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四十五章 终于胜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四十五章 终于胜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在我的准备阶段,光之结界的效果必须要投硬币。 里出现的场合,直到下回合我的准备阶段效果都无效。再因为幸运机会的效果,我宣言表。” 随着命的宣言,空中再次出现了那枚金色的硬币。硬币从空中落下砸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硬币在地面上旋转过后,出现的是表。

    “因为幸运机会的效果,我宣言正确,抽一张卡。光之结界的效果不会无效,继续发动。”命看到硬币的效果后立刻抽出自己的手牌。看了看后,指向吴月。“战斗。光之支配者,攻击你场上的天帝。”

    光之支配者背后两只巨大的龙头口中不断聚集起光子。瞬间,两道光束冲击到天帝的身上。将其轰为碎片。残余的光芒冲击到吴月的身体上,让吴月的生命值立刻下降了1200点。剩余2300点。

    艘仇地远酷孙恨所孤所主毫

    “正位置的光之支配者的效果,战斗破坏了你的怪兽,所以选择墓地中一张卡回到手牌。我选择墓地中的死者苏生。光之结界的效果,秘仪之力怪兽战斗破坏你的怪兽的场合,我恢复怪兽攻击力数值的生命值。因此我恢复2800分的生命。”命的生命值再次提高,到达7700点。而同时手牌到达6张。

    “继续攻击。大天使克里斯提亚,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命指向吴月说道。

    还好没有召唤出别的怪兽。这么一来还有机会。

    “发动手中鬼计霜精的效果,对方怪兽的直接攻击宣言时才能发动。那只对方怪兽变成里侧守备表示,这张卡从手卡里侧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大天使克里斯提亚变为背面守备表示,然后鬼计霜精背面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回来。”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盖在场上。

    好,这么一来也就结束战斗阶段了。

    “那么结束战斗阶段,发动魔法卡,仪式的事前准备。”命看到这个情况后,再次将一张手牌插入决斗盘。“从卡组选1张仪式魔法卡,再从自己的卡组·墓地选1只在那张仪式魔法卡有卡名记述的仪式怪兽。那2张卡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宣告者的预言和神光之宣告者(等级6,攻击力1800,守备力2800)加入手牌。之后发动宣告者的预言,将手中等级6的秘仪之力节制送入墓地,攻击表示仪式召唤手中的神光之宣告者。墓地中的宣告者的预言的效果,这张卡的效果让「神光之宣告者」仪式召唤成功时,可以通过把自己墓地的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选择为那次仪式召唤而解放的1只怪兽从自己墓地回到手卡。我将墓地中的宣告者的预言除外,将墓地中的节制回到手牌。”

    手牌有5张,其中一张是节制。场上的神光之宣告者可以通过舍弃天使族怪兽来无效魔法陷阱怪兽效果。好在大天使背面表示,要不然魔法陷阱怪兽效果特殊召唤都被封了自己也可以打个GG了。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堕天使苏珀比亚。苏珀比亚的效果,将墓地中的天使族怪兽欧尼斯特特殊召唤。欧尼斯特(等级4攻击力1100,守备力1900)的效果,主要阶段可以让这张卡回到手牌。因此欧尼斯特回到手牌。”

    卧槽咧......

    “接下来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7700,3)

    7700点的生命,三张手牌中有两张是已知。无效一次攻击伤害的节制与增加光属性怪兽攻击力的欧尼斯特。场上是攻击力4000的光之支配者,2900的堕天使与无效卡片的神光之宣告者,还有背面表示封锁特殊召唤的大天使克里斯提亚。不过还好,幸好大天使背面表示了。如果不是抽到了鬼计霜精,是输是赢已经不用说了,让自己平A获胜吗?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到后,瞳孔顿时放大起来。

    还好,还有机会。

    “在你的准备阶段,发动盖牌,永久陷阱封印献祭的假面。这样的话我们无法以任何形式进行怪兽的解放。”命立刻打开了自己的盖牌。

    “果然。是专门针对我的卡组啊。”吴月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这么一来,你的熔岩魔神就无法使用了。你无法解放我场上的怪兽来解场。”命说道。

