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一十六章 城镇级魔法,无声世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六章 城镇级魔法,无声世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什么?”十个吴月的外形突然发生了改变,白灵五人再次惊愕。

    “收缩。五十倍重力。你不是人类我就不客气了。”美萱萱察觉到了这些奇怪的吴月所散发出来不同寻常的威力。对着其中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吴月张开了自己的双手。那个向着美萱萱冲过去的吴月突然趴在地面上,连向前滑行都做不到,身体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就好像一个人从天而降的人突然踩在了他的背上。

    “好,解决一个.....”美萱萱惊喜的话还没有说完,倒在地面上的吴月。所接触到的地面开始结冰。结冰的速度很快,迅速向着聚集在一起的五人冲过去。

    “竟然还会冰动的能力?”白灵顾不上惊讶,立刻站到众人前方,手中的竹刀碰到地面,一道光之墙壁立刻出现在了面前。寒冰接触到这个墙壁,墙壁顿时结为冰块,阻止了寒冰的继续蔓延。一个穿着金色铠甲的吴月冲到了墙壁面前,一拳打碎了墙壁,出现在了白灵的面前。

    在白灵诧异的眼神中,站在白灵后方的薛优璇的竹刀刺出,刚好插入了白灵面前吴月的喉咙中。虽然这些吴月的速度和力量很强,但是防御力好像不够。

    白灵和后面的薛优璇松了口气。但是被刺中的吴月突然抬起手抓住了这把木刀,手心用力。

    哗啦。

    木刀的刀身被捏碎。

    “不死之身?”白灵和美萱萱都呆住了。

    敌远仇不情结察所冷阳羽

    “小心。”美萱萱立刻抬手对着薛优璇和白灵的一侧。一个跳起来的吴月顿时被压在了地面上,穿着黑色铠甲的吴月砸在地面上,化为了一道黑色的烟雾。

    敌远仇不情结察所冷阳羽  “还能无效效果吗?”美萱萱呆住了。

    “解决了吗?”美萱萱不自信的说道。

    下一秒,黑色的烟雾重新聚合在一起,化为吴月的模样。抬起右手对准了美萱萱,黑色的气息在手中凝聚冲出,立刻席卷到了美萱萱的周围,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锁链牢牢的缠在了美萱萱的周围。将美萱萱从头到脚全都捆住。

    “可恶。果然没办法那么容易解决。”美萱萱想挣脱这个黑色的锁链,但是发现这个锁链和真正的铁链还硬,美萱萱只能无奈的叹气。

    结地仇远方敌球由闹主星术

    白灵和薛优璇这边,被刺中喉咙的吴月裂开的喉咙立刻恢复。光芒在吴月的双手中闪烁,在瞬间构成了两座光芒的牢笼,将白灵和薛优璇困在了中央。

    “不死之身,不带这么玩的。光是用元素攻击,他们不攻击我我吸收不了冲击力。”暮云将手中的木刀从面前吴月的心脏中抽出,铠甲只是外形,并不算太坚硬。但是就算这个吴月的心脏被贯穿了,仍旧抓向刺中自己的木刀。这个吴月会使用冰,好在没有大范围的冰。可是要小心冰将自己冻住,冰也没办法吸收冲击力,暮云根本没办法使用自己的能力。暮云踢向面前的吴月,但是被面前的吴月抓住了脚踝。寒冰从被抓住的脚踝开始蔓延。

    但是下一秒,这个寒冰吴月化为了黑色的烟雾消失在了空中。

    韩芸溪抽回了自己插入吴月身体的剑。将手按在暮云被冻住的脚踝。寒冰顿时溶解。

    “看来是你的圣剑的力量在发挥作用。”暮云赶忙抬起手中的竹刀劈向另一侧冲过来的吴月,这次不再使用锐利的刀刃而是利用冲击力将吴月给打飞。“我帮你解决冲过来的吴月。你去救薛优璇,白灵和美萱萱。”

    “先救白灵。她的光之力可以对抗这些奇怪的吴月。我的梦境没办法侵蚀她们。先别救我。”薛优璇一边喊着一边撞着面前的牢笼,发现牢不可破,竟然和钢铁一样坚硬,也就放弃继续靠蛮力破坏。

    艘不科科鬼后学所冷太指诺

    白灵无奈的趴在笼子旁看着众人。她已经尝试破坏。但是光之能量根本没办法破坏这个光之牢笼。撞也撞不开,光之能量聚集也破坏不了。现在只能这么淡定的等着了。吴月的光和自己的光根本不在一个等级,只能放弃。

