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零九章 魔法频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九章 魔法频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不挑食。 ”张若昕保持着抓着吴月胳膊的姿势说道。

    “汉堡排可以吗?”格斯问道。

    “可以。”吴月立刻说道。

    “我想肉排里多加一点洋葱。可以吗?”张若昕小声的说道。

    “可以。”格斯微微笑道。

    “哦......”张若昕呆呆的看着格斯。突然拉着吴月向外走去。

    张若昕拉着吴月到厨房外后,小声对着吴月说道。“果然格斯大哥笑起来好帅气啊。明明都是你的身体,为什么格斯大哥会那么帅气。”

    “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两个身体明明长得一模一样为什么一个帅就一个丑。”吴月敲着张若昕的脑袋问道。

    “外貌不重要。重要的是气质。气质懂吗?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可是凸显男人魅力的东西懂吗?”张若昕有些小兴奋的抓着吴月的胳膊说道。“姐夫以后也会那么帅吗?”

    “我哪知道。”吴月苦笑着说道。“格斯大哥的确是作为一个男性的我都觉得帅气的乱颤的存在。没办法。”

    “为什么格斯大哥做饭?姐夫你不会做饭吗?格斯大哥的厨艺怎么样?”张若昕放开了吴月。走到沙发上一下子跳了上去。

    “做是会做,我只会做一些简单的菜啦。类似炒菜炒饭之类的,但是味道只能算一般般,不算好吃也不算难吃的那种。格斯大哥的手艺可是非常好。我觉得以后就算是找不到工作,如果格斯大哥愿意教我做饭的话,我也可以自己去应聘个厨师什么的。”吴月坐在了一旁点头说道。

    “哦...”张若昕扭头看着吴月。“那姐夫你要加油啊。要多向格斯大哥学习学习。最好变成另外一个格斯大哥。那种酷酷帅帅的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有这么帅的一个姐夫我也收益啊。”

    “我又不是没试过。但是我做出来格斯大哥的那种感觉就完全是装逼了。”

    张若昕捂着肚子狂笑。

    “那之后我就经常过来吃了。可以吗?”张若昕希冀的看着吴月。

    “格斯大哥应该能够帮忙控制你的饭量。那就不用担心会长胖的问题了。”吴月点点头。“那就常来吧。看你心情。不过平时要记得运动。如果还像上个星期在我身边那样吃的话,你真得会长胖的。那你爸肯定不会饶了我。”

    “好的。”张若昕用力点点头。从怀里掏出手机。“好了。玩笑话就到此为止。我来说一下我的资料。”

    “你还能得到资料?刚才怎么不拿出来?”吴月惊奇的看着张若昕。

    “我不敢说我是谜影的啊。这个资料是我靠谜影收集的。所以只敢给姐夫你看。姐夫你自己试试看能不能从中找到相应的线索。”张若昕将手机递给吴月。“我对组织说明了这里的状况。也说了这里的情况是CW里的人所造成的状况。所以谜影才调查了这个学校。”

    “学校的地址暴露了没问题吗?”

    艘科地不鬼敌球所冷远术吉

    “没事。反正本来就不是什么太隐秘的地方。只要普通人不知道就好了。我是直接对着我们老板说的。老板知道这里,肯定也不会声张。毕竟组织的运转需要资金,而谜影中也有一些人的儿女在这所学校。”张若昕笑道。“好了姐夫,你看看吧。可不准对别人说哦。谜影能够找到的能量资料也就只有这些。虽然也有能量的频率和辐射范围,但是我看不懂,就没要。只拿了这个看起来最有用的东西。”

    “找到的资料是什么?”吴月看着手里的手机。

    “是学校的能量分布图。是详细的。”张若昕在手机上点击几下。手机的放映功能开启。三位立体图放映了出来。但是这次并不是龙组里那样微缩的图样。而是整栋学院的分布图。小到自己所在的房间,大到教学楼的高度和比例,都和整栋学校一模一样。只是没有颜色,蓝色的投影在空中展示着学校的分布。

