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零三章 命还相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三章 命还相亲?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呦,你也去八楼啊。 找亲戚玩吗?”中年妇女想按下数字时,看到吴月按下的数字后,扭过头对着吴月笑道。

    “是的。你好。”吴月向着中年妇女微微低头行礼。

    “我们八楼那里住的都是一年到底都在工作的年轻人,除了他们之外就是我这样给他们带孩子的老年人了。”中年妇女非常自来熟的笑道。“那些年轻人都是年轻有为啊。这么年轻就住下这么好的房子。不过他们都很少有孩子。还真是很少见到有孩子过去找他们。”

    “我也不清楚。是他叫我的。”吴月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那个,请问你知道那里有一个叫做命的男人吗?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弟弟叫做运。”

    一般情况下这些人应该是不会相互认识的吧。但是这个阿姨这么自来熟,相信应该知道一些情报。

    “哦知道知道。”但是中年妇女却连想都没想。直接笑着摆摆手。“艾玛那么英俊的俩娃,咋能不认识呢?你就是来找他们的吗?”

    “嗯。”吴月有些诧异的点点头。竟然这么简单就知道他们两个。“他们是从以前就住在这里的吗?”

    “不是。去年年底来的。”中年女子想了想后说道。“以前他们帮我抓过抢我包的贼。当时我看他们在找房子住。就将我儿子多出来的一间房租给他们了。”

    “抓...抓贼?命和运吗?”吴月惊愕的歪过了头。

    孙远地科情孙恨所冷技由封

    “不是。是那个运。看起来有些不善言辞的孩子。当时看到我的包被抢了,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哎妈跑的飞快啊,我看奥运会的运动员都不是他的对手。那贼骑着摩托车都被他追上了。一拳头就把他们给打倒了。”中年女子绘声绘色的说道。“当时运把我的包给我了。然后我看到命的手里在拿着一些招租广告看的时候,我就给他们介绍了这里。反正整个八层都是我儿子买下的。看这孩子人这么实在,就便宜租给他们了。租到现在了。”

    孙远地科情孙恨所冷技由封  “......”运咬着口中的吸管看着旁边大瓶装的可乐。仰起头看着开始系围裙准备做饭的命。“生气了?”

    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到了八楼。吴月帮中年妇女提着菜篮子。

    “那你知道命和运是做什么工作的吗?”吴月一边跟在中年妇女旁边向前走去,一边问道。

    “好像什么工作都做。有时候我见到他们在当服务员,有时候在开车,有时候还在糕点店见过他们当厨师。真的是天才啊。尤其是命,做的蛋糕那真是美味。他打工的那半个月我天天都要早早去买,因为去买的人太多了。不过我毕竟是他的房东啊。有预定。”中年妇女笑道。“不过可惜,现在不在那打工了。在找新的工作。但有时候命在家里做蛋糕的时候会给我端一点。这孩子非常懂事对不对?”

    好普通...根本就是一个刚刚毕业开始不断寻找适合工作的学生嘛。哪是一个异能组织的首脑。而且一个组织的老板...竟然租房子?这信息量略大啊。你收保护费或者会费最起码也该是个千万富翁啊。你如果没钱,给萧命的那些装备和奖金是怎么来的?

    “819...到了。”吴月一边走一边留意着旁边的门牌号。这一层房间很多,应该都是用来出租的。

    “那也行。就送到这里吧。”中年妇女从吴月手里拿过了菜。“我的房间就在前面的808。没事过来玩啊。”

    “嗯。再见。”吴月向着这个中年妇女微微鞠躬。

    中年妇女走过了拐角,消失在了吴月的面前。吴月走到门前,敲了敲门。

    大门立刻就打开了,穿着薄长袖和牛仔裤,带着眼镜的命出现在了吴月的面前。干净整洁利落的简直就像是个学生。这个形象真的是着实把吴月给呆住了。

    孙仇仇远方后术接阳术地仇

    “你哪位?”吴月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面前身上还有着淡淡香皂味道的命。

    “哈哈。没穿唐装就不认识了吗?”命揉着自己的头发笑道。“算了,先进来吧。”说着,命让开了自己的身体。向里面走去。指了指旁边鞋架上的一次性拖鞋。“请记得换鞋。”

