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一十一章 和美萱萱的战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一章 和美萱萱的战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出现在吴月场上的冥帝抬起手,微微挥动。鲨鱼要塞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样身体漂浮了起来。化为了一道黑光回到了韩芸溪的卡组中。

    “接下来发动墓地中的真源的帝王效果,除外帝王的开岩,将真源的帝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接下来发动魔法卡,怪兽之门。解放我场上的真源的帝王,将卡组最上方的卡开始翻开,直到翻到可以特殊召唤的卡为止,其余的卡片送入墓地。”吴月翻开了卡组最上方的卡。

    “第一张,帝王的连击。不是怪兽卡。”吴月将卡片塞入墓地。翻开了第二张。看到后,不禁笑道。

    “第二张,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特殊召唤。”吴月将卡片放在了决斗盘上。拟人化的欧贝里斯克顿时出现在了场上。为了不影响到别人,吴月特意将决斗盘的分辨率调低了,因此怪兽出现时不再像是开天辟地一般带有极其强大的气势,很简单的利用数据聚集在了场上。附着有欧贝里斯克力量的怪兽卡吴月放在了卡盒中作为代替,毕竟那张卡变成了原本的样子,效果也改变了。平时决斗没什么问题,但是被别人看到了很容易当成是作弊,那就不好了。所以现在的欧贝里斯克用的都是这张从命那里得到的普通卡。不再坑自己后,这张卡就是一张普通的卡。

    看着那个和自己在异界看到的一模一样的欧贝里斯克,吴月只能相信在卡片公司内部中应该有些人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要不然不会那么巧会将萌卡程序中的人物做到和真正人物相同。这个世界真的是卧虎藏龙。

    “哇啊...好帅啊。”韩芸溪惊讶的看着站在吴月面前的欧贝里斯克。那天蓝色的长发在空中慢慢舞动,双手背在身后,修长的身影就好像蓝色的剑刃。

    “毕竟是萌卡程序。肯定弄出来的都是帅哥美女。”吴月苦笑道。“战斗。欧贝里斯克,攻击你场上的虚空海龙利伟艾尔。”

    欧贝里斯克抬起自己的右手,伸出食指。蓝色的雷电在手指尖跳跃。雷电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龙冲出,掩盖了虚空海龙利伟艾尔的身体。韩芸溪的生命值顿时下降2200点,还剩下1300点。

    “冥帝厄瑞玻斯,攻击你场上的魔星兹暗黑淑女。”

    结不远不酷敌察由阳帆显

    随着黑色的矛穿透暗黑淑女的身体,韩芸溪的生命值再次下降了600点,还剩下900点。

    结不远不酷敌察由阳帆显  “冥帝厄瑞玻斯,攻击你场上的魔星兹暗黑淑女。”

    “这么一来,我的回合就要结束。结束阶段,欧贝里斯克因为自身的效果,要送入墓地。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吴月将卡片放入墓地后,便结束了回合。(1000,1)

    艘远地远情孙学所阳远孙

    敌仇仇仇独结恨战月孤术球

    “在你的结束阶段,发动盖牌,陷阱卡念力聚能。将墓地中三只念动力族怪兽回到卡组,抽两张卡。我将墓地中的魔星兹暗黑淑女,星兹稻草人和星兹飞行突击队回到卡组。从卡组中抽两张卡。然后是我的回合,抽牌。”韩芸溪抽出了自己的三张卡,看了看后,一张卡插入决斗盘。“魔法卡,强欲而贪欲之壶。将卡组最上方十张卡除外,从卡组中抽两张卡。”韩芸溪将卡组上慢慢抽出十张卡后,放入了除外区。然后抽出两张卡加入手牌。

    一下子又增加了四张手牌吗?不简单啊。

    “发动第二张魔法卡,星球改造。将卡组中的星兹镇加入手牌。然后发动。星兹镇的效果发动,1回合1次:可以把手卡的“Kozmo”怪兽任意数量给对方观看并回到卡组洗切,之后自己从卡组抽出回到卡组的数量。我将手卡中的两张星兹铁罐人(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回到卡组,从卡组中抽两张卡。”韩芸溪继续更换着自己的手牌。“星子镇的第一个效果发动,1回合1次:可以选择除外的1只自己的“Kozmo”怪兽;那只怪兽回到手卡,自己失去那只怪兽的原本等级×100基本分。我将除外的星兹飞行突击队加入手牌。我失去300分的生命。”韩芸溪将除外区的卡片拿起来看了看后,向吴月展示,加入了自己手牌。

    “生命值600点...打算孤注一掷了?”