    韩芸溪和暮云向着白灵冲过去。

    突然间,巨大的龙卷风从地面席卷而起,将暮云和韩芸溪卷向了空中。在空中一个绿色铠甲的吴月正在抬起自己的右手。

    “可......”被卷向空中的韩芸溪刚抬起手中的剑要利用能能量将这龙卷风打散,一个冰锥从侧面冲了过来,将韩芸溪手中的竹刀给撞开。

    飞在绿色铠甲吴月旁的还有一个白色铠甲的吴月与黑色铠甲的吴月。在白色的吴月发出冰锥后,黑色的吴月立刻将手中黑色的气流凝聚起来,冲向在空中努力保持平衡的暮云和韩芸溪。黑色的气息在空中化为了巨大的骷髅头,嘴巴内部仿佛是黑色的无底洞,大口吞向两人。

    “韩芸溪你解决骷髅头,我解决龙卷风。”暮云立刻喊道。猛地一转身体,让自己面朝下。双手展开。

    面对着冲过来的骷髅头,韩芸溪抬起自己的拳头,拳头上金色的光芒慢慢流动。一拳挥出。在黑色的气流碰到这金色的光芒时气流顿时烟消云散。暮云从双手中吸收着龙卷风的风压。随着压力的吸收,龙卷风的大小慢慢减小。两人慢慢向着地面降落。

    在地面上剩余的七个吴月,三个在白灵旁边,两个站在薛优璇旁边,两个站在被完全困住的美萱萱旁边。站在白灵旁的两个红色的吴月抬起自己的双手,双手中红色的火焰猛地爆发,随着火焰的爆发,温度的上升让两个人的身影也变得恍惚起来。两个吴月将手中的火球向上投出。四道火焰球带着火焰的轨迹冲向慢慢的落下的暮云和韩芸溪。

    “被这个打中的话可不妙啊。”暮云将吸收到的冲击力从左手中冲出,利用反冲力让自己抱住韩芸溪。躲过冲过来的火球并带着韩芸溪冲到了地面上。

    在空中的白色吴月手臂挥动,将手中的寒气投到地面上。地面瞬间结冰。刚刚落到地面上的暮云立刻将吸收到的冲击力聚集在脚底,猛地踹向地面。将结冰的地面跺碎。防止两人落地时滑倒。

    而这时候,天空中聚集起了黑色的剑雨。在两人落地的同时向着两人落了下来。韩芸溪立刻抬起自己的双手,收集的圣剑力量凝聚在空中凝聚,成为了一面墙。黑色的能量在碰到这面墙时立刻化为了黑色的烟雾消失。

    哦...那把圣剑似乎对黑暗力量有着天生的克制。

    站在不远处的吴月看着现在的情况不禁有些在意。虽然要攻击的话,十个人围攻他们五个要赢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又不能真的让他们出手攻击。这就不好办了啊。像是在学校里,自己的十几个分身可是将上百人打到抱头鼠窜。一拳头就足以将她们打到失去战斗能力。但是那样的话可就罪过大了。

    “我说......”

    在暮云和韩芸溪对抗着天空中黑色的能量化为的剑雨时,旁边传来了吴月的声音。不禁吓了两人一跳。

    “咱们要这样耗到什么时候?”吴月站在两人旁边在意的问道。“我实在是不好意思攻击你们。真把你们打伤了怎么办?你们也攻击不到我。连我的十个分身都解决不了还能怎么样?”

    敌科仇远情结察战月太独球

    敌科仇远情结察战月太独球  哦...那把圣剑似乎对黑暗力量有着天生的克制。

    吴月话音刚落。身体突然将脚下的冰面踩碎。

    吴月转过头,看着瞪着自己的美萱萱。

    又在用重力压我啊。虽然说是几十倍的重力,但是我好像没什么感觉。应该不是身体素质的原因。那么就有可能是自己对这个能力的免疫。

    是面具吗?也罢。

    吴月将手指指向美萱萱。黑色的气流突然在美萱萱周围涌动。化为了一个球将美萱萱困在了中央。

    现在美萱萱周围除了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看不到的话应该就不能继续使用能力了。

    “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太夸张了。”韩芸溪收回了自己的能量屏障。看着吴月惊讶的问道。

