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九十八章 组队决斗2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九十八章 组队决斗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虽然没有效果,送墓可能更好。 不过这可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吴月拿出了自己的一张手牌。“发动手中机关列车红色信号(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1300)的特殊能力,对方怪兽的攻击宣言时才能发动。这张卡从手卡特殊召唤,那只对方怪兽的攻击对象转移为这张卡进行伤害计算。这张卡不会被那次战斗破坏。因此你的暗叛逆XYZ龙的攻击目标转移到工作列车上面。”

    一辆红色的列车突然从旁边浮现的魔法阵中冲出,横在了冥帝的面前。暗叛逆XYZ龙口中吐出的黑色火焰完全冲击在了红色列车的车身上。火焰被冲散。

    “那么影雾女郎攻击你场上的等级偷窃虫。然后发动速攻魔法,假面变化。选择我场上的元素英雄影雾女郎,选择的怪兽送去墓地,和选择的怪兽相同属性的1只名字带有「假面英雄」的怪兽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因此特殊召唤额外卡组中的假面英雄暗鬼(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200)。暗鬼,攻击你场上的冥帝厄瑞玻斯。”

    影雾女郎戴上了一个假面,身体上就像是电影特效一般由线条开始勾勒出铠甲的纹路。接下来纯黑色的铠甲覆盖在了影雾女郎的身体上。让女郎看起来完全变成了一个铠甲勇士一般的汉子。暗鬼也跳了起来,一记飞踢踢中了吴月场上的冥帝。冥帝摔倒在地,化为了碎片。吴月等人的生命值下降1400点,到达14600点。

    “暗鬼的特殊能力发动,这张卡战斗破坏对方怪兽送去墓地时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张「变化」速攻魔法卡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第二张假面变化加入手牌。然后再次发动假面变化。将场上的假面英雄暗鬼送入墓地,同为暗属性的假面英雄暗爪(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800)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暗爪,攻击你场上的工作列车,红色信号。”

    由暗爪变成的另一体黑色的铠甲武士向着吴月场上的工作列车冲去,猛地跳起一记回旋踢,踢中了工作列车的车身。将那巨大的车身踢得完全飞起,在空中化为了碎片。

    “暗爪在怪兽区域存在,你送入墓地的卡片不送去墓地,要除外。”瘦高男孩指着吴月说道。

    都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啊。真是不简单。

    吴月将卡片一边放入除外区一边在心里想着。

    “这么一来,我的回合结束。”(13000,1)

    “在你的结束阶段,继续发动墓地中的真源的帝王效果,除外墓地中进击的帝王,真源的帝王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吴月将墓地中真源的帝王拿了起来放在场上。女孩也立刻将自己墓地中的进击的帝王拿起来放入除外区。

    艘科仇远鬼后术陌冷情岗远

    “然后是我的回合,抽牌。”女孩也立刻抽出自己的卡片。“发动墓地中等级偷窃虫的效果,等级5的真源的帝王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除外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哀多斯,发动冥帝从骑的效果,将墓地中的天帝从骑在场上特殊召唤。天帝从骑的效果也发动了,将卡组中的第二体冥帝从骑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然后我发动永久魔法卡,帝王的开岩。将冥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邪帝盖乌斯(等级6,攻击力2400,守备力1000)。因为暗爪的效果,冥帝从骑除外。盖乌斯的特殊能力发动。除外你场上暗属性的暗爪。帝王的开岩效果,将卡组中的第二张怨邪帝盖乌斯加入手牌。帝王开岩连锁2,邪帝连锁1.处理邪帝的效果,除外你场上的暗爪。这样你就没办法发动暗爪的第二个效果。并且处理的是暗属性的怪兽,给与你1000分的伤害。”

    邪帝盖乌斯抬起自己的右手,虚空一握,一把黑色的长枪出现在手中。下一秒,长枪便贯穿了暗爪的身体,让暗爪消失在了场上。

    如果暗爪之后还继续留在场上的话,另开连锁那么她的一张手牌就要除外了。嗯,做的不错。话说回来,两个帝王卡组配合起来竟然这么凶残啊。我自己都想不到。本来还想着一挑二,这下子好了,基本上都是靠这个女生给帮忙。

