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游戏王之现世危机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报社卡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八十九章 报社卡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如你所见,学院中这种能量的密集程度已经达到了辐射的程度。”薛仁贵的声音再次响起。“奇特的是,这个能量并不具备破坏性,不如说,反而对人体有着很好的作用。能够抚顺人的精神,滋养人的细胞,人的精神状态也好外貌状态也好都会得到一定程度的提升。但是能量的过度饱和,也导致了一些长期住在学校的学生患上了一种奇特的病。精神变得过度安详而导致无欲无求,最后办理退学手续出家。”

    看来和自己在学校中所得到的情报差不多。

    “上个学还能上出家了,不简单啊。”胖子在一旁也是赞叹。

    “因为那个学院是寄宿式学院,所以吴月你将会在那里住上一个学期。如果失败的话,最坏的情况也许吴月你也会被那里的能量所影响而让精神状态出现奇特的现象。所以我希望吴月你能考虑一下。对方学院是贵族学院,保密措施做的非常严厉。因为这涉及到那个学院的存在,所以需要签订合约。成功的话,奖金将会是你所提出的任意金额,而且将会满足你的任意三个愿望。哪怕你最后学期结束了没有查出什么,我们也会支付一千万的金额作为奖励。但是不允许中途退出,否则将视为违约处理。”视屏上再次出现了薛仁贵的样貌。表情难得很严肃。“这不是开玩笑。吴月,我希望你能理解。因为那里是一座女校。合约已经发过去了,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就签一下吧。”

    “等等?女校?”胖子也呆住了。“卧槽吴月你一个大男人要去女校上课?啊你已经在签了?薛老爷子都说了那个地方很危险啊。你竟然还不考虑一下?”

    “我刚才已经去过那个学校了。也看过了,这次就是过来办理一下手续而已。”吴月看也不看合约书,直接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既然已经觉醒好过去了,现在在意合约书也太不男人了。

    签好了自己名字后,吴月叹了口气。

    本来是不打算在意合约书的,但是看到合约书最后面一条的时候,吴月的心还是抽了一下。

    违约将会被隔离起来。永久处于被监视状态。

    霸王条款啊。贵族学校了不起吗?早知道这样就事先不那么答应爱丽丝了。从以前开始所有事情的发展顺序和总是完全超出我自己的预料。不习惯都不行。

    “你去过学院了?女校感觉怎么样?”胖子一脸贱相的看着吴月。

    “现在是放假期间,你觉得会有什么人吗?”吴月拿起合约翻了翻。“学校是挺大,不过薛老爷子会这么在意,事情可比想象中还要麻烦。有种一去不复返的感觉。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

    “危险个屁。女校啊,还是大小姐女校!真正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深闺大小姐。可恶,如果早知道的话我就向组织申请了。”胖子抱着自己的头苦恼的喊道。“你都有女朋友了还去个屁啊。应该去的是我这种黄金单身汉才对。”

    后远地仇酷敌术战月鬼显考

    “没办法。有人直接推荐我去的。就是那次在剑道比赛中见到的暮云,她就是圣林学院的人。”吴月放下了手中的合约书。“那事情就到这里吧。我还有些事要离开。”

    “还要向女朋友解释吗?可恶!我也好想有这样的烦恼。”胖子顿足捶胸。

    后不不科独后学由月阳孙所

    后不不科独后学由月阳孙所  妖鸟的羽毛扫,暗黑诱惑,邪帝。

    “好了吧你。”吴月没好气的看了胖子一眼。既然她们都已经知道了,现在要想的不是如何解释而是如何让她们别给自己找麻烦。说起来自己身边的人还真的是没一个正常的。想闹事那真的是太简单了。

    “话说回来,带我去看看吧。我还是第一次见贵族女校......”胖子从桌子上抬起头刚想对吴月说带着自己一起过去玩玩。却发现刚才还站在自己面前的吴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在了自己面前,整个诺大的龙组分部目前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这...这人呢?跑的也太快了吧。

    胖子惊愕的看了看周围。最后发现吴月的确是真的不在这个地方后,也只能无奈的接受现实。反正刚才的话本来也只是说着玩玩的。就算去了贵族女校也没用啊,那里可是各种高官子女的聚集地,自己如果知道地方的话,估计也没好果子吃。

