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六百零二章 命和运的住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零二章 命和运的住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吴月又被李谦的话说道哑口无言了。怎么今天想要找一些线索,全部都被别人劝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说的也是,为什么呢?以前的话明明不会这么麻烦的一点点去做,估计都是将监视自己的人打跑就完事了,还是第一次选择追根究底将老底给挖出来。

    “算了算了。看你的样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而且就算你知道,相信你也不会对我说什么。”李谦笑着。“怎么样都好。决斗继续吧。”

    “你接下来还打算干什么?”吴月问道。

    后不科仇独孙球接冷阳诺最

    “当然是结束回合了。”李谦看着自己的手牌。“能做的我都做完了,发动魔法卡,真红眼看破,从手卡·卡组把1只「真红眼」怪兽送去墓地才能发动。从卡组把「真红眼看破」以外的1张「真红眼」魔法·陷阱卡加入手卡。将卡组中的真红眼飞龙(等级4,攻击力1800,守备力1600)送入墓地。卡组中的第二张真红眼融合加入手牌。”

    “下回合继续融合?”吴月说道。

    敌科不远独敌球由月后陌指

    敌科不远独敌球由月后陌指  “一开始不用啊...”李谦摇摇头。

    “是啊。下回合继续融合出陨石黑龙给与你1200分的伤害就是我赢了。”李谦无奈的摊开双手。“可惜的是,真红眼融合发动的回合不能用这张卡以外的卡片把卡片召唤,特殊召唤。所以真红眼融合没办法使用。龙之镜刚才也用掉了。现在再召唤一只陨石黑龙就是我赢了。可是我召唤不出来。融合,我的卡组根本没加。唉...”

    “也就是说我捡回了一条命啊。”吴月笑着。

    艘仇不地方艘恨陌孤酷鬼酷

    “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要结束回合吗?赶紧到我的回合来结束一切。”吴月笑道。

    后远地仇鬼艘察接阳科后通

    “这个嘛...”李谦看着自己的6张手牌。“就先这样吧。埋伏三张卡。回合结束。”(3000,3)

    后远地仇鬼艘察接阳科后通  “自己这种命,你只能认。”李谦笑道。“好了,别废话了。去找命大人吧。祝你,顺利。”李谦向着吴月,双手合十,微微低下了头。

    “三张...这就有点危险了。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自己的手牌。看着手中的四张卡。“接下来舍弃手中的帝王的冻汽,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发动魔法卡,抵价购物。舍弃手中八星的冥帝厄瑞玻斯,从卡组中抽两张卡。”

    “李谦,他现在所使用的就是命运力。”伏尔泰尼斯突然说道。

    “哦......也就是说想抽什么卡就抽什么卡吗?”李谦微微睁大眼睛。

    果然被发现了吗?

    吴月眉毛微微一扬,将一张手牌插入决斗盘。“发动魔法卡,黑洞。”

    “哈哈哈果然是这样啊。果然就算对手有命运力,只要预料到他会用什么卡就好了。”李谦大笑着打开了自己的盖牌。“陷阱卡星光大道。要让自己场上的卡2张以上破坏的效果发动时才能发动。那个效果无效并破坏。”

    场上突然涌起的黑色漩涡产生了巨大的吸力。李谦场上的怪兽在即将飞起来的时候,李谦场上的卡片冲出了一道光芒,将空中的黑色漩涡完全击碎。

    敌不远地酷后术所阳闹独地

    “虽然之后我还可以将一张星辰龙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不过我的怪兽区域已经满了。就不召唤了。”李谦耸耸肩。

    “你不是不会使用命运力,这是单纯的运气?”吴月疑惑的问道。

    “当然不会是运气,哪有那么凑巧刚好将星光大道盖场上。”李谦笑道。“我不会,但是伏尔泰尼斯会啊。他帮我将卡片放到了手中。”

    “竟然也是使用命运力的人吗?”吴月惊讶的看着李谦旁边那个英俊的男子。没有了卡片中那样有着奇特的袍子的覆盖,伏尔泰尼斯只是一个相貌极其英俊的银发男子而已。天界的人果然和冥界比起来没有什么差别。只要是人类外貌基本上都是帅哥美女,只有人界的人长的基本上都是一副大众脸。

    “不过我的力量不如你。”伏尔泰尼斯看着吴月说道。“我试着用命运力干扰你的抽牌。可是你的抽牌还是非常顺利。足以证明我的力量不如你。”

    “没办法。发动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三张帝王的烈旋向你展示。我将其中一张拿回手牌。其余两张放回卡组。”吴月将卡片向李谦展示着,将卡片加入了自己的手牌中。

    “打算解放我场上的怪兽吗?”李谦说道。“不过我来说明一下另外的两张盖牌。想听听吗?”

