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一十章 星兹卡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一十章 星兹卡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呼...”在将空中的剑也存在右手中后,韩芸溪松了口气。 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吴月自己是随手做的,没什么感觉。但是韩芸溪必须要全神贯注才能够吸取能量。和吴月相比,的确要累上很多。“和吴月在一起做的话果然比我一个人要更有效率。我一个人的话绝对没办法在那么多短时间做到这种程度。”

    “和能量没关系。我担心的是你啊。”吴月坐在椅子上盯着韩芸溪。“这剑的能量到底是怎么恢复的?难道那把剑本身是生物吗?”

    “反正我自己没什么事。而且只是四天吸收一次。只要事情解决了,不再继续吸取能量不就没事了吗?”

    韩芸溪微笑道。“况且吴月你都为了我们学校那么尽心尽力,我作为这个学校的学生,自然要更加出力。”

    “没事。事情肯定能解决的。放心吧。”吴月笑道。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目前还只画出了一小部分的回路。如果按照自己在这里感受到的回路来看,大概一个多月应该就能够完整的将整所学校的回路画出来了。之前在异世界看了很多魔法书但是完全不会用,不过迪欧斯和格斯对于魔法阵都很有见解。只要魔法阵画出来,就能够通过对回路之间的配合找出其中的眼。而问题也就是在眼中。但是必须要将所有的图案画出来才行。所以现在只能等。白天不好弄,只有晚上去。要不然时间可能还能更缩短点。

    “真的是非常感谢。”韩芸溪再次对着吴月低头感谢。每次这样做完之后,韩芸溪都会向这样对着吴月感谢。吴月劝了几次也没用,索性也就放弃了。

    “韩芸溪,你这喜欢道谢的性格真的要改改了。”白灵端着饼干从厨房中走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因为吴月真的帮了很多。而且如果不是吴月的话,我右手中的圣剑也不会被发现。现在肯定又会有很多学生因为学校的这个能量的关系而受到威胁。所以...”韩芸溪再次向着吴月微微鞠躬。“不论怎么道谢都无法表达我感谢的心情。”

    “那要不要你以身相许?”白灵看着韩芸溪微笑道。吴月拿向饼干的手明显僵硬了。

    敌仇不地情孙察接冷陌酷我

    “啊...这个...”韩芸溪脸在一瞬间就红了。手忙脚乱的说道。“吴月是有女朋友的。我怎么可以破坏别人的感情。”

    敌仇不地情孙察接冷陌酷我  “可以吗?”韩芸溪惊喜的看着吴月。立刻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凑近吴月。双眼中满是希冀的目光。“实际上在上一次吴月您打败了会长之后,我就非常想和你进行一次比试。”

    你倒是给我直接一口拒绝啊。你这样我又会乱想的。不知道男人这种生物都非常自恋吗?

    吴月汗颜的想道。

    白灵看了看韩芸溪后,微笑着坐在了韩芸溪的对面,吴月的旁边。“说起来,吴月的实力非常强哦。韩芸溪你不打算和吴月过招吗?”

    “可以吗?”韩芸溪惊喜的看着吴月。立刻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凑近吴月。双眼中满是希冀的目光。“实际上在上一次吴月您打败了会长之后,我就非常想和你进行一次比试。”

    “这个...如果你真的想要战斗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吴月慢慢向后移动一边说道。“现在吗?”