    “已经没有可以支付的生命值了。现在只能继续进行低级对高级的特殊召唤。”韩芸溪看着自己的手牌后说道。“召唤星兹飞行突击队。发动星兹飞行突击队的效果,可以把这张卡除外;从手卡把1只4星以上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我除外星兹飞行突击队,特殊召唤,星兹暗黑破坏者(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1800)。星兹暗黑破坏者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选择场上1只怪兽;破坏那只怪兽。我选择你场上的冥帝厄瑞玻斯,破坏。”

    天空中的巨大战机发射出了两枚巨大的导弹,轰炸在了吴月的场上,冥帝厄瑞玻斯顿时被轰炸为了碎片,消失在了场上。

    “这可不好办了啊。”吴月苦笑。

    “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你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战斗!冥帝厄瑞玻斯,攻击玩家。”

    后地仇地酷结察接冷指早远

    “在这瞬间,发动墓地中真源的帝王效果发动,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深怨,真源的帝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

    后地仇地酷结察接冷指早远  “别把卡片弄坏了。”格斯毫不在意迪欧斯的悲鸣。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瓶矿泉水。“迪欧斯喝什么?这里没有酒。”

    “战斗据回。继续攻击。冥帝厄瑞玻斯,攻击你场上的真源的帝王。”

    冥帝手中的黑雷袭击了吴月场上的真源的帝王。真源的帝王在 一阵惨叫声中化为了碎片。

    “这样你的场上就一片空了。星兹暗黑破坏者,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星兹暗黑破坏者不能成为你的卡片的效果对象。你要小心点啊。战斗!”

    天空中的巨大战机再次将炮口对准了吴月。

    “不会以你为对象的。发动盖牌,速攻魔法,沉睡绵羊。在场上特殊召唤四只绵羊衍生物。”吴月立刻打开了盖牌。四只颜色各异的小羊顿时跳到了场上。

    “果然没那么简单。”韩芸溪有些无奈指向一个小羊。“继续战斗。星兹暗黑破坏者,攻击绵羊衍生物。”

    炮口贯穿了绵羊的身体。但是吴月毫发无伤。

    结科不科酷艘恨所孤球闹接

    “真可惜。”韩芸溪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牌。“将两只怪兽构筑叠放网络,超量召唤,神龙骑士闪耀(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800)。回合结束。”(600,1)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着自己抽到的卡片。

    “姐夫,你这下子不是输了吗?手里面只有两张卡。而韩芸溪场上还有一只可以无效卡片的闪耀在。”张若昕在一旁喊道。

    “的确。一般情况下是没办法了。”吴月笑着拿出一张手牌。“没有这张卡的话。”

    艘不远科酷后恨战月方诺羽

    “什么卡?闪耀都能够无效啊。”韩芸溪也奇怪的说道。

    “那么让他无效的效果发动不了不就好了。”吴月笑道。“将场上三只绵羊衍生物解放,特殊召唤,手中的血魔D(等级8,攻击力1900,守备力600)。”

    结不不科鬼艘术由月陌敌恨

    “啊?”看到吴月场上从血泊中慢慢漂浮起来的怪兽,韩芸溪也呆住了。

    “只要这张卡在场上表侧表示存在,对方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怪兽的效果无效化。这个效果是永久性的。所以你的闪耀就算想要发动效果也没有意义。”吴月笑道。“接下来发动血魔D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吸收你场上一只怪兽。我吸收你的闪耀。攻击力增加闪耀的一半,到达3300点。”

    艘仇地远酷敌恨由闹术陌结

    血魔抬起了自己右手的龙头。龙头发出一阵血红色的光芒笼罩了韩芸溪场上的闪耀。闪耀融合进了这阵血光中,融入了血魔的身体。血魔在一阵阵的怒吼中攻击力不断增加,到达3300.