    “你那么有自信?”吴月问道。

    艘仇科不情结球所阳秘陌故

    艘仇科不情结球所阳秘陌故  “你讨厌平静的生活吗?”

    结不仇不独后术战孤独毫孤

    “盖牌是神之宣告和强制脱出装置。”李谦说道。“而场上是五只怪兽,黑洞你也已经破坏了。下回合你就会因为陨石黑龙的效果受到1200分的伤害而失败。怎么样?我都给你立下这样的FLAG了,你倒是来试试看拔旗吧。”

    “你真的这么有自信?”吴月越来越觉得奇怪。“怎么从见面开始,你的行为和语言就这么奇怪。你在挑衅我吗?真的以为我会输吗?”

    “差不多吧。只是有点好奇你到底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李谦耸耸肩。“从今天你的情况来看,未来的某一天应该会发生某种麻烦的事情吧。我只是想看看,到时候大发神威的到底是哪个主角?是我,还是你。”

    “不清楚。未来会不会有事情发生都不清楚。”吴月将卡片插入决斗盘。“发动魔法卡,帝王的烈旋。这回合可以将你场上一只怪兽作为祭品。”

    “然后呢?要召唤谁呢?”

    “别急,慢慢来吧。”吴月再次将手伸向自己的墓地。“发动墓地中冥帝从骑的效果,将冥帝从骑从游戏中除外,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天帝从骑。天帝从骑的效果,从卡组中再次将冥帝从骑特殊召唤。”

    艘远不科方孙术陌月科由

    “发动从骑效果的回合,你不能够从额外卡组中特殊召唤怪兽。那么你常用的无限连锁也不能用了。”李谦笑道。“也就是说,主要墓地还是祭品吗?”

    “当然。我发动魔法卡,汪分之一机会。自己场上有1星的怪兽存在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只1星怪兽加入手卡。这个回合,这个效果加入手卡的怪兽或者同名卡的召唤没有成功的场合,结束阶段时自己受到2000分伤害。我选择我场上等级1的天帝从骑,将卡组中的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召唤。接下来召唤等级偷窃虫。因为冥帝从骑的效果,这回合可以多一次上级召唤的机会。”

    “特地召唤了三只怪兽?在不能从额外卡组召唤的场合还召唤这么多怪兽,有必要吗?”李谦有些疑惑。但是表情立刻醒悟起来。“是欧贝里斯克!”

    “答对了!我将你场上的真红眼黑炎龙和我场上的等级偷窃虫,天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吴月将卡片放到决斗盘的瞬间,蓝色的闪电顿时四散而飞。化为无数的雷剑向着周围扩散。蓝色的雷电冲击在地面上,不断融合聚集成一个天青色的巨人。“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等级10,攻击力4000,守备力4000)。”

    “我......”李谦看着自己场上的盖牌。“欧贝里斯克的召唤不能被无效化。而且不能成为效果对象,是刚刚好无视我盖牌的卡片。攻击力4000。场上刚好还有一只怪兽,可以作为迷你胆识的祭品。”

    “你果然很了解我嘛,总之先发动天帝从骑的效果,将游戏中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吴月将卡片拿回手中。“然后舍弃手中泛神的帝王,将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再次加入手牌。”

    “果然,是要将我一回杀吗?而且你墓地中有真源的帝王。就算我用强制逃亡装置也没用。不过我会利用神之宣告将你的迷失胆识无效。就算你再怎么利用命运力将卡片拿到手中,你的迷你胆识卡组只有一张,你没有回收魔法卡的卡片,无效的话,你的计策也就无效了。”李谦正色的看着吴月。“你墓地中有帝王的冻汽,可以破坏我的一张盖牌。来吧,选选看吧。能不能刚好选中神之宣告。”

    “你自己既然都说命运力了,那么也就是说,我接下来所选的,就是我自己的命运力所造成的结果。”吴月说道。“伏尔泰尼斯先生?你自己不是也会用命运力吗?我接下来用我最强的命运力来试试,你也用最强的命运力来看看吧。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强?”