    张若昕又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折线出现在了整个学校的上方。折线不断的上下翻动。就像是音乐将声线抽出来,看着其中的音调频率一样。

    “哦...这就是这个学校的能量分布吗?这样看起来果然很夸张啊。”吴月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凑近着观看那些立体图。能量频率不像是自己在龙组里看到的那样仿佛是一堆线聚集在一起。而是类似于一堆三角形在上下跳动。

    “怎么样姐夫?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张若昕也站起来看着面前的频率分布图。

    “嗯...能量分布吗?”吴月摸着下巴看着面前只是杂乱无章分布的折线图。折线图是遍布整个学院的。看起来更乱。这怎么可能从中找到需要的线索呢。要说查看能量的频率高低来找出能量最严重的地方也没意义,因为能量的频率都没有太高或者太低的,而且来回跳动,并不能找到所谓的最高点。也就表明能量是遍布整个学院的。“看不出来啊。”

    “没关系没关系。也不指望这一下子就找到需要的资料。我等一下把资料发给你。姐夫你慢慢看。”张若昕笑道。关掉了手机的投影。

    这时候,厨房里传来了滋滋的油炸声音。空气中传来的淡淡的蒜香。

    “好香啊。”张若昕陶醉的用鼻子闻着。

    “很少闻到吗?”

    “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还是在外面都是厨师做的。像这样直接在房间里慢慢等待着饭端出来。只有小时候了。”张若昕无奈的摇摇头。坐在沙发上一双洁白的小腿不断踢着。

    后不地仇鬼艘术接阳诺接察

    “那没关系。反正我在这嘛。我现在也在跟着格斯大哥学做饭。以后没事我可以做给你吃,格斯大哥闲的话,也可以让他做。”吴月说道。

    “嘿嘿。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张若昕毫不客气的说道。

    “吴月,张若昕,没事的话就把桌子收拾一下。”格斯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知道了。””吴月和张若昕齐齐应声道。

    张若昕说完就捂着嘴轻声笑起来。“感觉格斯大哥好像爸爸啊。”

    “是吗?我一直都把格斯大哥当成是兄长。轮呵护程度的话。父亲的话,应该更严厉吧。我从来没见过格斯大哥严厉过。给我补习的时候也都是很有耐心。”吴月想了想说道。但是还是着手开始收拾桌子,将桌子上摆好的茶具都放到一旁。张若昕从柜子里找出杯垫放在桌面上。

    “姐夫,我以后真的能经常来吗?”张若昕一边小心的将杯垫放整齐,一边问道。

    “我是你姐夫啊。你为什么不能来。”吴月奇怪的问道。

    “哈哈。说的对啊。”张若昕自己也笑道。

    小提琴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张若昕奇怪的左右看着。

    吴月从怀里掏出了手机。刚才的小提琴声音是铃声。“乔培涵啊。抱歉,我去接个电话。”

    吴月拿着手机走向二楼。

    张若昕看着吴月走向二楼,收拾好桌子后坐回沙发上,拿出自己的手机,玩起了手机游戏。

    在吴月从下来的时候,张若昕已经开吃了。

    敌不不仇独结术战月察仇方

    “格斯大哥的手艺真棒。”张若昕一边咀嚼着一边大口称赞着。

    “你不讨厌的话就好。”格斯正在将一碗米饭放在张若昕对面的桌子上。格斯抬起头看着站在楼梯上的吴月。“现在要吃吗?”

    “啊。吃。”吴月点点头。

    看着吴月走下来。张若昕不禁笑道。“我姐现在就开始烦你了吗?你今天不是刚来?”

