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们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七章 我们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张若昕,没事吗?”吴月站起来,走到张若昕面前,摸了摸张若昕的额头。

    “刚才突然间不能发出声音。有点害怕。”张若昕抬起头。眼角有泪花,眼眶里还有泪水在转。

    “对不起。刚才一时间没了分寸。”吴月歉意的看着张若昕。从右手中拿出纸巾擦拭着张若心的眼角。“我带你出去吃饭好吗?吃什么都可以。算我赔罪。”

    “嗯。姐夫你说的。”张若昕点点头,声音中还是隐约有些哭腔。和刚才的美萱萱不同,张若心是真的很害怕。这让吴月觉得心里很抱歉。

    “对不起对不起。别难过。”看到张若昕是真的有些难过了,吴月摸了摸张若昕的脑袋,赔罪着。张若昕也不反抗,就这么让吴月摸着。

    孙地远地情孙术所冷闹闹

    孙地远地情孙术所冷闹闹  “......这是魔法?已经属于创造世界的范围了。”张若昕惊奇的看着吴月。“吴月,你说的城镇级魔法...是魔法波及到的范围?”

    “我也哭了啊。怎么不见你安慰安慰我?”美萱萱这时候凑过来掐着腰说道。

    “姐我都跪了你还要我怎么样。而且你不是假哭吗?”吴月无奈的看着美萱萱。转过身直直看着美萱萱。“我也懒得理你们。一招都接不住还给我耍赖。算了,反正你们是我队友。这个亏我吃了。有什么要求就直说吧。赶紧说完我好带着张若昕出去吃饭。平时一直被格斯大哥控制着饭量,这次好好让她吃一顿开心开心。”

    艘远不地酷孙学战月科独显

    “你......”美萱萱撇撇嘴。声音有些委屈。“我刚才是真的吓到了啊。可是看你那一副吓到的样子,我不是没忍住逗你的心情吗?”

    “好了好了。就不提这件事了。我的实力你们也知道了,就不需要多说。说吧,要我做什么?”吴月无所谓的摆摆手,看着美萱萱。

    “你...你别生气啊。我刚才真的只是开玩笑的。”美萱萱看吴月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有些急切的说道。

    “啊?我生气?”吴月奇怪的指了指自己。我有哪点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了吗?况且我也没生气啊。“好好我不生气了。好了没。有事情就直说吧。”

    孙远科远独艘恨所阳方敌秘

    “我们也一起去吃饭。”美萱萱想了想后说道。

    “那不行。”吴月立刻摇头。“先别急,我不是排斥你们。这个是真不行。张若昕这孩子食量比较大。有太多人在她吃不开心也放不开。我一个人和她去就够了。等带着她回来后我就带你们出去吃,行不行?吃什么都行。我请客。”

    “你...你刚才还答应我什么都听我的。”美萱萱有些委屈的说道。

    “但是那必须要建立在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的基础上。有你们在张若心会觉得很困扰的。”吴月说道。“那我先带着张若昕出去。等回来后,再带着你们一起去吃饭。然后你们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有什么疑问我都回答。好吗?”

    “好吧。”美萱萱点点头。暮云,白灵,薛优璇和韩芸溪也都同意了吴月的提议。

    “那么再见了各位。”吴月按在了张若昕的肩膀上。“那走吧。”

    张若昕点点头。

    下一秒,吴月和张若昕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看着两人消失,众人也都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吴月这么厉害。刚才说的...城镇级魔法?虽然没懂,但是突然间所有声音都没了的确挺吓人的。”薛优璇赞叹的说道。“这么一来,清源的人就算全校来也不是吴月的对手吧。这种范围攻击太厉害了。”

    “他说是魔法,也就是说是能量的另一种用途。白灵你知道吗?你和他是好友,他应该有和你说过吧。有没有告诉你这个怎么用。”暮云看向白灵。

    白灵将自己的状态解除,虽然变成这样强化的状态,结果什么都没做就输了。也是无奈。白灵点点头。“知道是知道。但是不能说。毕竟这些都是吴月的秘密,没有他的允许的话,我不能随随便便就传播。抱歉了。”

