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零六章 见到白灵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六章 见到白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翻开卡组最上方三张卡。”樱抽出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是花札卫-芒上月,花札卫-萩间猪和花札卫柳。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因为超来来的效果,全部变为两星。然后花札卫-柳间小野道风的效果也发动了,把场上的这张卡作为同调素材的场合,可以把包含这张卡的全部同调素材怪兽当作2星怪兽使用。因此等级2的柳间小野道风和等级2的芒上月,等级2的柳和等级2的花札卫萩间猪同调,同调召唤,第二只花札卫-雨四光守备表示。”

    两只花札卫-雨四光吗?

    吴月用决斗眼镜看着雨四光的效果。

    让花札卫怪兽不会成为效果也不会被效果破坏。而且我每次抽卡都会给与1500分的伤害。真是够无良的。如果两回合弄不死下回合死的就是我了。意外的很麻烦的卡组啊。而且还有另外一个花札卫同调怪兽才对。召唤不出来了吗?

    “我的回合结束。”(8000,3)樱看了看自己手牌后,还是结束了自己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

    吴月抽出卡片时,樱立刻说道。

    “花札卫-雨四光的效果发动。对方抽卡阶段对方通常抽卡的场合发动。给与对方1500伤害。有两只雨四光,所以给与你3000分的伤害。”

    场上的两个雨四光旋转着手中的竹伞,突然一个甩动,竹伞对准了吴月。伞的顶端一道雷光闪过,冲向了吴月。吴月的生命值下降了3000点。

    “幸好不是我先攻,你用这个攻击的话,我基本上就没辙了。”吴月看着自己的手牌。“发动魔法卡,强欲而贪欲之壶,将卡组最上方十张卡除外,抽两张卡。”吴月抽出了两张牌。

    “我和我姐打的时候,基本上也是输多赢少。都是因为这个麻烦的雨四光。”在一旁看着的智树苦笑着。“不过姐夫你卡组中有帝王的烈旋,应该构不成威胁吧。姐你可能赢不了啊。”

    “谁输谁赢不一定呢。”樱有些不服气。

    “我舍弃手中的鬼青蛙,发动魔法卡,一对一,特殊召唤卡组中的等级1的等级偷窃虫(等级1,攻击力600,守备力0)。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中的鬼青蛙攻击表示(等级2,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鬼青蛙的效果,特殊召唤成功时,将卡组中的等级2以下的水属性怪兽送入墓地。我将卡组中的粹蛙送入墓地。然后召唤效果遮蒙士(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调整)。等级1的效果遮蒙士和等级1的等级偷窃虫,同调召唤,方程式同调士(等级2,攻击力200,守备力1500,调整)。方程式同调士的效果,同调召唤成功的场合。抽一张卡。”吴月在抽出一张卡后,指着自己场上的怪兽说道。“接下来等级2的方程式同调士和等级2的鬼青蛙同调,同调召唤,武器手套(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200)。”

    “武器手套?”樱奇怪的看着吴月场上攻击力1800的怪兽。

    “除外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和效果遮蒙士,特殊召唤,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吴月将墓地中的卡片拿出来放入除外区。迪欧斯顿时从场上立起来的卡片中跳了出来。站在了吴月的面前。

    “啊...”樱无奈的看着那个怪兽。

    “武器手套的效果,可以作为装备卡给怪兽装备。我将武器手套装备给混沌战士开辟的使者。开辟的使者攻击力上升1000,并且战斗破坏怪兽的场合,给与对手怪兽攻击力数值的伤害。混沌战士的攻击力增加到4000.”武器手套自动分解,在迪欧斯的右手臂上开始合拢,重新组成手套的模样。而混沌战士的攻击力也在同时上升,增加到4000点才停下。

    吴月指向场上蹲在卡片上的雨四光说道。“战斗!混沌战士,攻击花札卫-雨四光。”

    迪欧斯的右手因为装备了武器手套,比左手足足长了一截。已经没办法继续拿剑。迪欧斯的长刀已经消失在了场上。迪欧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握成拳,向着雨四光冲过去。猛地跳起,一拳向着地面上的雨四光打去。在那巨大的拳头下雨四光瞬间就化为了碎片。碎片的爆炸冲击到了樱的身上,樱的生命值顿时下降3000分。

    “迪欧斯可以在战斗破坏对手怪兽的场合继续在进行一次攻击。迪欧斯,再次攻击你场上的雨四光。”

    迪欧斯一个旋转,拳背狠狠抡在了旁边的雨四光身上。雨四光被打飞,再次消失在了场上。樱的生命值再次下降3000分。剩余2000分。

    “回合结束。”(5000,3)