    胖子打开了最小化的游戏,继续开始厮杀起BOSS来刷装备。=======================================================================

    乔培涵此时正趴在自己房间内的床上玩着手机上的恋爱游戏,随着游戏中的台词被声优以极其富有磁性的声音一句一句的念出来,套着白色蕾丝袜的美足俏皮的不断拍击着床面。

    面前突然一个重物落下,踩在了床面上。沉重的重量将床面压的凹陷了下去。

    乔培涵也吓了一跳,抬起头惊愕的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

    敌地科不鬼艘术由闹主战恨

    吴月突然站在柔软的床上也吓了一跳,床面的柔软让吴月根本保持不了平衡,床面下塌,弹簧撑起将吴月又弹了起来。吴月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虽然知道吴月你会瞬间移动,但是你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乔培涵从床上坐了起来,双腿内八字的跪坐在床上,奇怪的看着吴月。“这么想上床吗?”

    “好像是今天使用了太多次瞬间移动的关系,位置不精准了。”吴月看着被自己踩脏的床面。柔软的粉红色床铺上面因为鞋底的关系沾上了尘土和石子。“抱歉。我也没想过这一点。”

    “没关系啦。反正只是床铺。脏了就脏了吧。”乔培涵笑着摆摆手。“反正都上床了,就把鞋脱掉好了。”

    艘科地科酷孙球所月不独显

    “哦。”吴月坐在床边解着鞋带。“那我把这个床单抽掉,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啊。不过我还坐在床上哦。你要把我抱起来吗?”乔培涵笑嘻嘻的看着吴月。

    “不用。”吴月的手按在身下的床单上,原本粉红色的床铺顿时消失在了乔培涵的身下。变成了床单下另外一个蓝色的床垫。

    乔培涵惊讶的看着旁边地面上床单。“哇哦。原来次元能力还能这么用啊。那以后你拿东西是不是都不用亲自动手?”

    吴月抬起了手,微微一握。乔培涵放在床头柜上的可乐顿时出现在了吴月的手中。“大致就是这样吧。但是次元能力会消耗一定的精神力,用多了很容易头晕。所以平时还是靠手工。不过扭曲次元的话还是能够做到的。我当初可是利用这个能力将一个恐怖组织都给毁灭了。”

    “吴月你现在还真是夸张啊。越来越不像人了。”乔培涵身体往前一趴,又趴在了床上。侧着头看着吴月。“那吴月你这次过来是干嘛?还特地用瞬移能力”

    吴月已经脱掉了鞋子,只是盘腿坐在床边。“是为了入学的问题。你已经知道了吗?”

    “嗯。”乔培涵很自然的点点头。“所以呢?你这次过来是指望我别吃醋吗?”

    “没错。”吴月苦笑的点点头。“虽然说因为心脏这个心灵牵绊的关系我不可能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但是我毕竟是去女校,所以...还是该过来做点什么。”

    “那你希望我怎么做。”乔培涵手拄着自己腮帮子笑盈盈的看着吴月。“因为男朋友要去女人堆里,所以和你分手。”

    “不至于吧。”吴月无奈的笑。

    “那不就得了。反正你会瞬间移动不是吗?就算那个地方很远,而且还很保密,你随时都能回来。而且你是过去执行任务不是吗?”乔培涵手指点了点自己的下巴。“有种军妻的感觉哎。老公征战沙场妻子在家里独守空房,想想还是挺兴奋的。”

    吴月的眼神落到了旁边手机上的画面。画面是一个穿着汉服的古代女性。游戏名字...

    穿越之将军的娇蛮公主。穿越类的恋爱游戏。

    后地地仇酷后察陌冷所术独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至少省的自己解释了。没有提出什么任性的要求就好。

    “不过我还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乔培涵在床上咕噜噜的滚了几圈滚到了吴月的旁边,又爬啊爬的趴到床头柜旁,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卡组。“我新组了一个卡组哦。你陪我玩。每天都陪我玩的话,我就不计较什么了。好吗?”

