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华翰和张翰的面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九十一章 华翰和张翰的面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抱歉吵醒你了吗?”

    后不仇远鬼结球战月孤孙

    “有一点点。不过没关系。”小枫笑道。

    “刚才是乔培涵的表妹来的短信。之前绑架她的绑架犯似乎自首了,所以我打算去看看。”吴月说道。

    艘地科仇酷结学接阳通封星

    “我知道了。吴月早饭想吃点什么?”小枫毕竟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但是也不打算理会,和那比起来,吴月的早餐似乎更重要。手按在床上慢慢坐了起来,摸着自己睡得太久有点发晕的脑袋问道。现在小枫身上穿的还是自己以前那宽大的旧式衬衫。起身时被子被掀了起来,露出被子下面两条细长的腿部。

    有多长时间大早上这么刺激了。

    吴月眼睛盯着那一双白嫩的长腿,心里想道。

    “烤点面包,弄点香肠就好了。”吴月扭过头,强行将自己的眼神给扯回来。

    “好的。”小枫伸了个懒腰。从床上走下来。也不在意吴月就在旁边,脱掉了自己身上的衬衫。全身上下现在只穿着一条白色的内裤。

    吴月双腿盘坐在床上看着小枫。

    “怎么了?”察觉到了吴月的眼神,小枫转过头奇怪的问道。

    “没。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吴月微笑道。但是额头上明显流下了冷汗。

    有点危险啊。美女在前我竟然现在只是单纯的欣赏根本没什么情欲。昨晚在心之房中看到我的灵魂颜色中游荡着一丝丝的白色不是错觉。如果没猜错的话看来是学校那里的能量辐射到了我的灵魂中。

    后不仇仇方后术所月接冷方

    按照这蔓延的程度就算过了一学期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但是最起码的情欲估计也退的差不多了。对女人没兴趣啊...人没了欲望感觉活的也差不多到头了。

    “没关系主人。我可以屏蔽那些能量。”面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吴月看着自己的手指。原本放在床边柜子上的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

    面具都这么说了这样的话应该就不用担心了。好,该起床了。

    ================================================================================

    八点五十分,Y市的游乐园,吴月在当初碰到张若昕的那个舞台旁边的长椅上坐着,带着耳塞听着音乐。

    “没想到你竟然来了提前十分钟。还挺有诚意啊。”张若昕走到了吴月背后笑道。

    “哼哼哼~~哼~~”吴月仍旧在哼歌。

    结地地仇情结术所冷指由岗

    “......”张若昕站在吴月背后都能大致听到吴月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声音,是某种交响乐。恢弘的声音虽然只是余音,但是听起来却非常的震撼。

    张若昕深呼吸一口气,凑到了吴月耳边。

    突然摘下吴月的耳机。

    “啊啊啊啊啊!!!!!!”经过了唱歌训练的喉咙一旦尖叫起来的高分贝真的不是盖的。仿佛恶鬼凄厉的惨叫声,魔音灌耳让吴月的脑筋一瞬间就懵了。

    吴月捂着自己的耳朵,眼睛瞪的浑圆慢慢扭过头看着站在身后一脸奸计得逞笑容的张若昕。

    孙远地科方孙学所月由学主

    后远不远酷敌恨所孤陌艘故

    “唉......”吴月呆了足足五秒钟,才叹了口气。对着张若昕抬起手。“总之现在先别说话,坐在旁边待会吧。我现在眼前都是金星还不能简单的对话。”

    “嘿嘿嘿。”张若昕笑嘻嘻的坐在吴月旁边,完全不在意自己刚才的行为。

    “张若昕,下次不能这么对别人开玩笑。明白吗?我承认我自己还算是个比较温和的人,但是你刚才的行为我还是有点恼火。”过了约有二十秒,吴月觉得面前的金星退了点才揉着自己的耳朵苦笑道。

    “嘿嘿抱歉。刚才看你不理我我还以为你又想着欺负我。所以就...”张若昕吐了吐舌头。苦笑着说道。“对不起啦。”

    “知道道歉就好。”吴月敲了敲自己的耳朵。“你嗓门还真不错。刚才那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眼球吧。”