    “打电话问一下情况。顺便说让我多照顾照顾你。”吴月坐在张若昕对面的位置说道。

    格斯按在了吴月肩膀上。吴月让自己的意志重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毕竟现在这个能量身体没办法吸收能量,吃了也是白吃。

    在吴月睁开眼睛的时候,却看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不,现在坐着的是利用能量制作出来的身体。站着的是原本的身体。而自己原本是坐着的。现在站着就说明回到原本的身体了。奇怪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能量向身体融入才对。为什么还在原地坐着。

    “吴月你先坐吧。”坐着的身体站了起来,向着厨房走去。

    “格斯大哥?你也一起吃吗?”吴月惊奇的看着格斯。平时格斯大哥做完饭都是直接回到身体里,今天还在的话,就表明要一起吃饭?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啊。

    “嗯。今天想吃了。”格斯点点头。

    “那就好。”吴月赶忙将桌子另一侧位置的椅子拉好。然后跟着格斯去厨房帮忙一起端菜。

    格斯做了汉堡排,也就是肉排。打了一些蛋汤,蒸了米饭,米饭中还搅拌了一些酸梅肉来提升酸味。又利用木耳,辣椒,青菜和肉丝炒了一些小菜。看起来平平淡淡的。但是吴月就是非常喜欢吃这样平淡的菜色。在冥界中经常和格斯一起做饭。因为今天做的饭量不多,所以没怎么帮忙。

    和格斯一起端着米饭和菜来到客厅,吴月坐在了张若昕的对面,之前的那个位置。格斯坐在了两人的侧边。

    “格斯大哥的座位感觉就好像一家之主一样。”张若昕一边用筷子夹着米饭上的肉饼吃的满嘴油一边说道。

    后远仇科方后恨陌阳学接科

    “可以这么说。吴月的父母不在身边的话,你就当我是监护人吧。”格斯也不否认。夹起青菜放入嘴里慢慢咀嚼。现在格斯的身体是能量制的身体,并不能吸收。不过吃下去的东西会被能量分解,还能够品尝味道。吃食物完全没问题。

    “那格斯大哥...”吴月小声说道。“以后能经常这样一起出来吃饭吗?我以后一个人在这里吃饭,总觉得很凄凉啊。”

    “我知道。所以我才出来。”和狼吞虎咽搞得满脸油的张若昕不同,格斯的吃相可是说是淑女般的细嚼慢咽。

    原来格斯大哥是担心我啊。担心我在一个陌生环境会不自在才一起出来吃饭。

    “姐夫,你这个汉堡排不吃的话,我帮你吃吧。”张若昕左手撑在桌子上,右手用筷子向着吴月碗里的汉堡排夹去。

    “不行。这是我的。”吴月很直接的把碗拿走。“是格斯大哥给我做的。你的在你碗里。”

    艘远科地鬼结术所冷艘通接

    “格斯大哥做的那么好吃,我还想吃嘛。姐夫~~”张若昕的声音开始撒娇起来。“我姐说要你照顾我的。”

    “说要照顾你才会不让你吃。你要控制饭量。”吴月抱着自己的碗,像是要捍卫自己的领土一般。

    “坐下吧张若昕。我说过要控制你的饭量。”坐在一旁的格斯慢慢说道。“就算身体对于卡路里的消耗很大,但是不使用能力的话身体一般程度食物的摄取就足够了。我之后还会做给你吃的,所以要学着控制饭量。知道吗?”

    “我之后还可以来一起吃吗?”张若昕立刻惊喜的看着格斯。

    “晚饭的话,我会帮吴月做的。你要来也没关系。分量会比这个学校的多一点。”

    “太好了。果然格斯大哥很温柔啊。姐夫就不一样。从见面开始就欺负我。”张若昕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还不忘损吴月一句。

    “喂喂喂,说话可要负责啊。”

    “不听不听不听。”张若昕双手捂着耳朵不断摇头。

    “我说你......”

