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再次销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十六章 再次销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酒井神月从提带中拿出了一个小型的决斗盘。 看向吴月。“所以在这里,向吴月先生你提出决斗请求。假如我们能够胜利的话,可以把王冠给我们吗?这个虚无结界会带有特殊的磁场,让结界外的人下意识的避开这里。所以不用担心有学生会进来。我也早就在周围施加了隔音结界,所以不用担心决斗的声音会传出去。”

    艘仇不科情孙恨由孤不艘孙

    孙科地地方艘球由闹吉由技

    早就做好准备了吗?这样还逃跑的话实在是有些不男人啊。

    “你们是指...,我和你们一对二?”吴月问道。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比较有自信,不过一对二就有点坑了。这又不是动漫,实力再强卡差在那里,很容易坑爹。

    “不。是一对一。”酒井神月摇摇头。“只有姜彦妮和你战斗。我要维持结界,没办法决斗。”

    “哦,看来你要答应了?”姜彦妮笑道。

    “虽然并不讨厌这样的决定。但是凡事要讲究公平,我赢了给你们老老实实当一个月仆人,那我赢了呢?总要有个奖励吧。”吴月说道。

    “那就反过来呗。你赢了我给你当一个月仆人,如何?”姜彦妮对着吴月伸出大拇指笑道。“不错的提议吧。”

    “虽然很好但是受用不起。我输掉的话还是让我安安稳稳离开吧。这样可以吗?”吴月无奈的说道。

    “可以。这个怎么看我们都不吃亏。”姜彦妮点头赞同。酒井神月从提带中拿出了另一个小型决斗盘。

    “啊不用了。我自己有。”吴月抬起自己的右手。右手中心凹陷,一个决斗盘凭空出现在了手中。

    “这是......”这个情况让姜彦妮和酒井神月都傻眼了。

    “能力之一而已。”吴月笑着说道。“我能够将物体存在我的右手中的另一个次元中,然后再拿出来。你的虚无空间虽然能够封印能力,不过貌似没办法封印这个能力啊。”

    这一点撒谎了。为了防止意外状况发生,所以直接就让书把自己受到的影响解除了。

    艘仇不科酷后学陌孤孤恨冷

    “你是哆啦a梦吗?四次元口袋?”姜彦妮好奇的问道。

    “除了拿不出未来道具这点,我自己也有这种感觉就是。”吴月将决斗盘戴好。插好决斗盘。“那么就开始吧。”

    敌地仇远情结恨陌孤月由接

    敌地仇远情结恨陌孤月由接  “你们是指...,我和你们一对二?”吴月问道。虽然对自己的实力比较有自信,不过一对二就有点坑了。这又不是动漫,实力再强卡差在那里,很容易坑爹。

    “除了黑暗力量之外,还拥有时空能力以及存储能力。情报真的是压倒性的不足。”酒井神月惊讶的看着吴月。“那就拜托你了姜彦妮。因为不知道结界能够支持多久,所以就麻烦你尽快结束战斗。”

    “恩。我会小心点的。”姜彦妮将决斗盘戴好,插好自己的卡组。

    “交给我吧。”姜彦妮点点头。

    “那开始吧。”吴月打开决斗盘的开始键。

    艘远仇地情敌球陌阳仇战学

    “决斗!”

    在两人之间的骰子停下时,吴月的是4,姜彦妮的是6.

    结地科不鬼后恨陌孤由阳岗

    “那么就由我后攻了。有些在意吴月你的卡组。”姜彦妮想了想后说道。“按照情报来看,吴月你的卡组是帝王。让帝王后攻可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调查我了吗?那么卡组很有可能是限制我的帝王卡组。

    孙远仇远酷后察由月后察地

    针对帝王的吗?

    “那就由我先攻。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自己的五张手牌。“魔法卡,手札抹杀。双方舍弃所有手牌,抽出相应数量的卡片。”

    首先先看看她的手牌是什么吧。

    吴月打开决斗眼镜,观看着姜彦妮的墓地。

    大宇宙,异次元的女战士,虚无空间,妖鸟的羽毛扫和DD乌鸦。

    哎...就知道是异次元卡组。而且还是格外友尽的除外卡组。对于格外需要墓地的我来说,真的是格外针对。虽然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尽量破坏她的手牌让她的连锁达成不了。和次元卡组对战说实话有些没自信。