    “战斗!”吴月说道。“血魔,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血魔扇动自己的翅膀。无数道血红色的血锥出现在空中。随着血魔翅膀的扇动,血锥转动一个方向,全都指向了韩芸溪。瞬间,血锥冲向了韩芸溪。韩芸溪的生命值开始下降,瞬间降到0.

    “竟然是血魔啊...没想到姐夫你还加了这张卡。”张若昕惊讶的说道。

    “还有威光魔人和虚无魔人,不过没抽到就是。”吴月笑了笑。

    “韩芸溪,你手牌还剩下什么。怎么不用。”暮云走到韩芸溪旁边问道。

    “是星兹稻草人。”韩芸溪转过自己的手牌,遗憾的说道。“原本还想着下回合召唤出稻草人再将除外的卡片特殊召唤回来来进行总攻击。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解决了。吴月的实力还是太强了。”

    “哼!有什么了不起。”美萱萱仍旧是不服输的说道。

    “美萱萱,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姐夫啊。”看到美萱萱再次话中带刺,张若昕的眉头皱了起来。走到美萱萱面前,语气有些不善的问道。

    “我有什么地方针对了吗。使用命运力这根本就是作弊啊。”美萱萱毫不退缩的说回去。

    孙科不地独后球接月主封早

    “原来美萱萱你已经知道命运力这件事了啊。看来暮云和你说了不少吴月的事情啊。”白灵走上前来,看着暮云说道。

    “那个...这件事无所谓吧。”吴月赶忙走上来说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现在不说什么总觉得不合礼节。虽然美萱萱话中带刺这件事已经听习惯了,不过张若昕好像忍不下去了。小姨子护短,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啊。不过自己刚才真的没使用命运力啊。

    “没关系没关系。和吴月你没关系啊。毕竟本来一个就是说者无心,一个是听者有意。”白灵看着吴月笑道。“张若昕,美萱萱很讨厌男人啊。所以说话都会有些别扭。而吴月本身又的确有命运力,这不算是污蔑,不是吗?”

    “有力量是自己的事情。有实力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美小姐讨厌男人这也是情理之中。但是自己的情感随意表露出来实在是太过失礼了。我姐夫凭实力赢了,为什么最后反而还要遭人白眼。”张若昕立刻说道。

    “我是不是该说些什么。”韩芸溪走到吴月旁边苦笑道。

    “我也想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吴月也是一脸无奈。自己刚才可的确是没有使用命运力啊。反正只是玩玩,输了也不损失什么就没有在意。没有小泽这样同样具有命运力的做对手,自己的运气的确不差。不过现在看来,赢了貌似也不好啊。“只能相信白灵了。”

    “的确。美萱萱原本只是发表自己的意见,但是却造成了张若昕的反感。”白灵双手一拍笑道。“很多事情光靠表面不能妄下定论呢。但是深究的话又太麻烦。那么,你们二位决斗一下如何?就利用刚才的卡片决斗。毕竟你们两人都不会用命运力不是吗?那么就公平了。”

    “虽然我不讨厌这个决定,倒不如说很有趣。但是。”张若昕奇怪的看着白灵。“一般情况下不是应该我姐夫这个让美小姐讨厌的人和她决斗吗?让她充分了解一下姐夫的实力不好吗?”

    “很好。”美萱萱站了出来。直视着吴月。“我也想见证下你的实力。韩芸溪只是运气不好才输给你,我可不会。”

    这就是所谓的FLAG啊。她是认真的吗?

    “这个可不行。”白灵看向暮云。“你说是吧暮云。”

    “啊...是...是啊。吴月说不定会使用命运力,但是在场的人中除了我和白灵之外,没人会使用命运力。而吴月的命运力要远超过我们两人。就算使用我们也发觉不了。”暮云被突然注意到不禁呆了呆,但是立刻也汗颜的说道。“所以我不赞成吴月和你决斗。”

    “那是为了要解决现在的矛盾,就暂时黑你一下。不要介意啊。”露茵立刻出现在吴月旁边小声说道。

    艘科科远鬼结术接孤太球结

    “我不在意。我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吴月。”美萱萱正色的看着吴月。“我不会输给男人。”

    艘科科远鬼结术接孤太球结  “你怎么去的?你在一个地方呆上数个小时不可能没人知道。”美萱萱再次问道。

    啊...这到底什么情况?难道是童年曾经受过啥重大刺激吗?