    基本上,整个吃饭的过程都在吴月和张若昕两个人之间的争论中进行。格斯在中间完全是一副看戏的上帝模式淡定的吃着。

    吃完饭张若昕又要留下来玩,但是吴月还是把她给轰走了。再怎么说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那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女孩子留在一个男生房间里,孤男寡女的,不管这个学校的学生再怎么有教养,闲话还是会有的。

    格斯在查看了整个房间一圈,确保吴月睡觉的地方都已经收拾好了,也没有监视器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后才回到吴月的身体里。

    对于格斯大哥老妈子一样的担心行为吴月也是习惯了。晚上比想象中还要闲,又不能出去。大晚上出去遛弯被看到了天知道会被怎么说。这里又没有电脑和电视。再怎么说安排宿舍也不会将这些东西安排好。

    右手中的电子产品在冥界的两年里都给了哈迪斯大人。回来后一直想着玩根本没去买东西,所以现在右手里除了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外已经没有别的东西了。

    现在是晚上八点多。睡觉也太早啊。

    吴月在心里做了一下心里斗争后。

    没办法,毕竟是为了这个学校,为了众多家庭也是为了这个学校的学生。出去探险吧。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那不能怪自己。

    “面具,隐形。”

    “是。”

    透明的薄膜慢慢包裹在身体表面。吴月的身影在房间中变得越来越薄,最后直至消失。

    紧接着房屋内的灯自动关闭,门被锁上。如果现在有人在窗户外看的话一定会吓得尖叫。因为漆黑的屋内原本随意放置的椅子竟然自己飘了起来,进入了桌子下面,放好。

    吴月在屋内反锁好们。以便于有人要进来时来显示自己已经睡了。

    利用瞬移转移到屋外后,吴月的背后能量聚集,化为一对黑色的羽翼。翅膀扇动吴月慢慢的浮了起来。在面具的环境同化结界之下,吴月的身体完全不会被任何人发现。

    虽然说是调查,但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白天的时候已经逛了整个学校,却完全没有任何头绪。现在就算继续逛,也仍旧没有任何头绪。

    但是不做的话还是什么都解决不了。就算是无用功还是要做些什么。

    现在已经是夜晚,因为不是在城镇中的关系,显得很是安静。天空看起来格外的清澈,星星很清楚。夜晚下的校园并没有路灯,而是由设置在小路边,类似于灯笼的建筑物照亮。让整座校园看起来朦朦胧胧,有种独特的美感。

    毕竟不像是男女同校的校园内,如果是寄宿式的男女合校,像这样的时间,估计整座校园都是情侣在压马路吧。整座校园内现在一个人在外面都没有。这也方便了吴月的行动。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吴月猛地飞上空中。到了距离地面十几米的高空后停了下来,俯瞰着地面。

    就算是从上往下看,也没有感觉到这个建筑物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书,面具,你们两个现在能找到什么线索吗?”吴月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找到行动的开头,不禁在心里利用念语和书与面具说道。

    “很抱歉,主人。我们无能为力。”面具的声音响起。

    “能量太过杂乱,无法从中找到相应的规律。”书的声音也响起来。

    “唉...”吴月捂着自己的头苦笑。白天的时候就问过了,不论怎么问,永远都是这个结果啊。

    “吴月。试着落到地面上去感受地面上的能量。这是最直接的方法。”迪欧斯突然说道。“魔法阵的魔力频率必须要亲身感受才能确切的了解。吴月你现在由面具制造的结界将这里的能量排斥在外,你无法准确感受到频率,自然也找不到方法。”

    “但是那么做的话...我不就受到影响了吗?”吴月环抱着双手做着思想斗争。过了半晌之后,吴月还是放弃了思想斗争。收回了自己的翅膀,让重力拉着自己的身体直接从天空降落到地面上。

    双脚踩在地面上。吴月说道。“把结界收回去吧面具。让我确切感觉到能量。”

    “是。”面具并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解除了吴月身上用来阻挡这个学校能量侵蚀的结界。

    “......”吴月握了握自己的右手。有种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的感觉。但是并没有太大感触。

    结不远远独后球接孤陌敌闹

    吴月坐下来,往后一仰呈大字型就这么直接躺在地面上。闭上眼睛,感受着由四面八方而来的,类似于电磁波的那种嗡嗡的感觉。放松自己的思维和身体。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月突然睁开了眼睛。猛地从地面上坐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找到什么了?”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问道。