    敌远仇仇方敌球由闹月陌故

    “可以啊。”伏尔泰尼斯饶有兴趣的看着吴月。

    “我发动墓地中帝王的冻汽的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帝王的冻汽和帝王的烈旋,破坏你场上一张盖牌。”吴月说道。

    一瞬间,吴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漂浮在空中的伏尔泰尼斯身上传来了一种无形的波动。波动扩散到了周围,也在瞬间穿透了吴月的身体。

    原来如此,这种奇怪的波动就是所谓的命运力吗?之前好像也感觉到了,但是有点像是电视开机时那种电磁波的感觉,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我宣布你左边的盖牌。帝王的冻汽效果,破坏。”吴月立刻说道。而同时,李谦场上的盖牌也在同时突然结冰,直接化为了寒冰的碎块。

    “......”李谦将卡片拿了起来,看了看后,放入了墓地。

    “看来是我赢了呢。”吴月利用决斗眼镜看着李谦的墓地笑道。被破坏的卡片正是神之宣告。“我的命运力应该更强。”

    “很奇怪。”伏尔泰尼斯突然说道。那双漂亮的雪白色瞳孔竟然隐隐有怀疑的神色。“你身上的命运力和刚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转变。为什么到最后反而是我输了。”

    “我也奇怪啊。我刚才不是说了让你用尽全力吗?但是你除了身上的波动增强让我更容易察觉之外,所传过来的力量强度和之前并没有太大区别。”吴月说道。

    “......”伏尔泰尼斯看着吴月。半晌后,叹了口气。“看来命会在意你也并非闲来无事。”

    “没想到连伏尔泰尼斯也不是你的对手。吴月你也真是夸张。”李谦苦笑着说道。

    “我发动魔法卡,暗之诱惑,从卡组中抽两张卡,然后除外一张暗属性怪兽。”吴月仅余的两张手牌全部透露出来。“抽两张,除外手中的冥帝厄瑞玻斯。”

    “原来你剩余的手牌是暗之诱惑,不是迷你胆识?亏我还那么在意。”李谦苦笑着说道。

    “没事。你不是说了吗?我的命运力比较强。”吴月将抽到的两张卡其中一张给李谦展示。的确是迷你胆识。

    “伏尔泰尼斯,你还在用命运力吗?”李谦看到吴月手中的那张卡,疑惑的看向漂浮在空中,同样神色有些疑惑的伏尔泰尼斯。利用意识向着伏尔泰尼斯交流。

    “在他抽牌的时候,我的确在用。而且是以我最强的力量。”伏尔泰尼斯同样以意识交流。“不仅仅是现在,刚才也同样用了最强的命运力。这个命运力曾经让你在赌城以一百美元获得了一千万的奖金,但是在他面前,却毫无办法。”

    “吴月竟然这么强吗?”

    “上一次参加比赛的时候他还没有这么强。虽然还会用命运力,不过和现在相比,那时候的吴月和现在的吴月也就是池塘和江河的区别。”伏尔泰尼斯说道。“至少可以肯定,现在的吴月的确引起了命的注意,而且还在某一步阻碍了命的计划。而命,也不是吴月的对手。否则就不会这样只是收集信息,而是亲自到他面前解决掉他。现在的吴月威胁太大。”

    “命都不是对手?卧槽...”李谦惊讶的看着吴月。

    “你们俩眼对眼的玩够了没?”吴月说道。“够了的话我的回合就继续了。”

    “在那之前我问个问题可以吗?”李谦突然说道。“你打败过命大人吗?”