    结不不不鬼艘术由阳不陌鬼

    “没事。这也是人之常情。回来后我们再问他就好了。”暮云笑着说道。

    “我先回去了。我有点累。”美萱萱突然转过身说道。

    结远地远鬼结恨陌闹诺方陌

    “我也是。休息一下吧。刚才那么高强度的使用圣剑,我也很累。”韩芸溪也赞同道。

    “那好吧。大家都散了吧,先回去休息一下。今晚在我房间集合。我们商量一下舞会的事情。”暮云说道。

    众人都点点头。

    吴月这边

    吴月和美萱萱瞬移到了之前吴月跳车的那条公路上。毕竟不能直接瞬移到城市中,被发现了自己就好玩了。

    “那么就弄出一辆摩托车。我们到附近的城市好好吃一顿。”吴月松开了张若昕,将手对着旁边的地面。黑色的摩托车立刻从右手中冲出,落在了旁边的地面上。

    “......”站在一旁的张若昕看着地面上的摩托车,突然抬起头说道。“姐夫,我恐快。我想做电瓶车。”

    “啊?电瓶车?”吴月惊奇的看着张若昕。“那个...张若昕,我没有电瓶车。不过我有自行车,不喜欢摩托车的话,要不要试试自行车。”

    “好。我要自行车。”张若昕立刻点点头。

    吴月收回了面前的摩托车,将两辆山地自行车放到了面前的地面上。毕竟平时不可能什么地方都能骑摩托车,骑着自行车慢慢悠悠的闲逛也是一个情趣。

    “姐夫我不会骑。”张若昕看着吴月拿出的两辆自行车,对着吴月笑着吐了吐舌头。撒娇的说道。“你带我。”

    “你居然不会骑自行车啊。真是令人诧异。那好吧。”吴月惊讶的看着张若昕,但还是将自行车放回了自己的右手中。按了按后座。觉得挺结实的。就坐在了自行车上。“行了,上来吧。不过到城市的路程有点远啊。你觉得坐的难受的时候就和我说。不要忍着。知道了吗?”

    艘地科仇酷孙学所冷察我接

    “没关系没关系。慢慢走就好了啊。”张若昕丝毫不在意的说道。跳到了吴月的后座上,抱住了吴月的腰。“走吧姐夫。”

    吴月蹬起自行车慢慢悠悠的向前走去。没想到张若昕还会恐快,这样的话也不能骑快,只能跟散步一样慢慢向前骑着。

    “哈哈哈好好玩啊。”张若昕的心情似乎变好了很多。直接靠在吴月背上笑嘻嘻的看着马路边的景色。

    “这个速度可以吗?”吴月一边骑着一边问。

    “就这样慢慢悠悠的最好了。”张若昕高兴的喊道。

    “不难过了吗?”

    “我本来就没有难过啊。只是有些害怕而已。现在没事了。”张若昕笑道。

    “那就好。”

    艘仇远不情孙球由孤察察星

    艘仇远不情孙球由孤察察星  正在撒娇的乔培涵感觉到吴月半天没出声,抬起头看着吴月。吴月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那种眼神乔培涵现在还记忆犹新。当初自己打了吴月一巴掌后,吴月就是现在这种眼神。不带丝毫感情,只是单纯在看的这种眼神。

    “姐夫骑快点骑快点。”张若昕捏着吴月的腰在车后座上不断的晃着身体。

    “别晃别晃,也别捏我腰啊,我怕痒。”

    就这样,在到城镇之前,坐在后座的张若昕就没有消停过。老是在吴月腰上捏过来捏过去还喜欢胡闹又乱蹦搞得吴月好几次差点没摔下去。到了城镇后好不容易找个饭店,坐在包间点好菜后,吴月筋疲力尽的趴在桌子上。

    “姐夫。陪我玩啊。别睡。”坐在吴月旁边的张若昕还不消停的晃着吴月的胳膊。

    “别闹了张若昕。我可是骑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还被你折腾了一路。让我休息会。”吴月有气无力的抬起手。

    “好啦好啦。”张若昕也不逗吴月,倒了一杯冰雪碧。“来姐夫,喝点水吧。”

    敌科地远独艘恨战阳独方指

    吴月抬起手想要抓住被子,但是张若昕手一扬,躲开了吴月的手。

    “看在姐夫你载着我的份上,我来给你个特别服务。来,我喂你。啊~~~”张若昕端着杯子凑到吴月的嘴边。

    “别闹了。”吴月立刻坐了起来,拿起旁边的雪碧瓶,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大杯。

    “哼。”张若昕有些气呼呼的将自己杯中的雪碧一饮而尽。喝完后心情也变好了,看着吴月问道。“姐夫,你刚才的那个招数是怎么回事啊?那么夸张。”