    吴月看着自己抽到的四张卡片。看着自己的墓地。“发动魔法卡,帝王的深怨,向你展示手中的爆炎帝泰丝塔罗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从卡组中将魔法卡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然后发动泛神的帝王,将手中的帝王陷阱卡真源的帝王送入墓地,从卡组中抽两张卡。”吴月更换着手中的卡片,查看着对面姜亚妮的表情。

    姜彦妮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看来现在的情况在她看来并没有太坏。既然如此,那就不客气了。

    结地地地酷结恨由冷吉星羽

    “永久魔法卡,冥界的宝札。”吴月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后,将手伸向了墓地。“发动墓地中真源的帝王效果,除外墓地中帝王的深怨。将墓地中真源的帝王作为等级5的通常怪兽守备表示召唤。再发动墓地中等级1的等级偷窃虫(等级1,攻击600,守备力0)的效果,将真源的帝王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如何?有发动的卡片吗?”

    “没有。你继续吧。”姜彦妮摇摇头。“本来以为第一回合你不会召唤帝王,没想到会是爆炎帝。这样吃力不讨好的卡片没想到你会加。”

    “没有抽到魔王已经很不好了。封印特招的怪兽站场基本上大部分的卡组都没辙。”吴月将决斗盘上的两张卡拿起。“将等级偷窃虫和真源帝王作为祭品,上级召唤,爆炎帝泰丝塔罗斯。冥界的爆炸和爆炎帝的效果同时发动。就爆炎帝连锁一,冥界爆炸连锁2吧。因为解放了两只怪兽上级召唤,所以抽两张卡。然后爆炎帝的效果,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时,把对方手卡确认并丢弃1张。丢弃的卡是怪兽卡的场合,给与对方基本分那只怪兽的等级×200的数值的伤害。好了,给我看看你的手牌吧。”吴月抽出自己的两张卡片后,看着姜彦妮。

    “选择吧。”姜彦妮将自己的手牌展示给吴月。

    强欲而贪欲之壶,红莲魔兽红莲魔兽 塔·伊沙(等级3,攻击力?守备力?),黑洞,死者苏生和暗之诱惑。

    红莲魔兽?我记得这张卡的效果是除外的卡片数量乘以400.强欲而贪欲之壶又是除外十张卡来抽卡。这样的话攻击力和守备力轻轻松松就上升到4000点。还真是格外讨厌的卡片啊。但是手中又有死者苏生,丢入墓地也会继续苏生回来,这样反而还省的一次召唤机会。

    “将你手中的强欲而贪欲之壶送入墓地。”想来想去还是选择这张卡,最起码省去了抽卡的效果和除外卡片的效果。就算丢掉红莲魔兽,这种无限制卡片可以加三张,下回合抽到的话还是有些冒险。死者苏生的话,还是算了吧。异次元卡组很难想象会堆墓。

    姜彦妮将卡片拿起来,放入墓地中。

    吴月看着自己的四张手牌。“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效果发动,将等级8的爆炎帝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魔法卡,一对一。舍弃手中的冥帝厄瑞玻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将卡组中等级1的效果遮蒙士(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调整)特殊召唤。等级1的效果遮蒙士和等级1的等级偷窃虫同调,同调召唤,方程式同调士(等级2,攻击力200,守备力1500)。方程式同调士的效果,同调召唤成功的场合,抽一张卡。”吴月抽出一张手牌。

    “等级2的调整和等级7的怪兽吗?现在的新帝王卡组还选择加着调整怪兽,也就吴月你这么做了吧。”姜彦妮看着吴月场上的卡片说道。

    艘远远远鬼后球陌闹主后敌

    “情怀而已。这都是从一开始就陪我到现在的卡片,不舍得踢。”吴月笑着说道。“等级偷窃虫的效果,再次将等级7的爆炎帝下降等级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之后等级2的方程式同调士,等级6的爆炎帝和等级1的等级偷窃虫同调,同调召唤,等级9,冰结界之龙,三叉龙(等级9,攻击力2700,守备力2500)。”

    “再次销手吗?”姜彦妮有些哭笑不得。“哪有帝王是销手的。”

    敌远地科酷艘球陌阳后战秘

    “凑巧而已。”吴月打开眼睛看着姜彦妮的墓地。墓地中的魔法陷阱不太好回收,这样的话还是选择怪兽比较好。“除外你墓地中的DD乌鸦,然后你手牌嘛,除外左边数第二张吧。”