    的确如吴月所说,周围的人都将视线击中在了吴月和张若昕这边、

    “就算是平时我也吸引了很多眼球哦。”张若昕说的自信满满。

    “好吧好吧是我问的不对。我只是想说你低调一点。”吴月捂着自己的额头。“说说看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敌不科不情敌学由孤孤吉岗

    敌不科不情敌学由孤孤吉岗  “啊啊啊啊啊!!!!!!”经过了唱歌训练的喉咙一旦尖叫起来的高分贝真的不是盖的。仿佛恶鬼凄厉的惨叫声,魔音灌耳让吴月的脑筋一瞬间就懵了。

    “你先说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张若昕立刻反问道。

    “我当时就是到了他面前,告诉他希望他能够自首。只要他答应的话,我就不会对他的家人出手。”吴月松开了自己的手,伸到自己面前来确认自己的视野。张若昕的声音有着很不一般的魔力,刚才直接在大脑中刺激后,眼前竟然一黑,现在还眼冒金星。看来张若昕的能力也在一定程度上也将张若昕的身体进行了改造。

    “你居然威胁他啊。我爸还只是派人去监视他,希望能够找到证据,你倒好,直接见到他来进行威胁。没被人发现吗?”

    “不知道,我也没在意。释放了小型的结界在我们周围。将我们与周围的联系断绝。这样的话应该就不用担心我们的对话和身形传出。”吴月看向张若昕。“然后呢?你那边是什么情况?”

    “我想吃鸡蛋灌饼。”张若昕看着吴月,双眼闪闪发亮的说道。

    “要加培根加香肠多加生菜吗?”

    “双倍的培根双倍的香肠和双倍的生菜。要两份。”张若昕伸出两根手指笑呵呵的说道。

    “既然答应了你今天要满足你的要求,没问题。”吴月站了起来。老老实实走到旁边的小贩那里去买东西。小贩老板还以为吴月是给女朋友买东西,还建议吴月可以买成一份。他可以把鸡蛋灌饼做大一点,这样吴月就可以和女朋友分着吃。

    艘仇仇地鬼艘术战冷太显岗

    最终的结果就是看在老板人那么厚道的份上,吴月两份鸡蛋灌饼从普通样式全都选择了最大的样式。虽然付账的时候也从原本的十二块一份变成了十八块一份。不知道老板是不是故意的。

    “啊啊啊~~不愧是姐夫。之前你对我的无礼我就原谅你百分之五吧。”接过鸡蛋灌饼张若昕立刻惊喜的咬了一大口。

    后科远地情艘球由孤闹克显

    “关于我的能力的事情真的不能告诉你。毕竟关系到很多事情。出了万一有可能我的家人和亲人都要受到威胁。我只能够小心一点。这和不相信你没关系,知道吗?”吴月正色的看着张若昕。

    “我知道。”张若昕满嘴的油。“就算知道心里不舒服还是会不舒服啊。女孩子都是很敏感的。所以你要从别的地方讨好我。要不然小心我向我姐说你坏话。”

    “好吧好吧。随便你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吴月苦笑。“东西也吃了,还有什么需要的?”

    “喝的。”

    敌地不仇情后察接闹通通

    “好的。了解。样式?”

    “可乐。家里都不愿意让我喝可乐。冰的。还有雪碧。每个都要两瓶。”

    “那么多水你真的喝得下?”吴月看着张若昕那纤细而又平坦的小腹。“算了当我没问。你的异次元之胃我已经不想要再惊讶了。还有别的想要的吗?”

    “想道再说吧。”张若昕笑道。又咬下一大口饼。

    买完饮料回来,吴月就坐在张若昕旁边,慢慢等待张若昕吃完。

    “对了姐夫,你那个红宝石是怎么来的?龙组难道付款的方式都是利用宝石这种价值难量的东西吗?我昨晚回去搜了一下。你那样的宝石好像价值不止一亿啊。”张若昕吃下了最后一口冰,拿起旁边已经喝到一般的可乐喝着。

    艘远远科方艘术陌阳指地考

    艘远远科方艘术陌阳指地考  吴月双腿盘坐在床上看着小枫。

    “不是。是利用网上付款的方式直接打到龙组所办的卡里。”吴月说道。“红宝石是别人送给我的。”