    “还不是自说自话的问了。”吴月笑道。“当然见过,也答赢了。不过与其说是赢也不对,他好像中途就退出了。”

    “原来如此。”李谦点点头。“那可以,你继续吧。”

    “发动魔法卡,迷你胆识。解放我场上一只怪兽,选择你场上一只怪兽攻击力变成0.我解放冥帝从骑,选择你场上的暗黑魔龙攻击力变为0.接下来开始战斗了!欧贝里斯克,攻击你的暗黑魔龙!我赢了!”

    “在这瞬间,发动我场上的盖牌,陷阱卡强制逃亡装置。”李谦发动了盖牌。

    “欧贝里斯克不会成为卡片的效果对象。”吴月立刻说道。

    “虽然欧贝里斯克不会成为效果对象,但是我的怪兽还是可以成为效果对象。我选择我场上的暗黑魔龙回到手牌。不过他是回到额外卡组就是。”

    “其余的怪兽就算攻击也没办法一下子将你所有的生命值都给破坏?”吴月顿时呆住了。“原来从一开始一直在说神之宣告是为了将我的注意力从强制逃亡装置转到神之宣告。让我以为只要神之宣告破坏了就是我赢了。”

    “毕竟所谓的命运这种东西,还是未知才比较有趣吗?如果知道了对手接下来要做的行动,要破解的话就简单的多了。”李谦笑道。“那么吴月,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继续攻击。因为你的怪兽发生了变化,所以我攻击转回。欧贝里斯克,攻击你场上的妖精传姬-白雪。”

    敌科仇远鬼结术陌闹术术冷

    欧贝里斯克抬起了自己巨大的拳头,完全盖住了李谦场上的怪兽。在拳头抬起来的时候,可爱的小狐娘已经完全化为了碎片消失在了场上。

    “因为小狐娘...不是,因为妖精传姬-白雪被战斗破坏,所以我受到2150的伤害,生命值还剩余850的数值。吴月你就算是叠个口吃枪手也没办法一枪打死。”李谦笑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墓地中真源的帝王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墓地中的等级偷窃虫效果发动,等级5的真源帝王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发动魔法卡,死者苏生。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光帝克莱斯,发动光帝克莱斯的效果,将等级偷窃虫和真源的帝王破坏,从卡组中抽两张卡。”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两张牌。

    “一开始不用啊...”李谦摇摇头。

    “我哪知道你的强制逃亡是给你自己用的。当时想着反正一击就完结了,没必要那么多多余的的操作来浪费时间。谁想到是被你套路了。”吴月搔搔脸蛋。“等级偷窃虫效果,将光帝克莱斯等级下降1,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

    “完了?”李谦无奈指了指自己。

    “不知道啊。我就这两张手牌了。万一你还有什么后手我真没辙了。发动魔法卡,二重召唤。”吴月将卡片插入决斗盘。“这回合可以多一次上级召唤,将等级偷窃虫和光帝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

    “有暗属性怪兽作为祭品时,可以最多除外两只怪兽。不过除外的怪兽数量是一方面,给与1000分的伤害才是最重要的吧。原来还有这一手。”李谦叹了口气。

    孙不远地情艘察接孤帆艘陌

    “怨邪帝效果发动,除外你场上的真红眼暗铁龙和光脉冲星龙。并给与你1000分的伤害。”

    怨邪帝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手心中黑色的光芒凝聚。巨大的黑色的球向着李谦铺天盖地的冲去。黑色的球像是黑洞一般有着巨大的吸力,真红眼暗铁龙和光脉冲星龙身体在慢慢的扭曲,像是抽象画一般,完全被吸入了黑球中。而同时,黑球冲到了李倩的面前,李谦的身体在碰到那个黑球的瞬间,生命值开始下降,瞬间降到0.

    “放水了?”吴月奇怪的问道。

    “没有。”李谦展示了自己剩余的手牌。三张手牌分别是真红眼融合,暗黑武装龙和第三张真红眼看破。“我的卡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光脉冲星龙,白雪还有混沌战士和混沌帝龙来控墓,来召唤出暗黑武装龙炸场。顺便加一些真红眼烧血。可以说真红眼才是外挂吧。”李谦耸耸肩。“所以基本上没加手坑。要说的话也就是两张增殖的G这样,不过没抽到。到最后还是我输了,没办法。不过吴月,从刚才的决斗有没有稍微感觉到什么?”