    “......发动墓地中的冥帝从骑的效果,除外冥帝从骑,特殊召唤墓地中一张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

    “发动神光之宣告者的特殊能力,舍弃手中的光天使神杖。无效冥帝从骑的效果。”命立刻将一张手牌塞入墓地说道。

    防止我将天帝召唤回来然后回收卡片吗?不过这么一来,剩余的两张手牌就明了了。

    “我发动手中地帝家臣兰罗布(等级4,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效果,将你的神光之宣告者变为背面守备表示。然后我特殊召唤手中的地帝家臣。”

    “什么?”命看着自己场上变为背面表示的怪兽,不禁呆住了。

    “虽然正面的封印很凶残,不过背面表示你也就没辙了。然后发动墓地中真源的帝王效果,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深怨,在场上作为通常怪兽守备表示召唤。”吴月将卡片从墓地中拿出,放在决斗盘上。

    这么一来,墓地中的帝王魔法陷阱卡就全用光了。不过最起码还有办法。

    结不仇远独敌学陌阳地太艘

    “连锁墓地中的真源的帝王,连锁2,抽卡肌肉。以自己场上1只守备力1000以下的表侧守备表示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那只怪兽在这个回合不会被战斗破坏。我选择我场上守备表示的地帝家臣。我抽一张卡,它不会被战斗破坏。接下来连锁3,发动速攻魔法,召唤连锁。这回合可以进行最多三次召唤。接下来处理效果,连锁2,我抽一张牌,连锁1,真源的帝王守备表示召唤。”吴月看着自己的手牌说道。

    “三次召唤吗?”命看着自己场上的另外一张盖牌逆转命运。如果吴月能够破坏封印献祭的假面,只要逆转命运在,选择里效果,光之支配者就可以无效卡片效果。帝王也没办法选择光之支配者为对象。真不知道他能做到什么地步。

    “第一次召唤,召唤手中的光道魔法师莉拉(等级4,攻击力1700,守备力200)。”吴月将剩余的三张手牌其中一张放到场上。

    “果然还是破坏掉了吗?”命有些无奈的说道。

    “不过这会占掉一次召唤机会。本来应该算是卡手。而且你也有神光之宣告者在。根本发动不了效果。”吴月笑道。要不是抽到了地帝家臣结果真的难说。

    “莉拉的效果,变为守备表示。破坏你封印献祭的假面。”吴月说道。

    莉拉蹲在了地面上,手中的权杖放射出耀眼的光芒。光芒组成的箭冲到命的场上,将那个巨大的卡片射为碎片。

    “第二次机会,将场上的真源帝王和地帝家臣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冥帝厄瑞波斯。冥帝厄瑞波斯的效果,将卡组中的真源帝王与泛神帝王送入墓地,我选择你的盖牌回到你的卡组。”

    “......”命看了看自己的盖牌后还是说道。“连锁你的邪帝启动盖牌,陷阱卡逆转命运。选择光之支配者,这么一来光之支配者的效果变为逆效果。”

    “切,浪费了一次效果吗?看来我还是太心急了。这么一来,以光之支配者为效果对象,就可以通过下降1000分的攻击力和守备力来无效破坏卡片。帝王大部分都必须要取对象。这么一来这个4000攻击力的怪物就这么站在场上挡着了。”吴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算了。继续。发动送入墓地的地帝家臣的效果,这张卡为上级召唤而被解放的场合,以「地帝家臣 兰罗布」以外的自己墓地1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加入手卡。我选择墓地中的天帝从骑爱迪娅加入手牌。”吴月将墓地中的卡片拿起来展示给命后,加入自己的手牌。“接下来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连击的帝王,第三张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烈旋展示给你。你选择一张加入我的手牌。”