    “哦行。”能这么简单就解决自然是没问题。“不过每天的话,应该不可能。要调查能量的关系,时间会很紧。白天的时候还要上课,只能等到晚上避人耳目的时候来做。尽早把事情做完的话,以后才会有空闲时间。”

    “好吧。不过一周至少三天要过来找我。这个可是底线了。”乔培涵摇晃着自己的手指。

    “尽量吧。”毕竟还没开始上学,万一像是动漫里一样被奇怪而又麻烦的人缠上了,不太可能能出来。不过没关系。时间总能够挤出来吧。

    “那就开始玩吧。我要好好看看我这个新组的卡组怎么样。”乔培涵将卡组放在床上,兴奋的看着吴月。

    “不用决斗盘吗?我有带哦。”吴月张开双手。手中出现了两个决斗盘。

    “不要了。像这样轻松的玩就好了。”乔培涵在床上半跪坐着说道。“决斗盘的话,总觉得太正式了。等我以后对于决斗比较了解之后,再用吧。”

    “也行。”吴月手中的决斗盘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卡组。“那就这样玩吧。刚好我也好奇你这初学者能玩到什么程度。需不需要我之后去帮你。”

    “我可是恶补过决斗知识和卡片效果的。决斗的人一开始比较弱主要是对规则和卡片不熟悉。我的卡组中的卡我可都记住了。”乔培涵不满的说道。递给吴月。“洗牌吧。”

    “嗯。”

    洗牌过后,吴月和乔培涵分别将卡组放好。吴月让乔培涵自己选择先后攻。乔培涵的是后攻,想要多抽取一张卡。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抽出了自己的五张手牌。看了看后,将一张卡片盖在了床上,拿出一只怪兽正面表示召唤。“我埋伏一张卡。然后攻击表示召唤,卡片机车.D等级2,攻击力800,守备力400)。卡片机车D的特殊能力发动,解放这张卡,抽两张卡。回合结束。”(8000,5)

    “我的回合,抽牌。”乔培涵迫不及待的抽出了自己的手牌。看到后,立刻笑道。“我发动场地魔法,山铜结界。”

    后不地不独艘术接冷考孤太

    奥利哈刚结界?还真是很少有人加这张卡啊。会加这张卡的话,不能从额外卡组特殊召唤怪兽,乔培涵的额外卡组有15张,应该并不是一般的高攻卡组,会是什么卡组?龙族的高强攻击力卡组吗?

    看到那张有着六芒星的场地卡片吴月不禁呆了呆。

    “这样的话我的怪兽攻击力就会全部上升500点。然后我发动魔法卡,强欲而谦虚之壶。嗯,三张卡。”乔培涵拿起了卡组上方的三张卡,一张张看着,貌似完全不打算给吴月看。

    “要给我展示的。”吴月说道。

    “哦。”乔培涵又展开了卡片。分别是强欲而贪欲之壶。虚无结界,黑洞。

    还是看不出来是什么卡组。

    “我将强欲而贪欲之壶加入手牌。然后发动,将卡组最上方十张卡里侧表示除外,抽两张卡。”乔培涵拿起卡组从上面数了十张卡放在一旁,然后抽出了两张卡。“好。我召唤化石恐龙肿头龙(等级4,攻击力1200,守备力1300)。然后因为山铜结界的关系,攻击力增加到1700点。埋伏五张卡。”(8000,0)

    “等等,五张卡?你这陷阱卡组吗?”吴月问道。

    “你玩下去就知道了。”乔培涵笑的很狡黠。自己一开始玩的时候想着坑别人的时候表情一模一样。看来那些卡都妥妥的是坑了。

    “肿头龙,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乔培涵笑嘻嘻的指着吴月说道。

    吴月看着自己盖下的休战增援无奈,化石肿头龙在根本不能特殊召唤。这张卡也发动不了。“我生命值减少1700,还剩下6300.”

    “有肿头龙在的话,吴月你就没办法召唤出格斯先生和迪欧斯出来了。”乔培涵笑道。“回合结束。”(8000,0)

    “我的回合,抽牌。”吴月慢慢抽出了一张卡,看了看后,便将一张手牌放入了墓地。“舍弃手中帝王的冻汽,发动魔法卡,泛神的帝王。通过舍弃一张帝王的魔法陷阱卡来抽出两张卡。怎么样?有阻止的卡片吗?”

