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零五章 花札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五章 花札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看着智树将卡组中弹出的卡片加入手牌,吴月笑道。 “原来你的新卡组是黑魔导卡组啊。六武众变成魔法师,变得还真是大啊。”

    “总是用一个卡组也是挺无聊的。想换换新花样。重点是六武众一直不加强,和那些影依啊龙星啊帝王啊打起来超费劲的。我只能换卡组了。”智树无奈的说道。“接下来发动魔法卡,黑魔导阵。作为这张卡的发动时的效果处理,从自己卡组上面把3张卡确认。那之中有着有「黑魔术师」的卡名记述的魔法·陷阱卡或者「黑魔术师」的场合,可以把那1张给对方观看并加入手卡。剩下的卡用喜欢的顺序回到卡组上面。”智树拿起了自己卡组最上方的三卡片。“我将卡组最上方的永远之魂加入手牌。”

    嘛,毕竟是黑魔术师的卡组,这样也算是正常了,也没什么特别的。黑魔法术师卡组的话倒也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只要不让他的黑魔导留在场上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接下来发动永久魔法卡,恶魔的宣告。”智树再次将另一张卡片插入决斗盘说道。

    “哦...”吴月惊奇的看着智树。好像多了一些很有趣的卡片啊。

    “恶魔的宣告效果,一回合一次,支付500分的生命,宣言一张卡。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翻开,如果翻开的卡是宣言的卡片则加入手牌。不是的话则送入墓地。我宣告的卡片是魔法卡,黑魔术的帷幕。”智树翻开了卡片,正是魔法卡,黑魔术的帷幕。

    哦...因为卡组中有黑魔导之阵这些卡片所以卡组上方很了解,因此加了一些赚卡的卡片吗?很会想啊。

    结科仇地酷敌察战闹羽阳考

    “接下来发动魔法卡,黑魔术的帷幕。支付1000基本分才能发动。从自己的手卡·墓地选1只魔法师族·暗属性怪兽特殊召唤。我选择因为你的手札抹杀而送入墓地中的黑魔术师(等级7,攻击力2500,守备力2100)在场上攻击表示特殊召唤。接下来发动黑魔导阵的第二个特殊能力,自己场上有「黑魔术师」召唤·特殊召唤的场合,以对方场上1张卡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张卡除外。除外你的盖牌。”

    “连锁你的盖牌,速攻魔法卡,帝王的烈旋。这回合上级召唤的场合,可以将你场上一只怪兽作为祭品。连锁帝王的烈旋,墓地中真源的帝王特殊能力发动,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连击,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吴月将墓地中的卡片拿了出来,放在了场上。同时将场上的这张卡放入墓地。

    “对于帝王的卡片还不是很了解吗?发动手中天帝埃忒耳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在手卡的场合,对方主要阶段把自己墓地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除外才能发动。这张卡上级召唤。我将我场上的真源的帝王和你场上的黑魔术师送入墓地,将天帝埃忒耳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天帝埃忒耳的特殊能力,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的场合才能发动。从手卡·卡组把「帝王」魔法·陷阱卡2种类送去墓地,从卡组把1只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结束阶段回到持有者手卡。我将卡组中的第二张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轰毅送入墓地,将卡组中的光帝克莱斯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光帝克莱斯的效果,特殊召唤,召唤成功的场合,破坏场上两张卡。破坏卡片的控制者可以抽出破坏数量的卡片。”

    “切。恶魔的宣告和黑魔导阵要被破坏了吗?”

    “不。我破坏的是我场上的天帝和光帝,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吴月将自己场上的两张卡送入墓地,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

    “竟然不破坏我的卡片吗?”智树惊讶的说道。

    “补充手牌才是关键。况且你又没办法一拳头打死我。没有黑魔导的话那些卡片也不过就是占位置的魔法陷阱卡而已。”吴月笑道。

    “怎么不可能。”智树将一张手牌塞入了决斗盘。“发动魔法卡,真实之名。”

    卡图是一只褐色的手臂握着一个空白的铁牌项链。那个项链怎么看都是动漫中阿图姆最后戴的刻有自己名字的埃及项链。

    “我去那不是动漫中阿图姆戴的项链吗?那张卡现在竟然也OCG化了吗?”吴月惊讶的看着那张立在智树场上巨大的卡片。

    “哼哼,姐夫你也是学习不够啊。真实之名的效果,宣言1个卡名才能发动。自己卡组最上面的卡翻开,宣言的卡的场合,那张卡加入手卡。并且,可以再从卡组把1只神属性怪兽加入手卡或特殊召唤。不是的场合,翻开的卡送去墓地。我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是怪兽卡,黑幻想之魔术师(等级7,攻击力2100,守备力2500)。”智树翻开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正是怪兽卡黑幻想之魔术师。

    结不地仇酷孙术战闹学陌星

    卧槽竟然还能这么玩?