    确切的说是国王赏赐给我的。像那样的宝石我还有一整箱。除了宝石之外还有各种钻石和水晶。这么说起来的话,我一辈子好像不愁吃穿了。

    结仇科仇情后术战阳独独战

    “谁会那么豪直接送宝石啊。还那么大?有富婆保养你?”张若昕疑惑的看着吴月。

    看着张若昕满嘴的油,吴月伸向了口袋。从左手中拿出了吸油餐巾纸。毕竟左手中除了装一些生活必需品之外,多余的玩意在里面都有。

    “算对也不算对。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以后去问乔培涵吧。她毕竟听我说了很多。不过毕竟只是一知半解,应该不到会造成危险的地步。”吴月慢慢说道。 的确不算是保养,真说得话,我应该算入赘。

    “我之后会去问我姐的。也就是说红宝石是和你的能力有关?那我就不问了。”张若昕用着吴月手里那里拿到的餐巾纸擦着。“昨晚华翰亲自给我父亲打电话了。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华翰的意思好像是希望私了。”

    艘仇不科情敌学所月秘吉星

    “原来如此。的确是最正确的做法。既承认了错误,也没有毁掉自己的名誉。私了的好处是什么?”吴月靠在疑问上问道。

    “愿意提供我们在一个可观额度内的金钱。并愿意将自己的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与我的父亲和你作为赔偿。”

    艘地科地独艘术所月远克最

    “价钱不错。他的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已经是以亿来衡量了。你的想法呢?”

    “我感觉无所谓了。反正当时基本上都在打酱油,也没有太过心理阴影的情况。倒不如说感觉还挺刺激,现在还有足以供家里吃喝玩乐很长一段时间的金钱在。好像也没有别的要求。”张若昕一边喝着可乐一边无所谓的说道。

    敌远远远鬼后球战闹吉不艘

    “原来如此。你觉得没关系的话就好了。”吴月靠在椅背上,看着天空。这样的话这边的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实际上我爸想要见见你。”张若昕又说道。“毕竟华翰的赔偿人员中还有你的存在。所以我爸想要和你一起去见一见华翰。”

    “也就是说你爸同意了?”吴月有些惊讶。

    “虽然他嘴上说同意了,但是我不确定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我爸当时在接华翰电话的时候已经摸到了枪。摸枪的手都青筋暴露,估计见到华翰的时候就是直接一枪子打过去。我爸是当兵的嘛。当兵的都比较暴躁。我爸托我带话,说到时候你要负责阻止他。”张若昕也有些无奈的说道。“怎么样?一起去吗?”

    “不愧是当爹的。帅啊。”吴月赞叹的说道。“就冲你爸这么爷们,我肯定会去的。”

    “那就走吧。”张若昕站了起来。

    “现在?”吴月看着自己的手表。“才九点整啊。你爸这么早就开始应酬了?”

    “现在华翰已经到了整个城市。我爸今天也没心情去上半,请假了。所以现在都是在等你。吴月你过去了他们也就去了。”张若昕掏出了手机开始按着。“现在要去吗?去的话我就给我爸打电话。”

    “走吧。早点弄完早没事。今天你应该还打算一起玩吧?”

    “那就好。有人无限量请客自然要去。”张若昕拨通了号码。“喂爸爸,吴月现在打算要过去了。还是你今天说的那个饭店吗?嗯。好。我们这就过去。”

    “哪里?”

    “就是之前我让你请客的西餐厅。旁边是一家名叫小张卡片店的那个店。”张若昕关掉了手机。

    艘不地远酷敌学由阳显敌冷

    “是那里啊。距离这里不远。而且是家不错的店,我也喜欢他们的牛排。挺会挑地方的。适合作为一个和解的好地方。”吴月站了起来。“走吧。”

    “好吧。不过有我爸在我不能吃太多啊。姐夫你之后可要多请我吃点东西。”

    “钱带足了放心吧。”

    ==============================================================

    在到了预定酒店的包厢后,还只有吴月和张若昕两人。然而在两人到了后还不到十分钟,张若昕的父亲,张翰风风火火的就推开了大门走了进来。在看到吴月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时,立刻走上前,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枪按在了吴月手上。

    这一上来就这么刺激?

