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彼岸的恶鬼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十九章 彼岸的恶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那么将进击的帝王加入手牌,其余两张放回卡组。”吴月将卡片合拢,插入卡组中。“发动永久魔法卡进击的帝王,因为一时休战的效果我还没有办法给你伤害。也没有必要继续下去。魔帝,攻击你的万手神。”

    浓黑色的恶魔一个跳跃就冲到了万手神的面前,尖锐的爪子挥动,万手神顿时化为了碎块消失在了场上。

    “发动魔法卡,光之援军。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光道怪兽光道魔法师莉拉(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200)加入手牌。回合结束。”(8000,4)

    “那么我的回合。抽牌。”命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到后不禁笑了起来。“那么就继续了。舍弃手中等级8的主宰者许波利翁(等级8,攻击力2700,守备力2100)。发动魔法卡,低价购物。从卡组中抽两张卡。我召唤由魔界到现世的死亡导游(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

    导游?命的卡组不再是单纯的秘仪之力卡组?话说从之前开始就不再是单纯的秘仪之力了。但是至少还算是天使族卡组,现在开始外挂别的东西了吗?

    “死亡导游的效果,从卡组中将一只等级3的恶魔族怪兽特殊召唤。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无效化。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利奥内(等级3,攻击力800,守备力2000)。因为效果无效化,所以斯卡尔米利奥内不会因为自己的效果破坏。”

    彼岸?

    “在这样下去你就要召唤但丁了吧。那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吴月拿出一张手牌。“连锁你的斯卡尔米利奥内的特殊召唤。发动手中的天帝爱忒尔的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深怨,将我场上的魔帝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爱忒尔。”

    “肯定会是这样啊。”命立刻将一张手牌插入决斗盘。“连锁你手中的天帝爱忒尔,发动速攻魔法召唤连锁。连锁3以后才能发动。我可以进行最多三次的通常召唤。”

    “切。被抓住机会了吗?”吴月将卡组拿了起来。“发动天帝爱忒尔的特殊能力。将卡组中真源的帝王和第二张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光帝克莱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特殊召唤。光帝的特殊能力,破坏场上最多两张卡。我破坏光帝和你场上的死亡导游。然后我们双方各自抽一张卡。”

    吴月和命各自从卡组中抽出一张卡。

    “你还真是麻烦啊。”命无奈的笑着。看着自己刚刚抽到的卡片,将其加入了手牌。“不过也罢。我按照我的步骤慢慢来就好。我场上没有魔法陷阱,我将手中的彼岸的恶鬼利比科克特殊召唤。然后发动永久魔法,冥界的宝札。这回合每次进行两只怪兽的上级召唤,可以抽两张卡。将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利奥内与彼岸的恶鬼利比科克解放,第二次上级召唤机会。上级召唤,华丽金星(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400)。因为冥界的宝札效果,我抽两张卡。”

    命再次抽出了两张牌,看着现在的4张手牌。

    “华丽金星的特殊能力,天使族以外的怪兽攻击力守备力下降500.因为是不取对象,进击的帝王无法免疫效果。你场上的天帝攻击力守备力各自下降500,到达2300点.接下来是送入墓地的彼岸恶鬼利比科克的特殊能力,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才能发动。将手中一张恶魔族暗属性三星怪兽特殊召唤。特殊召唤的效果无效。我特殊召唤手中的三眼怪。”命将手中的卡片放在决斗盘上。一只额头上长着眼睛,毛茸茸的小怪出现在了命的场上。

    虽然阻止了之前但丁的召唤,不过接下来好像更麻烦。手牌还有三张,不知道还会做出什么。

    “第三次召唤机会。将手中的仪式魔人解放者(等级3,攻击力1200,守备力2000)召唤。”

    得,白忙活了。

    “等级3的三眼怪与等级3的仪式魔人解放者叠放,超量召唤。彼岸的旅人,但丁(阶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2500)。彼岸的旅人但丁的特殊能力发动,将一个超量素材除外,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送入墓地。”命拿起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看了看后塞入了墓地。“发动送入墓地的三眼怪特殊能力。这张卡从场上送去墓地的场合发动。从卡组把1只攻击力1500以下的怪兽加入手卡。这个回合,自己不能作这个效果加入手卡的卡以及那些同名卡的发动。我将卡组中的彼岸的恶鬼鲁比坎泰(等级3,攻击力100,守备力2000)加入手牌。额外卡组中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阶级6,攻击力2500,守备力2800)的特殊能力发动,将手中的彼岸的恶鬼鲁比坎泰送入墓地,在自己场上的但丁怪兽来重叠进行超量召唤。这个效果发动特殊召唤的场合,这张卡的1效果不能发动。超量召唤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

    命拿起另外一张手牌。“现在墓地中有两只崇光之宣告者,一只主宰者许波利翁,一只万手神,四只天使族怪兽。我特殊召唤大天使克里斯提亚(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300)。自己墓地存在的天使族怪兽只有4只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这个方法特殊召唤成功时,把自己墓地存在的1只天使族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墓地中的主宰者许波利翁加入手牌。”

    命将墓地中弹出的卡片加入手牌。

    结科远地方后学所闹孤所技

    “战斗!大天使克里斯提亚,攻击天帝。”

    克里斯提亚冲入空中,扇动自己的双翼。无数的羽毛冲向吴月场上的天帝。天帝被羽毛扎成了千疮百孔,吴月的生命值下降500分。剩余7500分。

    “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华丽金星,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光束掩盖了吴月的身体。吴月的生命值再次下降到2200点。

    后远远仇酷后学陌冷战鬼冷

    后远远仇酷后学陌冷战鬼冷  “我的回合,抽牌。”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卡片后,吴月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发动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将卡组中一只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中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送入墓地。发动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的特殊能力,这张卡送入墓地的场合,将从游戏中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发动泛神的帝王,将手中的帝王的烈炫送入墓地,抽两张卡。”