    “哦......”吴月下意识的拿起旁边的一次性拖鞋,蹲下身开始换鞋。因为场景太随和了,吴月反应过来的时候拖鞋已经换好了。

    结科仇科独后术由月指故封

    吴月觉得如果自己现在是在动漫中的话,脸部表情一定是个囧。

    在吴月换好鞋进入客厅的时候,发现到了坐在客厅地板上,打着电视游戏的运。玩的还是拳皇这种格斗类游戏。

    ......

    吴月怔怔的看着运。运转过头,看了吴月一眼。两个人就这么对视着。

    “玩吗?”运拿起了一个手柄向着吴月示意道。

    “你等...不...啊等等...不用了。”吴月一边摆手一边后退。坐在了沙发上。“我先冷静一下。事情的发展情况有点诡异。”

    艘地科不方敌恨由孤考陌

    “开门看到的不是充满阴暗的空间而是一个普通的卧室。见到的我们不是张牙舞爪而是穿着家居服所以理解不能吗?”命这时候也走了过来。手中还端着两杯咖啡。咖啡与一般的速溶咖啡不同,感觉很香。刚才厨房里喀拉喀拉的声音好像是在磨咖啡豆。命将一杯咖啡放在了吴月面前,自己坐在一边喝着另一杯。

    吴月怔怔的看着盘腿坐在地上,以极其熟练的手法操作着电视中的草薙京将大蛇打出翔的运。

    “运的话,更喜欢喝碳酸水。可乐是最爱。咖啡他不喜欢。”命看着吴月的眼神,还以为吴月在意这个。不禁说道。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吴月赶忙摇头,看着面前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咖啡,吴月总觉得不喝的话不太合礼仪。可是这里毕竟是敌人的所在地。谁知道这杯咖啡里有没有料。吴月最终还是提不起勇气去喝。“请问...”

    哎卧槽我还请问。我是过来踢场子的,怎么能这么怂。

    “你们...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

    结果最后还是提不起勇气。就是感觉这个地方不太适合让自己发飙。

    “如你所见。我们两个住在这里。因为比较便宜。”命笑道。“运的话,他很喜欢打游戏,你别理他就好。”

    “好吧。这件事就先放过吧。我懒得问了。我想问一下那个短信的事情。你竟然没有换号?就这么大咧咧的让我查到你住在这里?”吴月正色的看着命。这个问题还是在意的。

    “因为没人会查。”命笑道。“毕竟我的手下他们对我还是有一定的恐惧心理。如果随随便便查询的话,被我知道了。他们可没有好果子吃。我的短信也只是发给我的队员。他们也不会随意乱传,自然不用担心。不过在刚才,那个手机卡已经销毁了。所有的信息我也都删除了。”

    “你不知道我会来?”吴月怀疑的看着命。脑子里一直想象着李谦的话。李谦这个同龄人都能够通过话语成功将自己的注意力向着别的方向引导,命这个怎么看都是人精一样的人天知道他会怎么玩自己。而且这个地方给自己的打击太大了,吴月在心底里保持最低限度的警惕。

    “这个当然知道。不过没想到会那么快。”命一副思索的表情。“因为吴月你一向属于后知后发,不把你逼到底你基本不会管。所以我还以为你是在一两个月后受不了别人再监视你了才会来找我。我昨天命令刚发出去啊。”

    “为什么要监视我?你之前不是刚刚找过我吗?而且我们两个又不是不认识,你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问我啊。到底还有什么地方需要你这样偷偷摸摸的收集我的消息。搞得跟个跟踪狂一样。”

    “关于这个嘛......”命别有深意的笑道。“那就不能说了。”

    “......”吴月看着命。周围的空气突然开始慢慢变得沉重起来。黑色的气开始慢慢的流动在周围的地面上。

    “这里可是租来的房子啊。你如果在这里引起冲突的话我们可是会被赶出去的。”命苦笑道。

    “你这个一条关于我的信息都成千上万进行收购的人还会缺钱,别开玩笑了。”吴月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命。“我这次过来,就是想搞清楚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三番两次的过来找我的麻烦,但是却从来不将事情做到底,不把话说完。你倒是说清楚。你想要什么?如果我什么地方阻碍到你的话,如果我可以退出的话,我会退出,如果是我不能退出的事情,我也会让自己不去阻碍你的行动,这样可以吗?”