    艘地不地独敌学接月由月阳

    吴月看着张翰硬塞在手里的枪,抬起头奇怪的看着张翰。“张叔叔,您这一上来...干嘛?礼物?好像旧了点。”

    “我因为工作,这枪要随身带着。但是等一下我要见到曾经派人绑架我女儿的绑架犯主谋。我担心见到他的时候我会忍不住一枪崩了他。”张翰认真的看着吴月。“所以吴月我拜托你,要看好这把枪。谈判结束的时候再还给我。还有我揍他几拳可以。但是我要是会打死他的程度的话,还麻烦你负责阻止我。”

    你俩的名字都有一个翰字说明也有一定的缘分,不打算好好相处啊。

    吴月好笑的看着张翰,看了看手中的枪。将手枪拿到了桌子上,在张翰的眼皮底下将手枪一点点拆成了零件。当初在异界的时候,吃饱了撑的就会研究自己手中的枪支,一点点拆再一点点装回去。反正闲着也是没事干。现在总算是能够派上用场了。

    “好了张叔叔,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你会不小心开枪崩人了。”吴月站起身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将零件包在了外套中,放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至于揍人,放心吧张叔叔,人体其实是很坚强的。依靠拳头将一个人打死,除非你的拳头可以和石头相比,否则就尽情的宣泄你的力量,没关系的。打骨折还是打残废你一个警察还不容易把事情压下来吗?你是一个父亲。为了女儿做什么都可以,真出了事,你也是站在道德的那一边。”

    看着吴月那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话语却安全不搭调,张翰的脸都抽了。

    结不科仇酷后球接冷陌毫早

    “行了行了。你这么说我突然冷静下来了。从以前见到你就觉得不简单了但是现在也太夸张了。”张翰捂着自己的额头苦笑道。“在你看来我应该怎么做?”

    结不科仇酷后球接冷陌毫早  “没关系主人。我可以屏蔽那些能量。”面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既然冷静下来了那就吃顿饭吧。”吴月笑道。“作为一个父亲,要在儿女面前做出一个漂亮的榜样。你宝贝女儿现在还看着呢。”

    艘地仇地情结术所孤陌诺显

    “呼...”张翰靠在了椅子上长出口气。

    “......”张若昕看着靠在椅背上的老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继续低头看着手中的手机,手机上的游戏音乐在这时有些不合时宜。

    艘科仇不情艘球接阳敌月最

    吴月拿起了张若昕手里的手机,将自己口袋里的耳塞拿了出来递给张若昕。“现在不要发出声音,让你爸安静会儿吧。我这里有不错的音乐,你听会,也安静会。”

    “嗯......”张若昕呆呆的看着吴月,接过了吴月手中的耳机,放在了耳朵上,老老实实的坐在原地。吴月关掉了手中张若昕的游戏。将手中的另一个耳机递到了张翰的面前。“听吗?轻音乐。也许可以让你冷静一下。”

    “谢谢。”张翰接过了耳机塞在了自己耳朵里。张翰和张若昕两个人坐的椅子靠在一起,吴月将手机放在张翰手中。让他自己选歌。手机中的音乐都是当初在决斗精灵界的时候自己演奏的曲子或者是大家演奏的曲子。听惯了大家的音乐,现在在听一些流行歌曲很不习惯。所以大部分曲子都是录音,一小部分也是轻音乐。音乐都很温和,平时睡觉的时候吴月都会定时听歌来睡觉。

    吴月也坐在旁边,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大约过了两三分钟,华翰就推开了房间的大门,走了进来。

    “......”看到华翰进来,张翰猛地起身,大步向着华翰走去。一拳猛地向着华翰的脸蛋打过去。华翰是商人,张翰是军人,体格差异摆在那里。张翰的胳膊就快赶得上华翰的大腿了。虽然一拳不会打死,但是打出什么毛病还是没问题的。这个时候还是需要去阻止一下。

    话是这么说......

    吴月只是坐在原地笑盈盈的看着张翰的拳头一点点靠近华翰的脸颊。

    张翰的拳头实打实的打在了华翰的脸上,居然一拳就将那个身高有一米八多的成年人打的倒飞。华翰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才停下,手中提着的公文包都掉到了地上。跟着一起来的服务生都吓傻了。呆呆的站在一旁。

    “情敌见面。多多见谅。”吴月走到门口,对着旁边的服务生笑着。“可以上菜了。去和大厨说一下吧。”

    “嗯...嗯好。”服务生傻傻的点点头。小跑的向后退去,立刻消失在两人面前。走的明显有些急切。

    张翰打完一拳后就停了下来。抬起自己的拳头看着对面坐在地上擦着嘴角的华翰。“本来应该再补上一脚,但是我现在冷静很多了。进来吧。”

    “......”华翰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走进了包厢。

    看到吴月坐回来,张若昕小声的对着吴月说道。“你不打算阻止一下吗?”