    “之后有需要连锁的卡片我会自己说的。吴月你就不用一个个的问了。”乔培涵翻开了自己的一张盖牌。“不过真的有需要发动的卡片连锁你的泛神的帝王。发动永久陷阱卡,大宇宙。”

    “......”吴月看着乔培涵一脸奸计得逞的脸。捂着自己的额头。“你这卡组就是报社卡组吗?”

    “在网上搜了最容易操作的卡组。大部分都说卡堆最容易操作。所以我就组了这个卡组。我好歹也看过吴月你不少决斗嘛,所以就以吴月你以假想敌组的卡组。”乔培涵满脸得意的摇晃着自己那纤细的手指。“简单的说,我的卡组就是特招封印的次元卡组。”

    “你这卡组很容易没朋友的。”吴月苦笑。“现在卡组就是各种特招外加堆墓叠起来的,你这倒好,全给封了。”

    “嘿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乔培涵吐吐舌头。“好了,继续你的效果吧。没有在第一开始发动是想着在你发动时连锁来坑你的,没想到还是让你堆了一张卡。这样的话,泛神的帝王还是要除外的吧。”

    “嗯。总之先处理泛神的帝王效果,抽两张卡。”吴月抽出自己的两张手牌。然后将泛神的帝王放在了墓地旁边。苦恼的看着自己的手牌。“这怎么办?封印特招了还封印墓地,我现在没办法了。”

    “吴月你没用命运力吗?你想抽到什么卡不是简简单单的吗?”乔培涵奇怪的问道。

    后地仇科方孙学由月方敌术

    “决斗还是充满未知性最有趣。涉及到需要堵上性命的决斗我自然会使用命运力,这样的小决斗还是单纯的靠运气为好。”吴月笑道。随即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自己手牌。“不过现在也算是充分意识到自己的卡组是有多杂了,手牌还真是乱。”

    “是什么是什么?我看看。”乔培涵立刻向前一趴,爬到了吴月的大腿上向上看着。

    吴月放低自己的手牌展示给乔培涵。“现在还在决斗中啊,你还真是不客气。”

    手牌分别是冥帝从骑,光与暗之龙,抵价购物,帝王的开岩,冥帝厄瑞玻斯和强欲而谦虚之壶。

    “哈哈哈。好杂的手牌啊。而且有大宇宙和肿头龙在根本和鸡肋没两样。除了强欲而谦虚之壶能用之外其余的 卡片根本就是白卡啊。”乔培涵直起身毫不在意的笑道。“这样我不就赢定了吗?”

    “难说啊。我的很多对手都是有你这种想法才会吃亏的。”吴月笑道。“发动魔法卡,强欲而谦虚之壶,将卡组最上方的三张卡翻开。选择一张卡加入手牌。”

    吴月翻开了卡组最上方的三张卡。

    妖鸟的羽毛扫,暗黑诱惑,邪帝。

    “哎...吴月你的运气果然很好啊。”看着吴月翻开的三张卡,乔培涵笑着。

    “还好吧。我选择暗黑诱惑。”吴月将卡片拿了起来放在旁边的手牌里,然后将剩余的卡片重新放到卡组中洗牌。

    “不选择羽毛扫吗?”乔培涵疑惑的问道。

    “对方场上有两张以上的盖牌就不要随便发动羽毛扫。现在星光大道各种泛滥,随便使用只是自己亏卡而已。你这明显是重坑向卡组,小心一点不是坏事。”吴月再次将暗黑诱惑放在场上。“发动暗黑诱惑,抽两张卡。然后除外暗属性的冥帝从骑。”

    将卡片继续放在墓地旁边,吴月拿起一张手牌。“然后发动场地魔法,死皇帝的陵墓。”

    “你手中还有光与暗之龙啊。没想到不用祭品也能这么直接召唤。”乔培涵惊讶的说道。

    “不过你那是重坑,能不能召唤还很难说。我发动死皇帝的陵墓效果,支付2000分生命,直接召唤手中的光与暗之龙。”吴月将卡片放在了决斗盘上。

    “有光与暗之龙在的话可就危险了。我启动盖牌,陷阱卡神之宣告。支付一半的生命值,光与暗之龙的召唤无效,并破坏。”乔培涵立刻发动自己的盖牌。

    “虽然被破坏了光与暗之龙,不过这样的话我的目的就达到了。”吴月拿出了自己的另一张手牌。“速攻魔法。旋风。破坏你的大宇宙。”

    “啊...早知道这样就不发动神宣了。吴月你召唤光与暗之龙就是为了让我把防御手段给用了吗。”乔培涵遗憾的说道。“不过一开始选择破坏大宇宙的话,我应该也会发动神宣来保护大宇宙才对。这样你不就能够将光与暗之龙留在场上吗?”

