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命和运的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四十八章 命和运的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按照着格斯大哥所指示的方向,吴月下了楼慢慢向前走着。路边虽然有路标显示着这里是岭兴街北路,但是这个北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头,南路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才会到地方。而且兰溪广场自己也没去过。就算到了南路也不知道万一走过了怎么办。要是浪费了太多时间,万一自己过去后命和运都走了该怎么办。

    一直飞在空中的格斯慢慢落了下来,落到了吴月的旁边。

    “看到写有兰溪广场的小区大门了。”格斯指了指吴月右前方的方向。“前面直走到了十字路口右拐就能看到了。”

    意外的不远啊。现在才过了四十多分钟,希望命和运还没有走。

    吴月来到了小区门前。小区门岗室里的保安是一位穿着警服,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大爷。看到吴月走到大门前,打开了窗户看着吴月。“这里外人不能随便进入。要进去需要刷卡。你是在这里住的吗?”

    “刷卡?”吴月呆了呆。这个小区意外的安保意识很高啊。不过自己怎么可能有那个东西。

    “我...我是来找人的。”吴月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我来找兰溪广场402室的那家人。”吴月看到了门岗室里的座机。“可以的话你能打个电话吗?”

    虽然利用转移能力可以轻易进入,但是这个小区在各种地方应该都有监视器。被拍到的话太危险了,还是尽可能小心点依靠正规手续进入比较好。

    “你真的是来找人的?”大爷上下打量了下吴月。看吴月的样子也不像是坏人,还是拿起了话筒。翻开旁边的电话簿。“那行,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你叫什么?找谁?”

    “我叫吴月。是来找这里的邱逍和邱遥的。”吴月笑道。

    “行,你等着。”大爷打通了电话。和对方简单的交流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看来是真的。电话里面的邱逍说认识你。那你进去吧。”

    大爷打开了大门。

    “谢谢你了。”吴月向着大爷笑了笑后,向着小区内走去。

    “对了提醒你一下。”大爷看到吴月走进来,突然说道。“邱逍邱遥两个人是难得回家。家里面估计正热闹着。你如果看情况不对拉不住的话最好还是早点走。”

    难得回家...

    吴月转过身走到门岗室前问道。“大爷,你知道邱逍邱遥家里的事情吗?我是邱逍的朋友。但是很少听他说家里的事情。这一次过来其实也是担心他们两个别是给家里有什么矛盾,就过来看看。”

    “你什么都不知道吗?”大爷有些疑惑的看着吴月。

    “我从来没听过他说家里的事情。还以为他和家里的关系不好,这一次听说他突然要回来我也是吓一跳。大爷你知道吗?”吴月老老实实的摇摇头。

    “也不算是知道。听说邱逍邱遥上年出了车祸,没治好,死了。”大爷有些神秘的说道。

    “这不可能。这一年我可是经常和邱逍邱遥见面。刚才他们也回来了不是吗?接你电话的是邱逍或者邱遥吧。要不然邱逍的父母也不认识我。”吴月尽量装的不知情。

    “话是这么说。只能说传言就是传言吧。”大爷无奈的说道。“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家肯定出什么事了。这一年里老邱和他老婆浑浑噩噩已经是经常有的事情。我都好几次把喝醉的老邱从大街上给带回来了。你要是过去的话也看着点,别出什么事了。老邱现在虽然在医药公司上班,但是被介绍这个工作之前可是服过兵役。脾气上来谁都拉不住。你注意点。”

    “好的。谢谢你了大爷。”吴月笑着向着大爷摆摆手。向着小区内的楼房走去。

    吴月来到了写有402门牌的房前。深呼吸一口气后,抬起手敲了敲门。

    “来了。”门内传来了运的声音。大门被推开,一身运动装的运站在门后看着吴月。

    在看到站在门外吴月后,运撇了撇嘴,一脸麻烦的表情。

    吴月咧开嘴嘿嘿笑着。

    虽然来打扰别人的家庭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这可是能够找到你们的好机会。别以为我会就这么放过你们。

    “小遥,外面的就是你们的朋友吗?”门内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女人的声音。

    “差不多。”运无所谓的喊了一声,让开身体。一个看起来有点严厉的中年妇女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

    虽然脸庞看起来年轻一点,但是一头白发让她看起来像是一个有五十多岁的人。但是看脸庞的轮廓和命与运都有些相像,都是瓜子脸。

    这个人就是他们两个的母亲吗?