    “好像能够找到一些东西。”吴月抬起自己的右手,在空中画出一个类似于葫芦般的图案。“在周围,虽然能量频率杂乱无章,但是其中有一些频率是维持着恒定的方向在运动着。将那些点连接起来就像是这样的图案一样。”

    “原来如此,是魔法阵中央的某个回路构成。”迪欧斯也出现在吴月旁边说道。“魔法就是利用魔力构成独特的回路来让魔力形成自己想要的样式。而魔法阵,就是这些回路的形状集合在一起形成的聚合体。越是强大的魔法,其中所含有的回路形状也就越多。星星的形状,月亮的形状,太阳的形状,山的形状,水滴的形状,勾的形状,角的形状等等等等。任何一种形状都有可能让魔力构成一种奇怪的回路。”

    “也就是说,刚才我感觉到的那种形状,就是魔力回路的其中一种。”吴月惊讶的说道。“这是一个以整座学院所在的地面为基本构成的魔法阵?”

    “可以这么说。”迪欧斯点点头。“如果能够将整座学校里的魔法阵都画出来的话,说不定能够找到这个魔法阵的眼。”

    “眼不是魔法阵的中心位置吗?”

    孙仇远仇酷孙察战孤吉战所

    “的确是中心位置。但是像这种大范围的魔法阵,你怎么确定中心位置在什么地方?只能全部感受一边画下来。然后才能找到魔法阵的中心。”

    “但是我刚才只感受到那么点啊。而且现在...我去竟然过了三个小时了?”吴月拿出手机看着时间惊讶的说道。“周围的能量太乱了。我只能从中感应到很少的一部分稳定频率。如果要画出整座学校的魔法阵的话,我就必须要到每个地方呆上至少三个小时。其中还包括女生厕所和女生浴室和女生房间,这也太...”

    后科远远酷结术所月阳我

    “你只能这么做了。反正有韩芸溪的那把奇怪的圣剑在,你也不担心时间不够用不是吗?还有一个学期,慢慢来就是了。有张若昕给你的那个奇怪的地图资料在,你也知道哪里有能量哪里没有。不需要跑每个地方。已经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了不是吗?”迪欧斯无所谓的说道。

    “好吧。这下子是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将事情解决了。”吴月无奈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身体消失在了原地。

    ============================================================================

    “各...各位好。”

    下课后,吴月面色尴尬的向着众人打着招呼。

    在开学之前的一段时间,吴月已经在学校里走了不少趟。因为听说有男生在,所以回家的学生们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每次吴月一出去,吴月总能看到一大堆女生在一边围观着。但是碍于脸面,并没有女生过来打招呼。吴月也不好意思和她们说什么。只能苦笑的向她们挥手。但是每次挥手女生也总是害羞的扭过头。不得不说,这里的学生有教养的让人都觉得脸红。

    直到开学后,安排了自己的座位。上课的时候吴月都能感觉到那些人对自己集中的视线。下课后,女生总算是不再是忍耐自己的好奇心,齐齐围在了吴月周围。然后就构成了现在的局面。女生们虽然脸红红的围在周围,淡淡的香味让吴月有些头晕,可是没有女生敢开头提问。而吴月只能一脸僵硬笑容的向着众人打着招呼。 “吴...吴同学...”一个比较高挑的女生有些犹豫的说道。

    艾玛上学上到现在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温柔的叫自己同学。如果是在自己学校有人这么正式的叫别人同学肯定会被当成笑柄吧。但是对方说的一点儿也不做作,吴月反倒不觉得好笑,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是。”

    “你这段时间在这里过得还好吗?”女生犹豫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还是说出了类似于天气很好这样的开头话。吴月只能苦笑。

    “是的。”吴月点点头。

    “以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多指教。”

    孙不地远酷敌恨由冷孤技

    “嗯。谢谢。”

