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一十九章 真的有人操控我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九章 真的有人操控我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没关系。就算再怎么古老再怎么强大,说到底也只是结界性质的持续性魔法。只要破坏了其中的魔法频率,就能够直接破坏魔法本身。以吴月你的实力肯定没问题的。”雅典娜笑着看着吴月。“能够这么尽心尽力的帮助不认识的人,吴月你也是让我刮目相看。”

    后不仇地鬼后球战阳冷恨战

    “我是抽不出身好不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什么都安排好了。然后在我知道的时候,我已经不能走了。我走了的话我的良心会狠狠的抽我的。要不然我现在就已经办理好退学手续到异界去了。”吴月苦笑着说道。

    “是是。”雅典娜捂着嘴轻笑。对着吴月和乔培涵两人摆摆手。“那么再见了。有时间来找阿斯蒙蒂斯玩吧。”说完,雅典娜的身体化为了一阵光芒一般的蝴蝶,飞向窗外,飞出了房间。

    走的真是干脆利落啊。

    吴月看着雅典娜的离开,心里也松了口气。如果不是雅典娜之前及时阻止了自己的话,现在会不会已经和乔培涵分手了?

    吴月看向一旁坐在床上的乔培涵。通过宽松的衬衫,可以看到那并不算深远的沟壑中央的一抹银色。

    为什么呢?明明戒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竟然还会想着分手。明明是我的大脑,我的身体,我却无法控制我的言行和我的思想。真是讨厌的感觉啊。

    “别一副那么可怕的表情嘛。你哄哄我,哄哄我我不就不生气了嘛。”乔培涵看到吴月深思的表情,大致能够猜到吴月在想什么。直起上半身抱住吴月的手臂,在吴月的左手臂上不断蹭着笑道。“这次不是我的错,别指望我认错。”

    “......”吴月看着乔培涵,抬起自己的右手。邪神手镯再次出现在手心中。

    “你干嘛?”看到那个手镯,乔培涵立刻警惕的问道。

    “我只是好奇而已。放心我不会戴的。以后和你见面的时候我会把她摘掉。”吴月对着乔培涵笑道。

    “好奇?”乔培涵疑惑的看着吴月。“吴月你刚才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和我说分手的?”

    “麻烦。”吴月很直接的说道。坐在了床上。“就像是亲戚家的孩子来到家里闹腾一样。你并不讨厌他,但是你会觉得很麻烦。想要自己一个人呆着多清静清静的那种感觉。”

    “我们隔了那么长时间才见一面你竟然嫌我麻烦?”乔培涵的眼中又泛起了水雾。“我可是每天都想着你,你却这样......”

    “不是说了不讨厌你吗?”吴月赶忙赔罪着。“所以我才会急急忙忙的想要从这个世界离开。我的身体,我的大脑,是我自己的。但是我的思想和我的行为却完全向着我不想要的结果去做。足以表明现在的我是在受着什么样的人的摆布。”

    “那就去把那个命还有云解决掉,用你最擅长的黑暗游戏。”乔培涵立刻两眼冒火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他操纵的吧。像那种混蛋。我见一次打一次。要不是找不到他,否则绝对绕不了他。”

    “不,实际上已经找到了。”吴月苦笑着说道。“不过当时也不知道是不是脑抽了,下不了手。”

    “为什么?难道他是女的?”乔培涵疑惑的问。

    “不不,货真价实的纯爷们。相亲对象都有了。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太平常了,平常的就像是一个打工仔。致我实在是下不起狠手。”吴月耸耸肩。“命知道如何降低我的感觉。我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完完全全就是打工学生样子的命和家里蹲的运,那种朴素的感觉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所以只能放弃和他们斗。毕竟没有确切证据表明他们就是操控一切的人。”

    结仇仇仇方艘察由闹阳岗

    “但是圣林学院不就是他搞得吗?”

    “可是要插手圣林学院也是我自己的决定。”吴月叹了口气。“完完全全被抓的死死的。说到底命和运只能说坑了我几次,而且刚刚好在我的容忍线以下。能逗得我没脾气但是就是没有杀意。”

    “恩...幸好他们两个是男的,要不然真的是一...不是,两大强敌啊。”乔培涵摸着自己的下巴点点头。

    重点不太对。

    “算了。这些就先不管了。”乔培涵摆摆手,瞪着吴月。“刚才的事情还没完呢。别以为岔开话题就没事。我们两个好歹也都是对方的初恋吧。刚才那种事情你是不是要补偿我什么?”