    结不地仇酷孙术战闹学陌星  “因为宣言正确,我将卡组中一张神属性的卡片加入手牌或者特殊召唤。”吴月的卡组中弹出一张卡。吴月把卡片拿起来放在了决斗盘上。“因此我将卡组中的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特殊召唤。”

    “因为宣言的卡片正确,我将卡组中的神属性怪兽,奥西里斯的天空龙(等级10,攻击力???守备力???)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

    黑色的云开始聚集在天空中。伴随着雷电不断在云层中涌动,有着复嘴的血红色百米长龙从云层中冲出,盘旋在空中向着吴月发出了怒吼。

    “哦...竟然这么快就召唤出了神啊。智树你真是下了血本了啊。一张神之卡可是非常贵的。再加上你的黑魔术师卡组,更是贵的让人怀疑人生。”吴月笑道。“嘛,毕竟你的手牌现在很充裕。有五张卡片,攻击力5000啊。如果再召唤点别的,就直接一发OTK了。但是黑魔术师能特殊召唤的卡片不多了啊。”

    “的确。如姐夫你所说,黑魔术师卡组很贵的,光是买了神之卡我就没多少钱了。所以这个黑魔术师卡组我本身就不完整。”智树笑着拿起了自己的手牌。“发动魔法卡,影依融合。”

    “哦...外挂影依吗?难怪你的卡组看起来那么厚。”吴月说道。

    艘远远科独后术所月方我鬼

    艘远远科独后术所月方我鬼  吴月只能在原地看着樱不断的抽牌和召唤。

    “本来应该是你场上有额外怪兽我好用的。可是姐夫你这个帝王卡组根本不从游戏中召唤卡片,我也没辙。”智树将两张手牌送入墓地。“我将手中的暗属性的影依兽(等级5,攻击力攻击力2200,守备力1700)和地属性的魔兽犀战士(等级3,攻击力1400,守备力900)送入墓地,融合召唤,神影依舍金娜噶(等级10,攻击力2600,守备力3000)。”智树又将自己的卡组拿了出来。“发动送入墓地的魔兽犀战士的效果,这张卡送入墓地的场合,将卡组中一张恶魔族怪兽送入墓地。我将卡组中的诡计恶魔(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0)送入墓地。送入墓地的诡计恶魔效果发动。将卡组中的名字带有恶魔的卡片加入手牌。我再次将第二张恶魔的宣告加入手牌。然后影依兽的效果发动,因为效果送入墓地的场合,从卡组中抽一张卡。”

    “这样就又有四张手牌了吗?”吴月惊讶的说道。“黑魔术师卡组外挂恶魔和影依,亏你不卡手啊。”

    “恶魔就加了那么几张,而且都是魔法卡。当然不会卡手。主要都是外挂影依。但我加了很多辅助抽卡。一般情况下不卡手。虽然卡组是比较厚。”智树看着吴月说道。“那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战斗!神影依舍金娜噶,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怪兽一道激光向着吴月冲过去。但是一个十字架突然冲出,不断旋转着挡在了吴月的面前。激光被这个旋转的十字架完全弹开。

    孙仇地仇方敌术战冷情后结

    “发动手中消战者(等级1,攻击力0,守备力0)的特殊能力。在对方进行直接攻击的场合,这张卡从手牌特殊召唤并结束战斗阶段。因为消战者召唤出来的时候战斗阶段就已经结束了。所以就算接下来欧西里斯的召雷弹会炸过来,我也不会再受到攻击。”吴月笑道。“神影依舍金娜噶虽然可以无效特殊召唤的怪兽效果,但是你的四张手牌中一张是恶魔的宣告,一张是黑幻想之魔术师,一张是永远之魂,还有一张是刚抽到的卡片。应该不是影依怪兽。”