    “在我的结束阶段,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利奥内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被送入墓地的回合结束阶段,将卡组中一张此卡以外的恶魔族三星暗属性怪兽加入手牌。彼岸的恶鬼法尔法雷洛(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1900)加入手牌。回合结束。”命也没有继续追击。很直接的结束自己的回合。(8000,4)

    “我的回合,抽牌。”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卡片后,吴月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发动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将卡组中一只怪兽送入墓地。我选择卡组中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送入墓地。发动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的特殊能力,这张卡送入墓地的场合,将从游戏中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发动泛神的帝王,将手中的帝王的烈炫送入墓地,抽两张卡。”

    孙科不地情后恨接月不阳察

    看了看抽到的两张卡后,吴月将墓地中的卡片拿出来。“除外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第三张帝王的深怨,第三张帝王的烈炫,连击的帝王。你选择一张加入我的手牌。”

    “连击的帝王。”命说道。

    “那么其余两张回到我的卡组中。”吴月将卡片插入卡组。“除外墓地中的技能突破,选择你场上的大天使克里斯提亚。直到回合结束前效果无效。”

    “我就知道不会那么简单就能封印你的召唤。”命无所谓的耸耸肩。

    “对方场上有怪兽,而我场上没有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牌进行特殊召唤。特殊召唤,圣刻龙泰芙龙(等级6,攻击力2100,守备力1500)。”

    “哦...圣刻...难怪你这个帝王卡组居然还有15张的额外。”命有些惊奇的说道。“还有刚才的光道,在现在帝王卡组都增强的现在,以前的卡片你还没有换掉吗?”

    艘不不不情敌球战阳秘球太

    “有段时间追求卡组的攻击力是换掉了,不过后来又换回来了。觉得还是以前的卡片比较好用。”吴月笑了笑。“将圣刻龙泰芙龙作为祭品,上次召唤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邪帝盖乌斯的特殊能力发动,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除外场上一张卡片。除外你场上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

    “除外墓地中的技能禁锢。选择我场上的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这回合不会成为怪兽效果的对象。”命将墓地中的卡片拿出来放入除外区。“而且因为华丽金星的效果,邪帝攻击力和守备力下降500.”

    刚才但丁的效果送入墓地的卡片。果然没那么顺利啊。

    “送入墓地的圣刻龙泰芙龙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被解放的场合,将手牌,卡组,墓地中一只通常龙族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拉长石龙(等级6,攻击力0,守备力2400,调整)。”

    “6星调整怪兽......”命想了想后,指向自己场上的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发动永远的淑女贝阿特里切的特殊能力。将这张卡一个超量素材送入墓地,将卡组中一只怪兽送入墓地。我将卡组中的另外一只彼岸的恶鬼法尔法雷罗送入墓地。接下来送入墓地的彼岸的旅人但丁和彼岸的恶鬼法尔法雷罗的特殊能力也开始发动。法尔法雷洛连锁1,但丁连锁2。但丁的效果,将墓地中一只彼岸卡片加入手牌。我选择墓地中的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利奥内加入手牌。法尔法雷洛效果,选择你场上一只怪兽直到回合结束前除外。邪帝因为进击的帝王无法成为对象,选择你场上的拉长石龙,从游戏中除外。”

    吴月场上地面突然涌起一阵黑气。黑色的气中冲出数个黑色的手紧紧抓住吴月场上的拉长石龙,将其拉入了地面。

    敌不不不酷敌察陌阳冷通

    吴月看着手中的拉长石龙,还是放入了除外区。

    邪帝攻击力只有1900点。虽然要解掉命现在的场地并不难,可是还是不能保证下回合命还会召唤出奇怪的怪兽。这次命的卡组明显不是以前那种单纯的秘仪之力。一般的对手自己估计不会担心,但是在命的手中这种杂牌卡组反而会更具有攻击力。未知性也更高。原本就不认为自己能够赢过命,现在可能性就更低了。

    吴月看了看自己的手牌。

    虽然有点早,还是先用这张卡吧。早晚这张卡的力量也会被命知道,再轮到命的话真的不知道他还会召唤出什么。邪神手镯现在自己还不能丢掉。只能这么做了。

    “发动魔法卡,卡片上移。将卡组最上方按照我喜欢的方式来放置。其次我可以增加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吴月抽出了卡组最上方五张卡,看了看后,直接放了回去。“没有改变的必要。就这么直接放回去。然后发动魔法卡,真实之名。宣言卡组最上方的卡片,宣言正确的场合,可以将卡片加入手牌,并且将卡组中一只神属性的怪兽加入手牌或者特殊召唤。不是的话就将卡片送入墓地。我卡组最上方是天帝爱忒尔。翻开卡片。”

    吴月将卡片抽出展示给命观看。自然是天帝。吴月将卡片加入了手牌。“因为宣言正确。卡片加入手牌。再次特殊召唤卡组中一只神属性的怪兽。出来吧,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

    深夜下呈现一片墨绿色的天空突然凭空降落一道巨雷,击中在了吴月和命中央的场地上。将海面激起一阵巨大的漩涡。一头蓝发的欧贝利斯克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

    “哦...欧贝利斯克啊...”命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淡然的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皮肤有点发麻...这就是神的力量吗...”

    命的表情呆住了。右眼上所戴的决斗眼镜上显示出了吴月卡片的资料。

    不过只是一瞬,命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你改写了卡片效果?不过这么一来决斗总公司应该会视为违法行为,立刻终止这场决斗才对。不过现在没什么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这场决斗并不是黑暗游戏,决斗盘本身的信号应该会传到总公司的服务器上才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