    “事不宜迟。就现在吧。我去拿剑。”韩芸溪向着大门走去。

    “不用了。”吴月双手抬起,手心中突然出现了两把木剑。“反正只是小小的切磋。这不就够了吗。”

    艘地不仇情后恨战阳阳克考

    “哇...真羡慕吴月你这样。”韩芸溪惊叹的说道。随即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如果右手中没有这个圣剑的话,我也能够像吴月你这样了。”

    “存在就是合理。韩芸溪你手中的圣剑不也是拯救了整个学校的学生吗。”吴月将一把木剑递给韩芸溪。“去门口打一下吧。点到即止就行了。”

    “好。”韩芸溪用力的点点头。向着门口小跑过去。

    “小泽你干嘛啊?干嘛教唆我和韩芸溪剑斗?”看到韩芸溪先走,吴月小声对着旁边的白灵问道。

    “帮你继续增加后宫啊。不好吗。”白灵笑道。

    “小泽啊。一段时间不见越来越腹黑了。真的是这样就好了。”吴月苦笑的摇摇头。转着手中的木剑向着门外走去。

    “姐夫。韩芸溪可是很强的。你可以吗?”张若昕一边玩着手里的游戏机一边向着这边走过来。

    “不清楚。慢慢来吧。”吴月走出了房间。韩芸溪早就已经等待在了外面,兴致勃勃的看着吴月。

    韩芸溪握紧了手中的剑,竖立在自己的面前。看着站在对面的吴月。“不要放水啊吴月。我最讨厌别人放水了。”

    “嗯。我也不喜欢放水。”吴月点点头。木剑在手背和手心之间不断的旋转着。“过来吧。”

    吴月话音刚落,韩芸溪已经冲到了吴月的面前,双腿分开踏前,屏息,以腰部带动上半身的行动。手中的木剑几乎以肉眼无法可见的速度向着吴月的眉心刺去。按照现在的速度来看,就算是木剑也足以将一个人的头颅刺穿。

    但是韩芸溪相信吴月的实力,所以才会毫不客气的攻击过来。

    “......”吴月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剑刃刺激过来,微微踮起脚尖。突然间一个旋转,躲过了韩芸溪的刺击,手起刀落,韩芸溪的木剑落在了地上。但是只有剑刃落在地上,剑柄还握在韩芸溪的手中。

    “好快...”韩芸溪还维持着踏前刺击的姿势惊愕的说道,但是手中只有一个剑柄,让姿势看起来很好笑。“木剑竟然也能这么锋利,一刀就将剑给砍断...”

    “倒不如说,韩芸溪你的速度变慢了。为什么?”吴月奇怪的看着韩芸溪。

    “我没有放水,而且我很确定刚才的速度要远远超过以往我的速度。是吴月你变快了。”韩芸溪惊讶的看着吴月。“距离上一次见面只过了几个月而已啊。吴月你经历了什么?变化那么大。”

    “不清楚。”吴月摇摇头。眼神转到自己的右手上。现在邪神手镯还戴在自己的手腕上。不过问题应该不在这里。刚才眼神聚焦的时候总感觉韩芸溪的动作像是慢动作一样。本来还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但是现在怎么看感觉怎么弱?邪神手镯也在慢慢改变我的身体吗?

    “难怪姐夫会那么自信的和韩芸溪进行战斗,但是这个实力也太猛了吧。”张若昕在一旁也是惊讶的说道。

    “看来锻炼了那么久也不是白白锻炼的。”白灵在一旁微笑道。似乎对于现在的状况毫无在意。“韩芸溪,看来在武力方面,你和吴月相差甚远了。要不要试试用圣剑?”

    “嗯...应该不行。”韩芸溪看了看手中的剑柄,还是摇摇头。将木剑扔进了路旁的垃圾桶中。“对于圣剑的掌握,我甚至还没有吴月熟练。就算使用圣剑和吴月进行战斗,我也不认为会胜利。万一伤到我或者吴月就不好。”

    白灵在干什么?从刚才开始就在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吴月将手中的木剑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中。

    “既然武斗不行的话,要不要试试这个。”白灵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决斗盘。“决斗!吴月可是Y市大型决斗比赛的冠军哦。相信会是一场恶战。”

    “好。”韩芸溪立刻答应。“可以吗吴月?”

    这一言不合就决斗...但是这么说了明显拒绝不了。

    “可以啊...”吴月苦笑着点点头。“但是韩芸溪你有卡组吗?”