    吴月也是汗颜的看着场上的开端。

    “因为冥帝从骑的效果,我还可以进行一次上级召唤。等级偷窃虫和天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怨邪帝的效果,除外你场上的暗叛逆XYZ龙,因为除外的是暗属性的怪兽,你还要将同名卡全部除外,并受到1000分的伤害。而且我因为冥界的宝札的效果,解放了两只怪兽,抽两张卡。”女孩抽出了自己的两张牌,而对面的瘦高男孩则不得不将自己场上攻击力3900的怪兽拿起来放入除外区,生命值再次下降1000,到达11000点。

    果然好凶残。

    吴月看到对面两个男生也是一脸无奈。场地都清场了。两人现在没盖牌没怪兽,接下来就是惨无人道的打脸了。不过好在生命值够丰富。还不用担心被打死。

    “天帝从骑的效果发动,这张卡送入墓地时,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除外的帝王的深怨。”女孩拿起了自己除外区的卡片。“我把进击的帝王拿回手牌。然后发动。”

    “干的漂亮。”吴月不吝啬的赞叹道。

    “......”一直在一旁看着的张若昕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一样,没有了一开始的那种欢呼,眼神有些别扭的看着吴月。

    吴月向着张若昕笑了笑。但是张若昕立刻气呼呼的扭过头。

    这又吃错什么药了?

    吴月想不通。

    “发动魔法卡,二重召唤。这回合可以再次进行一次召唤。”女孩将卡片放入决斗盘。“我将邪帝盖乌斯的等级下降1,等级偷窃虫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然后等级偷窃虫和真源的帝王再次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耳。解放了两只怪兽,因为冥界的宝札效果,抽两张卡。埃忒耳的效果,将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和泛神的帝王送墓,将卡组中的第二张天帝埃忒耳在场上攻击表示召唤。我除外墓地中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帝王的深怨,连击的帝王和帝王的烈旋向你展示,你们选择其中一张加入手牌。”

    “连击的帝王。”瘦高男孩和眼镜男孩考虑过后,选择了那一张。相比召唤出怪兽,自己辛辛苦苦召唤的怪兽被当做祭品才会更让人欲哭无泪。

    “战斗!邪帝盖乌斯,怨邪帝盖乌斯,两体天帝埃忒耳,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女孩指向对面的两个男生喊道。场上四体身高超过两米五的高大怪兽向着对面冲了过去。伴随着黑色的雷和白色的雷的攻击,男孩的生命值开始下降,还剩下最后的200点。

    呜哇...好猛...一瞬间就降低了对手10800的生命值。这要不是命运力的话,我会是她的对手吗?

    话说回来,生命值只剩下200点,这该不会是立下什么FLAG了吧。

    “发动墓地中冥帝厄瑞玻斯的效果,1回合1次,自己·对方的主要阶段从手卡丢弃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以自己墓地1只攻击力2400以上而守备力1000的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加入手卡。舍弃手中的连击的帝王,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加入持有者手牌。你拿回去吧。”女孩看着吴月说道。

    孙科仇仇独孙术所孤秘球学

    “ok。”吴月不客气的拿回了自己的卡片。

    “结束阶段时,天帝埃忒耳的效果发动,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在结束阶段回到持有者手卡。我将利用自身效果特殊召唤的天帝埃忒耳回到手牌。我的回合结束。”(14600,5)

    孙科不科酷敌恨陌冷仇考球

    哦...场上有两只攻击力2800点的怪兽和一只攻击力2400点的怪兽,而且有保护怪兽的进击的帝王,全体都不受对方卡片影响。下一回合到我的话,还有冥界的宝札与帝王的开岩给我增加大量的手牌。我们的生命值拥有上万点。而对手的生命值只有最后200点,从各方面来说真的是极具FLAG意义啊。如果是动漫中的话,自己现在的情况基本上就和拜拜画上等号了。