    “你能这么想也是在一方面随了我的心愿。我也不想和你进行纠缠。”命笑道。“既然你这么说了,和你说一些事情也无妨。关于我们组织的目的,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结远不仇独敌球陌闹月所所

    艘远仇仇酷孙球由孤孤岗帆

    “消灭人类暴政,世界属于三体之类的费话?”吴月摊开双手笑道。

    “算对也不算对。我的确是为了迎接新世界的到来。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要连同那个新世界毁掉人类。到时候我是希望以我们这个组织做个表率,表明对方是可以和人类和平共处的。”命站起来,向着客厅的一侧走去。靠近窗户的那里,有一个画架。上面用步盖着。按照旁边还放置的颜料来看,应该还属于正在完工阶段。

    敌远科远独艘恨所阳情学艘

    命掀开了布帘。一副油画出现在了吴月的视野中。

    敌远科远独艘恨所阳情学艘  不是要解决掉他吗?

    那是还差少许就完工的油画。背景是晴朗的天空。但是天空的正中央却有一个巨大的十字裂缝,十字裂缝周围的天空收缩着,就像是完整的画卷被硬撕开一样。这个景色看起来异常的写实,认真看的话就感觉那个裂缝好像要将自己吸收进去。

    艘科远地酷敌术接阳显考科

    有一些黑色和白色的东西从裂缝中飞出。但是没画清楚,只有一种轮廓。就好像是从远处看着一样,能够看出那个身影有着棱角分明的身体,就像是铠甲一样。背后有着宛若翅膀一般的生物。

    油画的质量很高,得以看出画画的人有着很高的技术。但是重点就在于,画的太好了。吴月紧紧盯着看,就感觉背脊一阵阵的发亮。

    画上面的裂缝有点像是魔法卡次元裂缝。飞出来的生物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天使和恶魔了。这幅画应该画的就是CW所要迎接的画面。

    “这就是你看到的画面?”吴月奇怪的问道。

    “......”命摸了摸这幅画。“不是我看到的,而是未来即将要发生的画面。”

    吴月转过头看着命,命也微笑着看着吴月。一直在打游戏的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停下了自己手指的操作,转过头,将注意力集中到吴月的身上。

    “你具有预知能力?”吴月惊讶的看着命。

    “未来是看不到的。毕竟人意念的一个改变都有可能改变未来。”命笑着。“这个世界上有些人能够看到未来,但是那只是其中一条线而已。并不代表就是所谓的真正的未来。”

    “但是你刚才说这幅画是未来,也就是说。”吴月看着那副油画。“这是你要引导的未来。”

    “没错。”命一点也不含糊。很直接的回答道。“未来是具有极其可塑性的存在。想要顺其自然的等待自己需要的未来,那自然需要很大程度上的引导。”

    “你要打开异次元的大门?是龙组,暗影还有谜影他们所研究的时空之力?你的目的果然还是这个吗?”吴月紧紧盯着命,不禁后退。

    运这时候放下了手中的手柄,站起来走到了吴月的面前。

    艘科远科鬼敌察由冷太阳星

    “你干什么?”吴月仰起头看着面前的运。自己现在的个头是一米八多一点,但是运的个头是一米九多,吴月还是需要抬起头看着运。

    “你挡到我了。我要拿可乐。”运微微扬起下巴。示意着吴月后面的方向。

    吴月这时候才注意到冰箱在自己后方。吴月赶忙让开。运走到冰箱前,打开了冰箱从中拿出了一瓶冰好的罐装可乐。从旁边的小盒中拿出一根长长的吸管。走回到电视前坐下,利用吸管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打着游戏。