    “有啊。”韩芸溪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袋。从小袋中拿出了卡盒。“我也是决斗者啊。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忙着掌握圣剑,所以没有怎么决斗。现在要求决斗会妨碍到你吗?”

    “不会啊。只是决斗而已。就当放松了。反正今天的能量吸取已经完结了不是吗?休息一下不是很好?”吴月握起自己的手,一个决斗盘突然出现在了吴月的手中。吴月而将决斗盘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就当做和大家搞好关系的关键吧。在这个学校里和一般的学生打好关系我是不想了。她们所说的兴趣爱好自己一个都不会。我哪会对化妆品有研究啊,也不会画画也不会跳舞也看不懂诗集,更不认识什么波德莱尔,聂鲁达这些连名字我都读不好的人。还是和学生会里的人打好关系就行。目前为止,除了暮云之外,好像就韩芸溪貌似对自己还比较温和。美萱萱...真的是完全符合自己脑中有钱人家无理取闹少女的典范,感觉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和她和好。薛优璇,有种无所谓的感觉,就像是普通的同学那样。关系说好不好说坏不坏。这个需要时间来慢慢磨合。那么能搞好关系的韩芸溪自然要搞好关系了。

    那也就是说白灵是在帮我和大家搞好关系?不愧是小泽,想的还真远啊。

    吴月感激的看了白灵一眼。但是白灵只是笑盈盈的站在一旁,无所谓的笑着。

    韩芸溪接过白灵手中的决斗盘,戴在自己纤细的手腕上。

    “要决斗吗?真好啊。”旁边传来了羡慕的声音。吴月转过头,看到暮云,美萱萱和薛优璇正在向着这边走过来。之前好像是因为要处理两个舞蹈社团进行舞蹈比赛的问题所以去忙活了,看来是忙完了。说话的人是暮云。

    “吴月你要和韩芸溪进行决斗吗?可不能太欺负她啊。”暮云走到两人旁边后停了下来笑道。

    孙仇不地酷孙学由月地酷秘

    “我看不一定。吴月你一定会输的很惨吧。韩芸溪的决斗实力可是很强的。”美萱萱虽然不再毒舌,但是貌似还是不看好吴月。

    “两人都加油吧。”薛优璇笑着拍手鼓励着两人。

    “那么开始决斗吧。”吴月将卡组从腰间的卡盒中拿出,插入决斗盘。

    “好的。”

    ““决斗!””

    两人之间的骰子开始快速旋转。停下后,吴月的是3,韩芸溪的是5.

    “看来是我赢了。这样的话,我选择后攻。”韩芸溪想了想后说道。“我想看看吴月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韩芸溪也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

    “发动永久魔法卡,冥界的宝札。”吴月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将卡片插入了决斗盘。“然后发动魔法卡,增援,将卡组中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加入手牌。我选择卡组中的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然后召唤。天帝从骑的效果,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将卡组中天帝从骑以外,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冥帝从骑(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冥帝从骑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时,增加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吴月将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放入墓地。“将场上的两只怪兽解放,上级召唤,天帝埃忒耳(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

    场上的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化为了两道光柱冲入了空中。光柱聚合在一起,化为一道更加巨大的光柱。雪白色的风衣在空中慢慢舞动,身穿银白铠甲的帝王慢慢从空中落了下来。

    “天帝和冥界的宝札的效果同时发动。天帝埃忒耳的效果,将卡组中的两张帝王魔法陷阱卡送入墓地,将卡组中一张攻击力2400以上,守备力1000的怪兽在场上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和泛神的帝王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第二张天帝埃忒耳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

    吴月的场上闪耀起另外一个魔法阵,另一体天帝从魔法阵中浮现在场上。

    “冥界的宝札效果,将两只怪兽作为祭品来上级召唤的场合,抽两张卡。”吴月再次抽出了自己的两张牌。“除外墓地中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三张卡向你展示,其中一张加入手牌。我选择卡组中三张帝王的烈旋,我选择其中一张加入手牌。另外两张放回卡组。”吴月将三张卡片展示给韩芸溪后,将其中一张加入手牌火,另外两张塞入卡组中。卡组洗切过后抽出了两张卡。