    “真源的帝王。”命说道。

    “然后发动墓地中第二只冥帝的效果,将手中的真源帝王舍弃,墓地中冥帝加入手牌。场上真源的帝王效果发动,将墓地中两只真源的帝王回到卡组,我抽一张卡。”吴月将卡片插回卡组,拿出来洗切过后,插回决斗盘再次抽出一张卡。看到后说道。“发动魔法卡暗之诱惑。抽两张卡。除外一张暗属性的怪兽。我除外手中的冥帝。”

    吴月看着自己的四张手牌。“发动魔法卡,魔法花盆。解放我场上的真源的帝王,抽两张卡。”

    吴月再次抽出两张牌。看到后说道。“第三次召唤机会,召唤天帝从骑。天帝从骑的效果,将卡组中的冥帝从骑特殊召唤。冥帝从骑的效果,我再次增加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解放冥帝从骑,天帝从骑,鬼计霜精。上级召唤。出来吧。欧贝利斯克的巨神兵(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

    这一次非常安静,人形状态的巨神兵直接从吴月场上的卡片中跳了出来。

    “巨神兵吗?”看到那有着一头蓝色长发的英俊男人,命楠楠的说道。

    因为不是在现实世界,具有欧贝利斯克原本力量的巨神兵无法召唤而只能召唤具有OCG效果的欧贝利斯克。否则巨神兵解放两只怪兽将攻击力增加到无限一击就可以解决这个命了。不过无所谓,自己的胜利已经奠定。

    “天帝从骑的效果,将游戏中除外的帝王的深怨加入手牌。因为之前冥帝从骑被无效了,所以再次发动效果。除外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天帝从骑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但是天帝从骑的效果一回合只能发动一次。所以无法再次特殊召唤怪兽。不过无所谓。祭品已经够了。”吴月指着自己场上的巨神兵喊道。“巨神兵的特殊能力发动,解放我场上的鬼计霜精,天帝从骑,发动效果破坏你场上所有的怪兽。”

    欧贝利斯克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站在两侧的天帝从骑和背面表示的鬼计霜精化为了光芒聚集在了欧贝利斯克的双手上。欧贝利斯克的双手涌现出阵阵柔和的天蓝色光芒。

    欧贝利斯克双手拍在一起,再次展开的时候,手心中天蓝色的闪电不断涌动,发出阵阵震耳的噼啪噼啪声。欧贝利斯克将手推向前方,巨大的蓝色雷龙张开了布满獠牙的巨嘴冲向命场上的怪兽,一瞬间就将场上所有的怪兽吞入了口中。

    结地远不情结恨陌闹方结

    “背面表示的大天使克里斯提亚被破坏送入墓地的场合要回到卡组最上方。”吴月笑道。“可惜。这么一来就占掉你的一次抽卡机会了。”

    命面无表情的将卡片拿起,放在卡组最上方。

    “舍弃手中的魔法卡帝王的深怨,发动魔法卡二重魔法。这么一来可以使用你墓地中的一张魔法卡。我选择你墓地中的魔法卡死者苏生发动,我特殊召唤我墓地中的天帝埃忒耳。战斗。欧贝利斯克,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舍弃手中的秘仪之力节制。无效战斗伤害。”命将卡片放入墓地说道。

    “但是这么一来,你的手中只剩下欧尼斯特。”吴月笑道。“战斗,天帝,冥帝,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黑色的气流与耀眼的光芒融合在一起,被击中的命生命值立刻下降5600点,剩余2100点。

    敌地科地酷后学由孤孙克我

    “我的回合结束。”吴月说道。

    “我的回合,抽牌。”命慢慢抽出了卡组最上方的大天使克里斯提亚。“埋伏一只怪兽。回合结束。”(2100,1)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卡片后看也不看立刻喊道。“天帝,攻击盖牌怪兽。”

    天帝扬起了自己的右手。随着手心中光芒的凝聚,光箭出现在了手心中。甩手投去,光箭贯穿了命场上的怪兽。欧尼斯特转瞬即逝。

    “最后一击。欧贝利斯克,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欧贝利斯克抬起了右手的食指。食指前方雷电涌动。下一秒,雷电组成的网冲向了命。在雷网的包围下,处在中央的命生命值飞快下降,直接降为0.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