    “好像美萱萱只是受到过轻浮男人的调戏而已。从那以后就非常讨厌男人。觉得男人这种生物都是一路货色。”露茵漂浮在吴月旁边,环抱着双手说道。“不过我也觉得美萱萱这孩子好像有些过了。不过是个好机会不是吗?”

    “怎么说?”

    “小老虎一旦攻略下来就是一个绝对听话的美艳小猫咪。不好?”露茵笑着看着吴月。

    “不好。”吴月斩钉截铁的说道。乔培涵,樱还有小枫现在每天都有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过来,虽然只是问一些情况,但是很明显是在警告自己。而且我也不想沾花惹草。心之牵绊已经够受了。

    “从刚才开始就在自言自语。”美萱萱微微歪着头看着吴月。“要接受我的挑战吗?还是不?”

    “啊我......”这样就骑虎难下。

    “按照那句台词来说。”张若昕走到了吴月的面前,代替吴月回看着美萱萱。“要想挑战他,先打败我再说。”张若昕将手伸向吴月。“姐夫,把决斗盘给我。”

    “可以。在打赢吴月之前,我先打败你。”美萱萱走向韩芸溪。“溪姐。把你的决斗盘借给我吧。”

    “萱萱。你不用这么意气用事。”韩芸溪有些为难的说道。但是看着美萱萱那不服输的眼神,还是将自己的决斗盘摘了下来。“好好享受决斗吧。我刚才其实已经很享受了。输了也没什么。”

    “溪姐你只是运气不好才会输的。”美萱萱将决斗盘戴上手腕。“我不会再输给男人了。”

    这...这没必要吧。赢了输了都不是好事。

    “停停停停停。”吴月赶忙小跑到美萱萱和张若昕的中间。“继续下去事情就要出事了。我们是战友啊,别搞得那么僵硬。”

    “姐夫,让我教训一下这个不懂得尊重人的人。”

    “战友?你们男性一天到晚脑子中除了想一些下流的事情还有什么。”美萱萱愤怒的看着吴月。貌似是打算撕破脸皮了。

    “啊好吧,我无法反驳你说的话。”美萱萱的一句话差点没让吴月呛住。“但是这没必要成为争执的必要。”

    “姐夫......”张若昕刚想说什么。

    “好了张若昕。先等一下吧。”吴月一把按住了张若昕的嘴巴。防止她让事情变得更大条。“那美小姐,请问,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承认我?”

    “比我弱的男人,我没兴趣认识。”美萱萱很直接的说道。

    “那我和你决斗行吗?我赢了的话,不求你能接纳我,至少,在这段时间内。这段时间内,成吗?暂时处于共同战线。”吴月说道。“我输了的话,我会小心的...不刺激你,可以吗?我愿意听从你的一切指示。”

    “不错的提议。”美萱萱说道。“但是你说的时间,有期限吗?按照你所说,你知道需要多久?”

    “好吧。三个月的时间。”吴月无力的垂下了肩膀。“我现在找到了线索。但是我必须需要至少三个小时呆在同一个地方来收集所在地区的魔力回路。因为想到你们会为难所以就隐瞒了下来。大概三个月的时间,我就能够将整个学院的所有地方的魔力回路收集清楚。找到其中的眼,应该就能找到这个学院能量泛滥的原因了。”

    “魔力回路?”美萱萱的表情变得更加疑惑,但是眉头也紧皱起来。“你早就找到了线索但是却没有说出来?”

    “我可不是变态啊。因为那需要学校的每一个地方都要呆上很长时间。”吴月赶忙解释道。“我之前不是说过吗?这个学校的能量过高原因是命这个人利用魔力构成了回路,让你们学校的能量得到了增幅。而我本身对于魔法频率有着不一般的感应力。虽然一次只能找到一点回路的部分,但是只要慢慢来,整个学校的魔法回路就能找出来。”吴月右手中出现了一个小型的平板。吴月将平板上显示的画面展示给众人看。上面是一个角度约有十几度的扇形。但是扇形中央的图案很复杂。有奇特的圆形,还有类似于水波一般的流线型。小小的扇形中挤满了图案。