    吴月看了看自己的五张手牌后,将一张手牌塞入了卡组。“埋伏一张卡。发动天帝埃忒耳的效果,利用此效果召唤的怪兽在回合结束阶段回到持有者手牌。我将特殊召唤的天帝埃忒耳回到手牌。我的回合结束。”(8000,5)

    “我的回合,抽牌。”韩芸溪长出口气,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牌。

    那么,让我看看你的卡组到底是什么。不缺钱的话,卡组肯定不会是什么卡堆。

    “我发动魔法卡,暗之诱惑,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然后除外一张暗属性的怪兽。我除外手中的暗属性的魔星兹邪魔女(等级4,攻击力1900,守备力300)。”韩芸溪抽出两张卡后,看了看将卡片放入了除外区。

    星兹卡组吗?还真厉害啊。那个卡组可不是很好用。而且还好贵。

    孙仇地远酷孙察战月独不球

    “发动第二张暗之诱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除外手中暗属性的星兹暗星(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

    继续更换着手牌,想要抽到场地魔法卡吗?

    “好,抽到了。发动魔法卡,星球改造。将卡组中一张场地魔法卡加入手牌。我选择卡组中的炎王的孤岛加入手牌。”

    炎王?不是星兹吗?

    “发动场地魔法卡炎王的孤岛。”

    周围的场景开始改变,变成了类似于热带雨林一般的场景。一座火山拔地而起,坐落在韩芸溪的身后。

    “炎王的孤岛的特殊能力发动,自己主要阶段才能把这个效果发动。选自己的手卡·场上1只怪兽破坏,从卡组把1只「炎王」怪兽加入手卡。我发动炎王孤岛的特殊能力......”

    “连锁你的炎王的孤岛,发动盖牌,魔法卡帝王的烈旋。这回合可以将你场上的一只怪兽来上级召唤。”吴月启动了盖牌。

    “那么炎王的孤岛的效果继续。我破坏手中的星兹先驱者(等级7,攻击力2800,守备力1400)。将卡组中的炎王兽大鹏不死鸟(等级3,攻击力700,守备力1700)加入手牌。被破坏送入墓地的星兹先驱者的效果也发动了。这张卡被战斗或者卡的效果破坏送去墓地的场合:可以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把1只6星以下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韩芸溪拿出了自己的卡组,从中找了找后,将一张卡片抽出放入了决斗盘。“我除外墓地中的星兹先驱者,特殊召唤卡组中的星兹滑行者(等级5,攻击力2300,守备力800)。星兹滑行者的特殊召唤的效果也发动了。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选择场上1张魔法/陷阱卡;破坏那张卡。我选择你场上的冥界的宝札。”

    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战机。炮口冲出,对准了吴月的场地上。

    “连锁你的星兹滑行者的效果,发动手中的天帝埃忒耳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手卡的场合,对方主要阶段把自己墓地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除外才能发动。这张卡上级召唤。我除外墓地中帝王的烈旋,将你场上的星兹先驱者和我场上的天帝埃忒耳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耳。”

    “但是星兹先驱者的效果继续发动,继续破坏你场上的冥界的宝札。”

    巨大的战机身上涌起了淡淡的光芒,身影也在慢慢的变淡。在完全消失之前,一道巨大的炮束冲出,瞬间击碎了吴月场上的卡片。

    “召唤的天帝埃忒耳的特殊能力发动,将卡组中的第二张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特殊召唤卡组中的光帝克莱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光帝克莱斯的效果发动,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破坏场上两张卡。破坏卡片的控制者可以抽出相应数量的卡片。我选择光帝克莱斯和你场上的炎王的孤岛。然后我们各自抽一张卡。”

