离开啊?”感觉到张若昕声音中有些急躁,吴月抬起头看着张若昕。

    “当然了。我只和姐夫你比较熟悉啊。暮云也好冰灵也好我都不熟悉。你一走我不就又一个人了。反正你现在不许走。”张若昕鼓着腮帮子说道。

    敌远不不方后恨战冷冷诺阳

    “哦?”吴月有些惊奇的看着张若昕。“你在这个学校居然还挺孤独的?你和我见面的时候不是都挺活泼的吗?说话行动都被你带着步调走。你居然还会没有朋友?芳可馨和你关系不好吗?之前在岛上的时候芳可馨不是来接你了吗?”

    “芳可馨只是同事吧。平时也没有怎么交集。和你说话活泼带着步调主要是因为有任务在身或者需要从你这里了解什么情报。如果只是让我抱着单纯的目的接触的话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说话。而且我和姐夫你一样,不太喜欢这个学院那种单纯增添精神乐趣的活动。在这个学校有些不太合群。现在习惯和你说话了,但是暮云她们还是相当不习惯。”张若昕的声音有些无奈。

    “也是。说话行为都没有什么礼仪呢。和她们真是差了太远。”吴月摸了摸下巴。

    “努力克制一下也不是不行。不过不太喜欢那种被压抑的感觉。所以平时才会各种跑出去玩。在学校呆着也没什么意思。”张若昕声音越说越小。

    “好吧好吧。”吴月站起身,摸了摸张若昕的脑袋。“我送你回去。再怎么说你一个女孩子可不能随便睡在男孩子的家中。放心吧,我不会走的。真的要走的时候肯定会和你好好说明。我答应你好不好。”

    “好吧。”张若昕肩膀都无奈的松弛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