    “这就是我画出来的魔法回路。而之所以没说,是担心你们会为难。要知道,我必须要在每个地方都呆上很长时间。这里的能量频率太乱太复杂,要从中找到具有规律的能量很需要时间。再加上其中所呆的地方除了操场之外,都是比较敏感的地方。”比如说女生的闺房之类的。吴月越说到后面越觉得尴尬。各位女生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早知道这样一开始什么都说了就好了。

    “你怎么去的?你在一个地方呆上数个小时不可能没人知道。”美萱萱再次问道。

    “是隐形。”吴月低下了头。身体顿时消失在了原地。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又出现在了原地。

    “哦...所以说是男人啊...”美萱萱嘴角上扬。“不告诉我们,不就是想着多偷窥女生吗?担心我们知道了会阻止你。”

    “这个不会。”吴月立刻抬起头否定。“这个隐形只是与周围环境同化,并非消除自己的身形。一旦我的情绪出现波动,就会让身影混乱。我是不可能偷窥的。你们是学生会,保护学生的安全是你们的指责。我不想到时候变成两面为难的情况。我只要找到回路就足够了。”

    结地地不情结球接阳故结学

    “原来如此。”美萱萱笑的愈发让吴月心里没底。“虽然要问的事情还是山一样的多,但是我知道了一点。”

    “嗯?”吴月奇怪的看着美萱萱。

    “你是...最危险的人。”美萱萱盯着吴月,一字一顿的说道。

    “我承认。我真的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吴月赶忙说道。“但是只要这次的事情解决后,我就永远不会出现在你们视野中,我也会完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这样也不行吗?”

    结地远仇酷艘术陌孤恨指秘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反而是我的错,但是放低姿态也不是坏事。

    吴月在心里叹气。果然来这里上课真不是什么好事。

    “姐夫......”张若昕抓住吴月的手臂还想说什么,但是吴月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张若昕点点头,老老实实闭嘴。

    “好了美萱萱。吴月也是为了我们啊。”韩芸溪走到美萱萱旁边,轻轻拍了拍美萱萱的肩膀。“不要再追究了。”

    “好吧。既然溪姐都这么说,我也不再追究。”美萱萱点点头。纤细的手指指向吴月。“但是吴月,下次你再要收集回路的话,必须要在我们的监视下。你能够隐形这点,就算你心里并不打算染指女生,可是女生们本来就没有防备。也许会让你占了便宜。这是我们学生会的立场。希望你能尊重。”

    “好。”吴月立刻点点头。

    “然后是这个。”美萱萱抬起了自己的手腕。展开了自己的决斗盘。“和我决斗一场。你要使用你的命运力大可使用。如果我赢了。就按照刚才所说,你要在接下来的时间,全都听我的。不论我让你做什么,你都不允许拒绝。你赢了的话,我也在之后不会为难你。如何?”

    格斯出现在了吴月的旁边,眉头紧皱了起来。

    孙仇地科鬼孙球所冷战早情

    “没问题。这个绝对没问题。”吴月赶忙说道。在心里也向着格斯讨饶。好说歹说是把格斯给劝回去了。

    “那就好。”美萱萱看向旁边的韩芸溪。说道。“这样行了吧。溪姐姐。”

    “可以啊。只要你不生气就好了。”韩芸溪笑道。

    “嗯...”一直在一旁看着的薛优璇走了过来。说道。“我觉得不是很公平啊。吴月你会使用命运力,那决斗是绝对赢不了你的。”

    “没关系。我会看着。”暮云说道。

    “不。力量这种东西是潜移默化的。就算自己刻意不去使用,力量还是在流动着。”薛优璇摇摇头。“刚才的决斗中我想吴月并没有使用命运力,而是命运力慢慢的改变着吴月本身。要不然展开还要更强一点。要和吴月对抗的话,至少本身也要有命运力才行。否则绝对不是对手。”

    这里倒是有个明白人啊。你早说啊,这要省多少口舌。

    吴月赞叹的看着薛优璇。

    艘科仇科方结恨陌孤主结我

    “那么我和吴月进行武斗。”美萱萱看着薛优璇问道。

    艘科仇科方结恨陌孤主结我  “我有什么地方针对了吗。使用命运力这根本就是作弊啊。”美萱萱毫不退缩的说回去。

    “这也不行。你也看到了。吴月会使用与周围景色通话的能力。这说明吴月本身的黑暗力量要增进一个层次。”薛优璇再次摇头。“黑暗力量是一种具有很大可塑性的奇特能量。而萱萱你的力量只是重力。这点看来也太吃亏了。”