    “在异界学到的魔法而已。”吴月慢慢说道。“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别的几个。我目前为止就学了五个吧。”

    “是什么?”张若昕立刻一脸好奇的看着吴月。

    “除了这个无声世界外,还有淫乱城镇,纷乱世界,昏睡百天以及灵魂反转。”吴月算了算后说道。“就是这些了。别的感觉太夸张我就没学。”

    “听起来好夸张。而且光听名字就觉得不对劲。”

    后不地地酷结学战月主孙闹

    “是啊。无声世界你已经知道了,剥夺一切声音。纷乱世界和这个相反,拥有声音。但是它让一切声音都完全改变。我们彼此之间说话都无法听懂别人的意思,听到的风声雨声甚至狗猫的叫声都和我们知道的完全不一样,喵喵叫或者汪汪叫会完全变成一种未知的恐怖声音。同样也是造成恐慌的一种魔法,不过主要目的还是打算别人之间的交流。淫乱城镇嘛,和你知道的一样。催淫术而已。昏睡百天,催眠咒。灵魂反转,将不同人的人格转换。就这样吧。”吴月说道。

    “......这是魔法?已经属于创造世界的范围了。”张若昕惊奇的看着吴月。“吴月,你说的城镇级魔法...是魔法波及到的范围?”

    “对。魔法的等级分为世界级,城镇级,团队级,团队级和个人级,是根据影响局势的范围来划分的。这些魔法我可以让上千里内的人全部受到波及。你刚才也看到了,刚才的能力如果是对着一个城镇里使用。整个城镇都会陷入恐慌。”吴月点点头。

    “姐夫,你根本就是神了啊。”张若昕赞叹的看着吴月。“你刀枪不入,又可穿越时空。能召唤怪兽,还能飞。现在还能够随随便便将一个城镇毁掉。这根本就不公平。哪有你这样的BUG存在。”

    “可能吧。不过我没兴趣。我就想一辈子当个小市民。”吴月耸耸肩。

    “那姐夫,我想试试那个淫乱城镇。”张若昕突然凑近了吴月。“对我用用看。我一直都很好奇电视中那些报道被春药下药的女人的感觉。春药强到让人失去理智的地步的那种感觉我一直都很好奇是什么,让我试试看吧姐夫。”

    艘仇仇地鬼艘学由阳术指学

    “别胡闹。这能是随便玩的吗?”吴月敲着张若昕的脑门说道。

    “可是我想试试嘛。拜托了姐夫。” 张若昕摇着吴月的手臂纠缠不休。

    孙不不不独孙恨接阳诺封恨

    “行。”吴月站了起来。向着大门走去。

    “姐夫你干嘛?”看着吴月挣脱自己的双手。张若昕奇怪的问道。

    “我以前对老虎试验过这种能力。但是老虎扑上来差点把我强暴了。我可不想你抓着我狂啃。”吴月站在门口。看着张若昕。“好了。要开始了?准备好了吗?”

    “不要了不要了。我就是开个玩笑。”张若昕赶忙摇头。

    “真的不要?”吴月问道。

    “你难道要我在这里自摸吗?姐夫你快点过来吧。我就是开个玩笑。”张若昕赶忙陪笑着说道。

    “先生,请问你现在需要上菜吗?”站在外面的服务员看着吴月问道。手中的托盘还放着一份鸡汤和一份牛肉。

    “啊可以。上吧。”吴月赶忙让开。

    结不仇地独结学所月接所陌

    服务员端着菜进了房间,将菜小心的端到桌子上后便离开了。走之前还疑惑的看了坐在屋内正襟危坐的张若昕,还有外面一脸尴尬的吴月。才走了出去。

    服务员这么看着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吴月点菜的方式很简单。菜单上除了凉菜之外全都上一份。要不是吴月先把钱付了估计服务员还不会那么简单就上菜。

    “好了姐夫。那些事情就不管它了。先吃饭吧。菜应该陆陆续续都上来了。”张若昕赶忙说道。吴月也不再管,坐在了张若昕旁边。开始盛着汤。

    很快,菜陆陆续续的上来。一张桌子上很快就堆满了。而且菜还在上,新的菜不得不放在碗与碗之间的中央的位置垒起来。一张桌子都是菜。

    “太好了,好久没有可以吃的这么痛快了。我不客气了。”美萱萱丝毫不顾形象的提着自己的筷子直接将碗端过来吃起来,也不用自己面前餐具的小碗。

    “要小心点,别噎到。”吴月将雪碧给她倒好。

    “说起来姐夫,你和我姐相处的怎么样了?”美萱萱嘴巴塞得很满,但是说的声音却很清晰。

    “不太行呢。”吴月靠在椅背上无奈的说道。“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本来一脚踏三条船已经很对不起她了,现在还跑到女校来上课。虽然现在每隔两天我都给她打个电话,但是说实话不太行呢。乔培涵有点生气的样子。”