    “我的回合,抽牌。”樱再次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到的时候,顿时呆住了。“好,抽到了。”

    “嗯?又是花合?”吴月问道。

    “不是。是魔法卡,死者苏生。”樱转过了自己的手牌。插入决斗盘。“接下来发动。特殊召唤墓地中的花札卫-萩间猪.发动特殊召唤的花札卫-萩间猪的特殊能力,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给双方确认。那是「花札卫」怪兽的场合,可以选对方场上1只怪兽破坏。不是的场合,那张卡送去墓地。抽卡。”樱抽出了自己的手牌。“是花札卫-牡丹上蝴蝶。因为是花札卫怪兽,所以你场上的混沌战士破坏。”

    场上的屏风冲出了一阵光芒,被光芒打中的混沌战士顿时消失在了场上。

    “哎...已经习惯了。”迪欧斯无奈的声音响起。

    “抱歉抱歉。我没想到花札卫也能破坏怪兽。本来以为攻击力4000的怪兽战场已经是无敌了。”吴月只能在心里苦笑。

    “然后我发动手中的花札卫-桐的效果,自己场上有11星以下的「花札卫」怪兽存在的场合才能发动。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发动第二张魔法卡,超来来。”樱再次将卡片插入决斗盘。翻开了卡组最上方三张卡。“是花札卫-枫间路,花札卫-松上鹤,花札卫-桐上凤凰在场上特殊召唤。”

    一下子又五只怪兽吗?

    “接下来将花札卫-萩间猪解放,特殊召唤手中的花札卫-牡丹上蝴蝶。牡丹上蝴蝶的效果,将牡丹上蝴蝶,桐,枫间路和松上鹤同调,从卡组中特殊召唤第三只花札卫-雨四光。发动手中花札卫-柳的效果,自己场上有10星以下的「花札卫」怪兽存在的场合才能发动。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的发动后,直到回合结束时自己不是「花札卫」怪兽不能召唤·特殊召唤。”樱将自己最后的手牌放在场上。“然后柳的效果发动,1回合1次,以自己墓地1只「花札卫」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加入卡组洗切。那之后,自己从卡组抽1张。我将墓地中的花札卫-雨四光回到额外卡组,抽一张卡。”樱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指着吴月说道。“接下来开始战斗!花札卫桐上凤凰,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屏风开始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光芒化为了光束冲击到了吴月的身体上,吴月的生命值立刻下降2000点,剩余3000点。

    “发动手中冥府之使者格斯(等级7,攻击力2700,守备力2500)的特殊能力。”吴月立刻将卡片放在场上说道。“我场上没有卡片,我又收到战斗伤害时,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然后我可以特殊召唤一个和伤害同等数值的衍生物。我将格斯和格斯衍生物守备表示。”吴月场上立刻出现了一黑一白穿着铠甲的战士,半蹲在场上横着的巨大卡片上。

    “可恶!太不巧了。我要是抽到别的花札卫怪兽也好。没想到好巧不巧偏偏抽到了花合。”樱叹着气看着手中最后的卡片。“那么雨四光,攻击冥府之使者格斯。我的回合结束。”(2000,1)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了自己的手牌。

    “在你的抽卡阶段,你因为雨四光的效果,受到1500点的伤害。”吴月的生命值再次下降1500点,还剩余3500点。

    “无妨。墓地中粹蛙的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鬼青蛙。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将粹蛙和格斯衍生物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耳(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发动天帝埃忒耳的效果,将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和泛神的帝王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另一张攻击力2400以上,攻击力1000的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冥帝厄瑞玻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特殊召唤。然后等级8的天帝和等级8的冥帝叠放,超量召唤,NO107,银河眼时空龙(阶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然后在银河眼时空龙上叠放,超量召唤,银河眼重铠光子龙(阶级8,攻击力4000,守备力3500)。”

    吴月看着樱场上的雨四光,接着将视线转移到旁边的屏风上。

    “银河眼重铠光子龙,攻击你场上的花札卫-桐上凤凰。”

    巨大的黑龙从口中吐出了巨大的光束。光束穿透了屏风击中在了樱的身体上。樱的生命值顿时下降2000分,直接降到0。

    “把我虐的欲仙欲死的雨四光从头到尾基本上就没造成什么威胁啊。”智树在一旁苦笑着说道。“姐夫你打的感觉好游刃有余。欺负我姐是新手吗?”

    “不...别的卡组可能还比较麻烦,他们都是依靠各种效果来阻碍对手。高攻击力的不多。但是对我来说,我的卡组基本上容易召唤出高攻怪兽,也容易解放对方场上的怪兽。只要不是封印特殊召唤的话,我基本上都不会太在意。”吴月说道。“樱?还要再来一场吗?”