    “以前和智树学习的能力。他是我的一个朋友,是火之能力者。我可以将自己体内的能量变化为我自己想要的外貌。然后在将能量抽出时将我的一小部分灵魂附着其中。让他们拥有我的身体素质,并在在我的控制下。因为是能量体,所以不怕任何攻击。除了光之能量和神圣属性的能量。就算你们把它打碎了也能够复原。就像你们刚才遇到的。”吴月抬起手,漂浮在空中的三人收回了自己的翅膀,从空中落向吴月。站在白灵,薛优璇和美萱萱旁边的吴月也走向吴月。在前往吴月的路中化为了一道道黑色的气流到了吴月的身体中。气流中飞出卡片,自动聚集到了吴月的右手中。“然后关于我的分身各方面能力的事情,是这个的关系。”

    吴月将卡片向他们战士。二十张卡片是十张融合,十张帝王。“我利用的卡片具现话的能力将融合的功效具现话。和卡片融合获得能力。所以我的分身们实际上拥有了这些帝王的能力。”

    “你还能融合?”暮云更加诧异了。

    “可以。和任何怪兽融合我都能获得相应的能力。”吴月耸耸肩。“不过那是一个杀手锏。不打算随随便便用。”

    “怎么都好。把我周围的这个气流解除掉啊。什么都看不见好难受。”美萱萱在那边喊道。

    吴月抬手将美萱萱周围的能量给收回。

    “你们认输了吗?”吴月看着众人说道。五个人中有两个人被困在笼子里,一个被困住。两个站在面前,但是要赢应该不难。

    敌远科不方结球陌冷月结察

    “吴月你只是以多欺少而已。我才不认输。”美萱萱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等人是五个人打吴月一个。在那里不服气的喊道。

    “那也行。我不用召唤兽。我自己和你们打。”吴月抬起手,收回了美萱萱身上的黑色锁链,还有白灵,薛优璇周围的光之牢笼。暮云和韩芸溪周围的冰面也完全消除。五人重新恢复了自由。

    众人恢复自由后,吴月突然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下一秒,吴月出现在了空中。背后伸展着黑色的能量翼漂浮在空中。银色的气流突然涌动在身体周围,完全包裹在了吴月的身体上。让吴月成为了一个银色的蛋。

    下一秒,蛋炸开。吴月出现在了众人的周围。原本的黑发变成了银发,瞳孔也变为了银色。简单的衬衫和长裤也变成了银色的风衣和长裤。

    “变...变态了?”美萱萱呆呆的说道。

    “意外的挺帅的。银发银眼。”暮云摸着自己的下巴赞叹的说道。

    “吴月怎么有这么多能力。我们就什么都没有。只有单一的能力。”韩芸溪有些无奈的说道。

    “吴月只是懂得如何更好的使用自己的能量,说到底他还是暗之能量者。而且你们的能力不是一种,只是你们只懂得使用自己能力的表象而已。”白灵说道。身上涌起一阵金色的光芒,和吴月一样,光芒笼罩完身体后,光芒破碎。白灵的瞳孔变成了金色,柔顺的黑色长发也变为了阳光般灿烂的金色长发。“这是能量强化身体状态的一种。你们的能力应该也不仅仅只是你们看到的那样。好好利用就好。”

    “哇哦...”看到白灵这幅样子,众人都呆住了。

    “白灵你怎么没像吴月一样衣服都变了?”韩芸溪奇怪的问道。

    后科科不情结球所孤结羽通

    敌远远仇鬼艘球接孤球考羽

    “吴月那样是将能量压缩到某种程度所造成的外形改变。我还没到那么强的地步。现在这样只是光之能量更加强化的状态。”白灵看着自己发挥着淡淡光芒的双手。“好了。麻烦的来了各位。刚才只是和召唤兽打我们就差点团灭了。那些召唤兽还没有怎么进行攻击我们都招架不住。更别说现在是吴月本体。要小心了。”

    敌远远仇鬼艘球接孤球考羽  “收缩。五十倍重力。你不是人类我就不客气了。”美萱萱察觉到了这些奇怪的吴月所散发出来不同寻常的威力。对着其中一个穿着白色铠甲的吴月张开了自己的双手。那个向着美萱萱冲过去的吴月突然趴在地面上,连向前滑行都做不到,身体深深的陷入了地面。就好像一个人从天而降的人突然踩在了他的背上。

    “你们退后吧。让我来。”韩芸溪上前一步,抬起头看着空中用银色瞳孔俯视着众人的吴月。“将结界展开。吴月。”