    利用眼镜看着除外的卡片,是黑洞。抽到的还真是不巧。最起码保住自己的怪兽了。

    “墓地中的魔法卡泛神的帝王发动,除外墓地中泛神的帝王,选择卡组中的两张帝王的深怨和一张帝王的烈旋向你展示,选择其中一张加入我的手牌的吧。”吴月将卡组中弹出的三张卡向姜彦妮展示。

    “帝王的烈旋。”姜彦妮说道。

    “那么将帝王的烈旋加入手牌。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效果发动,舍弃手中的帝王魔法卡帝王的烈旋送入墓地,将墓地中的攻击力2400以上守备力1000的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爆炎帝加入手牌。我也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将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哀多斯(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特殊召唤。哀多斯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这个回合,自己在通常召唤外加上只有1次,自己主要阶段可以上级召唤。”

    “等级9的三叉龙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守备表示。因为冥帝从骑多了一次上级召唤机会。等级偷窃虫和冥帝从骑作为祭品,再次召唤爆炎帝。因为冥界的宝札的效果,抽两张卡。爆炎帝的效果,我就不看你的手牌了。把死者苏生扔进墓地吧。”吴月说道。

    姜彦妮无奈的看着手中的卡片,送入了墓地。

    孙地科科独后察陌冷结艘接

    “魔法卡,贪欲之壶。将墓地中的冰结界之龙三叉龙,效果遮蒙士,方程式同调士,冥帝厄瑞玻斯和冥帝从骑回到卡组。从卡组中抽两张卡。”将卡片拿出来后插入卡组,卡组开始洗牌。吴月从中抽出两张卡。

    “魔法卡,卡片上移。从自己卡组上面把最多5张卡确认,用喜欢的顺序回到卡组上面。这个回合自己在通常召唤外加上只有1次可以把1只怪兽上级召唤。”吴月拿起了卡组最上方的五张卡慢慢看着。

    “增加上级召唤的机会。连我剩下的两张手牌也不放过吗?”姜彦妮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牌。“对不起了神月,我可能不是对手。从没见过帝王这么用。以前的决斗资料中也从来没见他这么用过。”

    “再一次情报不足。”酒井神月咬着自己的大拇指,一脸的懊恼。

    毕竟这个方法是之前才和美萱萱战斗学会的,还没流露出去。

    “魔法卡,暗之诱惑。抽出两张卡。除外手中暗属性的邪帝盖乌斯。”吴月看着自己刚刚抽到的卡片。“等级8的爆炎帝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等级偷窃虫。爆炎帝和等级偷窃虫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冥帝厄瑞玻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冥帝厄瑞玻斯连锁1,冥界的宝札连锁2,那么我继续抽两张卡。然后冥帝厄瑞玻斯的效果,将卡组中的第二张真源的帝王和第三张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冥帝厄瑞玻斯的效果,将你剩余的两张手牌中的一张回到卡组。这么一来,我的回合结束。”(8000,5)

    “终于结束了,还好没有召唤出压制的怪兽。我的回合,抽牌。”姜彦妮松了口气,抽出了自己的卡片。深呼吸一口气后,将抽到的卡片插入了决斗盘。“埋伏一张卡,发动魔法卡,暗之诱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之后除外一张暗属性的怪兽,假如手中没有暗属性怪兽的话,将会除外所有的手牌。”

    因为手牌都被我给扔完了所以打算孤注一掷了吗?刚才冥帝扔掉的原来是红莲魔兽啊。还真是巧。

    后远科科鬼孙恨陌闹孤指通

    姜彦妮慢慢抽出了两张卡,看了看后,表情松了口气。“好抽到了。我将暗属性的死灵之颜(等级4,攻击力1200,守备力1800)除外。”

    后远科科鬼孙恨陌闹孤指通  “凑巧而已。”吴月打开眼睛看着姜彦妮的墓地。墓地中的魔法陷阱不太好回收,这样的话还是选择怪兽比较好。“除外你墓地中的DD乌鸦,然后你手牌嘛,除外左边数第二张吧。”

    这运气也是不一般。而且好巧不巧偏偏抽到了这张卡。

    孙地仇科方孙恨陌月科帆技

    “死灵之颜的效果,这张卡从游戏中除外时,双方从卡组上面把5张卡从游戏中除外。”姜彦妮将卡组上方的五张卡从游戏中除外。

    吴月拿起来卡组上方的卡片,并没有太重要的卡片。放入了除外区。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强欲而贪欲之壶,除外卡组上方的十张卡,抽两张卡。”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