    孙仇地仇方敌术战冷情后结  “......不发动。你现在还没有卡片使用。不能保证你不会召唤出别的怪兽。我要小心点。黄泉青蛙无所谓,你现在有各种永续魔法卡和永续陷阱卡,不像以前是纯粹的蛙帝,不用担心。而真源的帝王你墓地有两张。除外哪个我都亏。”智树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不是影依怪兽。但是天空龙的召雷弹仍旧发动,召雷弹。你的消战者是攻击表示,攻击力2000以下的怪兽直接破坏。破坏消战者。”天空中的红色巨龙张开了自己的第二个嘴巴。雷不断在口中聚集,化为了巨大的雷球。雷球冲到了吴月场上的消战者身上,在烟雾消失后,消战者仍旧待在场上。

    “召雷弹是让怪兽的攻击力或者守备力下降2000点,下降到0时便会被破坏。不过根据调整规定,怪兽的数值不能将为负数。所以可惜,消战者的攻击力和守备力不会下降。自然也不会被破坏。天空龙的召雷弹可杀不死消战者。话说神之卡在特殊召唤的结束阶段会送入墓地。接下来要叠放了吧。”吴月说道。

    “当然要物尽其用。我将等级10的天空龙和等级10的神影依叠放,超量召唤,超重型炮塔列车古斯塔夫最大炮(阶级10,攻击力3000,守备力3000)。”

    天空龙和舍金娜噶化为了光芒融合在了场上,一只具有超长炮筒的炮台出现在了场上。炮筒开始慢慢的旋转,对准了吴月。

    “原来如此,是这种方式的一回杀。”

    “古斯塔度最大炮的效果,舍弃一个超量素材,给与你2000分的伤害。”

    彭!

    炮太重冲出了一枚巨大的炮弹炸在了吴月的旁边,吴月的生命值在硝烟中顿时下降了2000分,到达6000分。

    “不用命运力的话,我果然没办法那么简单就抽到格斯大哥。只能硬抗这2000分伤害了。”吴月叹气说道。“不过好在刚才无效了攻击。如果吃下4000分和2600分的伤害,再加上这2000分,我就直接挂了。”

    “所以我才可惜啊。发动送入墓地的神影依舍金娜噶的效果,这张卡送入墓地时,选择墓地中一张影依的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墓地中的影依融合加入手牌。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8000,4)

    “盖下的是永远之魂吗?然后黑魔法阵还在场上,看准机会要直接除外我的卡片。而且手中还有影依融合,如果我从额外召唤怪兽的话,下回合你就卡组融合了。还真麻烦啊。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着自己的六张手牌。“在我的准备阶段发动墓地中的黄泉青蛙的效果,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

    艘远不地鬼后术接孤我太情

    “黄泉青蛙吗?接下来应该就是要召唤帝王了吧。”

    “先别急啊。消战者变为守备表示。发动魔法卡,帝王的深怨,展示手中的帝王怪兽,冥帝厄瑞玻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将卡组中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接下来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舍弃手中的第二张帝王的烈旋,从卡组中抽两张卡。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第三张帝王的深怨,帝王的烈旋和帝王的冻汽向你展示。你选择一张加入我的手牌。”吴月将卡片拿起来,向着智树展示。

    “帝王的深怨一回合只能发动一张。你没办法再次发动。我选择帝王的深怨。”智树说道。

    “那么我将帝王的深怨加入手牌。其余的放回到卡组中。”吴月将卡片插入卡组,卡组的自动洗切功能开始洗切卡组。“然后发动魔法卡,抵价购物,舍弃手中的冥帝厄瑞玻斯,从卡组中抽两张卡。发动墓地中冥帝的效果,舍弃手中的帝王的深怨,墓地中的一张攻击力2400以上,守备力1000的卡片加入手牌。我选择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加入手牌。然后发动魔法卡,暗之诱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接着除外一张暗属性怪兽。我除外冥帝厄瑞玻斯。”吴月再次将卡片放在除外区。

    后地地不方后术所阳不仇仇

    “你真的没用命运力吗?这一切发生的也太顺利吧。”智树怀疑的说道。

    “你不能说我运气好就算是命运力啊。我只能说我个人真的没有使用。”吴月摊开手无奈的笑道。“只能说是运气比较好吧。如果我真的想要什么卡也不用这么频换的更换手牌。想抽直接就抽到了。”