    光帝出现在场上的瞬间,手中聚集了两束光芒投向了空中。一道光芒击中了光帝本身。另一道击中在了地面,火山慢慢消失在了场上。吴月和韩芸溪都抽出了自己的一张卡。

    “一般情况下都是利用炎王孤岛离开的场合破坏卡片的效果来展开的,但是现在被吴月破坏了。还真麻烦啊。”暮云在一旁看着,不禁无奈。“吴月察觉到了接下来可能的连锁所以直接破坏了吗?直觉挺敏锐的。”

    “我的回合继续。”韩芸溪看着自己的6手牌。“接下来发动魔法卡,紧急瞬间移动。从自己的手卡·卡组把1只3星以下的念动力族怪兽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这个回合的结束阶段时从游戏中除外。我将卡组中的星兹稻草人(等级2,攻击力500,守备力1800)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发动星兹稻草人的效果,1回合1次:可以支付500基本分,之后选择除外的1只自己的“Kozmo”怪兽;那只怪兽特殊召唤,那只怪兽的效果无效化,结束阶段破坏。我特殊召唤除外的星兹先驱者回到场上。接下来发动星兹稻草人的效果,可以把这张卡除外;从手卡把1只3星以上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手中的星兹飞行突击队(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1000.)。发动飞行突击队的效果发动,可以支付1000基本分,之后选择自己墓地1只念动力族“Kozmo”怪兽;那只怪兽特殊召唤。我支付1000分的生命值,特殊召唤墓地中的星兹滑行者。”

    一瞬间,三只怪兽出现在了韩芸溪的场上。

    “发动魔法卡,黑洞!”韩芸溪立刻将一张手牌插入决斗盘。“破坏场上所有怪兽。”

    黑色的漩涡顿时席卷了整个场地。场上所有的怪兽被吸入了这个漩涡中。化为了碎片。

    “真是可悲。屏障消失了啊。”吴月无奈的将天帝的卡片拿起来放入墓地中。

    “发动送入墓地的星兹滑行者和星兹先驱者的效果,星兹滑行者效果发动,这张卡被战斗或者卡的效果破坏送去墓地的场合:可以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把1只4星以下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第二只星兹飞行突击队。星兹先驱者的效果,这张卡被战斗或者卡的效果破坏送去墓地的场合:可以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把1只6星以下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星兹稻草人。星兹稻草人的效果,支付500分的生命,再次将除外区的星兹滑行者特殊召唤。星兹飞行突击队的效果,支付1000分的生命,将墓地中的第二只星兹飞行突击队特殊召唤。星兹飞行突击队的效果,除外场上的这张卡,从手卡把1只4星以上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手中的星兹三角穿梭机(等级5,攻击力2000,守备力2000)。等级5的星兹三角穿梭队和等级5的星兹滑行者叠放,超量召唤,鲨鱼要塞(阶级5,攻击力2400,守备力1800)。我召唤手中的炎王兽,大鹏不死鸟。等级3的炎王兽大鹏不死鸟和等级3的星兹飞信突击队叠放,超量召唤,虚空海龙,利伟艾尔(阶级3,攻击力1800,守备力1600)。利伟艾尔的效果,除外一个超量素材,特殊召唤除外区的星兹稻草人。星兹稻草人的效果,支付500分的生命,特殊召唤除外区的星兹先驱者。”

    攻击力2400,攻击力1800,攻击力2800和攻击力500的怪兽吗?手牌还剩下一张。这可不是什么让人好笑的场合。这么急着把我一回杀啊。如果不是因为炎王孤岛被我破坏了,应该还能够展开的更顺利些。

    “发动鲨鱼要塞的效果,除外这张卡一个超量素材,选择自己场上表侧表示存在的1只怪兽才能发动。这个回合,选择的怪兽在同1次的战斗阶段中可以作2次攻击。我选择星兹先驱者。战斗!星兹稻草人,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结远不地酷结恨陌冷球所指