    “不清楚啊。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想破坏大宇宙来更换手牌而已。决斗中真的依靠脑子从头思考到位的人应该不多吧。我反正基本上都是靠感觉来打。光与暗之龙要回来还是有方法的,大宇宙继续存在下去对我的卡组发展可就更麻烦了。”吴月笑道。“那么根据旋风的效果,大宇宙破坏。”

    “既然大宇宙不存在了,那么抵价购物本身也能用了。抵价购物的特殊能力发动,舍弃手中八星的冥帝厄瑞玻斯,从卡组中抽出两张卡。”吴月看了看自己抽到的卡片后,说道。“埋伏两张卡。发动墓地中冥帝厄瑞玻斯的第二个效果,舍弃手中的帝王的开岩,将墓地中的冥帝厄瑞玻斯加入手牌。回合结束。”(4800,1)

    “我的回合,抽牌。”乔培涵慢慢抽出了自己的手牌。“果然被封印了特招的话,吴月你也没办法啊。盖放一只怪兽。化石恐龙肿头龙......”

    “也就是说进入了战斗阶段吗?”吴月翻开了自己的一张盖牌。“启动盖牌,陷阱卡技能突破。选择对方场上一只怪兽,选择的怪兽效果无效。我选择你的化石恐龙肿头龙,效果无效。这样的话我就能够特殊召唤怪兽。怎么样?还要继续攻击吗?”

    “无妨,反正只是无效了效果又不是无效攻击。你手中只有冥帝又不是特拉歌迪亚,我担心什么。继续攻击。化石恐龙肿头龙,对玩家进行直接攻击。”

    “启动另外一张盖牌。陷阱卡休战增援。将卡组中一张等级2的战士族怪兽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等级1的战士族怪兽天帝从骑(等级1,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守备表示。守备表示召唤出来的天帝从骑效果发动,从卡组把「天帝从骑 爱迪娅」以外的1只攻击力800/守备力1000的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我特殊召唤卡组中的冥帝从骑哀多斯守备表示召唤。”吴月立刻将两张卡片放在了场上。“怎么样?继续攻击吗?”

    “反正守备力只是1000而已。你手中现在是冥帝,不能给你留到下回合当祭品。继续战斗,化石恐龙攻击冥帝从骑。”

    “不用等到下回合了。现在就当祭品。最后一张盖牌发动,永久陷阱,连击的帝王。一回合一次,对方的战斗阶段或者主要阶段进行一次上级召唤。我将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作为祭品,没关系吗?”

    “没有。”乔培涵有些气呼呼的嘟起嘴。

    “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冥帝厄瑞玻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冥帝厄瑞玻斯的特殊能力发动,将卡组中的两张帝王魔法陷阱卡送入墓地。选择你的一张卡回到卡组。我将卡组中的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烈旋送入墓地,选择你的化石恐龙回到卡组。”吴月将卡组拿起来,从里面找出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烈旋,放在了墓地。

    “切。”乔培涵不服气的将卡片拿起来,放在了卡组中。

    “还有可以攻击的吗?”

    “没了。回合结束。”(4000,0)

    “先别急着结束,刚才的效果还会继续。天帝从骑的效果发动,这张卡送入墓地的时候,选择除外的一张帝王魔法陷阱卡加入手牌。我选择除外的泛神的帝王加入手牌。结束阶段再发动墓地中的真源的帝王效果,除外墓地中的帝王的烈旋,将其作为通常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真源的帝王。”吴月拿起了除外区的泛神的帝王,加入了自己手牌。“既然你没有事情要做,那么就到我的回合了,我的回合,抽牌。”吴月看了看自己的手牌后,将手拿到了墓地。“发动墓地中帝王的冻汽特殊能力,除外墓地中的帝王冻汽和帝王的开岩,破坏场上一张盖放的卡片。破坏你剩下的盖牌中的中间那张卡。怎么样?要连锁我的卡片效果吗?”