    “没关系璇姐姐,我不会那么容易输掉。”美萱萱自信的看着薛优璇。

    “放心吧。”薛优璇微笑着说道。“这要到我的能力使用了。交给我吧。”

    薛优璇的能力?说起来,以前在剑道比赛的时候没见过薛优璇使用能力啊。

    “能力?”吴月问道。

    “没错。”薛优璇抬起手打了一个响指。

    彭。

    吴月的周围突然闪耀起一阵透明的屏障。屏障像是被某种无形的物体撞击到一样。屏障表面显现出一阵波纹。纹路晃动一下后立刻消失。

    “哎?”吴月的表情也呆住了。

    而同时,除了吴月和薛优璇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向后倒了下去。

    后仇科仇方艘术接孤情显诺

    吴月也不管其他。赶忙将众人都转移到自己的房间中。总不能让众人睡在地上。

    薛优璇惊奇的看着周围。景色瞬间改变让她也是呆了呆。

    “你刚才...是用了什么能力吗?”吴月将众人都扶倒在沙发上后看着薛优璇说道。

    “我的能力是灵梦空间。将所有人带到我的梦中。”薛优璇也奇怪的看着吴月。“但是为什么吴月你没有中招?这招应该无法防御才对。”

    “是它吧。”吴月抬起自己的右手,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上慢慢显现出了两枚戒指。“我的隐形就是利用这个戒指形成的。之前对韩芸溪手中的圣剑的能量防御也是它形成的。我想应该是察觉到了我要受到危险,所以自动保护我吧。”

    “看来吴月你似乎有着很不平凡的遭遇。”薛优璇说道。“你没办法进入我的空间的话就没办法继续了。”

    “没事。现在应该没问题了。”吴月笑着说道。刚刚用念语叮嘱了面具不要再进行防御,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么再来一次。”薛优璇将手对准了吴月。一道无形的震波冲出,顿时穿透了吴月的身体。

    “这样应该就行了吧。”薛优璇松了口气,看着眼睛已经闭上,身体在慢慢向后倒下的吴月。

    但是在中途,吴月向后倒下的身体停在了中央,利用腰力吴月又重新站直身体。

    “什么?为什么?”薛优璇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自己那自傲的力量对吴月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没用。

    但是在吴月睁开眼睛时,薛优璇感觉到了一阵阵的违和感。

    后不科科酷敌球所闹鬼故秘

    “你是...格斯先生?”薛优璇想道了之前从暮云那里听到的吴月的事情,不确定的问道。

    “嗯。”格斯点点头。“吴月已经进入你的灵梦空间。你也去吧,这边我会看着的。”

    “那就拜托格斯先生照看我们的躯体。”薛优璇向着格斯微微鞠躬。坐了下来。靠在沙发上。顿时,身体向一旁倒去。睡倒在了沙发上。

    在薛优璇也倒下去后,一直躺在沙发上的暮云突然坐了起来。顺了顺自己杂乱的头发后伸了个懒腰。“人类的能力还真是多姿多样啊。像这样范围性的精神力魔法还真是很少见人使用。”

    “这个世界人类的能力不是能用常理来推断的。”格斯走向冰箱。“喝什么?”

    “矿泉水就好。饮料含的糖分太多。女孩子的娇嫩身体可不能受一丝一毫的损伤。”露茵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既然只剩我们了,要不把迪欧斯也叫出来吧。我们打个扑克?”

    格斯拿出一张卡,投向露茵。露茵立刻接住。

    看到手中的卡时,露茵一脸的惊喜。将卡片贴在自己的脸上。一脸的欣喜。“迪欧斯~~~”

    “格斯你个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卡片中传来了迪欧斯愤怒无比的惨叫!

    “别把卡片弄坏了。”格斯毫不在意迪欧斯的悲鸣。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两瓶矿泉水。“迪欧斯喝什么?这里没有酒。”

    “那就可乐吧...露茵你轻点,口水要滴上来了,滴上来了啊啊啊啊啊...”迪欧斯欲哭无泪的声音传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