    “我一开始不就阻止了吗?要不然现在就不只是简单的一拳了。”吴月笑道。张若昕还是呆呆的看着吴月。最后无言的点点头。

    “我对于我之前的行为感到很抱歉。”走进房间后,华翰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桌上说道。“因此这次作为道歉,我希望能够真诚的表达我的歉意。”华翰打开了自己的公文包,拿出了一叠文件。“我愿意给与张先生和吴先生我们公司各百分之十的股份。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对于之前对张小姐的失礼表以真诚的道歉。真的非常对不起,张小姐。我当时是因为贪欲作孽才做出了那样过分的事情,还希望你能够原谅我。”

    “啊...这个...”张若昕有些措手不及。紧张的看向自己父亲。但是张翰现在表情很僵硬。张若昕又看向吴月。

    能够过来道歉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再逼下去的话说不定会让他选择玉石俱焚的道路。他毕竟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人,能不刺激他就让事情变得平淡点过去吧。

    吴月向张若昕笑了笑。说道:“说出你真实的想法就好了。”

    “我的话...觉得根本没关系啊。”张若昕犹豫了一下后,看了吴月一眼,还是说道。“我也没受伤,也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对待。而且现在华先生你也过来道歉了不是吗?我觉得就够了。本来公司之间利益问题就很麻烦。虽然做法欠妥,但是你的目的我还是能够理解的。”

    “谢谢。”华翰向着张若昕微微点头。

    话是这么说,如果不是我亲自过去找他的话,华翰这人会过来道歉吗?

    孙远地仇酷后球陌孤接陌孙

    孙远地仇酷后球陌孤接陌孙  “你好歹也是贵族女校的学生。稍微注意一下你的吃相啊。”吴月拿起旁边的餐巾纸递给张若昕。

    吴月坐在一旁手拄着腮帮子,一脸怀疑的看着华翰。最后还是长出口气。

    算了。毕竟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妻儿,这也是没办法。自己也别说出多余的事情。

    “如何?张先生,你女儿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说法吗?”吴月对着张翰问道。

    “如果我女儿都愿意原谅她的话,我自然没有话说。”张翰深呼吸一口气后,慢慢说道。

    “看来事情总算是解决了。”吴月拍手笑道。“既然事情完全解决了,就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了。股份什么的我没兴趣。就全给张先生好了。要不给张若昕?”

    “我才不要。”张若昕立刻摇头。“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的。”

    “那就好了。”吴月站了起来。“那张先生,华先生,我就和张若昕先走了。接下来是你们两个谈判,就没有我们两个小孩的事情了。”

    华翰看着吴月,似乎想要说什么。

    孙地地地方艘术陌阳所吉太

    “放心吧。我也不喜欢麻烦的事情。只要你别再过来烦我和张若昕的话,你爱怎么玩是你的事情。”吴月对着华翰摆手笑道。“而且你这次过来,应该主要是想和张翰进行谈判吧。毕竟你原本的目的就是要和张翰谈判不是吗。那我们两个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必要。有大人在,吃的也不开心。那张叔叔,华叔叔,我和张若昕就先走了。”

    “好。不想呆的话就出去吃吧。”张翰点点头。又看着华翰。“刚好,我来看看你到底会说些什么。”

    后仇科地独艘察陌冷艘艘孙

    后仇科地独艘察陌冷艘艘孙  吴月坐在一旁手拄着腮帮子,一脸怀疑的看着华翰。最后还是长出口气。

    “走吧。”吴月对着张若昕示意了一下,将自己外套里枪的零件放到沙发上,将外套反手挂在肩膀上向外走去。

    “那我和吴月先走了。再见。华叔叔。爸爸。”张若昕向两人微微鞠躬过后,赶忙走出了房间。

    张若昕带上了房门,长出口气。

    “放松了?”站在旁边的吴月看着张若昕笑道。

    “还好吧。”张若昕手轻轻拍着胸口深呼吸着,跟随着吴月向外走去。“房间内的气氛太沉闷了好别扭。现在好多了。我想吃大盘鸡。”