    “那个...不行吗?”吴月指了指乔培涵的胸口。当然目标是里面夹着的那个东西。

    “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两码事。”乔培涵将手在面前扇了扇,表示没得商量。

    你刚才还说这个是补偿的。

    “......”吴月拄着自己的腮帮子思考了一下后。“我现在脑子比较乱,要不还是试试看戴上邪神手镯让脑子冷静一点比较好?”

    “还是算了吧。这次在分手了估计真的就要分手了。”乔培涵摇摇头。

    “那就陪你好好玩玩吧,行不。下周的周末。可以吗?”吴月认认真真的低头。“真的非常抱歉。这一周真的有事。老实说来的人是不是比较刻薄的人我现在还很担心。真的不知道能不能解决。所以这一周就原谅我吧。下一周干什么都行?”

    “什么都行?带着口塞和眼罩后面插着肛塞尾巴陪我逛街也行嘛?”乔培涵两眼闪光的说道。

    “额......”吴月在床上屁股不自觉的后退了两下。“对了。说起来学校也有查寝,尤其是我,为了防止我偷窥别的女生更是重点关注对象。所以我现在要回去了。下周的事情下周再说吧。”

    “那我会买好真皮项圈口塞眼罩和粗状马尾的。敬请期待吧。”乔培涵笑着眨眨眼。

    “恩......”吴月汗颜的点点头。现在不是拒绝的好时机只能指望着下周的时候是个正常的约会了。乔培涵的口味真的有够重。

    吴月的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吴月消失,乔培涵叹了口气。从自己的胸口拿出了从吴月那里抢过来的钻石戒指。

    想不到我也会得到求婚戒指啊。小时候一直对妈妈说让妈妈看到自己穿上婚纱的一天。这一天来得比想象中还要快。但是为什么总觉得那么不安。都怪吴月之前说的那么具有FLAG意义,害我也担心起来。

    这时候,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恩?

    乔培涵拿起了手机,上面显示着吴月的名字。

    还算有点良心。

    孙不远科情敌恨由闹方最岗

    乔培涵接通电话。“喂?”

    “总觉得还不太想结束聊天。接下来就继续说说话吧。如何?”

    “可以啊。”乔培涵说的很随意,但是嘴角还是微微上扬。“说些什么好呢?”

    “额...讲...讲故事?”吴月实在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好方法。下意识的说出了之前逗小朋友的话。

    “我想听童话系列的。”乔培涵向后仰去,躺在床上。“要原创的。”

    “啊?原创的?我想想啊......”吴月抓耳挠腮。“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世界上还只有一个国家的时候。每一对父母都是自己小小家庭的国王和皇后。每一个男孩都是王子,每一个女孩都是公主。他们每个人都无忧无虑,对每一个人来说,世界就是这个小小的城镇。”

    乔培涵将手机放在旁边,开着免提关掉了屋内的灯光。让月光从窗户内倾潵而进。也让吴月平缓的声音在这个房间中慢慢流淌。

    “有一天晚上,一位小王子在自己柔软的床铺上睡不着。看着窗户外那紫色的清澈天空。这是他第一次在夜里面醒来,以往熟悉的天空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片天空。。于是他偷偷的跑出了家门。这是他第一次在夜晚出门。周围那么安静那么温柔,就好像世界都睡着了。”吴月也关掉了房间里的灯,躺在了床上,看着窗外的夜景慢慢说道。“男孩跑啊跑,转身的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精灵。”