    “嗯...不了。”樱看了看自己的手牌,还是插入了决斗盘。摇摇头。“和吴月你决斗的时候就感觉有种无法逾越的鸿沟。差距太大了。果然和你完全没有可比性。”

    “吴月出去旅行一趟,变化还真大啊。”青井美和子坐在一旁,看着吴月笑道。“变得越来越像个男人了。”

    “啊哈哈...”吴月只能摸着后脑勺傻笑。

    “姐,你不打算继续决斗的话,那把决斗盘给我吧。我还要和姐夫再来一盘。”智树拿起自己的卡组说道。“姐夫既然不使用命运力的话,我就不恨我赢不了一盘。”智树不服气的说道。

    “好。那就不客气的再来一盘吧。”吴月也打开了自己的决斗盘。“打到你服为止”

    ===============================================================

    吴月走在街上,总算是松了口气。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命运力慢慢改变着自身的缘故,吴月并没有使用命运力,然而运气却出奇的好。接下来的8场决斗中吴月属于全胜阶段,赢得智树都快怀疑人生了。到后来吃午饭的时候,智树都还有些发愣。

    最起码,需要解释的事情总算是都解释完毕了。吴月也放松了下来。自己身边的人意外的很好解释。这样的话等到假期一过就可以直接去圣林学院上课了。现在还不想回去,稍微在街道上逛逛来放松放松也是比较好的。

    艘科地仇独艘恨所阳不接羽

    吴月去了自己在精灵界一直都很想去的游戏厅。毕竟在精灵界一直都在玩音乐,还有就是逛街或者游玩,像现在这样到处都是电子设备和信息设备的游乐设施根本没有。现在回来了,自然要好好玩玩。

    吴月在游戏厅玩了两个小时。开车游戏,虚拟游戏,赌博游戏还有射击游戏等等,各种游戏吴月玩的是得心应手。总觉得反应能力也提升了不少,运气也提升了不少,所以游戏玩的倒也是不差。

    吴月面对着游戏屏幕,带着虚拟头盔,在几乎真实的环境下利用手中的镭射枪对着头盔中显示出来的恐龙不断射击。在虚拟头盔中环绕立体音响和投影的游戏下游戏环境格外的逼真。

    在最后一滴血被霸王龙一尾巴给抽死之后,吴月摘下了头盔。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艘不远地独孙察战闹情由最

    果然游戏还是要这么玩才有意思啊。

    “吴月你这趟旅行难道是去修行打游戏了吗?游戏实力打的真好啊。”在吴月将身上玩虚拟游戏用来固定身体的皮带解开时,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吴月转过头,看到了后方笑盈盈看着自己的白灵。

    “这不是小泽吗?好久不见了啊。”吴月惊喜的说道。

    “好久不见?我们才一个星期没见啊。你还真是夸张啊。”白灵微微笑道。但是表情微微惊奇。眼睛都在慢慢睁大。“感觉你...变了好多啊。真的去修行了?”

    “差不多啦。”吴月解开了身上所有的束缚放在一旁,走下场地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也来玩游戏?刚才都没看到你啊。”

    “我偶尔会来这里玩游戏啊。毕竟这是我家附近啊。比较闲的时候都回来。刚巧碰到你了。”白灵笑道。“吴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天回来的吧。好像是....嗯...这几天发生了不少事情总觉得脑筋有些转不过来。”吴月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就是前天。”

    这回来几天的确是没有怎么消停过。感觉一天时间过的很漫长。

    “看样子你这几天的旅行似乎发生了不少事情啊。介意和我说说吗?”白灵看着吴月笑道。

    “可以啊。”吴月看着周围。反正现在见一个人基本上都要说一下自己旅行的事情,也习惯了。不过既然是白灵的话倒也是无所谓。“我记得这里的六楼是咖啡厅。走吧。一起去吧。”

    有了前几次的讲述经验,吴月这一次讲的更是得心应手。只是挑了大概事情来讲。这次没有花太长,大概讲了十多分钟而已。而且特地挑了一个比较冷清的角落,如果被别人听到了当成中二病那就太尴尬了。吴月和白灵还讲了邪神手镯,书和面具的事情。虽然和乔培涵她们不能说,担心她们会在意。不过和白灵就没有必要想那么多了。白灵可要更知性一点。

    “哎...”白灵端起咖啡轻轻喝了一口。“原来这一个星期你竟然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啊。如果格斯先生没有找到你的话,应该真的就没办法回来了吧。”

    孙仇科地鬼后学战孤由远远

    “是啊。其实当时已经做好在那里生活一辈子的打算了。”吴月耸耸肩。“能回来,说实话我现在睡觉醒过来的时候还有些迷糊。”

    孙仇科地鬼后学战孤由远远  白灵只是静静的看着吴月。“说起来吴月,去女校的话,有好好和乔培涵她们解释吗?”