    吴月右手上的戒指闪过一阵淡淡的银色光芒。无形的震波扩散,巨大的圆形屏障立刻笼罩在了众人的周围。

    “没有了吴月的屏障,你们要自己小心点。”韩芸溪看着后方的众人一眼。

    “这一次我来。”白灵张开手,一道金色的光芒笼罩在了四人的周围。“但是不确定能支撑多久。假如短时间内没办法解决吴月的话,就不要恋战。也不要放水,吴月的实力现在和我们不是一个等级的。就算你用出全力也不一定能赢。”

    “我知道。”韩芸溪点点头。仰起头看着吴月,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心凹陷下去。一把金色的剑柄慢慢从凹陷下去的黑洞中出现。韩芸溪握住了右手手心的剑柄,猛地一抽。金色的光芒化为月孤型冲向了天空中的吴月。

    但是吴月的面前突然空间一阵扭曲。一个漩涡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金色的月孤冲入了漩涡中,下一秒,月孤立刻从漩涡中冲出,以反方向直直的向着韩芸溪冲去。

    “什么?”情况的突然转变让韩芸溪也呆了呆。但韩芸溪也没有迟疑,立刻跳起身将手中的圣剑挥出,一刀将冲过来的月孤砍成两半。而跳在空中的韩芸溪并没有落下来,跳在空中的脚下突然出现了一道金光,韩芸溪踩着这层金光竟然再次跳了起来。跳起来的另一只脚再次踩在空中的另一道金光继续跳起。韩芸溪不断的踩着脚下的金光冲向空中,一剑砍向吴月。

    不过吴月终究还是利用翅膀控制着空中的气流,在空中还是吴月更灵活一些。吴月向着侧边飞动躲了过去,让韩芸溪的一剑挥空。但是韩芸溪剑刃挥动的瞬间,剑身上所强大的能量竟然在短时间内造成了空中的真空地带。没有了气流的引导吴月飞不起来,立刻向着地面摔去。

    吴月距离地面并不高,也就四五米的距离。掉下去就直接摔在了地面上。看着吴月重重摔在地面上。在空中的韩芸溪也没有停手,一个旋转,又是一道金色的月孤能量冲出,向着摔在地面上的吴月冲去。

    结远仇不独敌恨由孤指不岗

    吴月的身体再次消失在了地面上,躲过了冲向自己的能量刃。韩芸溪的脚下再次产生金光,韩芸溪踩在金光上在空中左右跳跃躲过了突然出现在自己背后的吴月。

    “想不到竟然还能够在空中跳跃?这个奇怪的金色力量真有点像是魔法。”吴月看着韩芸溪脚下的金光。金光呈现圆盘形停留在空中,韩芸溪就是踩在圆盘上才能够停留在空中。既然韩芸溪使用这个圣剑,那么这个能量应该就不是用来拯救学生的那些能量。没想到圣剑还能这么用。

    “你这个空间能力太烦人了。这样我到底要怎么赢?还要小心你什么时候会出现在我的身后。”韩芸溪站在空中气喘吁吁的说道。

    “你的能量我也不能碰啊,我也没自信就可以抗住这把奇怪的圣剑的威力。好吧。我不用空间力量。”吴月笑着张开自己的双手。“不过我事先说明一下,我的能力是卡片具现话。就算不召唤怪兽,我也可以用别的方法攻击。决斗怪兽的卡片效果很多。你可要自己想着点。其次,我还有别的能力没有使用。我先让你攻击。等我攻击的时候,我就开始展示一下我的攻击能力。”

    “可恶。”韩芸溪一脚踩在脚下出现的金光中再次冲向吴月。手中的刀刃向着吴月刺过去。吴月的手中出现了一张卡片,卡片顿时化为了银色的光芒飞入空中。下一秒,天空中突然坠落无数的黑色的剑,向着韩芸溪刺去。

    韩芸溪立刻跳开,跳开的同时手中的剑刃挥动。金色的能量从剑刃中冲出,将空中降落的黑暗的十字架型的剑刃冲为了碎片。

    “你的剑是目前为止能破坏我的东西的唯一存在。第一张,暗之护封剑,算你躲过了。”吴月在空中笑道。

    在地面上的白灵的结界中的众人不禁惊讶于空中的战斗。光是飞这一点就一竟然众人望尘莫及了。

    “吴月会飞就算了,他的卡片具现话好像不仅仅是表象。”美萱萱看着空中的吴月不禁惊讶。“以前的暗之能量者所能具现话的话,最多就是机械族怪兽具有炮击能力。魔法陷阱卡就更别说了。吴月这竟然能够具现话出魔法卡。好像不一般。”

