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二十七章 麻烦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十七章 麻烦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毕竟除外强欲壶也是无限制的卡片啊。 不知道她有没有抽到第二张红莲魔兽。要不然除外的22张卡片召唤出来就是8800的攻击力啊。太危险了。吴月无奈的想道。

    “魔法卡,简易融合。将等级5的花狼(等级5,攻击力1800,守备力1400)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之后再将花狼回到额外卡组,发动魔法卡,次元诱爆。双方将游戏中除外的两只怪兽特殊召唤。”姜彦妮拿起之前被死灵之颜除外的五张卡片。从中拿出两张卡。“我特殊召唤除外的两只红莲魔兽。”

    有时候真的觉得FLAG这种东西是真的存在的。

    “我将除外的邪帝盖乌斯和天帝从骑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的天帝从骑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天帝从骑 爱迪娅」以外的1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这个回合,自己不能从额外卡组把怪兽特殊召唤。因为我再次将邪帝从骑守备表示特殊召唤。”

    “你就算守备表示也没用。冥帝仍旧继续在场上攻击表示。因为少了四张除外的卡片,所以攻击力减少1600点。两只红莲魔兽攻击力为7200点。”姜彦妮将最后的一张卡片插入决斗盘。“魔法卡,迷你胆识。解放一只红莲魔兽。选择你的冥帝厄瑞玻斯。攻击力变为0.”

    “连锁你的迷你胆识,发动手中的天帝埃忒尔的特殊能力。”吴月突然将一张手牌转了过来。

    “什么?”看到吴月的卡片时,姜彦妮呆住了。

    “这张卡在手卡的场合,对方主要阶段把自己墓地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除外才能发动。这张卡上级召唤。我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烈旋,将冥帝厄瑞玻斯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尔(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天帝埃忒尔的特殊能力,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手卡·卡组把「帝王」魔法·陷阱卡2种类送去墓地,从卡组把1只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第三张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冻汽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光帝克莱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守备表示召唤。”

    吴月的场上涌起了耀眼的光芒,光芒聚集在一起,成为了一个穿着金色铠甲的王。

    “光帝克莱斯的效果你也知道吧。”吴月笑道。“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破坏场上最多两张卡。我破坏光帝和你场上剩余的唯一一张红莲魔兽。然后我们双方各自抽一张卡。”

    光帝的手中聚集起了两道光芒冲向空中。光线在空中扭曲,贯穿了光帝的身体和红莲魔兽的身体。吴月慢慢悠悠抽出了一张手牌。

    姜彦妮看着自己抽到的次元裂缝,叹了口气,将其插入了决斗盘。

    “发动永久魔法,次元裂缝。回合结束。”(8000,0)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卡片后说道。“舍弃手中的魔法卡夜摄。魔法卡二重魔法。我发动你墓地中一张通常魔法。我发动死者苏生。死者苏生的效果,我特殊召唤你墓地中的红莲魔兽。而攻击力啊,还是7200点。”

    吴月看着自己场上不断增长攻击力,拥有着血红色铠甲的恶魔怪兽。说道。“攻击。红莲魔兽,天帝,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艘仇仇不独艘察战月情仇故

    艘仇仇不独艘察战月情仇故  “......”吴月迟疑了一下。

    血红色的火焰和明亮的光线混合在一起,冲击在了姜彦妮的身体上。姜彦妮的生命值顿时下降到了0.

    “是我赢了。那么我就走了。可以吗?”吴月收起自己的决斗盘笑道。

    “没办法。请吧。”姜彦妮无奈的收起自己的决斗盘。

    “我们技不如人,只能甘拜下风。”酒井神月也向着吴月微微鞠躬。

    吴月看着两人慢慢的后退。在路过走廊的转角处,拔腿就跑。奔跑的同时使用空间能力,立刻消失。

    姜彦妮将决斗盘递给酒井神月。问道。“如何?吴月的实力。刚才的情况是作弊吗?还是单纯的依靠实力?”