    “......”总觉得这么严肃的话题中他这个人的画风总是那么不协调。

    “关于刚才的话题。”命走回到沙发上坐下。“坐下吧。我让你过来是找谈判的,不是找你过来打架的。尽量保持轻松的心情对于我和你都不是坏事。”

    “你的目的是时空之力。不过不仅仅是你,我想暗影和谜影也一样。”吴月看了看命后,继续走回到沙发坐下。“你想利用时空之力做什么是你的自由,我也不想管。我只想知道,我到底什么地方影响到你了。”

    “你最近...不是去了圣林学院吗?”命缓缓说道。

    “果然那个奇怪的能量场就是你搞得鬼吗?”吴月激动的站起来说道。

    “那,只是一个小小的实验而已。”命笑道。“很奇妙不是吗?圣洁的力量让这个科学泛滥的时代的人开始信教了。”

    “但是你这样的行动让一些家庭都开始出现痛苦了。”吴月看着命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要你将圣林学院那里的特殊能量给撤走。之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虽然很高兴你能这么说,但是很抱歉。做不到。”命摇摇头。

    “你想怎么样?”吴月有些窝火了。

    “先别生气嘛。我不是说了,我是做不到,不是不想做。”命说道。“实验是我做的不假。我只是利用魔力的回路将学院那个部分的能量增强了而已。但是做到的只有增强而已。要知道,魔力的能量波动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我们只是控制魔力顺着能量的频率给与增强就已经是全力了。要是顺着更加紧密的能量频率解析其中的规律来控制能量的话,这个难度要远远强过增幅能量。哪怕是耗费几十年的时间也是做不到的。更别说我们现在专业的人手不足。如果能够将龙组,暗影还有谜影中关于能量波动的人才聚集在一起的话,说不定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但是那明显是不可能的了。毕竟各个组织之间的处境很尴尬的。”

    “......”吴月站了起来,向着大门走去。

    “这就要走了?”命奇怪的看着吴月。

    “你什么都做不到,我还留在这里干嘛。”吴月有些愤怒的说道。李谦说的没错,命果然是想要靠自己来获得更多的关于时空之力的情报。虽然不知道他会找自己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来套话,但是命所做的每一步,哪怕是看起来让自己占便宜的行动,都让自己吃尽了苦头。既然猜不出他到底要干嘛,他似乎也不打算松口,那自己也没必要和他继续耗下去。

    不是要解决掉他吗?

    迪欧斯的声音在吴月的耳边响起。

    结地远仇鬼敌术由闹太最

    总觉得下不了手啊。

    吴月长叹一口气。

    但是吴月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头,只是怔怔的看着背对着自己在玩游戏的运。

    运就算是盘腿坐在那里,腰也是挺得笔直。足以看出有着很好的教养。但是让吴月在意的不是这个。

    好熟悉。

    吴月看着运的背影,心里有种很莫名的感觉。就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这种感觉一样。

    “怎么?想一起玩吗?”命突然拍在了吴月的肩膀上。吴月那种奇怪的感觉顿时消失了。

    “不了。”吴月转过身,走出大门。直接带上了房门。

    看着吴月离开房间,命不禁笑道。“果然是经常见面的缘故。你们两个认识两年,就算你现在变了衣服样子也仍旧认识你。”

    “他只是记住了那种感觉而已。”运头也不回的说道。吸管另一端的可乐已经没有了。运咬起吸管,转过头看着命。“帮我再拿一瓶。”

    “真是,你怎么那么喜欢喝可乐啊。你现在的身体可是人类,喝太多可乐对身体不好哦。”说是这么说,命还是从冰箱里拿出了另一瓶可乐,还是大瓶的。直接放在了运的旁边。“喝到你尽兴为止吧。”

    “......”运咬着口中的吸管看着旁边大瓶装的可乐。仰起头看着开始系围裙准备做饭的命。“生气了?”