    “你是指命的这个行为是在引诱我什么?”吴月收起了自己的卡片,不禁问道。

    “不清楚。聪明人的脑子你永远都猜不透。命大人的话,如果想监视你,应该有更好的方法。这个方法...哎~~~”李谦拿起了自己的手机,嫌恶的摇摇头。“小孩子都不会那么蠢了。更别说我和你还是朋友,格斯先生又那么敏感。这种情报收集方式简直暴露的太过直接了。不过你仍旧要踩坑我也不阻拦你。”李谦指了指吴月。“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增强自己的实力的,但是你这个能力的增强,带来的应该不仅仅是命运力,你应该还有别的底牌。要战胜命大人的话,你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办法。好了,你现在赢了。到我房间吧,我把信息的源地址给你找出来。”

    “真的?”

    “刚才的决斗已经充分证明所谓的主人公是你不是我。未来发生什么事的话,还是要靠你这种具有主角光环的人来做。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种小事了。”李谦耸耸肩。“走吧。虽然我是GW的人,不过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处于共同战线。”

    “哦......”

    两人进入了李谦的房间。李谦的家是一个占地两百多平米的三层小别墅,并不算非常豪华。但是第二层整层都是李谦的房间。这样的话看起来异常的豪华。

    李谦有一间专门的电脑室,而且是三个显示屏呈现扇形连在一起的豪华组装。旁边的主机也比一般的主机大上很多。这么看的话,李谦的电脑应该有足够的带宽来查询信息了。

    李谦给吴月搬了一把椅子,让吴月坐在一旁等待,自己开始在键盘上飞快的操作起来。

    吴月看屏幕上那飞快闪烁的数据也看不懂,李谦在键盘上手指的操作速度也是自己玩游戏的手指速度数倍不止。吴月只能脑袋向后仰着,无聊的看着窗外。

    这种房子真不错啊。以后的话,我也买个这样的房子来住好了。

    吴月打量着周围的设置不禁在心里感叹着。地面上的清扫机器人不断的转来转去,看起来很可爱。吴月用脚逗弄着他。

    “吴月。”

    “啊?”李谦突然叫住自己,正在玩着清扫机器人的吴月吓了一跳。赶忙转过头。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查到了现在号码所在的位置。而且非常简单,命大人好像根本没想着隐藏。”李谦指着屏幕上地图正在不断闪烁的一个点。“杉岭路那里。山岭小区D5的819号房。公寓的房间。距离这里有段距离。坐车也要一个多小时吧。号码是这个。”李谦在纸上面写下一连串数字,递给吴月。“不过不认为这个号码能够打通。”

    “这么简单就找到地址了......”看着视频上的那个地址,吴月反而心里面有种不好的感觉。

    “就算是坑你自己不是也要踩吗?如果命大人真的考虑到你要去找他的话,应该是有所准备。话说回来,这根本就是彻头彻尾的民房,而且还是非常一般的民房。”李谦住着自己的腮帮子苦笑着。“实在是想不出来命大人住在这种平均宽敞程度只有一百平米的民房的样子啊。还是和别的普通市民一起住。要去吗?”

    “很明显在等我。”吴月叹了口气。拿起了李谦写有电话的纸张,用手机输入了其中的号码。“多谢了。你要去吗?”

    “其实我挺好奇命大人到底在策划什么。”李谦转动身下的沙发,将沙发的位置转向吴月。“不过以我的资格,是不太可能值得命大人亲自告诉我了。所以就靠你了。如果你问出什么的话,就麻烦你告诉我吧。”

    “你这不算背叛组织?”