    “我的回合,抽牌。”眼镜男孩抽出了自己的卡片。看到后,叹了口气。“总算是抽到了。”

    啊...我才刚想过这是个FLAG啊,你丫的就给我灵验。我只是想想,又没有使用命运力,真是没事不能乱立FLAG啊。

    “特殊召唤手中的疾行机人贝陀螺集合体。然后贝陀螺集合体的效果,卡组中的第二张疾行机人竹蜻蜓电子人加入手牌。竹蜻蜓电子人的效果,在场上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然后等级3的疾行机人竹蜻蜓电子人和等级3的贝陀螺集合体叠放,超量召唤,虚空海龙利伟艾尔(阶级3,攻击力1800,守备力1600)。可以把这张卡1个XYZ素材取除,选择从游戏中除外的1只自己或者对方的4星以下的怪兽在自己场上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从游戏中除外的沾尘袍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接下来召唤手中的由魔界到现世的死亡导游(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发动导游的特殊能力,将卡组中的彼岸的恶鬼奇利亚托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

    原来如此,还外挂了彼岸呢。同样都是三阶的怪兽,不得不说是挺适合的。

    “将奇里亚托和导游两个作为叠放素材,超量召唤第二体幻影骑士断碎剑。断碎剑的效果发动,破坏断碎剑和你场上的进击的帝王。”

    孙远远远情孙察由闹情主阳

    骑着黑色骏马的幽灵骑士冲向了女孩场上,冲到女孩面前的时候马蹄抬起,双脚踩在了立起来的巨大卡片上。将卡片完全踩碎。之后断碎剑本身也化为了碎片。

    孙远远远情孙察由闹情主阳  由暗爪变成的另一体黑色的铠甲武士向着吴月场上的工作列车冲去,猛地跳起一记回旋踢,踢中了工作列车的车身。将那巨大的车身踢得完全飞起,在空中化为了碎片。

    “断碎剑的效果,特殊召唤墓地中同为等级3的无声靴和沾尘袍。两个怪兽的等级同时变为4.而送入墓地的彼岸的恶鬼奇利亚托的效果也发动了。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彼岸的恶鬼 奇利亚托」以外的1只「彼岸」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彼岸的恶鬼法尔法雷洛,但是法尔法雷洛在自己场上有彼岸怪兽以外的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破坏。所以法尔法雷洛送入墓地。而送入墓地的法尔法雷洛的效果也发动了。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以场上1只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直到结束阶段除外。我除外你场上的天帝埃忒耳。”

    敌远不地方敌察战阳科闹太

    “不能让你继续下去了。我发动手中的天帝埃忒耳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在手卡的场合,对方主要阶段把自己墓地1张「帝王」魔法·陷阱卡除外才能发动。这张卡上级召唤。我除外墓地中的真源的帝王,将成为对象的天帝埃忒耳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天帝埃忒耳。”女孩立刻将卡片放在决斗盘上。“因为对象消失了,所以法尔法雷洛的效果也无效。而召唤出来的天帝埃忒耳的效果也发动。我将卡组中的......”

    “我除外墓地中的技能突破,选择你场上的天帝埃忒耳,天帝的效果无效。”眼镜男孩立刻对着旁边的高瘦男孩说道。“是你墓地中的卡片。”

    瘦高男孩点点头,将自己墓地中的技能突破拿起来放入了除外区。

    “又被躲过去了......这下子要糟了。”女孩有些可惜的说道。“这架势不铺满场是不会停了。不知道剩余的三只怪兽能撑多久。墓地中没有帝王卡片了,这样的话真源的帝王也不能用。你有办法吗?”女孩看向吴月。