    “那么你这么频繁的更换卡片是为了什么?”智树问道。

    “没事。你接下来看着就好了。”吴月看着自己的7张手牌。“除外墓地中帝王的深怨,将真源的帝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吴月将墓地中的卡片拿了出来,放到了场上。“如何?接下来要发动永远之魂吗?配合黑魔导阵除外我的一个卡片。”

    “......不发动。你现在还没有卡片使用。不能保证你不会召唤出别的怪兽。我要小心点。黄泉青蛙无所谓,你现在有各种永续魔法卡和永续陷阱卡,不像以前是纯粹的蛙帝,不用担心。而真源的帝王你墓地有两张。除外哪个我都亏。”智树思考了一下后说道。

    “黄泉青蛙无所谓啊...”吴月不明意义的笑着。“发动魔法卡,冥界的宝札。接下来将黄泉青蛙和真源的帝王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冻冰帝梅比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

    整个场地突然涌起一阵冻汽。整个地面都完全结冰。一身银白色铠甲的冻冰帝从寒冰中现身。

    “什么?”智树看到吴月场上那只怪兽时不禁呆住了。

    “虽然想要看准机会,但是抓不住也没办法。”吴月笑道。“冻冰帝在将水属性怪兽解放做上级召唤时,选择破坏的魔法陷阱卡不能对应发动。这样你的永远之魂就无法发动了。冻冰帝的效果。这张卡上级召唤成功时,可以选择场上最多3张魔法·陷阱卡破坏。而且有水属性的黄泉青蛙作为祭品,你没办法对应冻冰帝的效果来连锁选择的卡片。永远之魂,恶魔的宣告,黑魔法阵,破坏。”

    冻冰帝对着智树抬起了自己的右手。寒气涌动,冻冰帝场上的三张卡片顿时化为了冰块,破碎在了场上。

    “啊...我的卡片...”智树无奈的看着自己场上的卡片化为了碎块。“没想到青蛙是这么用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然后冥界的宝札效果发动,每当以2只以上怪兽作为祭品的祭牲召唤成功时,从卡组抽2张卡。我再抽两张卡。”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两张手牌。“发动魔法卡,卡片上移。从自己卡组上面把最多5张卡确认,用喜欢的顺序回到卡组上面。这个回合自己在通常召唤外加上只有1次可以把1只怪兽上级召唤。”吴月拿起了卡组最上方五张卡,看了看后,改变了顺序便放了回去。“因为多了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我将冻冰帝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怨邪帝的效果,除外你场上的古斯塔夫最大炮。并给与1000分的伤害。”吴月说道。

    黑色的气凝聚在了古斯塔夫最大炮的身体上,完全将其吞噬。智树的生命值下降了1000分,到达7000点。

    “真是可悲。”智树无奈的将卡片拿起来放入除外区。

    “我挺好奇你的那张卡的。”吴月将手中的卡片给智树展示。“我舍弃手中的魔法卡简易融合。发动魔法卡,二重魔法。这回合可以发动你墓地中的一张魔法卡。”

    “魔法卡?”智树看向自己的墓地。

    “没错。就是魔法卡,真实之名。”吴月说道。“我就不拿到手里,直接用了,也省的我们来回拿卡。我发动真实之名,我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是魔法卡,死者苏生。”吴月翻开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是魔法卡,死者苏生。

    “我去,要出事了。”智树无奈的说道。

    “因为宣言正确,我将卡组中一张神属性的卡片加入手牌或者特殊召唤。”吴月的卡组中弹出一张卡。吴月把卡片拿起来放在了决斗盘上。“因此我将卡组中的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特殊召唤。”

    地面裂开,天青色的巨人从地面中缓缓升起。站在吴月的背后。

    “然后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天帝埃忒耳。”吴月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天帝从场上旋转的魔法阵中慢慢浮现了出来。

    “攻击力刚好是9600点。而你场上只剩下攻击表示攻击力1600点的怪兽。刚好不是吗?”吴月笑道。“有防御的手段吗?”