    “从来就没忠心过,何来背叛一说。从一开始,CW也好,暗影也好,谜影也好,包括你所在的龙组也好,都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在一起的聚合体而已。并非军队那样具有规律,也不像邪教那样充满极端主义。进来,离开,全凭自愿。”李谦笑道。“但是人这种生物说到底就是一种自豪感和自尊感的集合体,既然加入了这个组织,自然都有着雄心壮志。更别说还是与一般人有着很大区别的异能者。对于我们来说,担心什么时候会暴露而当做一段的人抱团取暖很正常不是吗?只要不是受到很过分的对待或者受到很强大的利益诱惑,要不然一般情况下都不会选择背叛。”

    “听起来有些难过啊。”

    “自己这种命,你只能认。”李谦笑道。“好了,别废话了。去找命大人吧。祝你,顺利。”李谦向着吴月,双手合十,微微低下了头。

    “人总要有个信仰。”李谦抬起了头,但是抬起来的时候,吴月已经不见了。

    “唔呀?”李谦惊讶的看了看周围。“人呢?”

    “是空间能力。他扭曲了空间直接到地方去了。”伏尔泰尼斯出现在李谦旁边说道。

    “也就是说瞬间转移吗?果然除了命运力之外,还获得了别的奇怪的能力。还真的是动漫主角啊。明明和我没什么不同,为什么他就能够遇到那么多奇怪的事情呢?”李谦向后一仰,靠在了沙发背上。“命这种东西,真讨厌啊。从出生就有,还反抗不了。”

    “你讨厌平静的生活吗?”

    “恰恰相反。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平静生活。”李谦双手枕在脑后笑道。“但是吴月本身却很真切的表明这个看起来平静的世界上还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麻烦事情。真担心哪一天麻烦事就降下来了。”

    “真到了那一天的话,我会帮忙的。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平静日子被打破。”伏尔泰尼斯慢慢说道。

    “希望这别又是个FLAG了。”李谦苦笑的摇摇头。

    ===========================================================================

    结不科科独结恨陌孤指显阳

    吴月站在李谦所说的小区楼面前。这里是一栋高层公寓。虽然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平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面前这明显有将近二十多层的高楼哪点和平民搭上边了你倒是给我说说。

    下面的大门是需要磁卡钥匙或者楼上的人打开才能进入的门。吴月站在门外左右为难了。想来想去,还是拿出手机拨通了李谦给自己的那个号码。

    很顺利的,打通了。吴月本来已经报好了手机里传来甜美的女生说: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这样让人很抓狂的话。

    “你好,哪位。”电话对面传来了命那虽然没听几次,但是却格外有特性的磁性声音。

    “还真的打通了啊。我说...我能不能理解一下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你是在拐弯抹角的给我你的号码吗?”吴月捂着自己的脸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哎呀,听这个声音不是吴月吗?好久不见了。”电话对面的人声音格外做作。

    艘地科科鬼后球战阳接鬼

    “好久不见个屁。前几天不是刚见过面吗。我就在你楼下,给我开门。”吴月什么都不想说了。对自己的目的直话直说。

    艘地科科鬼后球战阳接鬼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查到了现在号码所在的位置。而且非常简单,命大人好像根本没想着隐藏。”李谦指着屏幕上地图正在不断闪烁的一个点。“杉岭路那里。山岭小区D5的819号房。公寓的房间。距离这里有段距离。坐车也要一个多小时吧。号码是这个。”李谦在纸上面写下一连串数字,递给吴月。“不过不认为这个号码能够打通。”

    “哦好。你等一下啊。那么电话我先挂断了。”对面的命挂断了电话。但是立刻,门前的扩音器传来了命的声音。“喂喂,吴月,你听得到吗?”

    “是我。开门吧。”吴月叹了口气。这个场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到亲戚家串门吗?你这货是谁?是我哪个长辈吗?

    “好的。”

    敌远地远酷后球接闹鬼后考

    顿时,大门被打开了。

    “你知道我的房间吗?”扩音器里又传来命的声音。

    “819号房?是吗?”吴月看着手机上刚才照的照片说道。

    “正确。”说到这里,命挂断了扩音器。

    “还真是和谐的见面啊。他是你包养的情妇?”迪欧斯那憋笑的声音从脑中传来。

    “一边儿玩去。不过这也说明了命的确是在等着我。”吴月走进了电梯。按下了八楼。

    “等一下等一下。”在电梯门要关的时候,一个提着装满蔬菜的中年妇女有些急切的说道。吴月赶忙按住电梯,不让它关门。

    “啊,谢谢啊。”中年妇女冲入了电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谢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