    “说的也是啊。”美萱萱点头赞同。“要是我的话,肯定希望我的男朋友身边只有我一个女人就够了。我男朋友要是像姐夫你这样,我肯定不会放过你。我姐有和你发过脾气过吗?”

    “虽然对话还是能够进行。”吴月的搔搔脸蛋。“不过再往后应该就很难说了。”

    “不是这个,我是说以前有和你发过脾气吗?我姐脾气还算是挺激烈的。”

    “以前?没有过吧。都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切以她的目标为准。倒也没有什么吵架的地方。”吴月想了想后说道。

    “你把自己的位置放的蛮低的。”张若昕有些惊奇的看着吴月。“吴月你这么有能力,不打算硬气一点吗?”

    “硬气?怎么说?”吴月疑惑的说道。“家暴?没必要吧。有个女朋友听不容易的。干嘛要家暴。”

    “不是让你粗暴啦。是心里有什么想法就说出来。”张若昕夹起一张卷膜,卷好孜然炒肉放入口中。“姐夫你其实心里有很多想法吧。但是按照你之前所说的,我想应该是将自己的想法隐藏起来来迁就我姐。乔培涵原本也有些任性嘛。吴月你应该有很多地方很烦恼。虽然男人好像大多数都是这样迁就自己的老婆,但是我觉得姐夫你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比较好。要不然我感觉不公平。”

    “难道张若昕你希望自己的丈夫不迁就自己吗?”吴月奇怪的问道。

    “我当然希望了。希望他什么时候都能疼着我。”张若昕理所当然的说道。“但是我也希望我能够理解他的想法。我什么做法让他生气什么做法让他高兴。这些是很必要的。”

    “是吗?没看出来啊。”吴月上下看着张若昕。实在是没办法把她口中那么知性的人和她本人联系在一起。

    “那是因为姐夫你和我不是男女关系。”张若昕慢慢说道。“我的任性一次两次你会帮我包容下来。但是这样只是在消耗你的耐心而已。惹你生气了你也只是藏在心底,如果哪一天突破临界点,你会毫不犹豫的提出分手。那时候哪怕我再怎么挽回也没用。我可不想那个时候早哭哭啼啼的认为你在外面有新的人而喜新厌旧然后和你闹。与其会变成那种样子,我更宁愿早早的知道什么行为会让你不开心。”

    唔哦......

    艘科远科酷后察由闹战冷考

    艘科远科酷后察由闹战冷考  “哈哈哈好好玩啊。”张若昕的心情似乎变好了很多。直接靠在吴月背上笑嘻嘻的看着马路边的景色。

    吴月惊奇的看着腮帮子塞得满满的张若昕。

    “姐夫你看我干嘛?我又不让你吃。”张若昕指了指面前一堆菜。“你要吃就吃菜吧。今天晚饭不是都在这里了吗?”

    “我的饭量又不像你。刚才吃的已经差不多了。就不和你抢了。”吴月笑道。

    “哦......”张若昕也不在意。反正这些菜对她来说也是分分钟的事情。她在吃的时候胃部也在飞快的分泌胃液,所以不会担心会撑到。

    说明自己的想法吗?

    吴月靠在椅背上慢慢想着。

    张若昕看了看吴月后,说道。“那姐夫,你和樱还有小樱相处的如何?”

    “还不错吧。”吴月说道。

    艘地不远独后恨由月术接帆

    “明明我姐让你那么没有自信。为什么她们两个你会觉得什么关系都没有?”张若昕奇怪的问道。

    “是啊。为什么呢。”吴月靠在椅背上慢慢晃着。“我也不知道。感觉吧。”

    看到吴月的样子,张若昕也不再打扰吴月。继续将面前的空盘子放到一旁堆起来,将另一盘端到自己面前。

    在张若昕吃过后,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天色已经开始晚了。在将张若昕送回去后,吴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已经答应了暮云她们,没有经过允许不许在擅自去收集魔法回路。天已经开始黑,自己总不能去女生房间里找她们玩。所以接下来只能在自己房间里慢慢消耗时间。