    结科科仇独孙恨所阳显学考

    “没有。投降。”智树无奈的叹口气。“姐夫你也太猛了吧。我还什么都没干呢就输了。我卡组的威力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啊。明明那么杂,为什么你能用的这么顺利呢?外挂神外挂青蛙还能打的这么顺利。我的卡组外挂一个影依已经是极限了。”

    “只能说我的运气比较好。虽然没有使用命运力,但是好像这种力量本身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我。就算不刻意控制,自己的运气也不会太差。”吴月看着自己的手牌。将卡片收了起来,放回了自己的卡组中。

    结仇科不情后察由阳诺球帆

    “那接下来我也要玩。”一直坐在一旁的樱突然站了起来。“我最近也开始学习决斗了。吴月,也和我打一场吧。”

    结仇科不情后察由阳诺球帆  “那我选择后攻。如何?”吴月问道。

    “唉?”吴月惊讶的看着樱。虽然说在这个时代不玩决斗才是比较奇怪的事情,不过上一个星期好像还没有开始玩吧。这个星期突然开始了?

    吴月心里有些别扭。自己遇到的各种危险就在于决斗。黑暗决斗,乔培涵一个人也好,樱也学习决斗,以后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应付的过来吗?

    “哎?”吴月突然再次发出了疑问的声音。

    “吴月,疑问词发出一次就够了啊。不用说两次吧。我老早就想玩了只是不知道玩什么卡组比较好。这周经常和智树决斗,也学习了不少。我想我应该不会很弱才对。没必要那么奇怪吧。”樱苦笑着说道。

    “啊不是不是。我不是惊讶你玩决斗。”吴月赶忙摆手说道。“我是惊讶我自己啊。既然想决斗就开始决斗吧。”

    “不准放水啊。我最讨厌别人放水了。”樱接过智树的决斗盘,戴在自己手腕上。

    “嗯。可以。”吴月点点头。收起自己的卡片,将卡片插入自己的决斗盘。

    刚才第二声惊讶。吴月的确是惊讶自己。当初乔培涵在说要学习决斗的时候,自己一点都没有。那时候自己还是戴着邪神手镯的。感觉就算乔培涵出了什么事,自己也完全有方法应付。但是现在,明明是同一件事,那种自信的感觉却完全没有了。没有邪神手镯心里运动慢慢变回去了吗?

    吴月按下决斗盘上的投掷系统。将骰子出现在场上。看着那不断旋转的骰子。

    骰子停下后,吴月的是3,樱的是2。

    “那我选择后攻。如何?”吴月问道。

    “当然可以。”樱笑着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吴月也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

    “我发动魔法卡,花合。”樱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从中找出了一张卡插入了决斗盘。“从卡组把4只攻击力100的「花札卫」怪兽攻击表示特殊召唤(同名卡最多1张)。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的效果无效化,不能为上级召唤而解放。”

    “花合?花札卫?”吴月疑惑的看着樱。“还真的是很少见到有人用这个卡组啊。”

    结不仇地独艘学所月毫帆故

    结不仇地独艘学所月毫帆故  “将花札卫-松解放,特殊召唤手中的花札卫-松上鹤(等级1,攻击力2000,守备力2000)。这张卡不能通常召唤。把「花札卫-松上鹤-」以外的自己场上1只1星「花札卫」怪兽解放的场合可以特殊召唤。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给双方确认。那是「花札卫」怪兽的场合,可以把那只怪兽特殊召唤。不是的场合,那张卡送去墓地。”樱抽出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向吴月展示着。“抽到的是花札-芒上月(等级8,攻击力2000,守备力2000)。芒上月的特殊能力也发动了,这张卡不能通常召唤。把「花札卫-芒上月-」以外的自己场上1只8星「花札卫」怪兽解放的场合可以特殊召唤。我解放八星的花札卫-芒,特殊召唤花札卫-芒上月。芒上月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给双方确认。那是「花札卫」怪兽的场合,可以把那只怪兽特殊召唤。不是的场合,那张卡送去墓地。”

    “因为主要的流程只有一种啊。又不是太难。别的卡组各种操作看的我眼花缭乱,实在是不适合让我这个初学者来玩。”樱拿出自己的卡组慢慢看着。“我将卡组中的花札卫-松(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花札卫-桐(等级12,攻击力100,守备力100)。花札卫-芒(等级8,攻击力100,守备力100)。花札卫-柳(等级1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