    艘地远地方艘术战闹早艘学

    “在我受到直接攻击时,发动手中的护封剑之剑士(等级8,攻击力0,守备力2400)的特殊能力。”吴月立刻将一张手牌放到了场上。

    天空中突然落下三把光的十字架插在了吴月的面前。一个穿着蓝色铠甲的战士从空中跳下。拔起了地面上的两把光的十字架一个旋转,将冲向吴月的星兹稻草人切成了两半。

    结地远仇方艘恨接冷闹冷后

    结地远仇方艘恨接冷闹冷后  “好快...”韩芸溪还维持着踏前刺击的姿势惊愕的说道,但是手中只有一个剑柄,让姿势看起来很好笑。“木剑竟然也能这么锋利,一刀就将剑给砍断...”

    “护封剑之剑士的特殊能力,对方怪兽的直接攻击宣言时才能发动。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并且这张卡的守备力比那只攻击怪兽的攻击力高的场合,再把那只攻击怪兽破坏。因为守备力2400高于你的稻草人500分的攻击力。所以稻草人破坏。”吴月笑道。

    “没关系。继续攻击。星兹先驱者,攻击你场上的护封剑之剑士。”

    后远仇远独后学由月球仇岗

    天空中的巨大飞船将炮口对准了吴月场上的护封剑之剑士。一束光束冲出,顿时击穿了吴月场上的护封剑之剑士。

    “因为鲨鱼要塞的效果,我可以让星兹先驱者攻击两次。虚空海龙利伟艾尔,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鲨鱼要塞,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星兹先驱者,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怪兽的攻击一一击中在身上,吴月的生命值不断下降,降到1000点。

    “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结束阶段,利用星兹稻草人特殊召唤的星兹先驱者破坏。被破坏的星兹先驱者的效果也发动。这张卡被战斗或者卡的效果破坏送去墓地的场合:可以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从卡组把1只6星以下的“Kozmo”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魔星兹暗黑淑女(等级5,攻击力2200,守备力1800)攻击表示召唤。”(4500,0)

    “在你的结束阶段,发动墓地中真源的帝王的效果,除外墓地中的另一张真源的帝王,将其守备表示召唤。然后是我的回合,抽牌。”吴月将卡片加入自己的手牌后,利用决斗眼镜看着卡片资料。

    一回合封印一次怪兽效果的魔星兹暗黑淑女吗?还有一个鲨鱼要塞是只要它在场我就不能攻击它以外的怪兽。不过还好,至少魔法卡什么的还没有给我封了。星兹暗星她自己给除外了,要不然还真不好弄。虽然手牌只有五张,不过要解决现在的场地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敌仇地地酷后察陌孤艘闹敌

    “除外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发动冥帝从骑的特殊能力。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以「冥帝从骑 哀多斯」以外的自己墓地1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天帝从骑,如何,要发动吗?”

    “发动。魔星兹暗黑淑女的特殊能力,1回合1次,在自己或者对方回合,这张卡以外的怪兽的效果发动时:可以支付1000基本分;那个发动无效并破坏。冥帝从骑的效果无效。天帝从骑不能特殊召唤。”韩芸溪没有犹豫,立刻喊道。

    “被无效了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吴月将一张手牌塞入了墓地。“舍弃手中八星的冥帝厄瑞玻斯,发动魔法卡,抵价购物。从卡组中抽两张卡。”

    看着自己现在的手牌后,吴月又将一张卡塞入了墓地。“舍弃手中的帝王的开岩,发动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的特殊能力,将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加入手牌。接下来召唤手中的冥帝从骑,冥帝从骑的效果,这回合增加一次上级召唤的能力。冥帝从骑和真源的帝王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冥帝厄瑞玻斯。冥帝厄瑞玻斯的特殊能力发动,将卡组中的第三张真源的帝王和第二张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选择你的手牌,场上或者墓地中一张卡回到持有者卡组。我选择的是你场上的鲨鱼要塞。回到额外卡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