    “没有。”命拿起生菜,一刀切成两半。接下来开始切成细丝。

    运吐出了口中的吸管,吸管刚刚好落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抱起旁边的可乐放回到了冰箱中。

    “怎么?不喝了吗?”命看到运的动作,不禁奇怪的问道。

    “再过不久不就吃饭了吗。喝太多的话就吃不下饭了。”运关上了冰箱,坐回到了电视旁。

    “呵呵。”命笑了笑,继续切起生菜。“今天做炸猪排好吗?”

    “好。我要配米饭。还要浇上肉酱汁。”运点点头。

    “好。”

    ==================================================================================

    吴月走在公寓的走廊里,不禁回想着刚才的事情。

    “格斯大哥,你觉得,运是不是和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吴月实在是想不出来到底什么地方见过运的背影,但是感觉就是很熟悉,让吴月心里有种猫抓的感觉。只能在心里问道。

    “不。说实话我也没有任何印象。”格斯出现在吴月旁边,摇摇头。“然后,对于命和运,你心里有什么想法?”

    “感觉像是敌人,又感觉不像是敌人。格斯大哥你之前说的不错,他们两个的目的远不止这个,他们要将精灵界和这个世界相连。”吴月额头上开始流下了冷汗。捂着自己的额头。“真是,这种情况的发展越来越像是动漫了。而且我竟然还没事和这种LAST BOSS有来往。这在动漫中我就是分分钟要背叛的节奏啊。”

    吴月走到了电梯,打开了电梯。电梯里刚好走出来一个穿着热裤和T恤的女性。看到吴月的时候,女性向着吴月轻轻的点点头。“你好。是新来的住户吗?”

    “不是。只是过来找人的。”吴月摇摇头。

    艘科地科情孙术陌闹恨最结

    “找人?在这里住的外人只有命和运啊。你是他们的亲戚吗?”女孩听到这立刻惊喜的说道。

    “算...算是吧。”吴月不知道该怎么说。女性在听到吴月和他们认识的时候,惊喜的向前靠近,她身上的香水味一阵阵的扑过来,短袖和热裤那一片白花花的肉让吴月不知道眼球放在哪。

    “那你能和我说说命吗?”女孩抓起吴月的右手,双手紧紧的握着。“我是命的相亲对象。我真的很欣赏命,也很喜欢他,但是命总是拒绝我。所以如果我能知道更多的他的事情的话,说不定和他的距离会有所拉近。拜托你帮帮忙。”

    “相亲...艾玛他还相亲?”吴月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你确定不是逗我?”

    艘科不仇酷敌察接阳地秘冷

    “他很少相亲吗?”女孩惊讶的问道。

    “倒不如说他会对女性有兴趣这点我感觉到非常的惊讶。”吴月同样诧异的看着女孩。“不介意的话,我们能聊聊命吗?”

    结远不不独结察由阳故战冷

    “好。这个绝对没问题。走吧走吧。到我房间吧。”女孩拉着吴月到自己的房间去。

    “你是这里的住户?”吴月跟着女孩向前走,不禁问着。

    “是啊。这一层我哥哥都买下了。但是我哥平时比较忙,很少回来。平时都是我奶奶和我住,我爱玩,经常不回家。我奶奶一个人寂寞就把其中一间出租给了命和运。”女孩走到了808房间前,掏出了钥匙。

    “那别的空房间呢?”吴月看着别的房间。从819和808来看,房间应该有十九个吧。这就四个人住,应该还有很多空房间。

    “除了一间当我的房间外,其余基本上都空着了。我哥是打算以后改造成自己的书房或者电脑房之类的。808是最大的房间。我奶奶住,我平时也在这里吃饭。”

    最大?说起来刚才在819房间看的命和运他们的房间应该有一百平米吧。这一层也是够宽广的。

    女孩打开了房门。“奶奶我回来了。”

    “静静你回来啦。”之前那个中年妇女双手在身前的围裙上不断擦着手,从类似厨房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在看到女孩旁边的吴月时,也呆了呆。“哎呀,吴月也来了啊。刚好我在做饭。就在这吃吧。”