    樱的场上出现了四盏刻画着日本图案的屏风紧紧挨在一起。每盏屏风的图案都不一样。等级和攻击力真的是完全不搭。

    “将花札卫-松解放,特殊召唤手中的花札卫-松上鹤(等级1,攻击力2000,守备力2000)。这张卡不能通常召唤。把「花札卫-松上鹤-」以外的自己场上1只1星「花札卫」怪兽解放的场合可以特殊召唤。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给双方确认。那是「花札卫」怪兽的场合,可以把那只怪兽特殊召唤。不是的场合,那张卡送去墓地。”樱抽出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向吴月展示着。“抽到的是花札-芒上月(等级8,攻击力2000,守备力2000)。芒上月的特殊能力也发动了,这张卡不能通常召唤。把「花札卫-芒上月-」以外的自己场上1只8星「花札卫」怪兽解放的场合可以特殊召唤。我解放八星的花札卫-芒,特殊召唤花札卫-芒上月。芒上月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给双方确认。那是「花札卫」怪兽的场合,可以把那只怪兽特殊召唤。不是的场合,那张卡送去墓地。”

    几乎花札卫的效果都是抽卡的啊。不知道樱的卡组中有多少张怪兽。

    后科远地情艘学陌月接指

    樱抽出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抽到的是花札卫-松。然后召唤花札卫-松。松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成功的场合发动。自己从卡组抽1张,给双方确认。那是「花札卫」怪兽以外的场合,那张卡送去墓地。”

    后科远地情艘学陌月接指  “因为主要的流程只有一种啊。又不是太难。别的卡组各种操作看的我眼花缭乱,实在是不适合让我这个初学者来玩。”樱拿出自己的卡组慢慢看着。“我将卡组中的花札卫-松(等级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花札卫-桐(等级12,攻击力100,守备力100)。花札卫-芒(等级8,攻击力100,守备力100)。花札卫-柳(等级11,攻击力100,守备力100)。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

    看这样子估计是没完了。

    吴月只能在原地看着樱不断的抽牌和召唤。

    “抽到的卡片是花札卫-牡丹上蝴蝶(等级6,攻击力1000,守备力1000,调整)。牡丹上蝴蝶也必须要解放一只花札卫怪兽才行。我解放花札卫-桐,特殊召唤手中的花札卫-牡丹上蝴蝶。牡丹上蝴蝶的抽卡效果也发动了。”樱抽出卡片。“是花札卫-柳间小野道风(顶级11,攻击力2000,守备力2000)。接下来发动场上花札卫-牡丹上蝴蝶的特殊能力,把场上的这张卡作为同调素材的场合,可以把包含这张卡的全部同调素材怪兽当作2星怪兽使用。我将花札卫-牡丹上蝴蝶,花札卫-牡丹松上鹤,花札卫-芒上月,花札卫-松,同调,同调召唤,花札卫-雨四光(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3000)守备表示召唤。”

    终于是召唤出来了。花札卫卡组好像就这一个套路。召唤出雨四光给与对手伤害。其余貌似也没有可以召唤的了。花合在发动的回合好像不能召唤特殊召唤花札卫以外的怪兽。基本上除了这个也展开不了别的。

    “解放场上的花札卫-柳,特殊召唤手中的花札卫-柳间小野道风。柳间小野道风也必须要解放11星的怪兽才能特殊召唤。召唤成功时也能够抽一张卡。”樱再次抽出了卡片。“是花札卫-桐。因为柳间小野道风的效果可以特殊召唤。不过我不召唤。发动魔法卡,超来来。从自己卡组上面把3张卡翻开,那之中的「花札卫」怪兽尽可能无视召唤条件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的等级变成2星,效果无效化。剩下的卡全部里侧表示除外,自己失去除外的卡数量×1000基本分。”

    孙不仇仇酷后恨战阳独陌学

    孙不仇仇酷后恨战阳独陌学  彭!

    “这么有自信啊。”吴月惊诧的说道。

    “我的卡组中只有8张魔法卡,其余是32张花札卫怪兽。当然有自信了。”樱笑道。“我又不像吴月你想抽什么卡就抽什么卡,自然要以最大可能性来召唤怪兽。”

    三十二张怪兽啊。我去。不过花札卫怪兽基本上都能够特殊召唤,应该不用在意这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