    “难说唉。我也不知道我的卡片能不能支撑下去。”吴月无奈的说道。

    “我的回合继续。将等级4的沾尘袍和无声靴叠放,超量召唤,暗叛逆XYZ龙。暗叛逆的效果发动,除外两个超量素材,选择你场上的天帝埃忒耳。攻击力变为一半,所以暗叛逆的攻击力再次变为3900点。”眼镜男孩将手伸向墓地。“除外墓地中的幻影骑士团沾尘袍。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幻影骑士团 沾尘袍」以外的1张「幻影骑士团」卡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幻影骑士团第二体无声靴加入手牌。自己场上有「幻影骑士团」怪兽存在的场合,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然后我将等级3的沾尘袍和等级3的无声靴叠放,超量召唤,第三体断碎剑。断碎剑的效果发动,选择我场上的断碎剑和你场上的邪帝盖乌斯破坏。”

    这一次断碎剑冲到了盖乌斯的面前,一刀戳穿了邪帝的身体。而邪帝在自己的身体被戳穿的时候,也抬起了自己的右手,贯穿了断碎剑的身体。

    “断碎剑的效果发动,XYZ召唤的这张卡被破坏的场合,以自己墓地2只相同等级的「幻影骑士团」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些怪兽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的等级上升1星。我特殊召唤墓地中同为等级3的无声靴和沾尘袍,全部都变为等级4.接下来将变为等级4的无声靴和沾尘袍叠放,超量召唤,阶级4,暗叛逆XYZ龙。”男孩将自己的第二个暗叛逆XYZ龙召唤到了自己的场上,指向吴月场上剩余的怨邪帝盖乌斯。“发动暗叛逆XYZ龙的效果,除外两个超量素材,选择你场上的怨邪帝盖乌斯。盖乌斯的攻击力变为一半,而我的暗叛逆XYZ龙攻击力则上升到3900点。”

    一只攻击力1800的怪兽,两只攻击力3900点的怪兽。而且墓地中还有幻影翼和幻影剑,这样的话就是两个攻击力2000的断碎剑。如果我场上的两只怪兽还存在的话,加起来也就是10800点。还弄不死。

    吴月看着对方场上的怪兽不禁在心里想着,如果没猜错的话,手中应该还有一些后续手段吧。

    “接下来除外墓地中的幻影雾剑,发动幻影雾剑的效果,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以自己墓地1只「幻影骑士团」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从场上离开的场合除外。然后除外墓地中的幻影翼,将墓地中的第二体幻影骑士团断碎剑在场上特殊召唤。”

    嗯...这样就五只怪兽了。如果是平时的决斗的话就分出胜负了,但是现在拼死拼活的还是给对手留下了余力,还真是有点可惜啊。

    “战斗!”眼镜男孩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指着吴月场上的怪兽说道。“两只断碎剑,攻击你场上的天帝埃忒耳和怨邪帝盖乌斯。”

    两只断碎剑猛地拉动缰绳,胯下的灵马顿时向前跳跃而去。向着吴月场上仅剩的两只怪兽冲去。冲到怪兽面前,灵马的马蹄抬起,一脚踏在了怨邪帝和天帝的身体上。将其践踏成为碎片。吴月的生命值下降1200点,到达13400.

    “接下来,虚空海龙,暗叛逆XYZ龙,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伴随着三道黑色的光线掩盖吴月和女孩的身体。两人的生命值开始下降,到达3800点才停下。

    后不远仇独艘恨接孤方显羽

    虽然挺吓人,不过还算是不太危险的数字。对方还能做什么?

    吴月看着对方场上的五只怪兽不禁笑道。“你还能怎么做?”

    “我能做的事情我都做了。接下来还会输也没办法。”眼镜男孩叹气道。“墓地中的幻影骑士团无声靴的效果,把墓地的这张卡除外才能发动。从卡组把1张「幻影」魔法·陷阱卡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幻影翼加入手牌。然后埋伏一张卡。回合结束。”(200,1)

    这时候选择幻影翼而不是选择幻影雾剑,很明显是放弃了啊。

    孙科地远独孙术战闹帆察星

    “真是不容易啊。我的回合,抽牌。”吴月长出口气,抽出了自己的手牌。“除外自己墓地中的光帝克莱斯和怨邪帝盖乌斯。特殊召唤,混沌帝龙终焉的使者(等级8,攻击力3000,守备力2500)。”