    “连锁不了。”乔培涵掀开了吴月选择的卡片。是陷阱卡星光大道。乔培涵将卡片放在了墓地中。

    敌科仇不鬼孙术所阳战地最

    “果然是星光大道啊。”吴月笑了笑。将冥帝送入了墓地。“将冥帝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怨邪帝盖乌斯(等级8,攻击力2800,守备力1000)。怨邪帝可以通过将一只上级召唤的怪兽作为祭品来上级召唤。因为解放的是暗属性的冥帝从骑,所以上级召唤成功的怨邪帝可以除外两张卡。我除外你的剩余两张盖牌。”

    敌科仇不鬼孙术所阳战地最  “也行。”吴月手中的决斗盘立刻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卡组。“那就这样玩吧。刚好我也好奇你这初学者能玩到什么程度。需不需要我之后去帮你。”

    “啊...又被除外了。”乔培涵拿起了自己的另外两张盖牌。是陷阱卡奈落的落穴和神圣光罩反射力量。“我连锁你的邪帝效果,发动陷阱卡,奈落的落穴。攻击力1500以上的怪兽召唤成功时,怪兽破坏并从游戏中除外。怨邪帝除外。”

    “虽然怨邪帝被除外,效果还是继续。除外你奈落落穴的卡片和神圣光罩,并给与你1000分的伤害。”吴月说道。“这样你的盖牌就全部被除外。你的生命值还剩下3000点。刚才奈落为什么不用?这样冥帝就能除外,我也召唤不出来怪兽。”

    “忘了。”乔培涵说的理所当然。

    “......”虽然这是常有的事情。自己一开始决斗的时候我也经常会忘记卡片效果。就算是现在,无之炼狱在结束阶段丢卡的效果我也经常忘。不过看到别人也这么忘事,真的是挺难以形容我现在的心情。

    “不过我还有盖牌怪兽哦。而且你的怪兽都用完了,手牌也只剩下泛神的帝王而已。还能做什么?”乔培涵问道。

    敌远科不鬼艘察所阳结我

    “决斗中要多记住一些卡片效果才行,要不然很容易被坑的。再次发动送入墓地的冥帝厄瑞玻斯的效果,舍弃泛神的帝王,重新拿回冥帝。”吴月将手中的泛神的帝王送入墓地。拿回了冥帝。“再次发动墓地中的冥帝从骑效果,除外墓地中的冥帝从骑,将墓地的天帝从骑特殊召唤。特殊召唤的天帝从骑效果发动,卡组中的第二张冥帝从骑特殊召唤。特殊召唤的冥帝从骑效果发动,这回合我可以再继续进行一次上级召唤。我再次将天帝从骑和冥帝从骑作为祭品,上级召唤冥帝厄瑞玻斯。”吴月将卡片放到墓地,将手中剩余的冥帝放在场上。“然后因为送入墓地的天帝从骑效果,将除外的帝王的烈旋拿回手牌。冥帝厄瑞玻斯的效果,将卡组中的第二张真源的帝王和帝王的深怨送入墓地。选择你最后的一张盖牌怪兽回到卡组。”

    “啊,我的变形壶。还指望依靠这个抽牌的。”乔培涵遗憾的拿起了自己的盖牌怪兽,将其放回了自己的决斗盘。“你场上还有攻击力2800的冥帝和攻击力1000的真源的帝王。我的生命值只有3000.我输了啊。果然你一开始选择大宇宙是最好的选择。要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一系列展开了。我也不该那么早就使用神宣。明明一开始是我占优势的结果还是输了。嗯...果然经验不足是硬伤啊。才过了那么几回合就直接结束了。好不甘心。”

    结仇不不鬼孙恨所阳月通太

    “运气不好也没办法。”吴月将自己的卡组整理好。“你的卡组我能看看吗?”

    “好。”乔培涵将卡组递给吴月。“要好好给我改啊。”

    “我只能帮你找出里面多余的卡片,改进卡组的话还是要多决斗,找到哪些卡片卡手哪些不卡手来考虑是不是要替换。”吴月拿起卡组来看着。

    “那今天下午就好好陪我决斗吧。反正你之后肯定是去找樱吧。”

    “知道了。”吴月苦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