    吴月站直身体向着面前的中年妇女鞠躬。“阿姨你好。我叫做吴月。是...邱逍和邱遥的朋友。这一次听说他们两个回来了,所以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

    “啊?你就是小邱说的朋友啊...快请进吧。”女人看了看吴月后,立刻微笑起来。侧过身邀请着吴月进来。

    在吴月走进大门时,一双还戴着塑料套的一次性拖鞋递到了自己的面前。

    吴月怔怔的接过面前的拖鞋,看着旁边把手伸回去的运。

    “进来要换鞋。我妈刚拖的地。”运随口说着,双手枕在脑后大步向着房内走去。

    “哦知道了。”吴月赶忙点头。蹲下开始换起鞋。

    “没关系的。不换鞋也没关系。”女人赶忙慌乱的说着。

    “毕竟是过来添麻烦的。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了。”吴月蹲下身换好了鞋。将自己的鞋整齐的放在一旁的鞋架上。站起身看着女人。“那请问接下来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没关系没关系。什么都不用做。能够看到小逍和小遥的朋友我已经很高兴了。别的什么都不用了。”女人赶忙摇头说道。

    “但是我这次过来就是想着帮忙的......”吴月有些为难的说道。

    “那等一下我和面。咱们一起包饺子。你喜欢吃饺子吗?”女人想了想后说道。

    “恩。最喜欢了。”吴月笑道。虽然在别人家蹭吃的有点不要脸,但是没办法。现在就厚脸皮吧。

    “那就好。小逍和小遥也最喜欢吃饺子了。”女人向着屋内走去。来到客厅后,吴月看到了在茶几上坐着的,戴着老花镜和命下着象棋的中年男人。男人虽然看起来已经年到中年,但是感觉却全然没有老年人的那种感觉。红光满面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年轻了很多。

    老人聚精会神的看着棋盘,连吴月进来都没有注意到。倒是坐在对面的命看到了吴月,微笑着向着吴月招招手。运走到客厅后,坐在了命的旁边看着电视。

    孙科地不鬼后恨战冷陌太学

    老人似乎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很久没见面的孩子很高兴,所以红光满面。但是那和中年妇女一样的一头白发,可以看出这一年来这一对父母过的都不是很好。

    “爸,我朋友来了。”命在中年男人的面前摆了摆手,将中年男子那聚精会神的注意力回归到这个世界中。

    中年男子奇怪的抬起头,对面的命指了指他的背后。男子转过头,看到站在原地的吴月后赶忙站起来。大步走到吴月面前握住吴月的双手。“你就是吴月吧。谢谢你这么长时间以来对邱逍邱遥的照顾。真的是感激不尽。”

    “不...我什么都没有做。”吴月陪笑着说道。照顾吗?看来命或者运给自己说了不少好话的样子。

    “既然来了就随便坐吧。别客气。”男人好客的拉着吴月坐下。

    “谢谢。”吴月老老实实的走到运旁边坐下。

    看到吴月坐下男人也放心了,继续坐下来冥思苦想面前的残局,吴月对象棋也不是很精通,充其量就是了解规则的程度,所以也帮不上什么忙。女人走到厨房里开始切肉馅。运看着电视,命则是坐在自己老爹的对面等着自己老爹下一步准备下哪一步棋。

    在别人家里太过放肆也不好。不过这么下去一旦象棋下完这位老爹估计也要招待自己了。之后再跟着一起包饺子就没有什么询问的时间。

    吴月深呼吸一口气后,堆起笑容看着旁边的运。“说起来邱遥,我还是第一次到你家。能到你房间去看看吗?”