    “刚出来就想吃啊。明明之前刚刚吃下两个大份的鸡蛋灌饼。”吴月无奈的看着张若昕。“走吧走吧。带你出来就是想让你放松的吃。刚巧我也想吃了。”

    后仇远远方后球由阳情考恨

    “嘿嘿。姐夫最好了~~”

    “终于不生我气了?”吴月看着张若昕笑道。

    “不生了。好像也有点理解为什么我姐会喜欢你了。”张若昕笑道。

    “是吗?那还真是让人高兴。”

    敌仇仇远情后球陌月敌酷后

    敌仇仇远情后球陌月敌酷后  张若昕带上了房门,长出口气。

    后远不仇酷后球陌阳毫孤地

    “你表情好平淡哦。哪点高兴了。”

    “我被你们学校的能量也侵蚀了,现在精神状态有些不正常。”

    “哎?”

    ===============================================================

    艘远地科方后学接月由毫星

    “也就是说...你下学期要在我们学校上课?”张若昕一边吸着沾满了酱汁的面条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弄得满嘴酱汁。

    “你好歹也是贵族女校的学生。稍微注意一下你的吃相啊。”吴月拿起旁边的餐巾纸递给张若昕。

    “没办法。谁让这个东西好吃呢。吃饭不就是怎么舒服怎么吃吗?”张若昕毫不在意的扯过吴月的纸巾,擦了擦自己的嘴唇,继续不客气的吃着面条。“在学校的时候都要好好注意一下吃相。所以出来的时候我都会放开了吃。”

    “我就是说一下。要不然也不会选择这个单间了。”吴月慢慢咬着嘴里的鸡肉一边说道。“你不知道我要去你学校上课吗?真意外啊。而且你们校长说因为学校是完全寄宿制的关系,学生都很少碰到男生,才希望我过去当一下交换生让女生多少习惯一下男生。但是到目前为止,碰到的你也好,暮云也好,好像都不怎么在意男生。”

    结远地地酷后察陌阳主我吉

    “我们是比较特殊。大多数的学生还是比较家里蹲的。平时要么在家,要么就是和自己的闺蜜在一起,很少接触像你这样的一般男生。像我一样趁着节假日一个人出来吃东西玩乐的人真的很少。而暮云的话,她可是学生会长,而且也有参加各种比赛,所以也比较习惯。”张若昕说道。“所以吴月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万一你过去的话,肯定会引起围观的。你的动物园生活可就开始了。”

    “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吴月拿起旁边的可乐喝着。“话说回来,你不知道你们学校的异常状况吗?”

    “不知道啊。”张若昕摇摇头。“虽然的确有一些学生办理了退学手续然后出家。这在一定程度上在学校也引起了骚动。不过真的没有人意识到是学校的问题。看来知道实情的也只有学生会和校长了。如果宣扬出去的话,应该会在学校内引起恐慌吧。也不是不能理解校长的苦心。”

    “那你有特别的感觉吗?比如说心里特别平静什么的。”吴月看着张若昕。瞳孔慢慢变成了银色。

    “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张若昕毫不在意的说道。

    “的确。灵魂颜色非常正常。”吴月的瞳孔变成了原本的颜色。“看来你的能力比想象中还好啊。就连暮云都受到了一小部分的影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从小开始体质就很好。我到现在没有感冒发烧过一次。唯一一次比较严重的病还是因为游泳过后又趁着家人没注意偷跑出去狂吃冰淇淋结果闹肚子了。”张若昕自信的说道。“虽然不知道学校里有什么问题,但是以我的体质,那种东西肯定不会伤害到我。”

    “这样自然是最好。”吴月点点头。“那之后你还会去上学吗?学校都有了那样的问题。”

    艘不仇仇独敌恨接阳鬼冷学

    “我都不会受影响还在意那个干什么。不管那个了。姐夫,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张若昕腮帮子鼓鼓的说道。嘴里全是鸡肉,木耳还有面条。真亏她这么吃还能腰这么瘦,果然世界是不公平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