    啊...对话感觉好僵硬。她们很害羞我也很不好意思。看来还需要再相处一段时间才能对我有相应的熟悉。

    “好了各位。你们这样会让别人很为难的。”暮云站起来,对着围在吴月身边的女生说道。

    考虑到会有这种状况。校长将吴月,白灵安排在了暮云的班级中。暮云是这里的学生会会长,在这样一个贵族学校中当上学生会会长,可以说是深受学生们的尊重。暮云这么说,女生们就立刻离开了。吴月也总算是得以松口气。

    竟然没有像是动漫里的贵族那样以嚣张口气对着自己挑衅的人。还真是意外啊。虽然这里的人都是富二代官二代,不过都没有什么盛气凌人的人。这样的话以后的学校生活应该不会难过。如果是单身的话又不在意入赘的话,在这里肯定能够找到伴侣吧。

    算了这也只能想想。

    吴月靠在课桌上看着周围。

    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事要做。感觉好闲。

    课程的确如白灵所说,比自己学校的课程要快上一些。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的晚上格斯大哥都有给自己补习,所以并不用担心课程跟不上的问题。而且这里的课程时间很短,上到下午三点半,就放学了。上学非常的轻松。如果不是上课和下课总是会被人盯着不自在的话,吴月还是非常喜欢这里的学校生活。

    关于魔法阵的事情,吴月一开始是想着告诉暮云她们。但是那样的话从各方面来说都是给她们添麻烦。她们不同意也必须要同意,这让反而会让她们为难。吴月最后还是选择隐瞒下来。反正自己用隐形呆上三个小时直接走就行了。

    现在,在吴月的房间。张若昕在沙发上玩着吴月的游戏机。白灵在厨房中忙活。在假期余下的几天吴月有回到家里一趟。总要和小枫她们报告一下自己的情况。之后又去市场买了电脑,游戏机还有电视之类的电子产品。然后现在就完全成了张若昕的个人玩具了。说是要帮忙调查能量,除了那次给吴月带来的能量分布图之外,基本上也只能打酱油。

    韩芸溪坐在吴月的对面。和吴月一起对着空中的圣剑吸取能量。

    利用面具制造出来的结界是放在韩芸溪周围。这样圣剑在拔出来之后就不会对周围造成影响。利用浮游魔法将圣剑漂浮在空中。吴月和韩芸溪分别对着圣剑吸取用来净化整个学院的能量。圣剑貌似是自我生长式的。在抽取能量到一定程度后,剑身上的光芒就会开始减弱。然后在放入韩芸溪的右手中,过个三四天的话光芒就会恢复。不知道圣剑是不是吸取韩芸溪的生命能量,可是吴月查看过韩芸溪的能量和灵魂,完全没受影响。看来是圣剑自己慢慢恢复的。而吴月和韩芸溪这样相互配合共同抽取的能量,一天的分量好像是以前韩芸溪一个星期的分量。而且不用像韩芸溪那样一天到晚的吸收,大概半小时左右就行了。

    剑刃在空中缓缓转动。吴月和韩芸溪就坐在剑刃的两侧。双手分别在剑身的两侧。剑身那乳白色的光芒散发出淡淡白色的光晕向着两人的双手上聚集去。光晕在两人的手心中聚集,缓缓形成类似于珍珠一般的乳白色光球。

    伴随着剑身的光芒不断的衰减。吴月和张若昕收回了自己的手,两人的手心中都有一个约有几厘米左右的微小型光球。两人将手中的光球碰触在一起。光球慢慢融合在一起,稍微大了一圈。

    韩芸溪右手握住光球。光球直接融入了韩芸溪的右手中消失。吴月的右手和左手利用韩芸溪这里得到的魔法频率都能够制造独立空间,韩芸溪的右手自然也一样。只不过她不像吴月这么熟练,而且右手中的剑太过强大,放了别的东西会被直接撕裂。所以目前只能这样存在由剑身中提取出来的能量。本来就是一个东西出来的,自然能够共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