    “那萧命呢?你既然回来了有去找他吗?”白灵问道。“他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你应该不会原谅他吧。”

    敌地地地鬼艘察所月吉羽陌

    “是有去找他。但是...怎么说呢?”吴月苦笑的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他的时候完全气不起来。毕竟是在那里唯一能够与我一起生活的人。我前期在那里如果不是有他陪我的话,也撑不下来。和小说中不一样,一个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真的不是很有趣。总会害怕下一秒自己是不是就会消失。那种多余的感觉非常讨厌。”

    “毕竟吴月你也是这样敏感心的人啊。”白灵笑着。“书,还有面具,他们真的存在吗?”

    结远科科方艘恨陌闹太术技

    “就是他们。”吴月抬起自己的右手。将食指和中指上的银色戒指摘了下来。递给白灵。“不过除了我之外他们很少搭理人。书,面具,向他们介绍一下自己。”

    “哦...感觉好夸张啊。原来真的有这种非生命体存在啊。”白灵接过了吴月手中的戒指。

    “你好。我是书。”

    “你好,我是面具。”

    白灵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两个男人平静的声音,白灵立刻向着周围看去。但是现在咖啡厅只有远处靠窗的座位有一对情侣,其余没有人,连服务员都没有。

    白灵惊讶的看着手中的两枚银戒指。“真的是他们在说话啊。”

    “很惊讶吧。当初我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也真的是蛮惊讶的。”吴月笑道。

    “吴月你的经历真的是越来越离奇了。”白灵将戒指还给吴月。有些担心的说道。“但是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人的遭遇和经历确立了一个人的人际关系,而人际关系基本上就确定了人的未来。吴月你的遭遇和经历那么离奇,在这么继续下去你在未来说不定会碰到一些你无法招架的事情。那就不好了。现在还能普普通通的生活,偶尔决斗,但是未来就很难说。你看你这次回来后就发生了很多事情不是吗?你之后还要去女校上课。而那里现在又有奇怪的能量在。这已经很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吴月将戒指重新戴在手上。“实际上已经打算好了,这次的事情解决后,我就退出龙组。什么事我都再也不管了。”

    “想的是很好。不过吴月。”白灵正色的看着吴月。“你应该不可能退出的。啊不,我并不是说你的龙组退出不了,那又不是邪教也不是传销,自然是想走就能走。我说退出是指你完全退出这种氛围回到正常人的生活。这是不可能的。假如你退出了,而他们又遇到了自己绝对没办法解决但是又不得不解决的事情而去找你,你会拒绝吗?拒绝的话可能龙组的人没办法应付而让很多成员牺牲。就算他们不去找你,你在听到这件事时,会选择放任不管?”

    后远科不方敌学由闹科冷早

    “......”吴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拒绝不了吧...”吴月摸着后脑勺尴尬的笑着。

    “说到底生活也就是个圈子。只要还在这个圈子,就不可能躲得掉。更别说还是我们这个信息化泛滥的时代。地球从原本的星球完全变成了一个村落。地球另一端的事情我们也能够随时知道。”白灵笑着说道。“但是吴月你真的想逃离一切的话,不是有个绝佳的地方吗?一个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再怎么寻找也绝对找不到的地方。”

    后远远远鬼敌球由月通考显

    “你指...精灵界?”吴月不确定的问道。

    “是啊。你在那里认识女王不是吗?而且和公主也认识。而且几乎不会有人是你的对手。你还是那里抵抗了兽人侵略的英雄。可以说在那里生活的话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好吗?”白灵笑道。“还有非常可爱的女仆们从头到尾伺候你。”

    后不远科情结察接闹孤秘阳

    “不是没想过回去啊。但是这边还有我家里人...”

    “接过去不就好了。迪欧斯先生的时空能力在人多的情况下不稳定,但是你现在也有着时空力量不是吗?两个人联手的话应该不用担心吧。而且也有充足的时间。先慢慢熟悉自己的空间能力就好了。”白灵慢慢说道。“你们父子都不是一般人,你的母亲应该也有察觉到一些事情才是。和她说清楚就好了吧。你母亲会理解的。”

    “但是不可能一个人走吧。要不然我也不会总想着回来的方法。还有乔培涵,樱,以及小枫。而她们也都有自己的家人。按照迪欧斯先生的实力,不可能全部带走。的确就像小泽你所说。人的生活是个圈子,不可能单独拿走其中一块。要全部带过去的话要花上好几年的时间。太麻烦了。”吴月叹气。“这个想法基本上是作为最后的解决方案。”

    “那么还有另外一个解决方法啊。”白灵端起咖啡轻轻喝了一口。

    “是什么?”