    敌地科地方孙术陌阳孤岗孤

    后仇仇不方孙球接孤吉吉

    这时候,手机也响了起来。

    吴月拿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乔培涵。

    乔培涵打过来是不定时的,这要看她什么时候想打了。小枫是固定三天打一次,问吴月过的好不好,需不需要什么。樱也是三天打一次,基本上也是这个问题。三天的话她们不打过来就是吴月打过去。基本上都是这样定时联络。乔培涵因为太随性,吴月也不知道该什么时候和她打,基本上都是在给小枫或者樱打过电话后吴月就打过去。乔培涵昨天才刚打过来,没想到今天又打了过来。

    “喂?”吴月还是接通了电话。

    结不不地情敌察由冷地技指

    “太慢了。居然足足响了六声你才打通。女朋友的话竟然也敢怠慢。”对面传来了乔培涵嘿嘿笑着的声音。

    “怎么样?在那边有没有再沾花惹草什么的?”

    “我想做也没得做啊。在这边暮云她们可看的紧啊。而且我也签订了合同,敢做的话下半辈子的性福就不存在了。”

    基本上都是这样寒暄着。反正本来也就没什么事,打电话已经算是一种公事。

    “对了吴月,这个周末你回来吧。我们一起去玩玩。”说了几句后,乔培涵突然说道。

    “这个周末?”吴月看了看手机。“今天是周三,那不巧啊。下周一这个学校有客人来。周末的话我要帮着暮云她们一起办理舞会的布局。走不开。下周行吗?”

    “不要。”乔培涵带点撒娇的说道。“不要不要不要就是不要。就是要你回来。”

    吴月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正躺在床上一边打滚一边打电话的乔培涵突然看到床边空间一阵扭曲,吴月从空间中出现在了面前。

    “哈哈。有这个能力不是很方便吗?”乔培涵立刻坐了起来。“有这个能力在,你不是能随便回来吗?周末回来陪我玩玩就是了。”

    “这个说不准。”吴月坐在床边抱歉的说道。“因为这次来的也是和这个圣林学院一样的贵族女子学院,而且是专门来看我这个所谓女校的男人的。不能保证她们不会提前来。我总要留下来。”

    “有什么关系啊。”乔培涵直接扑上来,勾住吴月的脖子。“你看我都为吴月你做了那么多。也不胡闹。稍微答应我一点要求又怎么样?是吧吴月?”

    正在撒娇的乔培涵感觉到吴月半天没出声,抬起头看着吴月。吴月只是淡淡的看着自己,那种眼神乔培涵现在还记忆犹新。当初自己打了吴月一巴掌后,吴月就是现在这种眼神。不带丝毫感情,只是单纯在看的这种眼神。

    敌不地仇情艘球所冷情羽指

    敌不地仇情艘球所冷情羽指  “除了这个无声世界外,还有淫乱城镇,纷乱世界,昏睡百天以及灵魂反转。”吴月算了算后说道。“就是这些了。别的感觉太夸张我就没学。”

    艘仇不地独孙恨战闹地主接

    “吴月...我...”乔培涵觉得不太对,有些急切的说道。

    “等一下。我冷静一下。有点不对。”吴月抬起手制止乔培涵继续说下去。

    心里竟然有种隐隐麻烦的感觉。这种感觉不太对。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乔培涵老老实实的斜坐在床上,看着吴月。

    吴月想把这个情感压下去。可是情感却越来越高,吴月觉得脑中控制不住了。

    “乔培涵,你会觉得委屈吗?”吴月突然看着乔培涵说道。“你看我又脚踏几条船,现在还跑女校去,还没事和别的女生不清不楚。”

    艘不仇不情后察接月结秘察

    “这个嘛...有一点吧。”乔培涵想了想后说道。“说不委屈那是假的。”

    吴月深吸一口气,慢慢说道。“那么我们分......”

    “等等。”一个悦耳的女生突然喊道。阻止了吴月接下去的话。

    吴月和乔培涵转过头,雅典娜此时正站在两人后方微微喘息着。刚才的喊声就是她发出的。

    “雅典娜小姐,你现在不是回归原本的身体了吗?怎么还呆在这里?”吴月疑惑的看着慢慢走过来的雅典娜。一身白色长裙的雅典娜还是气质逼人。现在身体都恢复了,不是应该和阿斯蒙蒂斯回归夫妻生活好好弥补之前无法在一起的空虚寂寞冷尽情没皮没脸的缠绵下去吗?怎么还跑到别人小女生家里偷听她和男朋友的话啊。怪癖?