    这位是奶奶?卧槽看起来就四五十岁啊就已经是奶奶了。那么看起来要抱重孙是妥妥的了。话说这位叫她奶奶?她今年才多大啊。

    吴月扭过头看着旁边的女生。头发是披肩发,脸上化了妆看不出原本样貌,不过看起来很漂亮。要说两点的话,应该是腿吧。腿很修长很白嫩。所以才会穿着热裤,把自己那傲人的长腿给露出来,好诱惑命。

    好吧这不是重点。命那种志向是改变世界的人有可能会和这种看起来只能算是中上等美女的人造人吗?

    “不用考虑我了。我问一些事情我就走了。”吴月赶忙摆着手说道。

    “好了走吧。到我房间。我们慢慢说命的事情。”叫做静静的女孩拉着吴月向着旁边的一个房间走去。看来属于自己的房间不止一个。还真厉害。

    来了静静的房间,感觉真的是完全是青春期女生的房间。房间并不大,墙壁上贴着当红男星的海报,房间里零食随意的放着。进屋就能够闻到淡淡的香味。而且旁边的椅背上竟然还挂着一个雪白色蕾丝"xiong zao"。吴月的眼睛更不知道该往哪搁了。

    敌仇不科酷后恨由闹艘克察

    “我这个人比较随意。别在意别在意。”女生也发现到了椅背上的"xiong zao",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将"xiong zao"拿起来扔进了衣柜。“你坐吧。”说着女孩自己随意的坐在床上。

    “啊不...”吴月抓抓后脑勺。左右看了看后,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和刚才那个放"xiong zao"的椅子能做。吴月还是坐在了刚才搭着"xiong zao"的沙发椅上。“那个,在你看来,命是什么样的人?”拐弯抹角也不知道怎么说。吴月只能开篇点名正题。

    “是个很温柔的人,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人。”静静想了想后说道。“我是被我奶奶安排和他相亲的。当时第一次见面只觉得是个很英俊的人。后来我们一起出去走了走。你知道吗?不论是投飞镖,射击,掰手腕,握力,包括抽奖,都好厉害啊。全都得到了第一名,当时老板看我们的表情都不对。我和命的怀里抱着一堆娃娃都没地方放了。我当时和他就一直笑。他笑的时候总是眯眯眼,看起来超可爱。”说到这里,静静咯咯的笑个不停。

    “这个嘛...也不是不能理解...”吴月说道。这些的话,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至于你说的命可爱...我只能说"qing ren"眼里出西施了。反正我看到命在笑我就浑身发毛。而且根本就只是在玩啊。

    “他还很聪明。我问的问题他都能回答我,而且还能够给我讲一些古代的小知识和笑话逗我。谈吐之间我总能感觉到我的智商和他的智商之间的差异。”静静抱起了床边一个等人大的白色熊猫布偶。“你看,这 就是那天赢得。我有时候还抱着它睡。”

    “这样啊。”

    “虽然他现在还是在各种打工,但是他那么聪明还那么有才,我想以后肯定会飞黄腾达啊。而且我家境不错,也不求对象就一定要有钱啊。我当时第一面见到他就觉得,他一定会是个好老公的。”静静抬起头,有些憧憬的说道。但是下一秒,表情又黯淡下来,踢掉脚上的单鞋,盘腿坐在床上抱紧了布偶。“我当时问他要不要试着交往看看,他却拒绝了。笑着对我说他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不想要谈恋爱。”

    “不想谈恋爱还要和你相亲?”吴月问道。

    “估计是我奶奶一而再再而三的和他推荐我。毕竟命是住在这里的,人在屋檐下嘛。命只能勉为其难的和我见一面。也不是不能理解。”静静嘟起嘴。“但是男人这种生物真是大男子主义啊。没钱有什么。两个人之间适合不就好了吗?没钱慢慢赚嘛。我又不急。但是我找过他几次,他都不同意。”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