    “从刚才和怪兽融合这点不就能够看出来了吗?吴月能够将所有的卡片具现话,而且卡片本身的效果都能够具现话。”白灵说道。“吴月的实力还不仅仅与此。如果召唤和空间能力都能用,他要解决我们应该就是一瞬间的事。”

    “这能力也太不平衡了。去一趟异界竟然能有这么多收益?”薛优璇惊讶的说道。“现在的我连灵梦空间都没办法对吴月使用。他完全免疫。”

    白灵想起了吴月所说的异界的遭遇。不禁笑了笑。“能得到这些应该是有他自己的理由。回头看他愿不愿意说吧。”

    “我们这不让他用那不让他用是不是有些耍赖?”暮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

    “没关系。有实力的人都不怕自己稍微放些水。这样不是更能证明清源的那些人不是对手了吗?”白灵捂着嘴轻笑着。“一想到她们五个人被吴月一招秒杀,我就非常想笑。好了,不要再继续闲聊了。我们也要开始战斗了。韩芸溪的圣剑根本不是对手。”

    天空中的韩芸溪不再冲向吴月,再次挥剑,一道能量刃冲出。这次吴月没有在使用空间能力将攻击转移回去,而是身体表面凝结起一层石质的铠甲。能量冲在了铠甲上,铠甲完全破碎,将能量完全冲散,吴月没有受到伤害。而铠甲的碎片却冲向了韩芸溪。

    韩芸溪立刻挥剑,圣剑散发出一阵光芒,构成了一面半圆形的屏障。碎片冲击在屏障上完全被弹开。

    “第二张炸裂装甲。看来也对你没用。”吴月飞在韩芸溪对面笑着。

    “可恶,不论怎么攻击都不行。”韩芸溪气喘吁吁的看着吴月。

    “下来吧韩芸溪。我们一起攻击她。”已经收起屏障的白灵对着天空中的韩芸溪喊道。韩芸溪飞起来的高度并不高,所以白灵的喊声还能够听到。

    “可恶,有些头晕。圣剑的力量还是那么强。”美萱萱捂着自己的头懊恼的说道。“吴月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真是可恶。”

    “这也表明了实力的差距。”薛优璇捂着自己的额头也有些苦恼的说道。

    韩芸溪看了吴月一眼,向前跳去。在跳到半空中脚下出现一道道金光阻止了韩芸溪的跳下。顺着金光构成的楼梯韩芸溪一层层的跳下,落到了地面上。韩芸溪将手中的圣剑重新放回了自己的右手中。既然圣剑不能对吴月造成有效的打击,那么就没必要继续拿出来伤害到自己的朋友。

    “看来你们打算联手攻击了?”吴月在空中扇动着翅膀,看着地面上站在一起的五人。

    “吴月给我你下来。”美萱萱对着吴月展开了自己的双手。“二十倍重力。”

    吴月仍旧飞在空中笑盈盈的看着美萱萱。不为所动。

    “我都说了,我的身体和人类不一样。二十倍重力虽然感觉有些重,但是还不足以影响我。”吴月笑道。

    “可恶。五十倍。”美萱萱再次喊道。但是同样,吴月仍旧笑盈盈的飞在距离地面五米的高空,根本没有任何下坠的感觉。

    “陷阱卡。技能禁锢。”吴月笑着将手中的一张卡向地面上的美萱萱展示。“无效你对我的效果发动。五十倍重力我可能受不了了。但是无效的话就没用了。”

    “还能无效效果吗?”美萱萱呆住了。

    “当然了。如果是技能突破的话,你就要在短时间内无法使用能力了。不过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吴月笑着说道。伸展着自己的胳膊。“既然你们都来了。那么我就开始攻击了?”