    “今天是答应和乔培涵一起过夜的,所以就过来了。只是刚才觉得时机没对就没进来。”雅典娜松了口气,看着吴月。“吴月,你刚才难道是想分手?”

    乔培涵的瞳孔立刻收缩起来。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吴月。

    “是的。”吴月点点头。让乔培涵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下去。“我觉得这样是最正确的做法。乔培涵没必要为了我这样的人继续为难下去。”

    “我没有......”乔培涵茫然的摇着头。她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上一秒自己还在撒娇,下一秒为什么吴月要和自己分手。

    “没事的乔培涵,这不怪你。也不怪吴月。吴月,你有些怪怪的。”雅典娜走上前,将手按在了吴月的大脑上。“没察觉到特别的魔法。但是你身上的气息显得很阴沉。你是不是最近接受了什么魔法?”

    “魔法没有。应该是这个吧。”吴月抬起自己的右手。邪神手镯慢慢的出现在吴月的手腕上。“这个手镯会让我的内心归于平静。应该是这个的关系吧。”

    “邪神手镯?吴月你不是把它摘掉了吗?为什么又戴上了。赶紧摘掉。”看到那个古怪的银色手镯,雅典娜急切的说道。“难怪你会对乔培涵的情欲完全消失。甚至要和乔培涵分手。”

    雅典娜自从阿斯蒙蒂斯那里听说了这种手镯后就觉得这个会是个祸害。但是毕竟没有造成什么结果,雅典娜也不好对吴月说什么。没想到现在这个手镯竟然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吴月的心理。这更加坚定了这个手镯是个祸害。

    “我只是觉得力量对我来说是必须的。我才把它戴上。”吴月说归说,还是照着雅典娜的话,将手上的手镯慢慢摘了下来。“之后要和命运他们对战,以现在的我不是对手。因此才戴上这个手镯。”

    后远地地酷艘察接孤所孤艘

    后远地地酷艘察接孤所孤艘  “要小心点,别噎到。”吴月将雪碧给她倒好。

    “古往今来接受外来力量的人最终只会被不属于自己的这份力量所吞噬。你不能这样。吴月你那么优秀,只要自己多多锻炼一下肯定能够变得更强。不要接受这种歪门邪道的力量。”看吴月摘下了手镯,雅典娜松了口气。伸出了自己白嫩的手掌。“吴月,不能再让这种黑暗的力量呆在你身边。邪神手镯让我来为你保管吧。光明的力量肯定能把这份邪恶的力量压制。”

    “放肆。”这次是一个浑厚的男生传来。在雅典娜的手要碰到吴月手上的手镯时,吴月身上突然涌起了一阵结界,将雅典娜弹开。好在雅典娜后方就是床,没有让雅典娜受伤。

    结科科远情结恨陌月远所最

    “吴月?”看着摔倒在床上的雅典娜,乔培涵疑惑的看着吴月。

    “不是我。”吴月赶忙摇头。抬起自己右手,看着食指上的戒指。也有些愤怒的说道。“面具,你在干什么?”

    吴月食指上的两枚戒指化为了两道银光,聚集在吴月的面前。书和面具跪在了吴月的面前。头深深的低下。

    “非常对不起,主人。”面具说道。

    “但是邪神手镯是只有神您才配拥有的东西。岂能让区区的天使随意收押。”书也随着说道。

    “不论你们理由如何,但是竟然敢伤到雅典娜姐。”吴月一脸怒气的看着书和面具。“你们也太随便了。”

    “没事吴月。我并没有被伤到。刚才的结界只是将我弹开而已。”雅典娜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吴月说道。“书,面具是吗?你们不让我碰邪神手镯,一方面因为我是天使,另一方面是不是也是担心吴月从此不会再碰到邪神手镯?”

    “我们只是做出我们应当做的事情而已。我们乃黑暗道具,和天使之流本来就不是一路。让天使之流碰到邪神手镯。这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局。”面具说道。“如果主人一定要将邪神手镯给你,我们不会阻拦。”

    “雅典娜姐,手镯我再留一段时间,它能够帮助我更好的了解学院的能量频率。在我将圣林学院的事情解决后,我就将手镯给你。永远不再碰它。可以吗?”吴月看着雅典娜说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