    “听会长说,她曾经和组织内部的一些人决斗,那些人的强大甚至能够操纵自己的运气。很明显,吴月就是这样的人。”酒井神月说道。“而且能够那么随心所欲的操纵,让帝王卡组拥有着销手的能力,吴月的实力应该可以和命大人相提并论。”

    “这么厉害吗?”姜彦妮惊讶的眨着眼睛。

    “那还是在虚无结界中吴月的能力被封印的情况下,如果是全力状态,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酒井神月微微叹了口气。“只要吴月在的话,我们都不会是对手。真不知道圣林学院是如何与吴月有关系的。”

    “吴月如果能够作为我们的仆人一个月的话,明明就能打好关系的。”姜彦妮有些可惜的说道。“如果吴月能够加入CW的话,我们组织一定能够变得更强。”

    “吴月是龙组的。可没办法进来。”酒井神月收回了周围的结界。“我们是没办法了。先和会长回合吧。五个人在一起的话,说不定能够限制到吴月。”

    “只能够这样了。”姜彦妮无奈的摇摇头。

    吴月这边

    逃跑比想象中还要累啊。这一个一个的能力虽然都清楚,为什么就那么麻烦呢。老实说已经有点烦了。我干嘛要那么累呢?

    吴月想了想后,双手一敲。

    要不干脆还是当小姨子的下人算了。反正平时自己也都惯着小姨子。就当做再惯一次好了。

    好。就这么办吧。先回去找小姨子吧。真是不懂自己干嘛那么累。

    吴月开始向回走去。张若昕应该已经到了别的位置吧。之前的那个地方保不准已经有学生到了,所以不能用瞬移过去。只能靠腿了。

    “已经腻了吧。”在吴月边走边左顾右盼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白灵的声音。

    吴月转过头,看到白灵笑呵呵的向着自己打着招呼,慢慢走过来。

    “小泽你还真了解我啊。你见到张若昕了吗?”吴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笑道。

    艘仇地仇独敌术陌月球地显

    “果然选择张若昕吗?”白灵无奈的说道。“我没见到哦。”

    “找不到就算了。”吴月无所谓的说道。“说起来小泽,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不是一直都在用瞬间移动吗?”

    “靠猜的啊。反正你就算使用瞬间移动,说到底也只会移动到墙的隔壁来躲避追赶而已。毕竟再远的地方有可能会被别的学生撞到。我一直都跟在你后面。”白灵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黑亮的瞳孔慢慢变成了金色。“现在我也能够将光之力量聚集在眼睛上了。托这个的福,我能够看到你的黑暗力量所留下的轨迹。要追上并不是坏事。”

    “小泽你也变得越来越强了嘛。”吴月点点头。随即摘下了头上的王冠。“对了小泽,我跑的有点腻了。要不你来拿下这个头盔吧。”

    后仇远不独结恨陌孤科吉太

    “行啊。”白灵笑道。“能连续逃跑五十多分钟也是不容易。也该休息一下了。”

    白灵想要走上前接过吴月手中的王冠时,吴月上前一步抓住白灵的手。两个人消失在原地,出现在靠在墙壁的方向。而在同时,一道黑影刚好迅速冲过吴月刚才所在的位置。在地面上一阵急刹,停了下来。

    “真是可怕的速度啊。”吴月惊讶的看着前方因为在地面上急速摩擦,甚至有些冒烟的...暮云。

    那种速度我就算是全力奔跑应该也只能勉强追上吧,都看不到身体只能够看到一片黑影。看来暮云的实力也提升了一个档次。

    “你干什么啊暮云,很危险的。”吴月疑惑的说道。“要不是刚才有种很不好的感觉躲了过去,你就撞上来了。还是那种堪比赛车的速度要是撞到了不是很容易出事故吗?。淑女不是不能随随便便奔跑吗?”

    “不跑快点怎么行。你可是要认输比赛啊。”暮云笑道。

    “我们到现在连机会都没有得到,比赛就随随便便结束了。很可惜的。”韩芸溪也从吴月两人后方慢慢走过来。站在两人身后笑道。

    “你们是掠夺者我是被掠夺者,立场不同感觉也不同啊。我跑到哪都提心吊胆的,很麻烦的。”吴月苦笑着说道。“况且也快到一个小时了,也差不多了吧。该不会真的要让我就这么跑上两个小时吧。”

    艘科远不酷结学由孤独学察

    “这个倒不至于。”暮云微笑着。“既然想输的话,那么输给我也挺好的不是吗?”