    “攻击?也好。我来看看你怎么攻击。”暮云笑着说道,但是握紧了手中的竹刀。白灵立刻抬起自己的右手,手心中乳白色的光芒流动,随时可以构成防御性的结界。

    “那么......”吴月展开自己的翅膀。双手对着天空张开,仿佛要拥抱天空。巨大的翅膀子在背后扇动,魔力开始在空中抖动。

    敌地科不独孙恨陌冷接酷由

    “怎么回事?有好奇怪的感觉.....”白灵捂着自己的双耳,有种耳鸣的感觉。

    吴月银色的瞳孔慢慢看着地面上的五人。慢慢发出的声音却清晰的在所有人的耳边回响。“城镇级魔法。无声世界。”

    下一秒,一道震波以吴月为中心,向着周围扩散。瞬间扩散到了下面六人的身体中。

    一开始众人还奇怪怎么什么事都没有,但是在众人张开嘴后,顿时,六人陷入了恐慌中。她们互相抓着对方的身体不断喊叫着什么。嘴巴张的很快似乎在说什么,但是任何声音都没有产生。

    后地地科情后察由阳太指艘

    后地地科情后察由阳太指艘  但是吴月的面前突然空间一阵扭曲。一个漩涡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金色的月孤冲入了漩涡中,下一秒,月孤立刻从漩涡中冲出,以反方向直直的向着韩芸溪冲去。

    城镇级魔法,无声世界。将一定范围内所有声音剥夺。虽然效果是很简单的魔法,但是对于魔法师来说,咏唱魔咒是发挥强大魔法的必要步骤。无法发出声音魔咒也就无法发出,自然强大的魔法也就无法用出。这在决斗精灵界应该是很强大的魔法,但是在这个世界,说到底也就是造成恐慌的魔法。毕竟这个世界的能力者根本不会用魔法。只能够单纯的使用能力。但是周围一点声音都没有,自己说话自己都没办法听见,别人说话只能够看到别人的嘴巴在动却什么都听不到,极度的安静会让人的心都开始恐慌,甚至耳朵都觉得痛。

    哎?

    吴月竟然发现美萱萱哭了起来。美萱萱蹲在地面上双手捂着自己的脸,身体一抖一抖的。吴月赶忙收回了魔法,瞬移到了美萱萱的旁边。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结果会这样。”吴月半蹲在美萱萱旁边安慰道。

    “你...你...”美萱萱抬起头,眼睛明显都哭红了。满脸都是泪水,不过哭都哭的这么好看也不容易。

    “对不起对不起。”吴月赶忙不断低头道歉。

    敌科远远情敌术陌孤酷球

    “你道歉。”美萱萱哭腔着说道。

    “对不起。”吴月双手合十拼命的道歉。

    吴月立刻跪在了地上。“姐你别哭了。我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想到那个魔法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美萱萱继续捂着自己的脸蛋。还是在哭。

    “大姐你别哭好吗?不哭我什么都答应你。”作为一个男人,天大地大也打不过美女哭泣。吴月只能认怂,这都跪了还要我怎么样?磕头?跟上供一样不太礼貌。反正现在这个时代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个理念早就过时了。不就下跪吗?分分钟跪给你看,重点是下跪都没用了。这该怎么办?

    “你欺负人。仗着自己厉害就欺负人。”美萱萱一边抽泣着一边说道。

    拜托,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在欺负我好不好。我就用了一招你们就受不了了最后反而是我的错。

    “是。对不起。”吴月苦笑。“都是我的错。”

    现在这情况,不是自己的错也是自己的错了。

    “你答应我。我说什么你都听。”

    “我答应。”吴月赶忙点头。但是意识到不对。“哎......”

    “你说的。”美萱萱立刻抬起头,对着吴月吐了吐舌头。眼睛还是有些红,脸上还有泪痕。但是明显是在笑。“男人说话,不许反悔。”

    “我去我就觉得不对劲。你要是真哭哪还有可能提条件。”吴月捂着自己的脸,觉得自己白痴。自己从小到大就没见过几次女生哭。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下子好了,不平等条约签订了。怎么办?

    “美萱萱在当上学生会成员之前,和我一起之前是演艺部的哦。”白灵在一旁笑道。“既然打不过你,只能智取了。”

    “兵不厌诈。”暮云在一旁比着剪刀手。“吴月啊,如果一个女人哭的很好看的话,你可要小心点了。眼泪可是女人最大的武器。真哭起来的话,再漂亮的女人也是很难看的。梨花带雨的哭那只是有心机的女人刻意做的。”

    薛优璇和韩芸溪也在一旁点点头。丝毫不在意刚才自己女方用了多么卑鄙的做法。

    女人啊......

    吴月有种心中万马奔腾的感觉。但是这时候也看到站在一旁的张若昕好像神情有些不太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