    吴月讲的是在精灵界 的人界里看到的童话故事。和格林童话一样属于和现实丝毫打不着关系的想象故事。讲的是半夜睡不着的小男孩遇到了同样在夜里闲不住的少女。

    “那是一位在月光下跳舞的女孩,萤火虫追随着女孩摇摆的裙摆,仿佛月光化为了碎片在女孩身边飞舞。裙下雪白色的小腿就好像一点点灰尘站上去都能够看到。男孩看着跳舞的女孩,心中第一次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在童话中,这个女孩叫做舞,男孩叫做寻。其实就是男孩和女孩在夜里相遇,彼此将其作为秘密慢慢发展的小童话。但是这里为了哄乔培涵,吴月很不要脸的将里面女孩的名字改为涵,男孩的名字叫做月。讲故事的时候吴月自己都讲的一身鸡皮疙瘩。故事和一般的童话相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男孩和女孩最终不满足只在这个自己已经看腻了的小镇继续游玩,他们想要看的更多,更大。每天晚上都越来越向外走。后来有一天,他们走的太远,找不到回去的路。在外面碰到了一群友好的动物,有狼,有狮子,有老虎,也有小白兔和小鹿,和他们在一起住了下来,从此成为了彼此的家人。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故 事。

    反正不深究的话,就是一个充满爱的故事。在吴月讲完后,吴月竟然听到了电话那边传来的微微的呼声。 乔培涵竟然睡着了。

    后仇地不酷结学战闹秘闹情

    居然当做睡前故事了吗?也罢。这样也省事了。吴月挂掉了电话,呈现大字形躺在床上。

    三个月...真的在三个月内就能够平平安安的过去吗?每次自己只要这么想就一定会出事。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的是有人操纵着一切的话,那绝对不可能会让自己就这么平安的过去。

    后科远仇独结学接孤独鬼通

    后科远仇独结学接孤独鬼通  为什么呢?明明戒指都已经准备好了,我竟然还会想着分手。明明是我的大脑,我的身体,我却无法控制我的言行和我的思想。真是讨厌的感觉啊。

    “原来吴月你想着要去异界是认为有人在操纵一切吗?”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问道。

    “毕竟能够想到的只有这个。”吴月转过头,看着格斯。“难道说格斯大哥觉得还有别的可能?不论从什么地方来看,我所遇见的巧合真的是巧合吗?”

    “没有别的可能。我同意你的看法。”格斯落在了床上,靠在床头双手环抱着。“但是那个人不是命,应该也不是运。”

    “对于他们来说我只是意外,没猜错的话,他们的目的估计是打开次元裂缝,让精灵界的天使和恶魔来到这个世界。能想到的可能性也就只有像是各种小说动漫里写的一样,利用他们的力量来统治整个世界。反正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也和我没有关系。这个世界最不缺的就是救世主。真的变成那种情况,我一个人也扭转不了什么局面。”吴月侧过身,看着格斯。“可是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呢?暗影组织的老大吗?可是如果是那样的人的话雷恩哥应该也不会跟着他。雷恩哥还是挺在意我的吧。不太可能会伙同别人找我的麻烦。谜影...我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也不清楚。龙组...龙组...不太懂啊...有这种可能性但是想不通理由和目的。我的家庭只是普通家庭,我的父亲虽然厉害但也没到天下无敌的地步,一开始的我应该不存在任何价值太对。也不存在这么做的理由。”

    “但是就结果而言,结果已经成功了。现在的你使用着邪神手镯与黑暗道具,再加上你所学习到的城镇级魔法,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能够与你为敌的人。你甚至可以和一个国家的军队为敌。”格斯说道。

    “既然目的达到了那么幕后人应该出来收取自己的劳动果实才对。可恶。就是想不通。以前遇到的各种各样的说不通的事情我们本来以为到了精灵界就清楚了。可是到了精灵界后得到的情报就是我是邪神这种完全不靠谱的情报。也是,如果我是邪神的话一切都可以用神的力量来说得通。但是谁见过还会因为女朋友生气而头疼的神啊。而且为什么不是正统的神还是邪神,邪神不都是被正统的神派一些男主角女主角之类的勇者给弄死的炮灰角色吗?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吴月抓着自己的头,有些自暴自弃。

    “冷静一点,三个月的话能够做到穿越时空吗?”格斯突然问道。

    “应该不能。现在正在慢慢的掌握。一开始的话,如果超过三次大规模远程的时空穿梭的话,我就没办法再次使用时空力量。”吴月抬起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过现在这种限制已经没有了。简单的时空穿梭和时空扭曲能够任意使用。在看看迪欧斯先生的话,这已经表明时空之力本身也是能够增强的。所以以后跟着迪欧斯先生学习的话,我相信开启时空穿梭的大门应该不是问题。但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吧。迪欧斯先生也说光是掌握时空穿梭的能力就花了将近两百年的时间。我就更难说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