    艘科远不酷结学由孤独学察  逃跑比想象中还要累啊。这一个一个的能力虽然都清楚,为什么就那么麻烦呢。老实说已经有点烦了。我干嘛要那么累呢?

    “不要。”吴月将王冠递给白灵。“我还是觉得白灵比较好。暮云你的话总觉得会坑我。有点担心。”

    “毕竟我们两个也算是老交情了。”白灵也不客气,接过吴月手中的王冠。“暮云,芸溪,现在这个在我手中哦。在我将王冠放在城堡的顶端表示我的胜利之前,就算是你们两个,我也不会留手的。”

    “吴月你干嘛那么不相信我。我又不会怎么样。我只会命令你将迪欧斯先生召唤出来和露茵姐谈谈心而已。”暮云苦笑着。

    “......”吴月迟疑了一下。

    “别给我思考啊。这不明摆着要拒绝吗?”迪欧斯的吼声在吴月大脑中回荡着。

    “好啦好啦。”吴月笑着摆摆手。“迪欧斯先生不同,很抱歉答应不了你。”

    暮云踏前一步,不客气的发出宣言。“反正在王冠放在塔顶之前,都属于抢夺品。因为很有趣我可要抢了。”

    “吴月作为手下的话,那么吴月手中迪欧斯的卡片也是我的所有物了。”露茵出现在暮云旁边笑道。“这么想想的话,我也想参战了。可惜我不是这个学院的学生。”

    “啊......很危险啊。”吴月说道。

    “我还没想好赢得比赛的目的。但是都参加比赛了,我也不想输。”韩芸溪提起自己的右手,手心中金色的光芒慢慢流动。“所以就负责援助会长,帮助会长赢得胜利。”

    “既然如此,那么就开始吧。”白灵身上慢慢涌起乳白色的光芒。“我也不会输......”

    白灵的话还没有说完,白灵身上的光芒缓缓消失,白灵向前摔去。

    后科科地鬼艘术接冷孤故恨

    吴月一只手立刻接住白灵的身体,一只手接住白灵手中的王冠。吴月将王冠戴上。看着怀里发出轻微呼声的白灵。

    睡着了...也就是说是薛优璇吗?

    孙科不地鬼结察陌冷地月显

    吴月左右看着,果然,薛优璇靠在拐角的墙壁上笑着对着吴月摆摆手。

    “虽然吴月你能够免疫薛优璇的能力,不过白灵似乎还不行呢。”暮云看着吴月怀里的白灵笑着。“好了,接下来就是三打一了。”

    “你以为能赢?”吴月小心的一只手抱着白灵,另一只手抱住白灵的双腿。以公主抱的形势抱起白灵。“就算我不用双手,你们三个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吴月你说话还真直接啊。偏偏还无法反驳。”韩芸溪无奈的说道。

    “那么我先走了,我先回到我的宿舍,将白灵放到床上。”吴月说道。

    “咳咳...我们不崇尚暴力。”暮云干咳一声。“反正都见面了,吴月你就这么走了也太不给面子了。我们来赌一盘吧。”

    “还想着封印我的命运力?”吴月反问道。

    “如果吴月你不愿意封印的话,那吴月你稍微让步一下如何。”暮云双手一拍笑道。“你一个人和我们三个人决斗如何?”

    “一对三?就算我使用命运力,卡组的性能在那里摆着。不太现实。单单只是消耗手牌都足以将我耗死。”吴月说道。“还是说,打算让我一回合抽一次?”

    “一对三的话。情况是我,你,韩芸溪,你,薛优璇,你。如何?”暮云说道。

    “我是不讨厌这种状况了。不过能不能让我先把白灵给放到床上,你们总不能让我一直就这么抱着她吧。”吴月苦笑的看着怀中安静沉睡的白灵。虽然两只手不用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行动,大不了再利用黑暗能量变出两只手来行动。重点是公主抱比想象中还要更让人害臊。实在是不知道电视剧中那么熟练的公主抱是怎么做出来的。反正自己在认识的人面前这么做实在是感觉脸上挂不住。“要不你们把白灵从灵梦空间中解放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