    “将所有的事情解决不就好了。”白灵笑道。“不论你是不是所谓的邪神,但是肯定有相应的联系吧。利用那份力量将所有的事情解决吧。总比以后遇到不得不解决的事情再去求力量好吧。”

    “小泽你的意思...”吴月的手心虚握,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手镯。“接受这份力量?这可不是什么正派的力量啊。”

    “吴月你也算是经过了不少事情的人。什么是正什么是邪你心里应该有相应的衡量范围。”白灵摇晃着手中的汤匙。“力量自身是没有正邪之分的。取决于使用它的方法。就像菜刀你是打算用它砍人还是切菜这个取决于你。对吧?如果真的害怕这份力量的话,你现在不是仍旧在接受书和面具的力量吗?他们难道不也是黑暗道具吗?”

    敌远不科酷后恨接月阳酷

    “......”吴月看着手中的手镯。用手指头不断转着。“是正是邪啊...”

    “这个需要吴月你自己去思考了。我充其量只能给你个建议。”白灵看着吴月笑道。

    “小泽的话会怎么做呢?”

    “我刚才说的就是我自己的想法。如果是我的话就会这么做。优柔寡断造成我身边的人受伤的话,早晚会后悔的。我不喜欢那样。”白灵说道。

    “说的也是。”吴月叹了口气。手心一握,手镯消失在了手中。

    “放弃接受吗?”

    艘科地地酷后术战冷球术主

    “不。我打算听从小泽你的话,我接受这份力量。毕竟我的师父和身边的人是冥界的人,我自己修炼的也是黑暗力量。现在说邪神所给与的道具是邪恶道具反而有些奇怪了。是我受各种动漫小说的影响太大了。”吴月笑道。“手镯要戴的话,我是打算在解决事情的时候在用。手镯戴上后我的心理也会有一定的变化。我不是很喜欢那种感觉。不过我不会再排斥这份力量了。”

    白灵只是静静的看着吴月。“说起来吴月,去女校的话,有好好和乔培涵她们解释吗?”

    “说了。”吴月点点头。

    “是吗。”白灵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手臂有些用力,杯子撞击在玻璃桌面上发出了很清脆的声音。

    “怎么了?”吴月总感觉白灵的脸色有一丝生气。

    “没事。”白灵拿起旁边的菜单说道。“说起来你不缺钱,那我们来玩一场,如何?输掉的人请客。”

    后不仇仇鬼后学接冷敌孤

    “可以是可以啊...”好像是真的生气了。为什么?吴月有些哭笑不得。“想怎么玩?”

    “不用决斗盘,就这么直接决斗。”白灵从怀里的口袋中拿出卡组,放在了桌子上。“一盘定胜负。输掉的人请客。”

    “但是我现在有命运力啊...小泽你是认真的吗?”

    “如果你要使用的话也可以啊。”白灵无所谓的说道。将卡组放在了桌子上。把杯子放在了一边。“好了。开始决斗吧。”

    “好吧。”都那么说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使用命运力。吴月从腰间将卡组拿出放在了桌子上。

    “那就猜拳定先后吧。”白灵抬起了自己的右手。

    敌地仇仇方后恨接月羽羽酷

    “好吧。”吴月抬起右手握成拳。

    ““剪刀石头布...””

    吴月出的是石头,白灵出的是步。

    “那我选择后攻。”白灵一边说着一边抽出自己的五张卡。“要小声一点哦。毕竟这里是咖啡厅。”

    “好的。那我的回合。”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卡。“发动魔法卡,增援。将卡组中等级4以下的战士族怪兽加入手牌。”吴月拿起自己的卡组慢慢看着,从中拿出一张卡。“我将天帝从骑爱迪娅(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加入手牌。接下来将天帝从骑召唤。天帝从骑的效果,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中将另外一张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特殊召唤。我将卡组中的冥帝从骑哀多斯(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特殊召唤。”

    “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啊...帝王卡组得到了加强真好。不像是光道,完全没加强。”白灵有些苦恼的说着。“这难道是吴月你操纵的结果?”

    “这个真的和我没关系啊。我也不知道帝王会加强。冥帝从骑在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可以多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我将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光与暗之龙(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2300)。”吴月将卡片放在桌上。“小泽你现在还在用光道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