    “......”运看了吴月一眼,还是站了起来。“走吧。我带你去。”

    好,计划成功。

    命只是转过头看着吴月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命和运房间是分开的。吴月跟着运来到了他的房间。房间意外的很整洁很干净。墙上贴着动漫角色的海报,房间的书架上还有一些手办与漫画。桌子上的电脑是顶配版的,键盘和鼠标也都是专门的游戏键盘。一看就是一个宅男的房间。也和自己在陈静那里看到的关于运的房间没什么区别。

    这样的房间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其主人是要改变世界的人。

    进入房间后,运就随手带上了房门无所谓的坐在了房间内的沙发椅上。“好了。有什么事情就赶紧问吧。声音也小一点。这房间不隔音,声音太大会吵到外面的。”

    “还真直接啊。”运这种丝毫不做作的姿态也是吓了吴月一跳。吴月抓了抓头发后,说道。“关于昨天在我的学校里发现的那个魔法阵,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运没有一丝犹豫的说道。

    说的也是,就算问了也没必要老老实实回答。

    艘科地仇独后球所孤远孤仇

    因为回答并不算是超出预料,吴月也没有怎么生气。坐在了房间内的床上。“那么为什么你会到这里来?你们...你们又不是本人。就算有记忆,那一对父母对于你们来说也不过是熟悉的陌生人而已。不是吗?”

    运靠在沙发上,脑袋枕在沙发的顶端看着天花板。就这样沉默了几秒钟后,突然坐了起来看着吴月。“你回去吧。”

    “啊?”吴月被突如其来的答案给呆住了。

    “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毕竟之前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也知道你现在很紧张。你自己都没发现你现在其实脸蛋很红。”运看着吴月说道。

    后仇仇仇鬼后球战月学最孙

    “啊?我吗?”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的确有点烫。虽然有邪神手镯的存在让自己心境能够冷静一点,但身体还是比较老实。该紧张还是会紧张。

    “就算你问我一些比较隐秘的问题,我也不会回答你,就算解决了你的疑问也没有任何意义。关于之前打了格斯一拳我向你道歉。但是你留下来也不存在任何意义。所以,回去吧。”运坐在沙发上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认真的看着吴月。

    格斯出现在了吴月的旁边,吴月和格斯对视了一眼。看到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运向着格斯低头。“之前的那一拳,很抱歉。我是无可奈何,请你谅解。”

    “我们既然来了,自然不会如你所说这么简单就回去。”格斯漂浮到运面前说道。“而且从你身上能够感觉到某种觉悟。接下来要开始做某件事了吧。所以就算回答问题也没意义,是吗?”

    孙仇不地独敌术战月毫主孤

    运抬起头直视着面前的格斯。“再说一遍。回去。否则......”

    说道这里,运站了起来。右手的手心中出现了淡淡的黑色气流。

    噔噔。

    房间的大门被轻轻敲了两下。运手中的黑气立刻消失。“进来。”

    大门被推开,刚才的中年女人走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盆肉馅。笑道。“饺子馅做好了。一起来包饺子吧。”

    “妈你弄那么多馅,吃得完吗?每次吃不完剩下的饺子总是放冰箱里放到冻成冰块。”运无奈的说道。

    吴月惊奇看了看运,又看了看中年妇女。突然笑着说道。“阿姨,我刚才家里给我打电话了。说家里来客人了,要我先回去。”

    “哎?你看我馅都剁好了。你在这里吃完饭再走啊。我还想听听你说说看关于小逍和小遥这一年里的事情。”女人有些可惜的说道。

    结地地科独结恨陌孤球仇艘

    “那我下次来再说吧。不回去的话我妈会生气的。”吴月苦笑着说道。

    结地地科独结恨陌孤球仇艘  “谢谢。”吴月老老实实的走到运旁边坐下。

    “那好吧。这样的话就不挽留你了。路上要小心啊。”女人说道。

    “恩。我知道了。”吴月微笑着说道。“那么邱遥,我就先走了。”

    “恩。”邱遥站了起来。“我送你到小区门口吧。”

    “哦...真是多谢了。”吴月有些惊讶。现在随了运的愿望应该是尽量让自己走远点才对,现在居然还要送自己。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跟着运站在电梯内,因为有运来送自己。所以命也没有过来。

    因为机会难得,吴月一直想着问什么问题。可是现在反而不知道该问些什么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