    伴随着嘹亮的龙吟,天空中突然撕裂起一道巨大的裂缝。巨大的金色的龙从裂缝中飞出冲到了广场的上空,在空中扇动着翅膀,不断的盘旋飞舞着。

    “我发动混沌帝龙终焉的使者的特殊能力。”吴月说道。“支付1000分的生命,双方丢弃所有手牌和场上的卡片,每有一张给与你300分的伤害。”

    眼镜男孩看着自己场上的幻影翼,叹了口气。天空中的混沌帝龙发出了巨大的吼声,翅膀慢慢的收缩起来覆盖在身体上,身体开始慢慢聚集起光子。能够以肉眼可见天空中的光线向着那庞大的身影汇聚。

    然后,混沌帝龙猛地舒展身体。聚集起来的光线化为了无数的射线向着地面冲去。光线冲击在了怪兽上,盖卡上,甚至每一张手卡上都有一道光线穿透。每个被光线冲击到的卡片都化为了碎片。场上的卡片在一瞬间完全消失在了场上。

    对方的生命值开始下降,从200立刻降低到了0.

    “第一轮,吴月和周玲获得了胜利。”裁判在一旁说道。“请更换side。等一下开始第二轮比赛。”

    “我就不更换side了 .你呢?”吴月看着女孩说道。

    “我卡组中只有两张怨邪帝。感觉怨邪帝对付他们意外的很好用。多加一张好了。”女孩将自己的卡组拿出来,将卡组中的卡片更换着。

    “对方应该也会想着多加一些技能突破和技能禁锢吧。”吴月无奈的看着对面正在讨论如何更换side的两人,看着自己的卡组。“不知道接下来的战斗会不会比较顺利。”

    “只能见招拆招了。”女孩说道。“而且我们两个卡组相性比较好,胜利的机会比较大吧。”

    “还好吧。”吴月笑着搔搔脸蛋。

    “话说回来,那边是你女朋友?”女孩指指旁边瞪着这边的张若昕。“从刚才开始就感觉表情好像很愤怒,你用不用解释一下。应该是看到我和你那么容易配合吃醋了。”

    “那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我的朋友而已。”吴月笑着摆摆手。“况且决斗而已,又不是做什么亏心的事情,干嘛要解释啊。搞得我好像组了亏心事一样。”

    站在旁边的张若昕听到吴月的话,愣了一下后,表情顿时变得邪恶起来。“姐~~夫~~你要加!油!啊!!!”

    声音之大,几乎整个广场上的人都听到了。

    结远远不独后恨战冷孙恨闹

    “......”女孩错愕的看着吴月。

    吴月捂着脸。

    孙科科仇情结恨所闹结毫技

    这哪点是大小姐了,你逗我是吗?整个就一熊孩子啊。

    “没想到你这么早就结婚了啊。”女孩有些尴尬的笑道。

    艘仇远不独后球战闹察克远

    “我不想解释什么了。好麻烦。我只想说我看起来像是可以结婚的年龄吗?”吴月抓着自己的脸叹气。“生平最受不了熊孩子了。”

    因为现在人的平均年龄提高,所以二十三岁才是法定结婚年龄。吴月现在心理年龄算是二十岁吧。但是气质的关系让外表可能看起来可能稍微成熟一点。

    “你也不容易啊。”女孩苦笑。

    “你们能开始了吗?”对面的瘦高男孩问道。

    “嗯,可以了。”吴月点点头。将自己的卡片收起来放回卡组中,重新打开了自己的决斗盘。

    “决斗!”

    这次的四个骰子在旋转停下的时候,吴月的是1,瘦高男孩的是2,眼镜男孩的是3,女孩的是4.极具富有兴趣的四个数字。

    “哼哼,这次是我们拥有先攻选择权了。”女孩嘿嘿笑着。看着吴月问道。“你要先攻吗?”

    “不要。”吴月摇摇头。

    “很好。那就由你们先攻了。”女孩指着对面的男生说道。“你们自己决定哪个人先上吧。”

    “我先上吧。”眼镜男孩说道。

    “那我第二个吧。”吴月指指自己。女孩点点头。

    “那我就是第三个。”瘦高男生说道。和眼镜男生换了下位置,眼镜男生站在了吴月的对面。

    “好,那么决斗开始了!”眼镜男生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同时,周围的三人也都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

    “我召唤由魔界到现世的死亡导游(等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600)。发动死亡导游的特殊能力,这张卡召唤成功时,可以从手卡·卡组把1只3星的恶魔族怪兽特殊召唤。这个效果特殊召唤的怪兽的效果无效化,也不能作为同调素材。将卡组中的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里奥内(等级3,攻击力800,守备力2000)在场上守备表示召唤。然后等级3的死亡导游和等级3的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里奥内叠放,超量召唤,彼岸的旅人但丁(阶级3,攻击力1000,守备力2500)。发动但丁的特殊能力,1回合1次,把这张卡1个XYZ素材取除,从自己卡组上面把最多3张卡送去墓地才能发动。这张卡的攻击力直到回合结束时上升因为这个效果发动而送去墓地的卡数量×500。我除外一个超量素材,将卡组最上方的三张卡送墓。”眼镜男孩将卡组最上方的三张卡拿起来看了看后,放入了墓地。“发动送入墓地的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里奥内的效果,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回合的结束阶段才能发动。从卡组把「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里奥内」以外的1只恶魔族·暗属性·3星怪兽加入手卡。我将卡组中的彼岸的恶鬼奇利亚托(等级3,攻击力1600,守备力1200)加入手牌。”

    眼镜男孩又将自己的额外卡组拿了出来,找了找后,将其中一张拿了出来。“我舍弃手中的彼岸的恶鬼奇利亚托,将额外卡组中的永远的淑女贝阿特丽切(阶级6,攻击力2500,守备力2800)在但丁上面叠放做超量召唤。发动送入墓地的彼岸的恶鬼奇利亚托的效果,这张卡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场合,以「彼岸的恶鬼 齐里亚托」以外的自己墓地1只「彼岸」怪兽为对象才能发动。那只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墓地中的彼岸的恶鬼斯卡尔米里奥内守备表示。因为场上没有彼岸怪兽,所以斯卡尔米里奥内送入墓地。埋伏两张卡,回合结束。”(16000,3)

    一张卡那么能赚,也是够麻烦的。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自己的手牌。

    敌地地科鬼艘恨战冷方敌地

    “启动盖牌,陷阱卡封印献祭的假面。”男孩突然打开了自己的盖牌。一个狰狞的假面出现在了场上。看着那个假面,吴月和女孩的表情再次呆住了。

    “封印献祭的假面啊......”吴月苦笑。

    敌科科远情敌察由冷恨情毫

    “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加在副卡组中了。毕竟参加决斗的人中肯定要帝王卡组这样的献祭卡组。不过上一局没抽到就是了。”眼镜男孩笑着说道。“话是这么说,我不认为这张卡能困住你们多久。”

    “嗯...的确是啊。但是我现在真的没办法。寄希望于抽牌吧。”吴月笑着看着自己的手牌。“魔法卡,帝王的深怨,展示手中的冥帝厄瑞玻斯,将卡组中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舍弃手中帝王的烈旋,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从卡组中抽两张卡。然后舍弃冥帝厄瑞玻斯,发动魔法卡抵价购物,舍弃手中的冥帝厄瑞玻斯,从卡组中再次抽出两张卡。”

    后远远地独孙察接阳冷艘通

    更换着自己的手牌,吴月看着手中的卡。

    “埋伏1张卡。除外墓地中的泛神的帝王,将卡组中的三张真源的帝王向你展示。我将其中一张加入手牌,其余的放回卡组。发动魔法卡,手札抹杀。双方舍弃所有手牌。”吴月再次将自己的手牌全部丢入墓地,抽出了相应数量的卡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